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獵魔紀元
獵魔紀元 連載中

獵魔紀元

來源:萬讀 作者:葉辰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葉辰 沃倫 現代言情

穿越強者為尊的異世,葉辰成了一名獵魔人
石像鬼、吸血鬼、黑巫師、狼人……他在黑暗的世界中遊走穿梭,尋找回家的方法的同時,也捲入一場龐大的陰謀……展開

《獵魔紀元》章節試讀:

第 6 章 獵魔人傑克


刀光閃過,猙獰的頭顱飛起落在地上咕嚕嚕地滾到葉辰腳邊,噴洒而出的暗紅色的鮮血灑滿了他俊秀的臉龐,葉辰甩甩到眉間的長髮癱軟在地上。

「我記得你,你永遠都別想知道........」吸血鬼猙獰的獠牙彷彿還在訴說著剛剛的話語。

來這裡五年了,這樣激烈的戰鬥還是第一次,這是個有爵位的吸血鬼,雖然只是最低級的男爵,如果不是葉辰運氣好,可能今天他就要栽在這裡了。

「也不知道老頭子怎麼樣了?有時間真的得回去看看他了。」葉辰從地上站起來,用短刀割下蝠翼撬下吸血鬼的牙齒,隨便找了一塊布把蝠翼一包甩在背上點燃了灑在地上的汽油走出悶熱的地下室。

已經是深夜了,大多數都在酣睡,不過深紅酒吧的生意還不錯,這裡多得是醉生夢死的需要發泄精力的年輕人,葉辰東方人特有俊秀的臉龐和健壯的身軀讓酒吧里吸引了不少痴男艷女的注意,無意在此逗留的葉辰徑直走到二樓在兩個黑衣大漢的注視下推開了一扇鐵門。

門後彷彿完全是兩個世界,沒有舞池音樂的喧鬧這裡倒是要那安靜很多,除了幾個背着武器的喝酒大漢夾帶的肅殺之氣外,就只有坐在二樓辦公桌後面小老頭惹人注目了。

葉辰走上去把蝠翼重重的扔在他桌子上,順便把腰間的手槍掏出來砸在桌子上。

小老頭彷彿被嚇了一條下意識的跳起來,可當他看到桌子上的蝠翼的時候眼睛裏發著綠光,看着就要撲上去卻被一根黑洞洞的槍管逼了回來。

「嘿嘿.....小葉子,這個蝠翼是你的?」小老頭搓着手說道。

葉辰沒說話歪着頭看着他,同時槍管往上抬了抬,小老頭一臉不甘的坐回椅子,「一點都不知道尊重老人,現在的年輕人啊......」

「我覺得你眼中現在的年輕人挺好騙的是不是,你不是說是個最低級的血仆么?那這個血仆挺厲害的,都長翅膀了,是不是他以後還能上天啊。」葉辰仰着嘴角說道,扣着扳機的手指卻加大了力氣,0.5口徑的彈藥彷彿下一刻就要破膛而出。

「別.......別激動!」小老頭馬上舉起雙手高聲喊道:「肯定是情報出錯了!我明天就去把那個販賣情報的揍個半死!」

「哦?那上一次呢?你說是個有爵位的吸血鬼,結果是個血仆!」

「下次肯定不會了!我發誓!看在老傑克的份上!」

葉辰輕哼一聲,收起了手槍,順手把獠牙也扔在桌子上,「一起吧,一半換成紙幣,一半換成金幣。」

這裡的貨幣有兩種,一種是紙幣,一種是金幣,金幣是硬通貨,到了那裡都好用,不管是他們這些獵魔人還是普通人,紙幣則大部分是普通人在用,有時候獵魔人購買生活用品或者想出去享受一把的時候也會用紙幣,不過情況很少就是了。

「承蒙惠顧一共120金幣,紙幣是三萬,你要現在全部帶走么?」

「奸商!」葉辰從牙縫中擠出幾個字,「現在!馬上!全部帶走!」

「等等!」這時,從樓下傳來一個痞里痞氣的聲音,「我看這對蝠翼很眼熟啊,這莫不成是我收藏的那對,小子,我看你平時挺老實的,什麼時候開始做賊了?而且還偷到了我的頭上!」

葉辰轉過身看到一個帶着耳釘,背着一把大馬革士刀的年輕人走了過來,他身後還跟着幾個黑衣保鏢,還沒等葉辰說話的時候小老頭用力的拍着桌子喊道:「小沃倫!!你是不把老頭子我放在眼裡啊!你明知道這裡是我的地盤你還在這裡跟我玩仙人跳!我眼還沒瞎呢!」

