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只因情深緣淺
只因情深緣淺 連載中

只因情深緣淺

來源:騰文小說 作者:只因情深緣淺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林婉清 沈霆

兩年前,為了給母親治病,她嫁給了男友的父親
兩年後,男友帶着另一個人女人回來,向她報復
造化弄人,豪門之中將演繹一場怎樣的愛恨情仇
真相大白,曾經相愛的他們是否還能否再續前緣
展開

《只因情深緣淺》章節試讀:

第四章 誣陷


溫麗娜回到家,氣的把茶几上的東西都扔到了地上。

林婉清這個名字她之前聽過,而且印象深刻。

當初在Y國,她和盛之霆是同班同學。

溫麗娜對他一見鍾情,可盛之霆對她永遠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樣子。

聖誕節那天,班上同學一起去酒吧狂歡,他喝醉了。

送他回去的路上,溫麗娜聽見他一直在喊着「林婉清」的名字,不由得醋意大發。

到了盛之霆住的地方,發現他是一個人住,忽然心生一計。

溫麗娜把他的衣服扣子解開,然後脫掉自己的裙子,緊緊抱住他,在他耳邊柔聲說:「之霆。我是婉清,我回來了。」

聽到這個名字,盛之霆忽然睜開了眼睛。

她故意沒有開燈,在黑暗中吻上了他的唇,果然,下一秒便得到了回應。

盛之霆的吻滾燙,她覺得自己快要融化了,原來外表冷酷的他,也可以這樣熱情。

那晚以後,她便成了盛之霆的女朋友。

可林婉清這個名字成了她心中的一根刺。

「林婉清,我們走着瞧!我看你能得意多久!」溫麗娜對着鏡子,咬牙切齒地說道。

第二天一早,還沒下樓,林婉清就聽到了盛之霆的聲音。

「爸,娜娜懷孕了,我想找一個傭人幫我照顧她。」

「讓王嬸去吧。」盛磊聽到這個消息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反應,拿起碗喝了一口現磨的豆漿。

「王嬸年紀大了,家裡這麼多活兒要干,讓她兩頭跑,未免太辛苦了。」

「那我讓小陸打電話去家政公司問問。」

小陸是盛磊的助理,如今他退休了,就成了盛之霆的助理,平時替他處理一些雜事。

「可是,我不喜歡陌生人進我房間,亂動我的東西。」

盛磊一時間不知道要去哪裡給他找個熟面孔的傭人,正巧看到林婉清走下樓。

「那讓婉清去吧,反正她每天在家也閑的沒事幹。」

林婉清愣了一下,自己哪裡閑的沒事幹了?

不過盛之霆這麼討厭她,一定不會同意的。

「好,那就辛苦你了。」盛之霆把大門備用鑰匙交到她手上,就急匆匆的走了。

「我…老爺…這…」她求助的看向一旁的盛磊。

「以後家裡的活兒你就不用幹了,你就負責幫之霆他們打掃衛生、洗衣做飯就行。」態度強硬,完全不給她機會拒絕。

那串鑰匙殘留着他掌心的溫度,握在手裡沉甸甸的。

林婉清覺得心裏堵得慌,坐下來喝了幾口粥就飽了。

去盛之霆家的路只有短短几十步路,她卻覺得無比漫長。

好在她最害怕見到的人上班去了,只有溫麗娜一個人在家,看到她開門進來,一臉的驚訝。

「我是來幫你們打掃衛生的。」。

「早上我跟之霆說,想找個人幫忙收拾房間,他怎麼把你叫來了呀?」

林婉清不知道該怎麼解釋,難道要告訴溫麗娜,她在盛家就是幹着傭人的活兒嗎?

「有什麼需要我做的?」

「你把之霆放在洗手間的衣服洗了吧。」

林婉清點點頭,往洗手間走去。

「哦,忽然發現我身上這件也有點髒了,麻煩你一起洗一下。」說完把身上穿着的睡袍脫了下來,裏面是一件蕾絲弔帶背心,傲人身材一覽無餘。

她接過衣服,JoMalone紅玫瑰香水的味道撲鼻而來,帶着一絲魅惑。

溫麗娜剛兩步又回過頭來,「忘了跟你說,之霆的襯衫是手工定製的,我這件睡袍呢是真絲的,都只能手洗,所以就辛苦你啦。」

說完衝著她璀然一笑,林婉清總覺得那笑容看着不懷好意。

熱水器好像壞了,水龍頭裡流出來的水冰涼刺骨。

幾件衣服洗完,手指被凍的通紅。

林婉清正打算把洗好的衣服拿去烘乾,突然發現盛之霆的襯衫上有一道長長的口子。

她很肯定,這件衣服原本是完好無損的。

難道是溫麗娜在搞鬼?

剛才把衣服泡在盆里的時候,她去打掃了一下廚房。

洗手間和廚房隔得很遠,溫麗娜趁她不在的時候進去動手腳,不是不可能。

林婉清打算拿着那件襯衫去找她,房間里忽然傳來溫麗娜凄厲的尖叫。

她急忙跑過去,「出什麼事了?」

溫麗娜指着梳妝台的鏡子,上面用口紅畫了一個大大的「死」字。

「我和你無冤無仇,你為什麼要這樣做?」溫麗娜眼眶含淚,捂着心口,顯然驚魂未定。

面對她的質問,林婉清一頭霧水。

「我還想問你呢,這件襯衫是你劃破的吧?」

「這是我給霆哥哥買的衣服,他最喜歡了,我為什麼要劃破它?分明是你氣不過,想報復我們,鏡子上的字你怎麼解釋?」

「不是我做的,我今天都沒進過這個房間。」

「家裡的鑰匙,除了我和之霆,就只有你一個人有,不是你還能是誰?」

「你愛信不信,我沒空跟你爭論。」林婉清轉身想走,卻被她一把抓住了袖子。

「今天不說清楚不許走!」

「你到底想怎麼樣?」林婉清覺得心底一陣煩躁,拉扯的過程中不小心推了她一下。

溫麗娜連退幾步,撞到了柜子,慘叫一聲,整個人摔倒在地上。

奇怪,她剛才明明沒有用力啊。

這一幕恰巧被回來拿東西的盛之霆看到。

「林婉清,你有什麼衝著我來!」他鐵青着臉,走上前狠狠扇了她一耳光。

林婉清站立不穩,一個踉蹌,跌坐在地上。

方才溫麗娜摔倒時,撞掉了一個玻璃杯,林婉清的左手正好撐在玻璃碎片上,頓時鮮血淋漓。

她卻不覺得痛,因為她的心更痛。

盛之霆看都懶得看她一眼,一臉關切地跑去詢問溫麗娜,「你怎麼樣,痛不痛?孩子沒事吧?」

溫麗娜依偎在他懷裡,哭得梨花帶雨,雙手緊緊地護在小腹上,臉上還帶着一絲驚恐的表情。

孩子?她竟然懷了盛之霆的孩子嗎?

林婉清的右手撫摸着自己的肚子,那裡也曾經有過一個孩子,他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