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相愛陌路:重生娛樂天后
相愛陌路:重生娛樂天后 連載中

相愛陌路:重生娛樂天后

來源:海讀書盟 作者:周俊辰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周俊辰 季寧 現代言情

她,浴火重生,再次回歸娛樂圈,唯有他永遠在她身後,始終深情不負
昔日渣男,她要他前途盡毀
惡毒女配,她要把她虐成渣渣!展開

《相愛陌路:重生娛樂天后》章節試讀:

第四章 傷疤


  也許是沒料到她會這般鎮定,韓芸兒眼神飄忽了一瞬,隨即又咄咄逼人道:「我老公三天兩頭就往練習室跑,我還以為有什麼金銀珠寶,沒想到這裡居然藏了一個女人!說,是不是你勾,引的我老公?!」   她勾,引?周俊辰這樣噁心的男人,她現在是碰一下都覺得臟!又怎麼會去勾,引他!   心裏不禁冷笑一聲,表面卻仍舊波瀾不驚,她抬起頭一字一頓的開口:「對不起,韓小姐,我只是一個小小的練習生,靠着每天在練習室里訓練出道而已。」   韓芸兒明顯不相信她說的話,退後一步仔細環視了一遍四周,眼神卻驀地定格在了一點。   她順着看過去——練習室的更衣室門口竟然掛了一件男士襯衫!而如果她沒有記錯的話,應該是周俊辰昨天晚上穿的那件!   為什麼他的襯衫會掛在那裡?這樣不明不白的地方,換做是誰都會做一番遐想!   果然韓芸兒眼睛猛地睜大,轉過頭來臉色漲得通紅,滿臉不可置信的看了一眼她,迅速伸出手臂一巴掌又要落下來。   下一秒,她舉起手,穩穩在空中抓住了快要揮過來的手。   這一次,她怎麼會傻到任她欺負!她確實是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但這又有什麼關係?她要報復周俊辰,那韓芸兒離開他不失一個好機會。   「韓小姐,沒有證據的事,請你先不要衝動。」她站定,聲線都變得有了一絲寒意。   「沒有證據的事?沒有證據為什麼他的衣服會在更衣室門口!!你這個狐狸精、賤女人,不要臉的小三!你憑什麼跟我搶老公!你有什麼資格跟我搶?!」   「資格?」她強硬的打斷了韓芸兒的話,諷刺的冷笑一聲。   什麼是資格!資格就是當年明明她才是他的女朋友,韓芸兒卻敢明目張胆的和周俊辰設計燒死她!當年她連質問的話都沒來得及說,就變得痛不欲生,他們怎麼沒有想過這些?!   「韓小姐,你自己的丈夫總是跑來這裡的原因不應該是你最清楚嗎?跑到公司來撒潑,遇見個女人都覺得是你老公的情人,你不覺得你……太膚淺了嗎?請問你有什麼證據,是監控還是錄音?」   韓芸兒驀地被她噎住,數秒後憋着氣開口:「你!你有本事再說一遍!」   正在這時,門突然被人從外面推開,韓芸兒是背對着門外的,只有她才能清清楚楚的看到——沈嘉慕和周俊辰兩人同時出現在了門口。   下一秒,站在原地的韓芸兒猛地靠前,目光兇狠的盯了她數秒開始大吼:「我讓你再說一遍!誰允許你這麼跟我說話!你以為我會相信你的一面之詞嗎?!」   她不打算回應,韓芸兒似乎是急了,抬手用力將她的手臂握住舉到空中,力道很大,拽得她一步都挪動不了。   這個瘋女人到底要幹嘛!   掙扎間,她的手臂驀地暴露在空中,那抹彎彎曲曲的燒傷疤痕一瞬間顯露出來,在光潔的皮膚下看起來格外刺眼。   幾乎是下意識的,她腦海里「嗡」的一聲炸開,眼神一轉,竟看到周俊辰和沈嘉慕同時死死盯住了她的傷疤,似乎陷入了什麼回憶。   不能再停留了,如果她暴露了就一切都前功盡棄了!   「那你不相信又能怎麼樣,你老公愛去哪就去哪,他願意來我這兒而不回家,說明是你不能給他足夠的溫暖!你怎麼不反省你自己?」她猛地一掙脫,索性衝著韓芸兒大罵。   現在只能藉助她了!   果然韓芸兒被激怒了,眼眶紅了一圈,胸口氣得上下起伏起來,順手拿起桌邊的開水沖她潑了過來:「不要臉的女人,我讓你賤!」   話一說完,周俊辰和沈嘉慕同時沖了過來,韓芸兒被周俊辰制住,而沈嘉慕一直死死盯住自己。   熱氣冒着白煙,她腦海里一秒遲疑都沒有,迅速伸出右手臂當了下來,一股劇烈的疼痛從局部蔓延到全身,她咬着牙身子莫名顫抖了一秒。   再一低頭,發現自己原來的傷疤處,起了很大一片水泡,擋住了原先的疤痕,讓人看不清真相。   這樣就……滿意了吧?她不禁心底酸澀。   被燙傷後,季寧看了一眼身後的人,一聲不吭的下了樓處理傷口。   再回到練習室的時候,房間里又變得空無一人,像是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甚至剛才韓芸兒弄的一地狼藉似乎都被人刻意打掃過,整潔的不可思議。   也不知道他們有沒有發現她的端倪……   熬到下班之後,沈嘉慕卻早已經在樓下等候多時了。   她拂了拂頭髮,刻意裝作不認識他的模樣就想混出去。   沒走幾步卻又被身後的聲音叫住,回過頭沈嘉慕一身冷峻的站在離她兩步距離:「季小姐,有空嗎?」   沒空!她的事多着呢!   但忌憚於沈嘉慕的地位,她又偏偏不能這樣直接說出口,還必須微笑着回答:「你找我?」   然而他幽暗深邃的眸光複雜的看了她一眼,不容置疑的開口:「我有些事想和你單獨談談,上車吧。」   為什麼要上車?難道……他已經發現了什麼?!她一瞬間皺了眉,有些莫名的抗拒。   「沈總,我不明白,我和你之間就只有一面之緣,能有什麼事可以單獨談的?」話說出口,她的拒絕已經表達的很明顯了。   直覺告訴她,她不能上車,和這個男人的斗角,她還是太弱了。   「季小姐難道不知道……」沈嘉慕突然向前跨了一步,她的臉幾乎快要貼到他的胸前,他太高大了,身子一靠過來,她就感到一股劇烈的壓迫感。「男人和女人,有很多事情可以單獨聊的?」   他說這話時身子透過一股好聞的煙草味,莫名讓她暈眩了幾秒。   回過神來,她努力穩住情緒:「對不起沈總,我對這些不感興趣,時間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   說罷,她就要踏步離開。   「沒想到季小姐這麼不領情?」他淡漠開口,一步都沒挪動,卻偏偏制住了她的腳步。   好,他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