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橫刀奪愛小嬌妻
橫刀奪愛小嬌妻 連載中

橫刀奪愛小嬌妻

來源:萬讀 作者:吳方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吳方 時美婷 霸道總裁

被逼無奈去拍片,居然也能遇到大總裁......雖然她的開局不好,但是有個總裁甜寵,好像還不賴!展開

《橫刀奪愛小嬌妻》章節試讀:

第 4 章 手術成功


寒城,冬季的天兒特別冷,滿天飄雪,小風嗖嗖,給這座城市蒙上一層素色。

穿着白色羽絨服的簡愛,站在偌大別墅的外面,微亂的長髮沾滿雪花,小臉凍的青紫,為了緩解寒冷,她只能縮着脖子不停的給手哈氣。

簡愛糾結的眼神望着別墅大門,盼着那道門能快點敞開,與此同時又怕那道門開了,然後她就踏進了萬丈深淵。

「吱」的一聲門響,嚇得簡愛整個人都跟着哆嗦了一下,緊接着門內走出個戴眼鏡的禿頂男人,站在台階上垂視簡愛,無咸不淡的聲音說:「可以進來了,吳導說只要戲拍的好,完事兒就能拿錢。」

簡愛聽的有些激動,趕緊點點頭道:「好,好的,我一定好好演。」

簡愛隨着禿頂男人走進別墅,在門口換好了拖鞋,如簡愛所想,別墅裏面奢侈豪華又溫暖,讓原本冷到不行的她,心裏稍稍舒緩了些。

「你,過來,再簽個字,就可以進去拍戲了。」

簡愛站在客廳里還沒來得及緩上一口氣,就有個響亮的女人聲音響起,簡愛聞聲望去,才看見客廳的豪華大沙發上,坐着個穿戴高貴的年輕女人。

女人長波浪棕色捲髮,容貌秀美絕倫,大紅色修身長裙,和翹着腿的高貴姿勢,看起來氣場異常強大。

簡愛知道和她簽這個**合約的老闆是女人,名字叫時美婷,咬咬唇趕緊走過去,低聲下氣道:「好的,時老闆,我這就簽。」

說著話,趕緊彎腰拿起茶几上的筆,落筆簽字。

時美婷見簡愛字簽完了,紅唇彎起一抹不屑的笑,緩緩起身後,才冷聲道:「好了,跟我來吧,裏面一切準備停當,就等你這個女主角上場了。」

簡愛忍着心慌,點頭後跟在時美婷身後,儘管做足了心理準備,想到接下來的事,還是紅了眼眶。

淪落到拍這個掙錢的地步,她也是沒辦法了,和她相依為命的爸爸得了肝癌,醫生說要是錯過了最佳治療期,等待他的就是死亡。

為了籌錢,她陷入絕境,無意中在網上看到這則招聘廣告,一百萬的酬勞太吸人眼球,而且還標註着該片只在國外出售,不用怕名聲受損,想到爸爸的病,她不可能不動心。

尤其她是爸爸在垃圾桶中撿來的棄兒,奄奄一息時被爸爸救了性命,又辛辛苦苦把她撫養大,這份恩情她不能不報,爸爸躺在病房裡痛苦煎熬,她有什麼資格顧及自己。

拍片兒的地方在最裏面的一間寬屋子裡,時美婷帶她進去,裏面燈光攝影,站着好幾個人,簡愛羞澀的不敢抬頭。

導演吳方是個40歲出頭的油膩男人,見簡愛一副清純模樣,恨不能吞其入腹,咽了口唾液,才假裝正經道:「把外套脫了,跟我到這邊來一下。」

簡愛完全不知所措,只能按吳方說的脫掉羽絨服,然後跟着吳方去了角落,吳方轉身,遞給她一個藥瓶,說:「吃幾顆下去,這樣拍出的效果好,也不容易ng。」

簡愛聽的有些懵,實在不知道拍這個還得吃藥,她瑩亮又無知的眼神望着吳方,看的吳方心裏發癢,帶着幾分憐香惜玉的口氣,壓低聲音說著:「你是第一次對吧,我們就是看中這一點才聘用你的,沒有經驗,又是第一次,老是ng的話,你想得吃多少苦頭?所以,這情/葯必須吃。」

