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婚情悱惻
婚情悱惻 連載中

婚情悱惻

來源:掌中雲 作者:劉菲菲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劉楓 劉菲菲 現代言情

胡偉強,我幫你白養幾年兒子也就算了,可你不能當我是傻的
菲菲,難道你不能為了女兒,再給我再一次機會嗎?展開

《婚情悱惻》章節試讀:

第3章 萬般糾結


下班前還通過電話,偉強信誓旦旦地說回來吃飯的,怎麼就不見人影啊,這男人神龍不見首尾也就算了,電話都不接,到底是什麼意思嘛!該不會是,臨時又改變主意去應酬了吧!她在心裏猜想着,對老公的怨言她可不敢說出聲,一出聲婆婆怪罪下來,問題可就大了。
「這也難怪,一飛到底不是她自己親生的,怎麼會放在心上呢?」婆婆在廚房裏面小聲的嘀咕,她是在心疼自個的孫子,今天過生日嚷嚷了一天要吃蛋糕,居然連個蛋糕的影子都沒有,哪像個樣子。
心裏面看着劉菲菲回來不但沒帶蛋糕回來,看她那個表情,連個電話也不情願打給偉強,真是太過分了。這些她都可以不計較,但是她回來也不知道體諒一下自己,一個人在家裏面帶兩個小孩,除了要照顧小孩之外,還要買菜、煮飯、洗衣、拖地一大堆子事,忙的腰酸背疼的。她也不知道進廚房裏面幫一下忙,越看心裏就越來氣,手上拿菜籃子菜碟的時候都慪氣的用力摔,感覺就要給點顏色劉菲菲瞧才行,免得她不知道尊老愛幼。
婆婆一不高興就摔東西,這個習慣了劉菲菲早就領教過了,她知道婆婆對她不滿才會這樣子摔東西發脾氣。但是劉菲菲今天實在太累了,除了因為剛好大姨媽來了,還有那張報告,讓她真的不想動,所以就佯裝聽不到。
婆婆在廚房裏面,餘光看瞄一眼,看見她依然一動也不手動的坐着,心裏面更來氣了,摔東西摔得更起勁了,開始的時候是菜籃子,菜碟的聲音還算小。後來聽到的聲音應該是在摔鍋蓋、鐵鍋、菜刀就像在奏樂一樣,高高低低起伏個不停,跟那些東西有仇似的沒完沒了……
坐在廳裏面的兩個小孩,開始的時候還在劉菲菲的腿上面開心玩耍,後來聽到那廚房的聲音實在是太大了,聽着嚇得心驚肉跳的,小孩子也挺懂事,他也知道奶奶應該是在發脾氣了,就再也不敢亂爬、亂跑,亂動了。懂事的乖乖地躲在劉菲菲的懷裡,一人坐一邊一動也不敢亂動了,他們倆聰明的在靜觀其變。
廚房裡突然聲音停了下來,兩個小孩聽到有鑰匙響的聲音,一下子就把剛才奶奶在廚房裏面弄出來的恐懼給忘了。
這個鑰匙的聲音在這個點響起來,肯定是爸爸回來才會發出來的了,就高高興興的屁顛屁顛地去開門,又搶着去迎接爸爸了。
「哇,好厲害,爸爸買的蛋糕好大哦!」兩個小孩歡天喜地拍掌聲響起。看着孩子們樂呵呵的,坐在一旁看着這一幕的劉菲菲特別的想哭。
廚房裏面的婆婆估計是也聽到孫子的歡呼聲,廚房那刺耳的聲音似乎消失了,再也沒有響起特別的「奏樂「聲。偶爾會聽到炒菜的鏟聲,菜香味會還時不時的從廚房裏面飄出來。
換作平時,劉菲菲肯定已經飢餓難耐了。但是此刻的她想到自己包包里的那一張報告,實在是一點胃口也沒有。
胡偉強回來沒過多久,飯菜婆婆全部都做好了。
自從胡偉強回到家之後,婆婆她就像換了個人似的,變得很慈祥。整個人樂呵呵的笑,經常聽到她笑個不停。
這樣一來,令坐在一旁一直冷眼旁觀的劉菲菲,一度懷疑剛才在廚房裏面摔東西的我,到底是不是婆婆,如果不是五年以來,婆婆一直是這樣子的脾氣,她真的會懷疑自己到底是不是產生了幻覺。
