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夫人天天想失寵
夫人天天想失寵 連載中

夫人天天想失寵

來源:閱文起點 作者:徐教授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史珍香 徐教授 都市小說

她一個小傻子,嫁給一個殘疾!眾人:乖乖,這日子可咋過?不久後,傻子突然不傻了,殘疾突然不殘了!眾人驚:老天也開始同情他們了?外界炸翻天的時候,南今已經是第N加N次逃跑失敗,南今氣急,「喂,我是回來報仇的,不是跟你談情說愛的!」某人寵溺的說:「乖,臉我替你打,渣我替你虐,仇我替你報!不用你動手
」南今急,「那我幹嘛啊?」某人道,「當個花瓶,好好被我寵着
」南今哭,她就想好好報個仇,不想被人寵上天啊!...展開

《夫人天天想失寵》章節試讀:

第7章 看看到底誰玩的過誰!


  「佳佳不能嫁,你嫁。」

  史真香讓她替南佳佳出嫁,而且日子就定在今天!

  殺的她措手不及!

  隱苑,津城出了名的陰宅!

  據說裏面住了一個殘疾,身患重疾卧床不起,一年內已經剋死了三任老婆!

  電視劇都不敢這麼演,可這是事實。

  剋死的也好,被人害死的也罷,反正新娘子都奇怪的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

  如今史珍香要讓她嫁過去,這是想借刀殺人,一箭雙鵰。

  即能得到隱苑豐厚的彩禮,又能順手除去她這個眼中釘。

  想的可是真美!

  「南今,我可不是在跟你商量。」史珍香又睨着她說。

  南今快速在心裏衡量利弊。

  如果硬氣的不嫁,史真香肯定起疑,懷疑她這些年是在裝瘋賣傻,到時候更不好查母親的事兒。

  如果嫁了,自己肯定會安排好保鏢保護自己,這樣一來就會露餡兒,別人嫁過去都死了,為什麼她沒死?史真香照樣會起疑!

  所以說來說去,她這裝傻賣乖的戲是演不下去了!

  可是撕破臉之後她就會報仇,到時候史真香拿她母親的骨灰威脅她怎麼辦?

  她忍氣吞聲這麼多年,不就是為了母親嗎?!

  史珍香看她一直不言不語的,有點兒不耐煩了,皺着眉頭說,

  「為了你好,就不舉辦婚禮了,等會兒隱苑會來人把你直接接走。」

  南今收回思緒,她裝傻問,「隱苑不是想讓佳佳嫁過去嗎?」

  史珍香說:「佳佳已經有喜歡的人了,倒是你至今單身,隱苑家大業大的,你嫁過去也不吃虧。」

  南今在心裏冷笑,不吃虧?

  去你嗎的不吃虧!

  「可是……我聽說裏面住的是個怪物呀,我害怕。」

  史珍香端起茶杯抿了一口,「那些都是謠言,不可信。」

  南今看向沙發上坐着的南致遠,弱弱的問,「爸也想我替嫁過去嗎?」

  南致遠不耐煩的開口道,

  「就你這智商,能嫁出去就不錯了,我掏錢給你買大學上,就是為了你能找個好人家,對你來說嫁到隱苑去,是好事兒!」

  南今在心裏冷笑,瞧瞧,這就是親爹!

  都說父愛如山,南致遠就是一座假山!

  南今還要說什麼,管家突然跑進來說:「老爺夫人,隱苑來人了,帶了好多東西。」

  南致遠一聽兩眼放光,高興的起身往外走,「我去迎接!」

  南致遠走了以後史珍香給了南今一套新衣服,

  「回屋去換換衣服吧,別讓人家等太久了。」

  南今小聲問,「香姨,他們想要娶的是佳佳,如果發現新娘子換人了,他們要是生氣了怎麼辦呀?」

  史珍香笑笑。

  生氣?

  不等他們生氣你就死了!

  但凡是要嫁進隱苑的人,就沒活過當天的!

