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重生邪婿
重生邪婿 連載中

重生邪婿

來源:陽光書城 作者:凌寒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張超 李家興 都市小說

一次見義勇為中我凄涼死去,老天不忍,讓我成為了倒插門李家興,感謝這個身體,從今以後我會活得像個人樣!展開

《重生邪婿》章節試讀:

第三章:出手救人


第三章:出手救人

「你怎麼打人呢,流氓。我要告你去。」一手捂着紅腫的臉,一邊罵罵咧咧的宋醫生說著拿出手機撥打了報警電話。

「你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誰嗎?我父親就是西京市衛生局的局長,打官司我都不怕你,敢打我有你的好果子吃,等着。」宋醫生惡狠狠的說道。

患者的父親一聽對方還真是大有來頭,想到自己一個小老百姓......一時來氣上前抓住宋醫生喊道:「我已經被你害的家破人亡,我也不想活了,臨死我也要拉個墊背的。」說著拉着宋醫生就往陽台欄杆處跑去。

周圍一眾人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嚇呆了,個個都還沒反應過來,就見二人已從四樓陽台上一躍而下。頓時尖叫聲四起,張超也被這情景驚呆了:「怎麼鬧成這樣啊。」拔腿趕緊往樓下跑去。

王曉月趕忙招呼人把陽台上的人都趕了出去,並叫來保安重點看護好患者的其他家屬以免再出什麼差錯。一面讓人趕快通知院長出大事了讓院長趕快過來。等布置完這些王曉月這才爬在護欄前看了看已經摔的不省人事的二人,心中陣陣後怕。

王曉月站在陽台上看到二人一上一下疊壓在一起,此時一個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讓她沒有想到的是第一個抵達現場的竟然是他:「這傢伙跑去幹嘛!這不是添亂嗎。」王曉月趕忙向樓下跑去。

張超第一時間趕到現場,此時二人都已失去知覺昏迷不醒,宋醫生被孩子的父親壓在身下,嘴角已流出點點血跡。醫護人員隨後也趕到搬開壓在宋醫生身上的患者父親,估計有了宋醫生做肉墊孩子父親身體並無大礙,只是驚嚇過度昏過去了。而他身下的宋醫生可就沒那麼幸運。醫護人員正打算抬起宋醫生,張超趕忙上前制止。

「不行,他可能傷到脊柱了,不能直接抬。」張超上前按住宋醫生的身體神色凝重的對醫護說道。

「你懂什麼,趕快讓開,別在這裡搗亂。」王曉月此時也氣喘吁吁的趕了過來。李家興有什麼本事她是最清楚的。就是廢柴一個,啥都不懂還阻撓救人。生氣的就要拉走張超。

「不是,你看宋醫生的身體。」說著張超用手指了指宋醫生的腰部。王曉月順着看過去這才發現平躺的宋醫生腰部卻微微隆起,很明顯腰部應該有什麼支撐物。王曉月這才小心翼翼的伸手摸過去,果然在宋醫生的腰部正中間有一塊拳頭大的石頭正好頂在腰眼部位。

「這麼高掉下來又正好頂在腰部,我估計脊椎肯定受損了,不可輕易抬動萬一造成二次傷害還是小心點好。」張超輕輕對王曉月說道。

「快去取固定擔架,患者脊椎可能受傷。」王曉月回頭吩咐醫護趕忙準備。

很快二人被送入急症室,經過一番檢查孩子的父親並無大礙,只是驚嚇過度昏過去了。而宋醫生不僅小腿骨折,更要命的是第三節脊椎受損只因宋醫生還沒有清醒受傷程度還有待進一步確診。患者家屬看到鬧出這麼大事,此時也都冷靜了下來畢竟人死不能復生,可頭腦一熱又鬧出這樣的事情還是有些說不過去。

此時康華醫院的院長焦建東也趕了過來,一看鬧出這麼大事情也是把王曉月好好批評了一頓。趕忙組織專家組對宋醫生進行醫治。

王曉月趕忙來到急診室,先對宋醫生做了全身檢查,傷勢除了脊椎受損較嚴重外,左腿小腿骨折,有輕度腦震蕩人還在昏迷當中。其他部位倒是沒什麼大礙,暫時沒有什麼生命危險,這才輕舒一口氣。

宋醫生名叫宋雲,他父親正是前西京市衛生局局長宋國安。也正是因為這層關係醫專畢業的宋雲才有機會到康華醫院當大夫,而焦建東更是知道這可是太子爺,如今把太子爺傷成這樣,自己小小的醫院如何承擔的起,隨即一再囑咐王曉月一定要全力醫治宋雲。

王曉月先吩咐護士固定好宋雲的身體,以避免二次受傷。

張超本就是醫科大畢業的高材生,又得到仙人的醫術傳承,看到宋雲的癥狀屹然明白是怎麼回事。

王曉月到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脊椎醫治可大可小萬一失手那可就是一輩子的事故,此時王曉月緊張的已微微出汗。張超見此情景上前悄聲安慰道:「如果沒有把握還是不要硬撐的來。」

「你趕快出去,這裡沒你什麼事去辦公室等我。」王曉月怎麼也沒想到,自己在康華醫院從醫以來還沒有人質疑過她的診治,第一個質疑她的竟然是他,自己的窩囊廢老公。

「宋醫生確實是傷到了脊椎,不過應該不算太嚴重但必須及時治療。」張超並沒有理會王曉月的呵斥,繼續說道:「病人情況複雜,必須趕快醫治,若不即時糾正脊椎,恐怕會壓迫神經系統繼而引發連鎖反應甚至窒息而亡。」張超並沒有理會王曉月的呵斥。」