「迪亞老先生,我可沒有這個意思。」沃倫右手握拳放在胸口微微躬身,行了一個標準的貴族禮,說道:「可是我看這個蝠翼真的像我家收藏的那副啊,我給你講啊!正巧,我今天早晨發現我家那對沒了!然後我就在這裡發現了和我家收藏長的很像的一對,我不能不懷疑啊!」

別看這人流里流氣像街頭的小混混,但是說起話來卻是滴水不漏,全程只是說這對和他家那對長的很像,而沒說這就是他家那對,就算是別人也挑不出什麼毛病。我可沒說你是偷我家的,我只是說你手上的這對和我丟的那對很像而已。

葉辰攔住要發飆的迪亞,手放在腰間的刀柄上向前邁出兩步,看着沃倫的眼睛說道:「說吧,你想怎麼樣?」

「我想怎麼樣?哈哈哈哈.......」沃倫笑的直不起腰,「這是個強者為尊的世界,我們打一架吧,誰贏了,誰就是這對蝠翼的主人。」

其實一個男爵的蝠翼真心沒幾個錢,最多最多也就是300金幣,但是蝠翼的收藏價值要遠遠高於它的其他價值,這就像是很多人喜歡戰敗者的物品來當做自己的戰利品,那是一種榮耀,是獵魔人實力的證明!

「好啊。」葉辰歪歪腦袋輕笑出聲,「一個星期後我們這裡見,迪亞可以當做見證人。」

「那就這麼愉快的決定了!」沃倫大笑着走了出去。

迪亞反倒一臉擔心的看着葉辰,「你有把握么?他的家族在林東小有名氣,算是獵魔世家,你野路子出聲資源沒他豐厚,萬一輸了......」

「我感覺你像是在說傑克也是個野路子啊,你就不怕他把你的酒偷光?」葉辰笑道。

「你小子!」迪亞氣的直瞪眼睛,半響坐了下來:「我這裡還有一個任務,是林西的,這個任務挺急的,你今晚就動身吧,把你的錢也拿走。」

葉辰心裏感覺暖暖的,雖然這個小老頭平時給的情報不靠譜,經常壓榨自己,剋扣任務的賞金,但是給自己的關心卻一點不比把自己從吸血鬼口裡救出來的老傑克少。

「放心吧,我有把握,這個任務你給別人吧,我接下來的一周要去忙點別的事情,」

「什麼事情?」

「私人事情。」葉辰神秘的說道。

「葉小子,你可記住,女人不要太當真,不然遲早有一天你會被女人給害了的!」

葉辰臨走的時候給他豎了一根中指。

一大早葉辰便搭上了遠行的列車,不得不談這個世界很奇怪,怪物與人類共存,而且人類的科技也不發達,可能這個原因和怪物有很大的關係。

這個世界三大組織成三足鼎立之勢,分別是黑暗生物,教廷和獵魔人工會。雖然普通人類的基數很大,但是普通人類並不能武裝自己,也不能在三個擁有特殊能力的種群中保護自己,所以反倒是最弱勢的那一方,只能在夾縫中生存。

葉辰其實並不是這個世界的人,他是在這具身體十三歲的時候穿越過來的,他前世就是個孤兒,這一世穿越過來依舊是個孤兒,嗯......準確的來說應該是看着雙親死在自己面前的,如果不是老傑克出現的快的話,怕是他也要死在怪物的獠牙之下。

那天他們一家出去遊玩,結果那晚整個小鎮被各種黑暗生物襲擊,整個小鎮除了他無一生還。葉辰今天就是要去掃墓,今天是他雙親的忌日。

林東距離被襲擊的小鎮並不算很遠,不過現在的火車還是那種燒煤的蒸汽火車,從林東到小鎮大概要四個小時左右。

上了車葉辰便沉沉睡去,昨晚他一直在做着噩夢,好像又回到了五年前的那個夜晚。

從昏睡中醒來之後,自己對面坐了一個帶着兜帽的女人,兜帽拉下來遮住了半張臉,紫色的頭髮從兜帽兩端滑落,身材窈窕,渾身散發著生人勿進的氣息。

葉辰沒多管,起身走到車廂的連接處點燃一根煙,他平常不怎麼抽煙,黑暗生物大都嗅覺敏銳,對獵魔人來說,暴露自己就意味着離死不遠了。

不過今天實在心煩,老傑克已經很久聯繫不上了,那個不斷重複的噩夢讓他有種不祥的預感,老傑克是他來這個世界上第一個見到的人,也是唯一對自己好的人,同樣也是讓自己感受到親情的人,如果他出什麼事的話........

列車很快到站,葉辰隨着人流走出車站,這裡距離小鎮還有一段距離,且不說有沒有人願意去那種地方,或者說還有沒有人記得那個地方,獵魔人通常都是孤傲的,和普通人類打交道也只僅僅限於任務之間,或者是想找一個女人的時候。

等葉辰到小鎮已經是晚上,找到埋葬自己雙親的地方葉辰坐了下來,對死去的雙親並沒有什麼概念,可能是前身的影響,每年的這個時候他都會來這裡坐一坐,就算什麼都不幹,也會感覺心安很多。

不過今天好像並沒有那麼安靜........

