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情深意動
情深意動 連載中

情深意動

來源:海讀書盟 作者:伊洛塵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伊洛塵 暮長楓 現代言情

四年前,她父母雙亡,遭遇閨蜜丈夫雙雙背叛
四年後,作為首席鑽戒設計師的她風光歸來,卻要設計前夫跟閨蜜的訂婚鑽戒
她忍痛對他們獻上祝福,卻不料前夫卻對她糾纏不休
「暮長楓,你給我放開!」被他壓在牆壁上的洛塵怒目圓睜,掙扎道
「你休想!」他薄唇冷冷吐出這兩個字後,旋即覆蓋上了她的唇…… 展開

《情深意動》章節試讀:

第4章 不講道理的護短


  「怎麼回事?」暮長楓看到魏舒雅身上的咖啡漬皺了皺眉,一向潔癖的他沒有碰她,可是驟然清冷的神色卻可以讓人看出他的不悅。   「沒什麼,是我自己不小心……」魏舒雅怯怯的瞥了伊洛塵一眼,隨後眉眼低垂的搖了搖頭,卻抬手擦了一把眼角的淚。   伊洛塵挑眉看着魏舒雅,心中卻忍不住感慨,不愧是金馬獎影后,這飽受委屈的小媳婦樣,的確演的是入木三分。   「暮總,有句話我不知道該不該說。」何琳攙扶着魏舒雅,卻是搶先一步開口,「剛才我進來送文件,就看到伊設計師竟然往魏小姐身上潑了一杯咖啡,這種行為實在是太過份了!」   何琳說話間,對上伊洛塵的眼眸,讓她有幾分心虛,可是隨後她一想到她身旁的人可是ML未來的當家女主人,瞬間腰桿都硬了幾分。   這可是她唯一能在魏舒雅面前露臉的機會了,上司和未來女主人的份量,孰輕孰重她掂量的清清楚楚。   「她說的是真的嗎?」暮長楓聲音不大,卻讓在場的人都噤若寒蟬。   魏舒雅抿了抿唇沒有說話,可臉上的委屈卻更明顯了幾分。   「不是。」伊洛塵看夠了這場戲,終於開口為自己辯解了一句。   「那什麼才是真的?」暮長楓緊盯着伊洛塵,看到她一臉無所謂的模樣,他突然有幾分惱火。   什麼都不在乎,所以她才會一聲不吭的就離開他嗎?所以對於她伊洛塵來說,暮長楓也根本不值得她去在意的是嗎?   「說啊!到底什麼才是真相?」暮長楓突然提高了音量,他一步一步的逼近伊洛塵,居高臨下的看着她。   說啊,當初為什麼要離開他?   暮長楓失控的狀態讓伊洛塵皺了皺眉,本來想解釋的話卡在喉嚨間,竟不知道該怎麼說出口。   不知道為什麼,伊洛塵總覺得暮長楓問的話有點奇怪,就像是……在問當年的事?   而何琳看到暮長楓難得一見的暴躁模樣,先是被嚇了一跳,可隨後卻帶上了笑意,看來魏小姐對總裁真的很重要,她這次沒壓錯寶。   「無話可說了是嗎?」暮長楓恨不得撕碎伊洛塵臉上的淡定,可是隨後他卻恢復了一貫的漠然,「道歉吧,為你不負責任的行為道歉。」   「不是我做的,我為什麼要道歉,如果暮總沒什麼事,麻煩您帶着演員和看客離開,我還有工作要做。」   暮長楓不問青紅皂白的篤定讓伊洛塵咬了咬牙,語氣也不自覺的沖了幾分,視線掠過一眾看熱鬧不嫌事大的人身上,眉頭微微蹙起。   「伊設計師別忘了你現在已經是ML的員工了,你的行為已經嚴重破壞了同事之間的關係,我有理由懷疑你的工作效率。」暮長楓睨着伊洛塵,一雙眼眸諱莫如深。   「你在威脅我?」伊洛塵蹙眉,有一絲不悅。   暮長楓的言外之意伊洛塵怎麼會不明白,他竟然為了一個根本就沒有確定的事實就要解僱她?   「我只是在提醒你這個事實,另外,我記得伊設計師的違約金似乎不低。」暮長楓挑眉,看着伊洛塵淡然以外的其他表情,竟讓他覺得有幾分愉悅。   