「我…」簡愛一聽這是情/葯,簡直害怕極了,「導演,不吃可以嗎?我…我會好好演的。」

吳方聞言,臉垮下來,非常不耐煩。

時美婷已經朝這邊來了,邊走邊揚聲說:「這是拍片規矩,不吃也得吃,不然如何達到我們想要的效果,來掙這種錢,假裝清純給誰看,不吃就趕緊滾,別耽擱我們時間,後面可是有很多人想掙這份錢呢。」

女人尖銳的話就像一根毒刺扎進簡愛心裏,簡愛不再猶豫,接過藥瓶後,捂進嘴裏幾顆葯。

吳方趕緊喊道:「各就各位,馬上開始拍攝。」

和簡愛對戲的男人二十六七歲的樣子,長得很乾凈,聽說是個二線演員,名字叫莫子言,莫子言穿着短褲站在房間**,簡愛鼓足勇氣朝他走去,眼睛卻不敢去看那個男人!

簡愛走過去還沒站穩腳跟,導演就喊着讓她脫衣服,簡愛磨磨蹭蹭不開始。

莫子言見狀,好心好意的上前幫簡愛脫毛衣,一邊脫一邊在簡愛耳畔調戲說:「別怕,一會兒我會很溫柔的對你。」

陌生男人的氣息和過分挑逗的話,讓簡愛一陣噁心,身體不自覺的抗拒着這個男人的迎合。

胃裡一陣翻騰,強忍着不讓自己吐出來。

「趕緊的脫光,別磨磨唧唧,我們是拍色/情的,不是拍你怎麼脫衣服的,不就男女那點兒事兒嗎?裝什麼裝。」

時美婷的話再次刺激到簡愛,羞恥之心讓她無法繼續,竟突然萌生出逃跑的念頭,猛地甩開莫子言脫她衣服的手,情緒失控道:「我不拍了,實在對不起。」

簡愛說著話就想離開,時美婷一個眼色,負責燈光道具的兩個男人上來就把簡愛給鉗制住了。

簡愛就這樣以非常羞恥的姿勢被其它人按到地上。

「合同簽了,人也來了,你不就是為錢來的嗎,此時覺得丟臉晚了,你要是不配合,我們只能來硬的,估計強上的畫面會更暢銷。」

時美婷的話讓簡愛的臉瞬間紅透了,與冰涼的地板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時美婷威脅的話讓簡愛清醒了些,腦海里突然浮現出爸爸躺在病床上痛苦的畫面,是呀,自己是為錢來的,怎麼就忘了呢。