葉辰遠遠的在樹林中看到一群人圍在一起,他收斂氣息靠了上去,可是卻看到了一個意想不到的人——火車上的那個兜帽女,她正蹲在樹上。

「你們的譜挺大的啊,讓我們在這裡吹冷風吹了一晚上。」其中一個男的舔着嘴角露出尖銳的獠牙,這是個吸血鬼,而且爵位還不低,葉辰握住了刀柄,一隻剛剛達到男爵的吸血鬼就差點讓自己的獵魔人之路就此終結,現在來了一個看不清爵位的人,今晚自己這是攤上大事了啊。

「抱歉閣下,我們身上的肌肉不多,趕路慢了些,還請多多擔待。」另一個人也說話,話中帶着刺。

看來這是兩幫人,一幫是黑暗生物,而另一幫目前還沒不太清楚。

吸血鬼咬着牙說道:「上次任務的錢還沒結清,這次又想讓我們幹什麼?」

「有一個富豪家裡有幾隻石像鬼,他是我們的客人,所以才來找你們商量一下,這事應該怎麼辦?」

「就這點破事還這麼大費周章的叫我過來?你寫個信不行嗎?」吸血鬼沒那麼好的脾氣,破口大罵:「你的肌肉是不是都長在腦子裡!你以為所有人都跟你一樣很閑么?幾隻低級石像鬼也來煩我,你是怎當的執......」

「有些話你還是悠着點說比較好。」那人溫和的說道。

吸血鬼被弄了一個沒脾氣,撕破臉吧,自己抗不下這責任,不撕破臉吧,這口氣自己咽不下去,蒼白的臉色現在變的跟鍋底一樣黑,「你們看着辦!!!」

說完他張開翅膀帶着自己的一眾手下飛走了,而剩下的幾個人樂呵呵的笑着:「新官上任三把火,很抱歉這第一把火就燒到了你頭上。」

等這人走遠之後葉辰長出了一口氣,正準備離去的時候卻被一隻手按住了肩膀,「小弟弟,看了這麼久的戲就準備這麼走了呀,不準備掏個門票錢么?」

葉辰全身僵硬,自己竟然被發現了?而且這個兜帽女竟然在自己沒察覺的情況下摸到自己背後?

葉辰以平生最快的速度抽刀反手後撩,卻聽到一陣好聽的笑聲,「哎呀呀,小弟弟這是生氣了?我不是有意笑話你的,只是大晚上的,有點寂寞而已。」

對方不知道什麼時候掏出了一把亮紫色的手槍對準了葉辰,葉辰單刀側立,兩人一觸即發。

她是血族還是黑巫師?亦或者是惡魔侍奉者,她身上散發的負能量明確的表明了對方身處黑暗界,而獨特、精美的槍械則排出了酷愛進戰的狼人,再加上類人的體型也只有血族,黑巫師,或者是一個為了某種原因而獻出自己靈魂的惡魔侍奉者。

不過,不管對方是哪一個都要小心了!黑暗生物遠遠沒有想像的那麼團結,在黑暗界生存本來就是一件十分困難的事情,血腥而直接的黑暗界一直都奉行着強者為尊的叢林法則,身為女人在黑暗界生存,必然有着足夠的手段!

「呵呵,我就覺得今天有點不對勁,沒曾想到抓住了兩隻小老鼠。哦!不,竟然還有一隻大老鼠,魔女生擒!剩下的那個隨便處理吧。」剛才那人竟然去而復返,還帶着六個穿着黑色西裝,金色頭髮的男子。

嗖!嗖!

話音剛落,兩隻銀箭帶着尖銳的破空聲飛向葉辰。

「魔女?銀箭??」對於女人的稱呼和銀箭,葉辰立刻對幾人的身份有了大致的推斷——教廷!

心中有了答案後,葉辰的嘴角浮現嘲諷的微笑,獵魔人工會和教廷雖然有着共同的敵人——黑暗生物,但是兩大組織的關係卻並不那麼融洽,甚至可以說惡劣。

兩家的關係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就變成了這樣,誰也說不清到底有什麼仇什麼怨。教廷有自己的信仰根基——上帝,用他們的話來說獵魔人工會都是一群狂熱的瘋子:而在孤傲的獵魔人眼中來看為不知道存不存在的神明而奉獻自身的教廷是一群可悲的無信者。

