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爹地寵妻,媽咪馬甲掉了
爹地寵妻,媽咪馬甲掉了 連載中

爹地寵妻,媽咪馬甲掉了

來源:騰文小說 作者:爹地寵妻,媽咪馬甲掉了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寒卿哥 顧寒卿

五年前,她任勞任怨,想着能和心愛的男人生下孩子,卻落得慘遭拋棄的下場,五年後,她帶着萌寶歸來,帝都最有權有勢的男人,卻唯獨對她死纏爛打
直到某天,小糰子指着家裡的帥大叔質問:「媽咪,你不是說,我才是你唯一的男人嗎?」男人眯着眼,發現新大陸般將他提了起來
「我兒子?」展開

《爹地寵妻,媽咪馬甲掉了》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是我寒卿哥的寶寶


“寶寶,媽咪馬上就要見到你咯。”

樂妍一臉寵溺都撫摸着凸顯都腹部,肚子里都寶寶似乎感受到似的,用腳踢了踢她都肚子一作回應。

樂妍見狀眼角眉梢透出藏不住都喜悅。

“我想姐姐你是搞錯了吧。”

倏然,一個不速之客不知何時走了進來。

樂妍疑惑到看了看,還不等她開口,樂微微抬手指了指她肚子,笑道:“姐姐肚子里都寶寶,其實是我和寒卿哥的寶寶。”

她的話彷彿一道雷似的在腦中直接炸開,瞳孔睜大難以置信的看着樂微微。

樂微微扭着細柳腰直徑地朝她走去,尖銳地指甲戳在她的肚子上,眼眸中帶着股深深地嫉恨,貼在她耳邊輕聲說道:“你只不過是個生娃工具,寒卿哥擔憂我身體嬌弱,你難道不知道嗎?”

樂妍踉蹌地往後倒退了一步,咽了咽喉鎖:“不……不可能。”

這寶寶明明是他和寒卿的。

怎麼可能會是……

樂微微不緊不慢地從包里拿出一份醫院報告,顯目地四個大字胚胎移植,深深地刺痛着樂妍的心。

不……不會是真的。

寒卿還說過生下寶寶還跟她結婚呢。

樂妍被刺激的腹部倏然一陣攣痛,無助的捲縮一團,額頭上也冒出陣陣冷汗,吃痛的用手緊捂住肚子,額頭上也冒出陣陣冷汗。

樂微微也察覺出她的異樣,對着身後的護士示意了個眼神,護士拿着早已準備好的針朝着她慢慢走近。

“你要做什麼?”

“當然是拿回我和寒卿哥的寶寶。”

樂微微笑容燦爛中還透着幾分陰狠,大肆炫耀道:“寒卿哥說了,待我身子好些就同我結婚,你說我們一家三口一起出現在婚禮現場,是不是很幸福呢?”

可這些話在樂妍聽來無疑是往她心口插刀子,雙腳一軟跌坐在地上,腹部也越發的疼痛,護士們聽從樂微微命令拿着事先準備好的催產針步步逼近。

她後怕的拖着笨重的身子往後縮了縮,晶瑩的淚珠不斷湧出,哀求道:“不……不要,微微,怎麼說我也是你姐姐啊。”

樂微微冷哼一聲,雙眸鄙夷的看向她:“姐姐?你也配?你這種賤人生的小賤貨,你也敢跟我自稱姐妹,我告訴你,當初要不是爸爸和寒卿哥哥害怕我身體虛弱,又怕找別人惹人非議,我才不會同意讓你這小賤貨上位。”

說著,她就不耐煩督促了一眼護士們。

護士們也不由分說直接上前強行將針劑打入樂妍體內。

樂妍疼的蜷縮在地上,雙腿時不時地顫抖幾下,臉色也有起初的紅潤變的蒼白無血色,唇角也被咬的發紫。

樂微微倒是非常滿意的欣賞着眼前這幅場景。

她扭着細柳腰徑直地走到樂妍面前,細跟狠狠地踩在樂妍的手背上,霎時間一聲慘叫響徹病房,她掐着樂妍的下顎:“寒卿哥告訴過我,每碰你一次,他其實都厭惡透頂了。”

樂妍額前髮絲也被汗水浸濕,搖着頭:“不……不會的,肯定……肯定是你騙我的,這……這一切都是你瞎編的謊話,我是不會相信的。”

此時此刻她依舊對顧寒卿抱有一絲希望。

樂微微眼眸中閃過一絲複雜的眼神,隨即說道:“你若不相信,你大可以等寒卿哥回來,當面問問他,看他知不知道你肚子里的寶寶是我和他的骨肉。”

樂妍情緒失控的大喊一聲:“不……不會的。”

語畢,她用盡全身力氣猛推了樂微微一把,隨即趁此空檔逃離了病房。

不管寶寶是不是她的,這畢竟是她細心呵護十個月的寶寶。

這一次絕對不會把寶寶再讓給她。

護士愣了好半晌才晃過神,才將摔倒在地上的樂微微扶起來,樂微微見樂妍已經逃離不見,氣急敗壞的吼道:“你們都是死人嘛,不知道追嗎?必須把樂妍給我找回來。”

說著,她有想起了什麼,緊張的叮囑道:“記住千萬不要傷害她肚子里的寶寶。”

天空中倏然電閃雷鳴,傾盆大雨,樂妍艱難的驅使車子準備離開醫院,倏然一個不能再熟悉的身影出現在她眼前。

顧寒卿!!!

她正準備朝他按喇叭,刺眼的場面頓時讓她僵住了。

樂微微撲進他的懷中嚶嚶哭泣,顧寒卿也不將其推開,兩人的姿勢看起來十分親密,這讓樂妍不得不相信她說的話。

她以為遇見顧寒卿,彷彿是在黑暗中遇見了曙光。

卻不知是跌入了另一個無盡的深淵。

樂妍雙腿間不停地流露出血水,疼痛感讓她快要陷入昏厥,沾染血跡的手顫抖着摸着凸顯的腹部,強撐已經虛弱不堪的身子,忍着痛含淚驅車離開了醫院。

樂微微的人很快就追了上來,樂妍沒有辦法只能棄車逃離,她輾轉躲進了一間海邊的廢棄木屋,此刻羊水已經流盡。

她吃力的用東西抵住房門,又找了個隱秘的角落,撕扯掉身上的衣角賽住嘴,忍着劇痛開始自己生寶寶。

半個多小時後,一陣明亮的嬰兒啼哭聲響徹整個房間。

“哇哇……”

樂妍嘴角吃力的露出一抹笑容,小心翼翼的將寶寶抱在懷中,皺巴巴的小樣子眼角眉梢,隱約間還是能看的出顧寒卿的影子。

就在此時外邊再次響起了一串腳步聲,她不得已再次拖着虛弱身子逃離,不知不覺被他們追趕直至海邊。

海風吹拂着樂妍單薄的身子,本就剛生產的她忍不住的發冷顫抖。

樂微微看着她懷中的嬰兒眼眸一喜,隨即對着她命令道:“樂妍,馬上把我的寶寶還給我,我姑且可以饒過你。”

樂妍無助的往後倒退了幾步:“不……”

不管這到底是不是她的孩子,畢竟也是她孕育了十個月的孩子啊。

她下意識的將他摟緊了幾分。

樂微微見她依舊冥頑不靈,對着身後的人使了個眼色,收到命令的下手直接上前搶奪她襁褓中的嬰兒。

“嗚嗚……”

寶寶不止是嚇到了,還是弄疼了扯着嗓子大聲哭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