飯桌上婆婆依然像往昔一樣,把最好吃的菜,把最好吃的肉,雞腿往孫子和兒子的面前放。還不停的往自己孫子胡一飛和兒子胡偉強碗里夾肉。回過頭來,猶豫了一下只是象徵性的,往胡雨婷的碗里夾了個雞亦尖,這一幕換作平時劉菲菲倒是見慣不怪的。可是今天,她覺得特別的不順眼,在心裏面替自己的閨女覺得委屈。她匆匆的把碗里的飯塞進了肚裏,其實他不知道自個兒吃了啥。碗里的飯吃光了,就把碗筷放在一邊,沒有再吃,走到沙發上坐着,表面是在看電視,實際上都不知道畫面中到底演了些什麼。
飯後,劉菲菲習慣性的像往日一樣,把碗筷收拾進廚房去清洗了。
出來的時候,蛋糕已經擺好,婆婆和偉強還有自己的閨女,正圍在桌前給一飛拍手掌,開開心心的唱着生日歌,雨婷尖叫着哄着讓弟弟許願。待弟弟許完願之後她還刻意的在一飛的小臉上親了一口,「弟弟,生日快樂,快高長大,學習進步哦!」她的神態就像個小大人似的。惹得婆婆和胡偉強,一個笑彎了腰,另一個笑得前俯後仰的。
劉菲菲看着這樣一幕,曾經的幸福感此刻竟然覺得蕩然無存。兩個孩子先分蛋糕,劉菲菲看着雨婷塞進如手中的蛋糕,心裏酸酸的,看着孩子們開開心心的吃蛋糕,她是萬般糾結。
「媽媽,給我們照張相吧!蛋糕吃到一半時,雨婷嘟着小嘴提議道。
看着滿目祈待的閨女,劉菲菲穩了穩自己的情緒,強行擠出一個笑臉來,壓抑着情緒幫他們拍了好幾張照片,然後一聲不吭的轉身走進了自己的房間。
看著兒子和女兒玩得開開心心的,胡偉強原本以為劉菲菲去洗澡了。他顧着和孩子玩。並沒有留意到她的異常舉動,大約半小時之後,胡偉強沒發現她沒有出來才突然之間覺得不對勁,趕緊進房間去找她。
「怎麼了?老婆?一個人躲在房間裏面發什麼呆?」胡偉強走進房中,恰好看見妻子手中拿着一張紙,黑着一張臉坐在床上發獃。
聽到了他的聲音,這才抬起頭來,好像不認識他似的,打量了他一回兒,這才把紙遞過去:「你問我?還想問你呢?你還是自己看吧!」
「大驚小怪的看什麼看?」胡偉強小聲嘀咕道,隨手拿起了劉菲菲扔過來的紙一看,瞬間呆住了。紙上面寫着親子鑒定書,這幾個字,嚇得胡偉強臉色都變了,中間那些密密麻麻的專業分析術語,他看得不懂,心虛的直接跳過去,看了末尾暑名為胡一飛的生物學父親和胡偉強確定是相似率為99%的生物學父親,他徹底呆住了。看來紙包不住火了,他心裏變得忐忑不安的看着劉菲菲。
劉菲菲鐵青着臉,看着胡偉張的臉由白轉紅,又由紅轉青的,答案明罷着他欺騙了自己。
劉菲菲真想立刻撲上去在胡偉強的臉上狠狠抓上幾道血印子,可是她沒有。她知道自己如果這樣做,一定會引來婆婆,婆婆鐵定看不慣自己對她兒子動手,這樣一來家裡一定會發展成一場亂戰。
是以她強迫自己,必需要忍耐和冷靜下來,理性的處理這件事情。
「菲菲你聽我解釋……」胡偉強嚇得直冒冷汗,消後涼得冷嗖嗖,「這真的是個意外,你什麼時候發現的?一飛我們都養了五年多了。他一直把你當親媽,你就當什麼都不知道,好嗎?」
「笑話,破鏡能重圓嗎?」劉菲菲惱火的把一個鏡子用力的摔進了梳妝台底下的垃圾桶。
胡偉強從來沒看見過劉菲菲發這麼大脾氣,再加上在證據十足面前,他被嚇得手簌簌發抖,心裏一急一時之間什麼也說不出來。
劉菲菲氣得惱氣地摔鏡子的這一幕,剛好讓在外面玩耍的女兒看見了,看到人怒火衝天的媽媽,胡雨婷被嚇得手足無措的哭了起來……
劉菲菲看到女兒哭了,這才不停的哄着女兒,目光卻看着胡偉強悲哀地想,當什麼都沒發生?說的真是輕巧,他怎麼好意思說得出呢?果真是人不要臉,天下無敵的。
算了,什麼都懶得說了。劉菲菲覺得心累,累得像是被人抽幹了最後一滴血,一萬年都緩不過勁兒來。想了想又加多了一句,不要勉強自己,「離婚吧。」劉菲菲輕嘆一口氣,小聲的說了一句。