教廷中人愛乾的事就是「拯救」迷途的羔羊,讓他們返回上帝的懷抱,對於其中迷途知返的自然是歡迎,你要是有天賦那簡直是美滋滋,你要是有錢我們也不介意,而頑固不化的就要進行清除了,在他們看來污濁的靈魂沒必要存在於這個世界了,就應該讓神明來審判他們,而神明審判最快捷的方法就是火刑架和斬首台,因為加入教廷的資格遠遠沒有獵魔人工會那麼苛刻,所以教廷一直都壓着獵魔人工會揍,雙方見面打一架是少不了了。

據老傑克說,兩大組織的衝突最早可以追溯到千年之前,雙方最大的一次火併差點讓兩大組織都分離崩析,而千年的時間好像並沒有成功的化解兩大組織的仇恨,反而隨着下面人不斷的衝突,越發的加劇着彼此的仇恨,不過為了不讓他們共同的敵人——黑暗生物乘虛而入,兩大組織再也沒有像千年之前那樣大規模的火併,不過在獵魔人在除魔的時候不小心波及到周圍的教堂,某祭祀拒絕為重傷獵魔人治療也不是什麼稀罕的新聞。

當然,事情不是絕對的,錢才是萬能的。

你花一個天文數字讓獵魔人去接教廷的任務也不是不行,同樣,你花天文數字讓祭祀治療獵魔人也不是不可能,在兩個龐大的勢力面前,利益才是最重要的,個人恩怨都可以先放到一邊。

「叮!叮!」

葉辰揮動短刀看準銀箭射來的軌跡輕輕一撥,兩根弩箭便扎到了他身旁的泥土中,只留箭尾兀自顫動。

自然,對面也沒有閑着,出去發射弩箭的兩人,剩下的四人拎着長劍沖了上來,向葉辰砍去。

四人的進攻簡單直接,並沒有多餘的動作,而且四人的站位顯然是經過了長時間的配合,只是簡單的前後左右四次劈砍,就將葉辰封在了包圍中,沒有任何退路。

連續四聲撞擊傳來,葉辰勉強擋住四人聯手進攻,握着刀的手輕輕顫動,這四個人每一個給他的壓力都不比那個男爵吸血鬼小,不過他們的動作僵硬,蒼白的臉色像是吸血鬼,配合進攻的動作雖然有效,但很明顯有着致命的間隙,這四個人給他的感覺像是被設定好程序的傀儡。

這個想法在心頭閃過,葉辰知道自己不能再退了,擋得住第一次攻擊不代表擋得住第二次,他左腳上前一步,四尺刀刃在身體的轉動下帶起一道絢爛的刀光,四顆頭顱高高飛起,詭異的是並沒有鮮血湧出。

正當葉辰準備解決剩下的兩個人的時候,魔女那紫色的手槍已經抵在了他們的下顎,並同時發出了轟鳴。

「身手不錯!」魔女毫不在意站在後面的那個人對葉辰誇獎道,剛才四把長劍被彈開的情形並沒有逃過她的眼睛。

「長得不錯!」葉辰毫不客氣的回擊道,:「當然,身材更好!」

「哦?真的?」魔女微笑着款款的走到葉辰身邊若即若離的靠在他身上:「那麼你想不想進一步了解一下呢?小弟弟?」

「小弟弟?」這個女人,張口閉口的小弟弟,葉辰覺得今晚受的挑釁已經足夠了,他突然向前挪了一步,讓兩人的身體緊緊靠在一起,帶着玩味的笑容說道:「其實我的並不小,而你的確實很大。」

葉辰玩味的玩笑和露骨的舉動並沒有嚇到對方,反而是讓魔女更加充滿了興趣,嘴角的美人痣在微笑下顯得越發的誘惑。

在六具無頭屍體中,兩人宛如情人般互相依偎着,不過就算兩人的動作再曖昧,他們握着、槍的手抖沒有絲毫放鬆。

「你們二位如果想要繼續的話,我哪裡早就已經準備好了地方,而且不會有人看到的。」那人拍拍手讓兩人將自己的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

這地方本來就沒什麼人,所以教廷也不需要掩飾什麼。

說實話,教廷的行事雖然蠻狠,但是他們更像是一個偽君子,表面功夫從來都做的很好,最起碼不會讓普通人看到他們黑暗的一面,雖然普通人在這個世界沒什麼話語權,但不管是獵魔人還是教廷都是由普通人過來的,誰一生下來都不可能就是祭祀或者使徒。

索性這裡沒什麼人,教廷的行動速度就更快了,葉辰扭頭看向身旁的魔女提議道:「一人一面怎麼樣?」

「好啊!」面對葉辰的提議,魔女如風一樣沖了出去,槍聲的轟鳴中還時不時的響起她的嬌笑聲。

看着有些興奮的魔女,葉辰聳聳肩膀走向另一邊,黑色的西裝,蒼白的面容,走路宛如機械人一樣,如果不是長相略微不同,葉辰大概會認為這是剛才那幾個人的同胞兄弟。

以前從來沒有和教廷交過手,站在一邊看戲的那個應該是教廷的執事,那麼這些人是什麼?傀儡?還是打手?