  「這個你不用操心,趕緊準備準備,別讓人家等久了。」

  南今猶豫了一秒鐘,笑着點點頭,「好!我嫁!」

  不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而是……

  史珍香要借刀殺人,那她就將計就計,看看到底誰玩的過誰!

  接過衣服回了自己房間,南今坐在床邊沉思了片刻,她掏出手機打了一通電話,

  「喂,需要你幫個忙。」

  電話那端傳來一道低沉的男音,「說。」

  「……」

  半個小時後,南今穿着大紅色禮服坐上了隱苑的車。

  津城的規矩,新娘子要帶面紗,這會兒南今就露出了一雙靈動的眼睛。

  車門關上的那一刻,她看着南致遠和史真香笑着說:

  「爸,香姨,我一定會回來『看』你們的。」

  這笑,這語調,包括這話外音,都很耐人尋味。

  笑裡藏刀,話裡帶刺兒!

  南致遠和史真香的表情皆是一僵,南致遠蹙蹙眉頭,不耐煩的說:

  「趕緊走吧!」

  南今前腳剛走,管家就走過來說,

  「老爺夫人,銀行給消息了,隱苑給的卡里的確有一個億!」

  南致遠和史真香高興到起飛,「太好了!」

  隱苑送了一個億的彩禮,一個億對於現在的南家來說,可是筆大數目。

  南致遠高興的對史真香說:

  「我先去一趟公司,晚上回來好好伺候你!」

  這主意是史珍香出的,可都是史珍香的功勞。

  史珍香笑道,「你先去忙,晚上早點回來,在家裡吃飯。」

  南致遠點點頭,在她臉上親了一口走了。

  史真香的心情也好的很,她先打電話預定了好幾套貴婦化妝品,然後又約了姐妹兒下午一起打麻將,之後哼着小曲兒洗臉敷面膜去了。

  面膜時間還沒到,史真香就接到了一通陌生電話,對方聲音急促,

  「南夫人,我是隱苑的人,南小姐出事兒了!」

  史珍香聞言蹭的一下坐起來,趕緊問,「南今已經死了?」

  「還沒有,但是受傷很嚴重,這次是隱婚,我們隱苑不好光明正大的插手管,你們南家趕緊過來看看她吧,她還有一口氣。」

  對方又報了一串地址之後就掛了電話。

  南佳佳也聽到了通話內容,她嘟囔道,「媽,咱不去!」

  史珍香皺着眉頭說:「要去!」

  南佳佳不理解,「媽,她死就死了,看她幹嘛?」

  史珍香眯着眸子意味深長的說:「她不是還有一口氣兒嗎?萬一她死不了呢?」

  她必須去斷了南今這口氣兒,讓她死的透透的!

  ……

  南郊大橋上發生了嚴重的車禍,雙向八車道變成了六車道,幾名交警正在維持秩序,據說肇事司機逃逸。

  史珍香下車,遠遠的就看見了被撞翻的車子,車身都已經變形了,可想當時車禍有多慘烈。

  南今躺在車邊,四周全是血,有個交警在她身邊看着。

  史珍香心裏膈應,不過還是裝模作樣的走到南今身邊,驚慌失措的喊,

  「南今,你這是怎麼了啊?!」

  交警問,「你是誰?認識?」

  史珍香演戲,哭訴,「她是我女兒。」

  交警聞言小聲安撫道,

  「你先別緊張,我們已經打過急救電話了,救護車很快就能到,剛好您來了,趕緊安撫安撫傷者的情緒,千萬不要讓她動氣,她傷勢很嚴重,如果再動氣會有生命危險!」

  史珍香頂着紅眼眶點點頭,「辛苦您了。」

  交警離開以後,史珍香才斂起情緒,掩着鼻子上下打量了南今一番。

  她也不知道南今傷到哪兒了,但是身上到處都是血,面紗上也全是血跡,看樣子真是活不了了!

  史珍香的心情很不錯,她早就想讓南今死了!

  不能動氣,要安撫她?

  呵呵!

  她是要好好安撫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