說完劉菲菲就開始收拾行李,她把衣物裝進手提箱,對着鏡子梳了梳頭髮,然後到客廳叫上自己的女兒,牽着女兒的手,打開門轉身走了出去。
才走到門口,她聽到胡一飛撕心裂肺地喊:「媽媽,我要媽媽!媽媽你不能走,求求你別走!」人心都是肉做的,劉菲菲終於再也忍不住,眼淚像洪水決堤般奔涌而出。
她的心在胡一飛喊出第一聲媽媽時,已經撕裂開來了,可是她沒有回頭。她告訴自己,不要回頭,不能回頭。一回頭,就等於願諒和包容了別人刻意的犯錯,人吶有了一次犯錯,就會有第二次,她不願意委屈自己的心。
劉菲菲帶着女兒一氣之下住進了酒店,她在當地無親無故,除了酒店其實她也不知還能住去哪裡。
胡偉強很快找上門來,愧悔無奈和驚慌失措在他臉上相互交錯,一夜之間似是老了五六歲。
「菲菲你聽我解釋,我最愛的還是你,孩子的事都怪我媽……我是被逼的。」
他倒是推得夠一乾二淨,一上來就說自己是被逼的,劉菲菲冷眼看他:「被逼的?是你媽逼着你去相親?還是逼着你去跟人上床生孩子?這一切的一切,如果不是你自己心甘情願的,沒有哪一樣會有人拿槍逼你就範吧?」
「……」劍偉強喉頭被噎得生疼,幾乎嗆出眼淚,他不知道這秘密有一天會被突然揭開。他以為一輩子都不會被劉菲菲發現的。劉菲菲對一飛那麼好,他以為就算髮現,劉菲菲也會認了的。
他沒想到劉菲菲居然會不認,還跟他反臉了。
「如果我沒發現,你是不是打算瞞我一輩子?」
胡偉強去拽她的手,央求:「跟我回家吧,胡一飛就算不是你親生的,可是他跟了你那麼久,他一刻都離不開你,現在他還哭病了,得了咽喉炎,發燒了。」
這胡偉強可真是說到點子上了,孩子可真是殺手鐧,似乎任何時候犯了錯,都能拿出來當擋箭牌。可難道他不知胡一飛這三個字,現在就是等於在劉菲菲胸口上壓了一塊大石頭。她只覺氣血上涌,一股火氣直竄雲霄,她抽出了被他緊握的手,在一片淚霧中沖他嘶吼:「那女人比我好嗎?你居然和她一起,暗度陳倉也就罷了,還要我幫你們養兒子。當我是傻子還是腦子進了水?」說完她嚎啕大哭了起來。
胡偉強眼中有瞬間的頓挫,似是沒反應過來,獃獃的看着菲菲。
劉菲菲此刻也是激動到了極點,擦了把眼淚:「你就裝吧,兒子都那麼大了,一飛的親媽,她是不是比我好,要不然你怎麼會背叛我?」
「是你想的這樣的,沒有,我現在都不記得她長成什麼樣了。我也是被逼的,我媽只是想要個孫子,你就不能理解一下?那都是過去的事了,我連那女人叫什麼名字都忘了。」胡偉強也是極度崩潰的,驚慌失措的應道。
面對妻子的指責,他也很愧疚,後悔,自責,怨恨……無數負面情緒瘋狂向他撲來,他快要在那巨大的旋渦中窒息了,痛苦和無助在泄意的瘋長!
「啪!」的一聲一記耳光重重的落在他臉上,「滾,我什麼都可以原諒你,但是我絕對不允許我的男人這樣背叛我,」劉菲菲說完咬牙切齒的把把他給推出了門外。
任憑他在外面叫喊、懺悔、她都不為所動的,後來服務員和保安把他給請出了酒店。
胡偉強卻不死心的守在了灑店門外,一直守了一晚,他給劉菲菲發了一條情意儂儂的短訊,我會用我的痴心,等待你回信,我希望把我的愛心,獻給你,請你願諒我的無心,希望我們永結同心。生命有期限,愛情無期限,如果選期限,我愛你永無限。只願與你在有生的年華里,你依我濃,相伴且行,踏着輕風,守護這份真情,我在酒店門口等你,希望你能願諒我,讓我們的愛戀長住心間。即使滄海桑田,容顏變老,我希望我們依然是相守着最幸福的夫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