最重要的是這幫人竟然沒有血液,如果不是葉辰可以感受到他們輕微的呼吸聲,怕是會認為這是一幫屍體。就算死在他們前面的人再多,他們也會毫不猶豫的踏過去,宛若飛蛾撲火,葉辰越想越覺得毛骨悚然。

心中雖然有忌憚,但是葉辰根本不會留手,對於沒有感情的機器手下留情,那結果只會是自取滅亡。

不過看對面人數這麼多,保存體力才是最關鍵的,葉辰從背包中抖落出幾個圓球狀的東西十分肉疼的扔了出去,這是他花了很大精力收集到材料做出來的特殊燃燒彈,火焰富有粘着性,粘上去就不是那麼容易滅掉了。

燃燒彈落到地上發出巨大的爆炸聲,帶起一層層焰浪吞噬着一排排奮不畏死的傀儡,面對同伴的死亡,它我們依舊面無表情的的衝擊着烈焰的火舌,就算被大火吞噬,臉上的表情依舊是冷漠.......

葉辰看着火海中依舊只知道前進的傀儡,嘴角的微笑變成了不屑,不怕對面人多,就怕對面有腦子。

而另一邊,砰砰砰的槍聲不斷響起,紫色的長髮飄動,嘴角的美人痣和神秘的微笑加上凹凸有致的身材,魔女猶如一隻穿梭在夜空中的獰笑的幽魅蝴蝶,雙手上的兩把槍,高跟鞋上還有兩把槍,為魔女綻放出了猶如深淵一般的致命之美,教廷無數的傀儡在這深淵之前宛若塵埃般無力墜落。

而毫無生死概念的傀儡前仆後繼的進攻着,同樣如同塵埃一樣數之不盡,源源不斷的衝擊着魔女布下的死亡地帶,以肉體和靈魂來獻祭死神的邀請。

指揮者應該就是剛才說話的那男人,他站在火焰外撥弄着自己金色的長髮,這確實是個大帥哥。

看着火焰中不再有傀儡衝出,葉辰皺眉握刀退回,看着另一邊逐漸增多的傀儡葉辰腳下用力一個縱躍,短刀由上至下猶如一把戰斧將一個衝到魔女身邊的傀儡連人帶劍劈成了兩半。

而對着葉辰衝鋒的傀儡被魔女一槍撂倒,沒有絲毫拖拉,葉辰抽刀回身便砍,猶如猛虎剪尾般一掃,位於魔女身後的一名傀儡立刻被一分為二,屍體跌落在地。

「嗡........」

「砰!砰!砰!」

刀劃破空氣,槍響回蕩在空間,絕望的黑色潮水中,葉辰出刀如風,帶着風的輕盈,讓幽魅蝴蝶翩翩起舞。

「我說,這到底是什麼東西啊,怎麼沒完沒了的。」葉辰體力有點不支,和魔女背靠背看着緩緩圍上的傀儡,抽空問了一句。

「小弟弟你不持久哦!」魔女鼻尖滲出點點汗珠,蟻多咬死象這句話不是沒有道理的,「這是教廷的走狗,最低級的黑衣執事,他們是從小被收養的孤兒經過秘法培養出來的打手,沒有靈魂,不知疼痛,是教廷的低端武力,也是最煩人的一幫傢伙。」

在葉辰和魔女的掃蕩下起碼有超過五十名黑衣執事倒下,但是他們的數量絲毫不見少。

「我說,咱們得想個辦法逃出去啊,這麼打下去咱們都得死。」葉辰再次把一個衝過來的黑衣執事劈成兩半問道:「你有沒有暫時遮掩對方視線的方法,一分鐘就夠了。」

「小弟弟,姐姐的身家性命可就全部交到你手上了,你可要保護好我。」魔女楚楚可憐的說道,葉辰忍不住翻了一個白眼。

好在魔女很靠譜,素手輕揮,周圍頓時籠罩在一片黑暗中,這是一個黑暗系的法術,叫黑暗術,並不是黑暗生物的特權,獵魔人中也有不少會的,但前提是他已經覺醒成為使徒,還覺醒了黑暗系的能力。

魔女放完法術站在一旁大眼睛炯炯有神的盯着葉辰,葉辰再次肉疼的從包里掏出幾個扁平狀的東西,魔女瞪大了眼睛問道:「喂!你確定你沒有在開玩笑?我們用幾個地雷就想衝出去?」

