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大魏昏君
大魏昏君 連載中

大魏昏君

來源:邁步書城 作者:飛仙飛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宇文懷 秦宣

穿越成大魏被架空的昏君,內有權臣權傾朝野,意圖謀反
文官集團中飽私囊,敗壞朝政
外有親王擁兵自重,等待逼宮
還有敵國蠻夷,虎視眈眈,秦宣憑藉一己之力,一步步穩固朝政,殺奸逆,除權臣,蕩平邊關叛亂,鎮壓謀反親王,滅敵國,斬盡蠻夷,暴君之名,卻受萬民愛戴!展開

《大魏昏君》章節試讀:

第3章 昏君就該有個昏君的樣子。


魏賢頓時醒悟,震驚的看着眼前的秦宣。
這一刻,他感覺陛下變了。
在秦宣的眼中,他看到了先帝眼中的神采。
「馬上便是大朝會了,準備一下。」
「朕要當著文武百官的面,讓百官看看,誰才是大魏的主人,誰才是大魏的君王!」
皇宮宣正殿內。
此刻的秦宣,慵懶的倚靠在龍椅之上。
昏君,那就該有個昏君的模樣才是。
而後,秦宣看向了站在自己身旁的魏賢,輕輕點頭。
魏賢頓時會意,尖銳的嗓音極具穿透力的傳出。
「宣……」「百官覲見!」
「宣……」「百官覲見!」
一連數聲,話語落地,百官齊齊入朝。
秦宣慵懶的靠在龍椅之上,並沒有因為百官入殿,而有絲毫變化。
頃刻間,大殿之上便佔滿了百官。
三色官袍,等階分明。
藍色駿馬袍,官階七道五品。
紫色雲鷹袍,官階五到三品。
黑色莽虎袍,官階三到一品。
百官紛紛找到了自己的位置,而後開始小聲竊語。
而秦宣的目光,直接落在了左側最前方一人身上。
此人身着黑虎袍,鬚髮皆白,不怒自威。
他身邊同樣是一群身着黑虎袍的官員,卻均對老者畢恭畢敬。
此人,便是宇文乾!
宇文氏家主,在大魏朝堂,真正的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官居大魏左相,正一品,位極人臣。
「上朝……」無舌尖銳的聲音再次傳出,瞬間,百官對着龍椅之上的秦宣,齊齊跪倒。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聽着百官的朝拜聲,秦宣深深吸了一口氣。
嘶……怪不得人人都想當皇帝!
這種萬人跪拜的感覺,實在是太爽了。
「都起來吧。」
「本次大朝會,眾卿可有奏章?」
秦宣懶洋洋的聲音傳出,百官紛紛起身。
人群右側首位,一老者雙鬢霜白,留着一抹山羊鬍,看到龍椅上毫無帝王之儀的秦宣,發出了一聲輕嘆。
秦宣也正好看到了此人,目光之中有些驚疑。
是他!
大魏右相,姜全。
這姜全還有一個身份,那便是自己那剛烈的皇后,姜憐的父親,也就是自己的老丈人,當朝國丈。
按照秦宣的記憶,此人雖然貴為大魏右相,又是國丈,但卻在朝堂之上混的無比凄慘。
因為姜皇后失寵,再加上其數次頂撞自己這前身,早就失寵了。
他大魏右相的權利,也已經被架空。
至於國丈的身份,連皇后都不受寵,國丈又能如何?
所以,對朝堂失望的姜全,半年前,便告病回家,不問政事了。
這一次的大朝會,秦宣倒是沒有想到,他竟然也來了。
「陛下,臣有事要奏!」
「臣要……」就在秦宣納悶之時,姜全的聲音傳出。
秦宣頓時眉頭一挑,看也沒看姜全一眼,開口將其打斷。
「國丈,你的事先放一放。」
秦宣話語落地,百官紛紛譏諷的看向了這位大魏右相,朝堂之上頓時傳來了一陣譏笑之聲。
姜全頓時老臉漲紅,氣的渾身顫抖。
他沒想到,如今的自己,竟然連說話的權利都沒有了。
這位大魏右相,此刻眼中儘是失望。
「在你們上奏之前,朕要先當著你們的面,處理一件事!」
「來人,把那狗膽包天的混賬東西給朕拖進來!」
秦宣的話語再次傳出,百官紛紛驚疑。
而後,一個渾身是血的人,被死狗般的拖上了大殿。
此人渾身是傷,手腳上的指甲竟然都被拔掉了。
甚至,連牙齒都被敲碎了!
龍椅上,秦宣看到了如此慘樣的宇文懷,頓時嘴角一抽。
卧槽!
魏賢這個老太監,挺狠啊。
這心裏,是對這宇文懷有多大的仇恨,牙都給干碎了!
「嘶……此人是誰啊。」
「是呀,他身上穿的,好像是黑虎袍啊!」
「咦,還真是!」
「好慘啊,此人究竟犯了什麼過錯。」
「嗯,此人為何有些眼熟?」
大殿之上,陣陣竊語聲傳出。
渾身是血的人影,突然劇烈的掙紮起來。
「嗚嗚吧……」「爹……爹……!」
「救我啊爹!」
凄慘的聲音從此人口中傳出,人群中,再次響起一片驚疑之聲。
「什麼!
此人竟然在叫爹?」
「嘶!
誰是他爹?」
「此人為何愈發眼熟?」
百官之中,宇文乾也終於看向了渾身是血的人影。
渾身是血的人影,看到宇文乾看向自己,頓時掙扎的更加劇烈。
「爹……救我!」
瞬間,宇文乾面色大變!
他認出來了,這個人血人,竟然是自己的兒子!
「懷兒!」
「怎麼會這樣,誰!
是誰敢把你傷成這樣!」
宇文乾頓時急步奔向血人,而後在大殿之上怒吼出聲。
百官紛紛震驚在原地,大殿之上,響起一片倒抽冷氣之聲。
「天吶!
此人竟然是中車府令宇文懷!」
「嘶……是宇文大人!」
「這……這是怎麼回事!」
陣陣驚駭聲傳出,百官驚懼。
堂堂左相之子,陛下身邊的第一紅人,此刻竟然被人虐打成這樣!
「誰!」
「是誰敢將吾兒傷成這樣!」
宇文乾的怒吼聲再次響徹大殿,百官紛紛側目,心中惶恐。
而後,一道雷喝從龍椅之上傳出。
「哼!」
「是朕!」
「朕將他打成這樣的,左相大人,你想拿朕如何?
你要拿朕如何?」
砰!
話語落地,秦宣一巴掌重重拍在了龍椅之上。
宇文乾瞬間呆愣在了原地,不可置信的看着龍椅上的秦宣。
渾濁的老眼之中,閃過了一絲怨恨之色。
宇文乾瞬間恢復冷靜,而後跪倒在地。
「陛下恕罪!」
「老臣跟犬子皆是陛下臣子,君讓臣死,臣不得不死!」
「老臣豈敢將陛下如何……」「只是,老臣不知犬子到底所犯何罪,引陛下如此震怒。」
「犬子一心為陛下,為大魏着想,盡心儘力,鞠躬盡瘁。」
「陛下為何這般狠心,將其毒打至此!」
「犬子究竟所犯何罪,還望請陛下……給老臣一個交待!」
面對秦宣,宇文乾竟然當堂質問!
這一幕,頓時讓百官倒抽了一口冷氣。
秦宣也是沒有想到,這老東西,竟然這麼剛!
當著百官的面,敢質問自己!
人老不死是為賊,這老東西必然有所依仗。
秦宣雙目微眯,他知道,此時還不能逼反這個老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