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萬界狂帝
萬界狂帝 連載中

萬界狂帝

來源:掌讀520 作者:江寒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江寒 秦菲

簡介:霸道!王道!帝王之道! 天才少年江寒,藉助神帝寶玉,激活之後神帝附身,睥睨天下,霸道無雙! 什麼天帝之子重生,萬年轉世靈童……在我帝王之道面前,還不都給我跪下唱征服! 什麼太古遺種,亘古神獸……在我狂帝面前,還不乖乖當哈士奇! 什麼洪荒神器,紀元聖寶……只要我狂帝看上了,諸天萬界還不都得排着隊來送? 還有極品氣質大美女,清純可愛小蘿莉,豐滿撩人熟御姐……統統都到本帝懷裡來!展開

《萬界狂帝》章節試讀:

第8章 帝王一怒


「不認真?」

而江寒眉毛一挑,並未給厲長老好臉色看,指着他的鼻子怒道:「你知道本少耗費了多少精力嗎,說本少挑三揀四,不過是因為那些靈技太簡單了,本少還看不上。」

聽着江寒這咄咄逼人的口氣,學員們已被震得天翻地覆了。

在他們看來,這江寒也簡直太霸道了吧。

一個區區外院學員,竟然訓一個長老跟訓一條狗一樣,說出去恐怕都沒人信。

場中,厲長老氣的是雙眼通紅,但嘴中還是憋屈的說道:「那些靈技可不簡單,不然,老夫隨便問上幾個問題,你若答得上來,就算是老夫錯怪你了,向你賠罪。」

「但說無妨。」江寒渾不在意。

眼看江寒答應,厲長老得意的一笑,心道這下你小子栽了吧,老夫隨便挑幾個問題還不問死你。

「請問,第一層中,『拂柳七劍』所說的『一劍七芒』是何意,又如何做到?」

第一個問題,就是以難於精通著稱的「拂柳七劍」。

不過這對江寒來說,根本不算什麼,閉目回憶一番後,他立刻答道:「所謂『一劍七芒』,指的是出劍隨風搖擺,讓人無法看清,猶如有七道劍芒一般。」

「至於如何修鍊,說難也難,說簡單也簡單。」

聽到江寒這樣說,不少心水『一劍七芒』風采的學員們都不由得豎起了耳朵,生怕錯過了一個字。

「想要練成『一劍七芒』,僅僅快還不夠,還要夠柔,最好就像清風一樣柔,當然,如果能修鍊一門風系的功法做輔助,那就更好不過了。」

聽到江寒這樣的解釋,有一名學員好似一點就通般,重重點了點頭,嘴中則喃喃道:「原來如此,原來如此,果然是秒啊!」

說完,便向江寒一拜,高高興興的尋找風系功法去了。

江寒則淡然一笑,然後望向厲長老,問道:「怎麼樣,這個答案,可還滿意嗎?」

「好……好,算你蒙對了。」

厲長老無奈的搖了搖頭,這個江寒太邪乎了,身上有股莫名的氣勢不說,連這麼刁鑽的東西都能一清二楚。

「第二層內,『碧雲劍譜』,如何做到,人如飛雲卷地,而劍無影無形?」厲長老接着問道。

「簡單,練這門劍法前,先練好一門身法,然後出劍之時,記得劍尖永遠朝向自己眉心,日夜苦練,必有所獲。」

這個回答,立刻引來一片驚呼。

劍尖對向自己出劍,這「碧雲劍譜」,怪不得稱為是最難駕馭的劍法之一。

江寒的答案,堪稱完美無缺。

這一點,就連厲長老也不得不承認。

不過,他還是不死心,不信江寒什麼劍法都精通,於是又繼續問道:「那『醉夢劍法』呢,如何練得虛虛實實,無法看破呢。」

「若想別人無法看破,必先自我無法看破。」

「不用刻意喝醉,只需經歷大起大落,出劍之時不計得失,無論生死,快意瀟洒,自然劍法可成。」

這套劍法,就連厲長老也不知如何修鍊,卻被江寒三言兩語給挑了個明白。

「當真?」厲長老不可置信。

江寒不屑的笑了笑:「當真你也練不成,你心性狠辣,精於算計,怎配練成如此瀟洒的劍法。」

厲長老這樣被當眾被辱,又惹來了一陣鬨笑。

看着大家高興,江寒也來了精神,繼續講解道:「傳說,有一種酒,叫做『醉生夢死』,喝了它之後,變會忘卻煩惱,看破生死,如重新活過一般,也練得這『醉夢劍法』了呢。」

聽着江寒神乎其神的講解,不少學員都好奇的睜大了眼睛。

接下來,厲長老不肯罷休,一連又問了幾個刁難的問題,江寒也是一一回答。

直到他實在沒什麼問題可問時,才驀然心中一驚,感覺到了一絲恐懼。

他也這才發現,江寒總彷彿高高在上,以至於需要他仰望。

而不覺間,江寒也收去了帝王氣勢,厲長老感覺身上的壓力驟然一輕,他忍耐了許久的怒火,立刻不可抑制的要迸發出來。

就在這時,江寒又說話了:「問題,本少回答了,下面,該是你向本少賠罪了。」

江寒回答這麼多問題,可是就等着這一刻呢。

讓一名堂堂大靈師,外院長老向他賠罪,如此霸道的行徑,江寒不敢想像,會讓帝王氣勢增加多少。

而另一邊,厲長老一腔火氣卡在了半檔口,上也不是,下也不是,憋得難受。

畢竟按事先約定,他需要賠罪,向江寒這樣一個小小練氣境學員賠罪!

不過,厲長老也搞不太明白,他剛才是怎麼回事,竟然當著眾人的面,提出輸了賠罪的約定。

「咳咳……是本長老,錯怪與你了。」

這麼多人見證,厲長老也不好食言,於是風輕雲淡的說了一句,他料想江寒也不敢較真。

「叫『寒少』!」

江寒目光一冷,立刻糾正道。

「對,稱呼『寒少』。」

「不然,就太沒誠意了,根本不是長老該有的氣度。」

其他學員也跟着起鬨。

他們已經被江寒的膽色和見識所征服,自然是向著江寒的。

厲長老臉上閃過一抹怒色。

雖然向江寒道歉,可謂恥辱,但此事不宜鬧大,而且也是他有言在先,於是暫且忍住,仰頭如蒼蠅嗡嗡一般嘀咕道:「是本長老……錯怪寒少了……」

「放肆!」

竟這樣敷衍,讓江寒一下徹底怒了。

這個厲長老,身為堂堂外院長老,一名大靈師,小肚雞腸連番刁難不說,竟然連親口所說的約定,也是毫無誠意,甚至敢公然食言。

而更令他動怒的是,根本沒有收穫到一絲帝王氣勢。

想必是因為厲長老這條老狗,賠罪敷衍了事,並非發自真心,所以並未得到大帝寶玉的認可。

這條老狗,也配當外院長老?

嘩……

好似有一股無形氣場,睥睨天下,縱橫八荒,以江寒為中心,山呼海嘯般席捲而去。

而江寒的眸光,微微發亮,似乎竄起了兩道火焰!

正所謂帝王一怒,伏屍百萬!

所有人,都感受到了江寒的這股怒火,冥冥中,有種天塌地陷的恐懼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