「我們獵魔人是無所不能的,這可不是普通的地雷,這可是我經過特殊改裝的,威力絕對大到你無法想像。」葉辰把地雷埋了一圈,拍拍手站起來說道:「現在輪到你帶我出去了。」

「跟進了小弟弟。」周圍已經陷入一片黑暗中,睜開眼和閉着眼沒什麼差別,葉辰索性閉着眼跟着魔女身上淡淡的負能量波動在樹林中快速穿行而過。

「需要重新認識一下么?」走在前面的魔女突然對葉辰問道軟綿綿的聲音帶着絲絲的挑逗,「老是和教廷的那些雜魚玩,我都覺得膩了,可以和你這樣有稀奇古怪東西的小朋友多多交流一下我也不介意。」

就在剛剛,他們的身後亮起一片火光,映紅了半邊天,接着便是震耳欲聾的爆炸聲。

「葉辰,隨時歡迎。」葉辰雖然帶着微笑,但是語氣卻十分平淡,哪怕對方長的漂亮無比,嘴角微笑時的美人痣十分誘人,但是對方身處黑暗陣營,尤其是對方的身份,更是讓他忌憚不已,找一個隨時會要了自己性命的黑暗生物作為伴,這可不是一個什麼好的選擇。況且還有許多高等級的獵魔人前輩死在低級血奴這樣的例子作為警醒。

美色和性命哪個重要?

葉辰暗中不屑的撇撇嘴,這個答案再明顯不過了,所以葉辰此時心中絲毫沒有因為對方的美色而放鬆警惕,不過話語中卻依然帶着調笑,:「畢竟,身為魔女的你也是我的目標之一。」

「小弟弟你這麼直接很沒有紳士風度的!」魔女曖昧不清的說道:「要知道,想要約我可是要付出很大代價的。」

魔女的話音剛落下,忽然身形一頓,前彎的腰和臀形成了一個絕妙的弧線,順起的一腳就是鞭子一樣抽向葉辰的胸口。

這麼短的時間根本沒有機會抽出刀,因此對方的鞋幫和刀鞘狠狠的撞在了一起,而那把綁在腳踝處的紫槍也跟着出現在了葉辰的眼前,葉辰沒有猶豫立刻將對方的腿用力向外撥去,同時投儘力的像一方偏去。

對方槍的威力他可是見識過的,單純槍械的威力就不知道要比自己0.5口徑的手槍大出多少,而且這四把槍還明顯的有着自己不知道的特殊屬性在內。

不過就算沒有什麼特殊屬性,他也不會拿自己的腦袋和對方的子彈硬拼,自己又不是鐵頭娃。

隨着紫槍的轟鳴中,葉辰感到面部刮過一陣急速如刀般的氣流,緊接着,對方就似舞者一般,雙手撐地就是一個利落的前手翻,另一條腿也順勢踢來;而葉辰絲毫不亂,怎麼說一個遠戰面對一個近戰也是近戰占那麼一點優勢的吧。

只見葉辰側着身子,躲過有一記腿擊之後他搶身上前,肩膀如攻城錘撞向了對方.....

接着遠處傳來整齊的腳步聲讓魔女一愣,躲閃的身形不由一頓,同樣聽到腳步聲的葉辰竭力挽迴向前沖的身體,但是依舊被慣性帶着整個身體都撲倒在了魔女身上........

天色微涼,四輛響着警笛的消防車從這個早就被毀壞的小鎮離去,一切又恢復了原樣,不得不感嘆教廷這種掩人耳目的能力,用一場火災事故完美的解釋了這一切。

「呵......真的是駕輕就熟啊。」隱藏在樹林深處的葉辰看着救備人員快速妥善的處理着先前戰鬥留下的痕迹,嘴角不由上翹,自嘲的一笑。

獵魔人工會雖然也有這種處理因為戰鬥而引發的各種事件,但是絕對沒有教廷這樣專業,幾乎可以做到盡善盡美。

畢竟教廷除魔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要保持着它和善容納世人的面孔,來為他們的神「救贖」更多的信徒。如果說殺掉一個人可以增加一個信徒的話,那麼教廷絕對不會有絲毫猶豫的殺掉這個世界上一半的人。

眼瞅着教廷的人往這邊來了,葉辰加快離開的腳步,不過小腹處傳來的陣陣疼痛讓他皺眉不已。

撲倒在魔女身上可是有着非同一般的代價,如果不是他躲閃的快,對方一記膝撞絕對能夠讓他葬送下半輩子的幸福。不過用臉感受了對方的胸前的雄偉之後,卻也並不算很虧。

而另一邊,傑克這個老牌的獵魔人卻陷入了危機。獵魔人平常的收入就是幫別人解決一些神秘事件,或者是普通**沒有辦法解決的事情,有時候也管管殺人犯什麼的。

本來這次的事情就不是什麼大事情,一個月前,冬林區接連發生多起墳墓被盜的案子,本來這沒啥事,盜的都是一些窮人的墳墓,可是這個盜墓賊越來越猖狂,竟然把市長母親的墳墓給順手盜了,這下當地的**可坐不住了,在市長的壓力下立刻部署行動,結果非但盜墓賊沒抓住,反而損失了一條警犬還讓兩個警員住院了,然後老傑克就來了,不過他現在已經在**局裡待着了。

