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春日吻薔薇
春日吻薔薇 連載中

春日吻薔薇

來源:掌中雲 作者:蕭薇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墨時諶 現代言情 蕭薇

九歲那年我遇見一個穿着白襯衫的少年,他不顧自己淋雨,微微的彎着腰保護着牆角的那簇紫色薔薇花,眉猶遠山黛眉,溫柔帥氣
從此,我用了十四年的時間追隨他,我以為成為他的妻子,安分的待在他的身側便可以幸福,換的一世相敬如賓
可耐不住他的算計,逼迫,以及他對別人的溫柔愛護,我放開了他,恢復了他的自由身
離婚後,那個男人卻像個瘋子似的糾纏
耐不住他的步步緊逼,我再次投降,想在快死的歲月里與他恩愛,可最後落的一無所有
我輸了,輸給了無心的男人
輸給了自己的愚蠢,僥倖
最後落得一個快死的結局
可為何,在我奄奄一息時,那個男人抱着我瘋狂的喊着我的名字,祈求我睜開雙眼展開

《春日吻薔薇》章節試讀:

第8章 你已經放棄了嗎?


曾經有個少年說——
「小丫頭,你會是最幸福的新娘。」
我信他,可是他殺了我。
殺了我的愛、要了我的命。
我跌倒在地上,腦袋重重的磕在了堅硬的地面上,明明聽不見聲音,我卻好像聽見了下雨的聲音,那雨,流過了我孤寂的心。
我也好像聽見那個少年說:「小丫頭,你一定會是最幸福的新娘;如若過得不幸福,你來我身邊,我娶你,我會讓你得償所願。」
可是讓我不幸福的是你該怎麼辦?
好像有一雙沉穩的胳膊將我摟進了懷裡,我看見他的薄唇說:「蕭薇,你別睡!」
我的意識渾渾噩噩,感覺自己在一片虛空之中,就自己一個人,孤零零的一個人。
我這是死了嗎?!
我不太清楚,沒有精神再去思考。
我好像睡了很久,做了一個夢,夢裡又是那年少的光景,除了牆角的紫色薔薇花。
還有那雨中的白色襯衣少年。
他個子挺拔,瘦瘦高高,身體充滿力量又有少年人的柔軟,長相清雋說話又溫柔。
轉眼,少年的模樣變成了一個男人。
一個眉骨冷酷又充滿不耐煩的男人。
他令我恐懼,也令我傷心。
我猛的睜開眼,入眼的是蕭荊。
蕭荊見我醒了立即將我擁入懷裡,聲音顫抖恐懼着,「你都不知道我剛剛有多麼的害怕,你就那樣磕在地上,嘴裏流的都是血。」
我喃喃的問:「我還沒死嗎?」
蕭荊收緊我的身體,聲音厲道:「沒那麼容易!即使哪天你暈倒在大街上死神也不敢收你!薇兒,你再給我一點時間,我一定會找到腎源的,你一定會沒事且健健康康的。」
在蕭家,待我極好的是我的哥哥蕭荊。
他並非我媽的親生兒子。
而是我爸和他前妻的兒子。
其實蕭家的關係很複雜,在蕭荊媽媽和我爸還沒離婚的時候我爸就已經出軌我媽。
我媽是被小三的。
她剛發現的時候也哭過鬧過,後面因為太愛我爸所以還是委曲求全的嫁進了蕭家。
蕭荊雖然恨我爸,但他是一個非常理智正直的人,他並沒有因為我爸因為我媽逼走他媽的事責怪我媽,相處中還尊重着我媽。
這些年對我亦一直寵愛有加。
他是我最值得信任的親人。
也是最護我的親人。
我感激的笑問:「我知道,有我帥氣厲害的哥哥,死神哪敢收我?誰送我到的醫院?」
「你又開始嬉皮笑臉。」
蕭荊鬆開了我,眉眼處都是緊張,「墨時諶將你帶到了醫院,我趕來的時候你正在急救室,我怕他發現你的病情就將他趕走了。」
隨後蕭荊又問:「你打算一直瞞着他?」
「嗯,反正他又不關心。」我取下耳朵上的耳蝸,疑惑的問:「這什麼時候戴上的?」
「應該是墨時諶。」他回答。
蕭荊也說不清楚,我心裏便沒有再在意這件事,將耳蝸放在一旁就又閉上了眼睛。
再次清醒已經是晚上。
外面仍在下傾盆大雨。
七八月的桐城,雨季繁多,過了九月很難見到此景的,我眨了眨酸楚的眼睛下床繞過正熟睡的蕭荊離開找到了我的主治醫生。
我嘆口氣問他,「我的病情如何?」
「墨太太的病情比想像中還要糟糕,主要是你的血型特殊,所以腎源難找,但也不是沒有希望。」醫生說完安撫道:「相信命運。」
我的血型是稀有的熊貓血。
而一個醫生,竟讓我相信命運。
我揉了揉僵硬冰冷的臉頰,「其實我已經猜到了大概,我不想化療也不想住院,就想回家待着,有腎源就治,沒腎源就算了吧。」
我已經清楚了自己最後的下場。
沒有必要再在醫院裏浪費時間。
等死似乎成了我唯一的一條路。
「墨太太,你已經放棄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