「你也是大夫?你怎麼會知道宋醫生傷的不嚴重。」一旁一位護士質問道。

「他,大夫!他要能當大夫,那我就是醫院的院長了,他是咱們王主任的丈夫,有名的小白臉。極品廢柴男。」一進門的肥碩男陰陽怪氣的冷諷道。

「好了李家興,你先去我辦公室等我吧這裡沒你什麼事。」王曉月也是臉上無光,誰讓自己攤上這麼一個窩囊廢。

「走吧,還楞在這幹嘛啊,李......大夫。」肥碩男下了驅逐令。張超也不是不知趣,搖搖頭探口氣還是出了病房。

「靠,這李家興也太廢柴了點吧,這半天遇到的人里就沒有一個看他順眼的,這傢伙一天都是怎麼想的啊。」張超也是無奈至極,就他自己都看「自己」不順眼太窩囊廢了。

很快王曉月給宋雲上了高氧並打了蘇醒針,對宋雲進行急救。宋雲的氣色明顯好了不少,甚至發出隱隱**聲,焦建東見此神色也輕鬆不少。

「好了等下等宋醫生蘇醒了再具體了解下受傷程度在做醫治吧。」王曉月輕聲說道。

張超一個人站在病房門外,仔細回想着剛才看到的情景,不時喃喃自語的說著什麼。「啊!」病房內突然傳出一聲凄慘的叫聲。

「醒了,醒了。」王曉月,焦建東等人迅速圍了過去。

「宋醫生,你感覺怎麼樣,哪裡不舒服。」焦建東着急的問道。

就見宋雲眼睛轉來轉去可就是不說話,因為身體被固定住也無法做出示意,只是表情痛苦的看着周圍。

「王主任,這是怎麼回事?」焦建東無助的看着王曉月。

王曉月也沒有碰到過這等情景:「難道摔壞了嗓子?」趕忙吩咐醫護對宋雲的聲帶做了檢查,可檢查結果卻是完好無損。

「這......是怎麼回事?」王曉月也蒙了。

「這是因為高空墜落扭傷了脊椎壓迫到了神經,以至於無法發聲。」張超一邊說著一邊來到病床前。

「想要恢複發聲就必須先要扶正錯位的脊椎,並且不能傷害到神經。」說著轉身又對王曉月說道:「這難度確實不小啊。」

說著張超上前一步伸手就給宋醫生把了把脈,王曉月被張超輕輕一推立刻從思緒中反應過來。

「你!你幹什麼!」王曉月驚訝的看到,自己的廢柴老公竟然在給宋醫生把脈?

「你!你還會把脈?你......別搗亂好不好,你懂什麼,趕快起開!」王曉月知道李家興的底細,知道他雖然心腸不壞,可中醫把脈他怎麼可能會。趕忙拉着張超就往外。

張超正在把脈,突然被王曉月一把拉到了一邊,剛想說話可一想自己現在的身份,只好作罷,心中暗道:「哎,王曉月啊你可知此老公非彼老公奧!」無奈的向屋外走去。

這時病房外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跟着前呼後擁的進了一大票人來,擁簇在中間的是一位兩鬢虛白的老人。

焦建東一見來人趕忙迎了上去:「宋局長,您來了!」

「我兒子現在怎麼樣了?」宋國安不怒自威的問道。

「我們已經在全力搶救了,現在情況已經穩定,宋醫生也蘇醒過來了」焦建東低聲滿頭大汗回復道。

「目前病人的情況還算穩定,只是這脊椎錯位,必須儘快做手術。」王曉月出了急救室急忙說道。

「我不管你們用什麼方法,一定要把我兒子治好,否則......」一位兩鬢泛白的老婦人略帶哭腔的斥責道。

「還有,兇手呢死了沒有?就是死了也要他家人賠我兒子!」老婦人哭着怒吼道。

「是你兒子先害死人家兒子的,你還這麼凶,這叫罪有應得!」一旁一個看熱鬧的病人突然插話道。

「就是你兒子不能死,人家的兒子就該死啊。」

「人家是局長的公子,我們怎麼能比奧,人家可是前途無量,我們都是賤命一條,認命吧!」

一群吃瓜群眾七嘴八舌的起鬨道。

「你們胡說什麼,孩子送來的時候就已經快不行了,當時就給他們家人下達了病危通知書了,你們不能胡說啊。」站在一旁的焦建東聽到這話也着急了,畢竟事故出在自己的醫院裏責任如果劃分到自己醫院他也要擔責任的。

「那個,兇手也摔昏迷了,不過他的情況要比宋醫生要好,應該沒什麼大礙,至於後續問題等他醒了公安會嚴懲的。」焦建東諾諾的回答道。

張超剛從病房退出來正好碰到趕來的宋國安一行人,看到咄咄逼人的宋母,心中頓時氣憤:「你兒子是條命,人家兒子難不成就不是了?怎麼說話呢!」

宋國安上前一邊安撫着自己的妻子一邊低聲對焦建東說道:「只要人沒事就行,如果人要是有個啥意外我絕對要和你們斗到底!」說著氣呼呼的拉着宋母進了病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