也算他倒霉,這幾天**們的壓力正大着呢,老傑克平時也不修邊幅,來查這事的時候也沒做點什麼準備,起碼假造一個**上的身份來會比較容易些。結果可好,他不正常的樣子讓當地警員給誤會了,直接就把他按到**局裡了。

不管是獵魔人還是教廷,他們之間有一個不成文的規定,不能對普通人出手,除魔的時候盡量不要讓普通人看到,一方面是為了保證自己的神秘,而另一方面是為了世界的安定,雖然普通人是三方勢力最弱勢的一方,但是他們現在所享受的東西不都是普通人發明創造出來的么。

然後林辰回去之後想要聯繫自己的師傅老傑克,電話一直打不通,林辰擔心之下就去問了迪亞,這才知道老傑克最近接了任務跑到冬林區了,然後林辰很不客氣的徵用了迪亞二手野馬,別看這小老頭年紀挺大,開的車還挺狂野,用他的話來說就是男人如果不狂野,怎麼可以征服世界。

對此葉辰只是呵呵一笑。

話又說回來,會盜取屍體的無外乎只有兩個目標,第一,做人體試驗的黑巫師,第二,覓食的食屍鬼。

不過到底是哪個做的,這個還得去現場考察一下才能知道。

帶着疑問,葉辰駛進了冬林區。

其實說是冬林區,也就是一個小鎮,如果不是發生了墳墓被盜這件事,相信這裡會是很安詳的一個小地方,經過一晚上夜車的林辰此時正捧着一杯咖啡慢悠悠的往**局走去,和平時的風衣皮褲不同,葉辰今天穿了一身筆挺的西裝,沒有獵魔人那絲冷酷,多了幾分文雅,也多了幾分平易近人。

「你好,打擾了,請問你們局長的辦公室在哪?」葉辰禮貌的敲了敲前台的玻璃門,嘴角掛着含蓄禮貌的微笑,同時微微欠身。

「不好意思,請問你是?」前台是個帶着眼睛的小姑娘,看着葉辰不由的一愣,不過也沒忘記自己的本職工作,起身疑惑的問道。

「特勤處,亞倫。」葉辰掏出早就準備好的證件,報上了證件的內容。獵魔人不可能每時每刻都隱藏在黑暗處就把事情給解決的漂漂亮亮,有時候普通人的情報能力是他們所不及的,而尋求普通人的幫助一個正式的身份是必不可少的,比如說,特勤處。

「早上好先生,很榮幸為您服務。」前台小姐急忙恭敬的彎腰,再次抬起的時候眼神帶着絲絲崇拜。

這就不得不提到特勤處的特殊性了,它是遊離在普通執法隊伍之外的組織,說明白了就是不屬於**和軍隊系統內的,直接由最高**負責,類似於古時候的錦衣衛,權力之大,可以想像。

「先生,您現在這裡坐會兒,局長馬上就下來,您喝點什麼?」

「不了,我還是直接上去比較好。局長辦公室在......」

「二樓,左手邊第一間就是。」

「謝謝。」告別想要留下電話號碼的前台小姐葉辰剛上樓梯就看到一個黑人胖子匆忙跑下來,看他的肩章應該就是局長了。

拒絕了胖子局長的咖啡,葉辰直接進入了正題,:「局長,我來這裡是為連續盜墓案來的,這件事情現在引發了太多民眾的關注,如果不處理的話,影響會非常惡劣,可能會引起抗議遊行等我們不想看到的事情,如果你們查到什麼線索,請務必告訴我。」

胖子局長抹着慢腦門子的冷汗急忙點頭,這個案子在他們手裡就是個仙人掌,握着難受,鬆開不行,要是有人來接受這個案子,那對他們來說是最好不過的了,他能坐到今天這個位置上,和識趣,知道自己能幹的了什麼,幹不了什麼有很大的關係。這樣看來,葉辰的態度高傲一點也沒什麼了。

「好好!您稍等,我現在就讓人把卷宗拿上來,就全拜託您了!」胖子局長說著還鞠了一躬。

「哦,對了,我還有個同伴先我幾天來到這裡,不知道您有沒有和他碰面呢?」葉辰說完這句話,胖子局長腦門上的冷汗更多了,這幾天抓進來的人雖然多,但是外地的就那麼一個啊,現在這該怎麼收場.........

