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最強救世主
最強救世主 連載中

最強救世主

來源:掌讀520 作者:劉徹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劉徹 奇幻玄幻 小薇

簡介:一個業餘軍事發燒友、偽軍人——劉徹,在一趟列車旅行中目睹祖國在國慶日受襲的直播,然後受到波及,生化爆炸瀰漫,崩裂的岩石泥土沖毀鐵路,火車墜落峽谷…… 僥倖生存下來的劉徹,一心想要找到身在滇南的女朋友,然而此刻他才發現,自己已經捲入了一場世界性的陰謀之中
一面是音訊渺茫的女友,一面是衛國圖存的戰爭,這個背負着先古大帝名字的青年,如何在戰火硝煙里,開始一場戰鬥與逃亡之路?在無盡的拼殺中,逐漸成為一名正真的軍人?!展開

《最強救世主》章節試讀:

第一卷 滅世第4章 襲擊


「嘣!」

殲25化作一團火團,飛機的零件碎片被炸得四處飛散。

這一下,車上的人們似乎才從觀看錶演的狀態中清醒過來,心態由剛才的興奮轉而變得焦慮不安,惶恐害怕。

「哎呀!」

退伍軍人一急,一拳打在列車隔板上,劉徹沒看到的是,那複合板材做的隔板上已經被打出了一個微微的凹陷。

划行在列車上空的兩架美機還沒有離開,他們似乎還有着另外的盤算,兩架戰機呈編隊飛行姿態一個折轉,然後鑽入了列車上空的一朵厚實雲層里。

列車上已經炸開了鍋,旅客們紛紛探出腦袋四處尋找,還有人在交談剛才的空戰場面,更有甚者,已經被剛才的爆炸給嚇哭了。

劉徹上鋪的退伍軍人從床上一躍下來,雙腳有力地站在地上,劉徹這還是第一次直視這名退伍軍人的目光。

「他可能也已經猜到什麼了吧。」

劉徹心裏這麼想着,可還沒等他開口說話,另一端的旅客又開始大喊大叫。

只見剛才那兩架美機從雲層里突然鑽出來,直直朝着行駛中的列車俯衝過來。這一下,所有人的感覺都不好了,他們感覺到了身臨其境的恐懼,那是即將死亡的恐懼。

兩架美軍戰機果然「不負眾望」,不過這次他們沒有使用火神炮,而是使用了更令人害怕的機載空對地導彈!

兩架戰機一架一枚,一共兩枚飛彈划過空際,但卻不是直直朝着列車飛過來的,他們的目標居然是列車上空的山壁,沒錯,他們想用山壁崩塌的土石整個摧毀列車!

「三!二!一!」

一枚導彈擊中了列車前方的山壁,那山壁本就被剛才那架墜毀的殲25炸得搖搖欲墜,此刻被導彈再一炸,已經有無數碎石崩落下來,而緊隨其後的,還有一股逐漸形成萬鈞勢頭的石流!

「砰!」緊隨其後的第二響,這枚導彈卻不是觸碰到山壁爆炸,而是在列車上空自行爆炸,像是受到了遙控一般。更奇怪的是,這枚導彈的威力似乎並不是很大,爆炸之後主要只釋放出一大股黃色的氣體,不知道有什麼作用。

列車早就隨着第一枚導彈爆炸的時候就緊急制動,車輪與鐵軌摩擦發出極度刺耳的金屬摩擦音。車上的所有人都跟着一頓,紛紛跌撞在一起。

劉徹整個人貼在床板子上,感覺不佳,退伍軍人更是不見了蹤影,不知道給撞到哪裡去了。

綠皮火車老舊的剎車系統終究起不了多大作用,儘管已經完全鎖死,但火車還是冒着火花以難以阻擋的速度衝進了山石崩塌區域。就在此時,一股奇異的化學藥劑味也逐漸滲透到車廂里。