「你這是以權謀私。」伊洛塵手指不自覺的攥緊,眸底有一絲怒火。   「就算是以權謀私又怎樣?舒雅是這四年陪在我身邊的人,為了她,我不介意背上這樣的罪名。」   暮長楓將四年兩個字咬的極重,他緊緊的盯着伊洛塵,似要從她臉上看出什麼破綻來。   「我就是護短,誰敢碰她一下,我定要他千百倍奉還!」   少年襯衣潔白若雪,護在她的身前,將來找麻煩的小混混打的東倒西歪,不講理的霸道模樣讓他身後的女孩兒羞紅了臉,偷偷的看着他。   往事像是一把尖刀,猛然扎進伊洛塵的心臟,讓她臉色瞬間慘白。   暮長楓還是和以前一樣,不講道理的護短,可是他現在護得人卻不再是她……   伊洛塵下意識的看向男人身後的魏舒雅,果然和她想的一樣,魏舒雅此刻顯然被暮長楓袒護感動的不行,滿眸情深的看着男人的側臉。   就如同當初的她一樣。   伊洛塵突然覺得心口堵得慌,瞬間失去了和他們爭辯的力氣,她閉了閉眼,再睜眼已沒有任何的情緒波動,她冷然的開口,「魏小姐,這件事是我不對,我向你道歉。」   誠摯到無可挑剔的道歉,暮長楓看着伊洛塵那張無比熟悉的臉,卻突然覺得這個女人離他很遠很遠。   從前的伊洛塵,從來不會因為別人的威脅而去承認自己沒有做過的事情,可現在的伊洛塵可以遷就,可以讓步,冷靜的不像話,唯獨少了當初的那種任性。   她真的是伊洛塵嗎?   暮長楓看着伊洛塵精緻的臉,有一絲恍惚。   「沒事,洛洛,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魏舒雅滿意的勾了勾唇,臉上掛上了嬌柔的笑意,一副大度的模樣。   伊洛塵瞥了她一眼,實在沒有心力去應付這個表裡不一的女人,她坐回椅子上,打開電腦旁若無人的開始畫起了設計圖。   暮長楓聽到魏舒雅的話才猛然反應過來,自己剛才的想法有多可怕,哪怕伊洛塵這樣對他,他還是下意識的覺得她不會做出這樣的事嗎?   他看了渾身髒兮兮的魏舒雅一眼,心底有些愧疚,可他更恨的是他對伊洛塵的那種沒有理由的信任。   暮長楓眉眼驟冷,攥緊了拳頭,有些狼狽的頭也不回的離開了辦公室。   魏舒雅本來因為暮長楓的袒護還沾沾自喜,可是突然想到男人和平時判若兩人的表現,瞬間臉色又暗了幾分。   或許連暮長楓自己都沒有察覺,他對伊洛塵的在意已經超乎了他的想像吧?   想到這裡,魏舒雅的目光猛然掃向伊洛塵,她不動聲色的收緊藏在手中的那張照片,眼底的陰毒讓人不寒而慄。   待得所有的人都各自離開之後,伊洛塵才長抒了一口氣,從電腦屏幕前抬起頭來。   她承認,剛才暮長楓的話確實讓她很難受,7根本無法集中精力工作。   「嗞嗞嗞……」   突然手機震動響起,伊洛塵從包里拿出手機,卻發現來電的竟然是自己的好友秋晴晴。   「伊洛塵,你這個死沒良心的,回國了居然也不和我說一聲。」電話剛接通,那邊的姑奶奶便凄厲的大叫了一聲,險些炸裂伊洛塵的耳膜。   「我這不是沒來得及嘛……」伊洛塵揉了揉太陽穴無力的解釋。   「我不管,你下班後所有的時間都必須交給我支配,不然我就再也不理你了!」電話那頭的秋晴晴扁了扁嘴說道,也不管伊洛塵能不能看到。   「好好好,我答應你還不行嗎?」伊洛塵無奈的搖了搖頭,掛斷了電話,可是語氣里卻有一絲連她自己都未曾察覺到寵溺。   作為大學時期里她為數不多的好友,秋晴晴真的算是最關心她的人了,而另一個……   想起魏舒雅,伊洛塵眉眼一黯,嘴角的笑容僵住,慢慢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