即使了解了很多關於這次任務的信息,但是和當地的第一手資料比起來還是有很大差異的。話又說回來,這種小鎮對外來人的警惕程度都比較高,在本地生活的人沒多少,大家都知根知底的,這件案子遲遲不破也不能怪當地的**無能。

想起剛才局長快要嚇尿的樣子和後面跟着出來滿臉胡茬的傑克,葉辰就忍不住的暗爽,在這樣敏感的時期進入小鎮,還行蹤詭秘的出現在案發現場,不被神經快要綳斷的**抓起來那才怪了,不過知道這幾天電話不通的原因和看到傑克完好無損的樣子葉辰暗中送了一口氣,放下一直提着的心。

「這幫混蛋!蠢貨!真的是氣死我了!要不是不能對普通人出手,我非一槍轟掉他們的腦袋!」傑克剛走出**局就開始大發脾氣,看着走在前面的葉辰肩膀微微顫動傑克覺得自己的老臉都丟光了。「臭小子!想笑就笑,反正我現在也沒什麼面子了。」

葉辰沒忍住大笑起來,好半天才扶着傑克的肩膀直起身子抖了抖胖子局長給傑克這幾天受委屈的補償說道:「走吧,徒弟我請你吃飯!嗯.......順便還可以幫你換身衣服。」

傑克沒好氣的斜了葉辰一眼,說道:「先去吃飯吧,我們吃什麼?」

「我剛才過來的時候看到有一家馬鈴薯燉牛肉很香,咱們去嘗嘗?」

「你別和我說馬鈴薯!這幾天在牢房裡上午馬鈴薯汁,中午馬鈴薯泥,晚上蒸馬鈴薯,我想吃肉!吃肉!!」

葉辰沒忍住笑噴了,以前老傑克在他的心目中一直是無所不能,經驗豐富的獵魔人,就算是有爵位的吸血鬼老傑克也殺過幾隻,他現在這樣子真的把以前的形象毀了個乾淨。「真是難為你吃了這麼多天的綠色食物還這麼有精神了,離中午還早,你先和我說說到底是什麼東西搞的鬼,食屍鬼?黑暗巫師?我再想不出別的東西會盜屍體了。」

「我是不是應該問問你為什麼會獨自一人跑到這裡來的。你別告訴我你是偷偷溜過來的?」

「我又不是叛逆期的少年,會搞出什麼離家出走的戲碼,我是正大光明的被老迪亞派過來的,你要是不信你可以打電話問他,還有,我.......」

「那個老混蛋!老奸商!他是掉錢眼裡去了嗎?竟然派你這個新手過來送死?你現在就給我回去,我送你回去!我一定要好好收拾一下這個傢伙!」

還沒等葉辰把話說完,老傑克那邊便咆哮了起來,說著還摸出電話給老迪亞撥了過去,電話剛通,老傑克就罵了起來,「你個貪婪!自私!死了以後活該下地獄的老混蛋!你知不知道........什麼?葉辰獨自獵殺了一頭有爵位的吸血鬼?還是男爵?哦,這樣啊,那我先掛了,等我回去請你喝酒......什麼?我罵你?不可能!絕對不可能,剛才肯定是串線了,我給你講,咱們倆個這麼多年的好朋友,我怎麼可能罵你呢,喂喂?喂?你說什麼?我這邊聽不到!你等我回去再和你說啊!」

「臭小子,你是不是故意的?」老傑克一掛電話看到一邊忍着笑意的葉辰當即一瞪眼。

「這可不怪我,是你自己沒等我說完話就打電話的。」葉辰聳聳肩膀表示和自己無關,「那麼現在你可以說說這次的任務了吧。」

「我感覺這次的任務絕對不會是食屍鬼或者是黑暗巫師那麼簡單,我調查的時間不長,但還是查出來一些東西,我發現在盜墓的過程中,這個鎮子上還有四個人非正常死亡,其中一對是情侶,在做那些不可描述的事情的時候男的把女的掐死之後自殺,後面死的兩個人是一對好友,但是卻拔槍互射,一個被打中了腦袋,一個被擊中了心臟,我感覺這四個人絕對和盜墓案有關,還有一件事,和我來這裡一塊調查的派克我一直沒聯繫上,我懷疑他已經出事了。」

「有沒有什麼懷疑的對象?」聽傑克這麼敘述的話,疑點非常多,不能排除是外來人,也不能排除不是本地人乾的。盜墓加兇殺,這案子給他一種不祥的預感。

「我來這裡一共就半天的時間,然後就被**給逮到牢房裡去了,懷疑對象的話.......我暫時不能確定,不過可以肯定的是這個人就是本地人!」

「有目標就好辦,我們吃完飯就開始吧。」葉辰沒去問老傑克為什麼這麼確定這個人就是本地人,獵魔人不是**,幹什麼都要證據,有時候經驗比證據更好用,只要能找出幕後兇手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