劉徹的第一感覺便是這味道不同尋常,他趕忙從自己的隨身背包里取出M50防毒面具,作為一名資深軍事愛好者,隨身攜帶幾件救生軍用品,一直是他所保持的習慣,沒想到這次還真派上了用場。

僅僅在劉徹剛戴上面具的下一秒,那股醞釀已久的石流便已經到了火車面門。

綠皮車那脆弱的車身怎能經得住這樣的衝擊,數節車廂當場被碎石覆蓋壓扁,剩下的數節則被衝擊到懸崖邊緣,隨後在一**後續力量的衝擊下整個墜入山壁一側的深谷。

劉徹也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他只記得車廂墜谷的那一刻自己的腦袋撞擊在卧鋪一側的鐵欄上,然後就什麼都不記得了。

他醒過來,值得慶幸的是,那M50防毒面具依舊扣在自己的臉上。劉徹緩緩支撐起身體,一面檢查自己身上的傷情。

還好,除了少些地方有擦傷之外,全身最重的傷只是手掌被一塊玻璃碎片給扎透了,血順着手指滴落在地上。

劉徹環顧四周,這裡還是車廂,只不過此時是側過來的,原本的過道變成了牆壁,原本的牆壁此刻成了地面,劉徹正躺在原本車廂兩個窗戶之間的牆壁上。

劉徹不小心一碰,一個水壺被他從破損的玻璃窗戶里碰落下去,直直墜進了谷里,發出揪心的撞擊迴響聲。

「我草……」劉徹側着腦袋從窗口往下望了望,谷底遙遙無期,只有依稀的樹木映入眼帘,不管怎樣,往上爬就對了。

在身體素質方面,劉徹完全不用擔心,他接受過美軍特種空降師的系統化全套訓練,另外他也堅持每天健身,對於某些極限生存的技巧也頗有研究,即使在受傷的情況下,他依然能保持頭腦冷靜,因為他明白,這是能讓他繼續存活下去的第一要素。

順着車廂內的卧鋪床架,劉徹沒費多大力氣便爬上了火車車廂,這時他才看清楚,原來他這節車廂整個橫卡在了山谷窄處,順帶的還承載住了另外一節車廂。

除此之外,其他的車廂早已經墜落谷底不知去向。

值得慶幸的是,劉徹居然還在原來他的床邊找到了掛在架子上的背包,那裏面可有很多寶貝,這都將是劉徹生存下去的希望。

劉徹將背包反背在胸前,這是美式特種部隊里所教授的小技巧,原因是人在山壁或者山崖區域墜落時多半會條件反射地用身體正面去攀附岩壁,可這樣做反而很容易讓岩壁上凹凸不平的尖銳石頭或樹枝弄傷自己,所以特種隊員們一般將不是很鼓的背包反背在胸前,用以保護自己的同時也能增大自己被掛住的可能。

劉徹試着將防毒面具摘下來,外面的空氣已經恢復正常,谷中的山風早已經將那股奇怪的味道給吹散了。

「餓……餓……」

不遠處似乎傳來人**的聲音,劉徹不敢直立行走,只得小心翼翼的踏着火車車體爬行向前。

聲音是從那節搭在上面的車廂里發出來的,希望還有倖存者。

劉徹小心越過幾個窗戶孔,手腳並用攀上上面那節車廂的邊緣,探頭往車廂里張望。他那隻被玻璃扎穿的手已經用繃帶簡單包紮起來,但剛才一時忘記有傷,習慣性用手一爬,使得原本已經停止流血的傷口再次裂開。

鮮血順着劉徹攀着的車廂邊緣往車廂內滴,他咬着牙,腳下也跟着用力瞪,終於將自己送上了車廂。

「哇!」

突然!一聲怪叫伴隨着一股血腥味襲着劉徹的面門而來!

劉徹還沒看清這節車廂里的情況,便被突如其來的襲擊嚇了一跳,還好他反應迅猛,整個人往後一撤,雙腿在車廂壁上反向一蹬,整個人已經推離了危險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