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放開媽咪:爹地請離開
放開媽咪:爹地請離開 連載中

放開媽咪:爹地請離開

來源:追書雲 作者:招財小七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白雪 霸道總裁 高靖爵

從跨海大橋上跳下去的時候,白雪慘笑着說:「我死,但不代表我接受你們的那些誣衊,而僅僅是……為了結束我對你的愛……高靖爵,下輩子,我再也不要遇見你了!」展開

《放開媽咪:爹地請離開》章節試讀:

第7章:從沒愛過你


遠遠的,隱聽到沉沉的腳步聲響起,白雪勾唇,這聲音是高靖爵的。
他應該很高興!
「砰……」 書房門被一腳踢開,高爵爵衝到她的面前,將一疊資料砸到她的身上,資料散落了一地,白雪拿起掉在身上的其中一張,冷聲問他。
「怎麼了?」
「你把這棟別墅轉給噫噫,是什麼意思?」
律師樓竟然打電話給他,說白雪指定要把現在這座別墅轉讓給米噫小姐,而且即時生效。
高靖爵看到文件的時候,眼底的怒意就控制不住,馬上就來找白雪。
「沒什麼意思,既然你們喜歡住這裡,那就送給你們,當你們的新婚禮物,高靖爵,我這個前妻,做得也算是仁至義盡了。」
「對了,離婚協議書什麼時候給我?」
砰…… 耳邊一道勁風疾過,拳頭擦過白雪的臉蛋,狠狠擊在她耳旁的櫃門上。
嚇得白雪背脊僵直,下意識的伸手去護着自己的腹部,臉色漸漸慘白,心跳加速間,她不斷的安撫自己冷靜,以免傷到了寶寶。
高靖爵逼近她,伸手勒住她的臉蛋,將她無情的抵在冰冷的牆壁上,他低頭,俊美如天神的臉龐戾意橫生。
「這麼著急離婚?
要去和沈在赫滾在一起了?
還是……你這麼不要臉,早就把他勾到床上去了!」
「高先生,我能勾引你,當然就能去勾引別人啊,更何況在赫他是真心愛我的,這一點,你永遠都比不上的。」
這句話成功的將高靖爵胸腔里的火焰燃燒到至高點,果然是,難怪她在沈在赫懷裡會笑,像狐狸沐浴在暖陽中那種綻放着光芒的魅笑。
「好!」
高靖爵陰冷點頭,附在白雪的耳邊,邪肆得像個鬼魅。
「那你說說,他厲害嗎?
有沒有讓你滿足?」
憤怒令他口不擇言,也讓他極盡的想要侮辱這個女人,白雪被激得呼吸重了起來,想要躲閃掉他凌厲的眼神,但他卻勒着白雪的下巴,逼她對視,白雪手緊緊攥着,背脊一片冰涼,痛苦間卻眨着大眼睛,認真的回答他。
「他很溫柔,處處都在為我着想。」
不像你, 一個多月前的那個夜晚,他幾乎像頭狼一樣,狠狠的折騰着,她在痛苦中嘗到那顆糖的滋味,一度以為自己要被拆散。
高靖爵看着白雪,像鷹在看自己的獵物,這個女人,什麼時候變得這麼不要臉?
問她什麼,她就答什麼,這麼直白露骨,她都能說得出來。
「白雪,結婚三年,我沒碰過你,你就這麼耐不住寂寞,去找了別的男人?」
白雪剎那間臉色蒼白,紅唇輕顫,他這話是什麼意思?
那天晚上,明明就是他。
嘶…… 衣服被狠狠撕破的剎那間,白雪肌膚一陣透涼,嚇得她急忙伸手護住自己,可是高靖爵卻根本不放過她,白雪捶打嘶咬高靖爵,但怎麼可能是他的對手。
一陣激烈的對戰,白雪抱着軟枕遮住身體的重要部位,將自己縮進沙發里。
「高靖爵,你是個死變態嗎?」
從來都不屑看她一眼,更不會碰她一下的男人,發瘋一樣的把她的衣服撕得粉碎。
高靖爵看着她的身體,目光一寸一寸的在她的身上掠過,白雪覺得身上芒刺輾過,難受得直咬牙。
「也不過就這樣,連噫噫的一根頭髮都比不上。」
「比不上你還看?」
白雪突然間坐了起來,手裡的抱枕扔了出去,筆直曼妙的身子就像是一朵剛剛綻放的花兒,過於魅惑也過於耀眼。
高靖爵利眸眯了起來,呼吸微微深沉,這樣的白雪,一覽入他的眼底,沒有一點遮掩。
「怎麼了?」
白雪挺着胸,赤着足,一步一步踏向他「覺得噁心?
那你還不趕緊把離婚協議書給我,大家一拍兩散。」
「如果我不離婚,我要慢慢的折磨你呢。」
高靖爵捏着白雪瘦弱的肩膀,突然間發現,她的身上幾乎沒有什麼肉了。
「那你是愛上我了?
捨不得放我走了?
高靖爵,曾經我死皮賴臉愛你,幫助你吞下這個商業大國的時候,你對我視而不見,現在我要走,你又捨不得了?」
她緊貼着高靖爵,男人寬闊冰冷的胸膛甚至能感覺到她的柔弱,在高大的男人面前她的嬌小簡直可憐。
「我從來沒有愛過你。」
這句話還沒說完,白雪蒼白的臉蛋綻出笑意,伸手環住了他的脖頸,整個身子都貼近他。
「那我們打個賭,如果我五分鐘之內,能讓你有反應,就證明你愛上我了,怎麼樣?」
挑釁的話從她泛白的唇里說出來,讓卧室的氣氛瞬間降至冰點,高靖爵額前青筋暴跳,眼底坦露着嘲諷,白雪覺得他實在是好笑,踮起腳貼近他絕美的臉龐。
她看着他,完美的男人,卻又陌生得讓人想要後退,這個她愛了好久的男人,這個把她推向深淵,永劫不復的男人。
壓着心底里的顫抖和恨意,白雪指腹輕撫過他的紅唇。
「我好像……還沒有吻過你。」
聲音軟軟糯糯,帶着少女的嬌憨,白雪眼裡隱藏着許多的瘋狂,門後邊有一抹長裙的顏色,如果沒錯,站着的就是米噫。
遊戲就是這麼好玩的,一直都被米噫綠,今天,她也想綠一綠米噫呢。
是不是很有意思?
「滾開。」
高靖爵看着這幅浪蕩不要臉的模樣,俊臉愈發陰沉,她大概也是這麼勾引沈在赫的吧?
被她觸過的胸膛堅硬如剛鐵,卻又猶如電流擊過,可是白雪卻沒有聽他的滾開,而是踮腳而上…… …… 大約三分四十秒,白雪猛的從高靖爵的身上退下,躲到了沙發後面,高靖爵抬手輕輕擦掉唇邊的血跡,長腿踏出…… 「你輸了,高靖爵。」
男人倏地止住了步伐,她說得沒有錯,他的確有反應了,可這不是正常的反應嗎?
女人,尤其是像狐狸一樣的美麗女人,他從頭到尾都沒有動,也沒有碰她。
「高靖爵,你說……要是你哪天發現……你發現所有的真相,你會不會後悔現在的所作所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