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重生嬌妻只想復仇
重生嬌妻只想復仇 連載中

重生嬌妻只想復仇

來源:掌中雲 作者:李西麥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李西麥 賀城俞 霸道總裁

前一世,外人看她風光無限,她是新生影后,身價連城,讓人驚艷,讓人羨慕
那人將她捧得越高,也讓她摔得越慘
這一世,她絕情絕愛,只為了復仇而生,卻沒想,一個男人闖進她的世界,只為護她餘生幸福展開

《重生嬌妻只想復仇》章節試讀:

第2章 你再也別想控制我


陳楚臉色瞬間黑了下來,他緊咬着牙關傳來了保安,冷冽命令道:「把李西麥給我帶下來!直播全部掐掉!」
主持人笑容僵硬的打圓場:「李女士這是在開玩笑呢,誰都知道李女士潔身自好怎麼會有那種事……」
李西麥卻笑了,情緒逐漸崩潰:「一共四年,我委曲求全,還是落得如此下場,你為了掌控我連我母親的性命都用來做控制我的籌碼,我可以做一個聽話的玩物,可是你怎麼能這麼做……你怎麼可以害死我媽?陳楚……你到底還有沒有心!」
現場亂成一團,李西麥居高臨下看着底下對她咬牙切齒的陳楚,眼淚一滴滴掉落下來,沾**她的臉龐,無數的保安沖了上來,李西麥手沒拿穩,話筒掉在了地上,發出一陣尖銳刺耳的雜音。
李西麥對着陳楚無聲張開了嘴:你再也別想控制我測……
混亂之中,不知道是誰推了李西麥一下,李西麥沒有站穩,直接被推下了高台。
這場變故如同一顆炸彈在人群中炸開,李西麥耳膜嗡鳴,她吐出一口血來,渾身巨疼,她想要爬起來,卻一次又一次被人踩倒在地……
最終,李西麥失去了意識,可她那雙滿是血絲的雙眸直到死也沒有從陳楚身上移開。
………………
遠處。
辦公室里,燈光昏暗,電腦的瑩光照着男人刀削的面龐,他剛才看的正是李西麥的頒獎典禮,然而現在直播已經被掐斷了,男人看到的最後一個畫面,就是李西麥站在頒獎台上,崩潰痛苦的哭喊……
「發生了什麼事?」男人從辦公桌上站了起來,高大的身影帶着讓人窒息的強大壓迫感,然而他的聲音中透露着從未有過的焦急。
身旁的秘書臉色鐵青,她也關注着那場直播,整顆心都揪了起來:「總裁,李小姐出事了……」
男人身子僵硬一瞬,直接抓住了桌子上的車鑰匙,匆匆起身。
秘書追在男人的身後:「總裁,會議馬上要開始了,您別去了,外面還下着暴雨,很危險……」
「滾!」男人的聲音冰寒刺骨,如同一場即將爆發的風雨,將秘書一下鎮住了。
男人大步流星下了樓,傾盆大雨澆在了他的身上,一瞬間,他整個人都濕透了,渾身從骨子裡散發著寒,他顧不上自己被淋得如此狼狽,一刻也不耽誤開車朝着李西麥的那個地方開去。
雨下的大,路都看不清,輪胎打滑。
「李西麥,你千萬別出事!」男人眼眶猩紅,抓着方向盤的手帶着一絲顫抖,他恐慌起來,整顆心都亂了起來,恨不得一瞬間就奔赴到李西麥的身邊去。
可到底現實終歸是現實,男人的願望落空了。
秘書的電話來了,男人聽到了他最不想聽的話。
「總裁……李小姐已經死了……」
男人的心臟彷彿都停止了一瞬,正在此時,對面刺眼的燈光照了過來,男人猛打方向盤躲避,天空中電閃雷鳴,轟隆的雷聲掩蓋着一聲巨響,砰的一聲,車撞斷了防護欄沖了下去,墜入了江中……
與此同時,A市一棟老小區內,一名年輕的女子安詳躺在床上,她的手無力垂着,床上散落着一堆白色的藥片,女子也早就沒了呼吸。
突然,她的身體一陣顫抖,彷彿溺水的人大口呼吸,這具身體重新被賦予了新的靈魂,隨後她的意識又歸於黑暗。
二日一早。
李西麥頭疼欲裂,她睜不開眼,渾身都沒有力氣,耳邊嘈雜的鳴笛聲格外真實。李西麥心驚一瞬,她明明記得自己被推下高台,可現在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她掙紮起身,發現自己現在的身體情況並不好,胃裡一陣翻江倒海,除此之外,手腳都酸軟起來,使不上一點力氣。
這裡是一個很陌生的地方,房間狹窄破舊,整個房間一目了然,這裡除了她之外,再沒有別的人。
房間很簡陋,統共差不多二十平米,在床對面擺了一張桌子,還有一個塑料凳子,一個小衣櫃,還有一個雙人小沙發。
不過屋子裡沒有出現什麼垃圾,儘管簡陋,牆壁上還貼着粉**嫩的牆紙,廉價又溫馨。
牆紙上寫着幾行字,都是鼓勵的語氣。
李西麥,你可以的!一定會成功,哈哈。
李西麥摸着那一行字心裏有些疑惑,這個字是誰寫的?文字中的李西麥,指的是誰?
帶着這樣的疑惑,李西麥從床上坐了起來,她手裡的一個白色藥瓶吸引了李西麥的注意,不僅是自己的手上,還有床上都是那種白色的小照片。
她拿起藥瓶定眼一看才發現這是一瓶安眠藥……
這一切都太奇怪了,李西麥腦子裡已經亂成一團了,她不知道自己身處在什麼地方,也不知道救自己的那個人是誰,她的手上為什麼有這麼多安眠藥?
就在她胡思亂想的時候,一陣鈴聲打斷了李西麥的思緒,她找了半天,終於在枕頭底下找出到了手機,來電人顯示組長兩個字。
李西麥想要了解更多現在的情況,於是接通了電話,令李西麥沒有想到的是,電話剛通,那邊傳來的就是劈頭蓋臉的怒罵。
粗曠的女聲恨不得將李西麥家祖宗十八代罵了個遍。「……你還長本事了哈,昨天說了你兩句就受不了了?今天還敢礦工,受不了你還打什麼工啊,呵呵,有小姐性子,沒小姐的命!」
這些話太過尖酸刻薄,哪怕不是對李西麥說的,也不由激起了她心中的怒氣,她盡量剋制着自己的脾氣說:「女士,請自重,我不是你要找的那個人,麻煩你把嘴巴放乾淨一點。」
「李西麥!你敢這樣和我說話?我罵你是抬舉你,我告訴你,從現在開始,你被開除了!給我收拾東西滾蛋!」話音剛落,電話被那頭掛斷了。
電話掛斷,李西麥原本不耐的心情在看到手機屏幕時瞬間轉為了驚愕,只見漆黑的屏幕上印着一張陌生的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