想到這兒,她把眼淚強忍回去,咬咬牙,低聲說:「導演,我不跑了,為了效果,可以再給我幾顆葯吃嗎?」

時美婷對這件事也見怪不怪了,多少來這裡的女孩,多少會有反悔的,都是要強制的才會乖乖聽話。

「您可真是有辦法,這麼快就讓她服從了!」導演的語氣諂媚。

讓人把簡愛鬆開,又把藥瓶遞給簡愛,簡愛知道只有自己什麼都不知道了,才能去做那種羞恥的事,難受的情緒下,吞下去很多葯。

時美婷看着簡愛乖乖聽話,這才離開,參觀着這個房子。

「快點,耽誤我的進程,真不知道裝什麼清純!」白了一眼簡愛,不屑的坐到了機器面前。

等在一旁的莫子言,見簡愛面色越來越紅潤,知道藥效發作了,乾脆從後抱住了簡愛的身體,一邊摸索着給簡愛脫衣服,一邊曖昧的語氣道:「親愛的,你真迷人,來,我們上床。」

簡愛腦子變得混混沌沌,成躺屍狀的被莫子言抱到床上,吳方激動的喊道:「好,趕緊做。」

莫子言的鼻尖摩擦着簡愛的臉頰,溫熱的氣息吐撒在簡愛像火爐一樣的脖頸,手指熟練的解開了簡愛的最後一道防線。

將她的手放在自己脖子上緊緊抱着,眼神充滿憐愛。

簡愛因為剛剛吃過葯的原因,呼吸聲加重,眼神變得迷離,莫子言呼吸更沉重了,手指慢慢划過那稚嫩的皮膚,尤其是那高聳的山峰。

還沒來得及觸碰就被打斷了非常不爽,看着這快到嘴的獵物。只能放棄。

房間的門突然被人推開,時美婷慌慌張張進來,大聲說道:「糟糕,他回來了。」

莫子言不緊不慢的的起身,留下了衣衫不整的簡愛一人在床上躺着。

「可惜了,沒有嘗到你的味道,下次有機會的話,一定要得到你!」

莫子言狠狠地在簡愛的臀部捏上一把。

簡愛感受到了不舒服,**着。

時美婷的話剛說完,就聽見外面傳來門響,嚇得她趕緊轉身迎了出去,吳方知道別墅主人回來了,以他的性格,拍攝肯定泡湯,嚇得趕緊吩咐人收拾東西,隨時準備逃走。

「木楓,你…你不是出差了嗎?怎麼就…就回來了呢?呵呵…」

時美婷心虛的笑着,南木楓居高臨下的看着時美婷:「外面的車是誰的?你在我家裡做什麼?」

時美婷見南木楓朝這邊來了,嚇得雙手擋住南木楓去路,「沒,就是有朋友來這裡玩,木楓,我…我去叫他們出來和你認識認識。」

「滾……」

南木楓俊臉陰沉,一身黑色西裝上還帶着少許雪花,周身散發著冷清氣場,說話的語氣和之前也一樣冷,見時美婷不讓路,抬手把她擋開,快步朝套房走去。

在南木楓的潛意識裡,他這個未婚妻為人很不地道,如此遮遮掩掩肯定在此偷情,沒想到踹開門後,這畫面着實讓他一驚。

房間里幾個男人慌亂的收拾着東西,床上躺着個半裸的女人,床邊坐着個往身上套衣服的男人,當看到某人手中的攝像機時,立刻明白了他們在幹嘛。

「你,時美婷,你膽子還真夠大。」

南木楓猛的轉身,嚇的時美婷一哆嗦,趕緊解釋說:「木楓,你別生氣,我…做這行不過是想辦法弄點錢而已,就是…就是覺得你這裡房間大,畫面感好,我才…才。」

「滾,不想聽你解釋,帶着你的人滾的遠遠的,不要讓我在看見你們。」

南木楓打斷時美婷解釋的話,震懾聲異常嚇人。吳方本想上前說兩句好話的,僅南木楓一記眼神,嚇的他不敢張嘴,沖身後一個手勢,一幫人嚇得灰溜溜逃走。

時美婷見吳方帶人走了,以為南木楓會消點氣,沒想到南木楓看了一眼門口,冷冷的說三個字來:「你也滾。」

「木楓,我錯了,我以後再也不會帶人來你這裡了,木楓,你就讓我留下來吧。」

時美婷死皮賴臉的笑着,她以為南木楓會給她這個面子,畢竟她爺爺和南木楓的爺爺是戰友,兩位老人結伴出遊時遇上地震,自己的爺爺舍了性命救了他爺爺,這份恩情他絕對不能忘。

可誰知,南木楓不再多言,幾步上來抓住她的胳膊把她扔了出去,還鎖上了別墅的門。

氣的她在門外使勁兒拍門,儘管她有鑰匙,也不敢進去硬碰硬,因為他知道南木楓的脾氣,還是不要惹怒他的好。

大雪嗖嗖的進入脖子里,實在是受不了寒冷的天氣,負氣離開了。

南木楓坐在客廳沙發上看着房間里的一切,上樓洗澡,打電話給保潔公司,讓他們派個人來給房間大掃除,房間里的氣味讓人覺得噁心。

聽到沙發那邊有異動,朝沙發移動腳步,冷不丁有個女人趴在地上抱住了他的雙腿。

「你不是滾了嗎,又跑回來搞什麼?」

南木楓以為是時美婷回來了,低頭一看抱他的竟然是個穿着粉色內衣,頭髮散亂,滿面潮紅的陌生女人。

他還是一臉冰冷,彷彿是沒有看到這個女人一樣,一腳把他踢開。

簡愛卻還不知廉恥的抱上南木楓的腿,順勢撫摸着他的大腿內側。

「救…救救我…我好難受,求你了。」

意亂情迷的眼神,柔弱帶着顫音的祈求,南木楓不由得鎖緊眉頭,沉冷的聲音:「你是誰?偷偷留下來什麼目的?」

簡愛根本不管南木楓說的什麼,用力抱着南木楓的腿,南想要踢開簡愛,誰知簡愛不但不撒手,還乾脆跪地的姿勢把臉貼在了南木楓雙腿之間,低聲又迷亂的聲音呢喃道:「我…好難受,別…不要我。」

她說著話用面頰蹭着南木楓的身體,身體很不適,但是看到這樣的女人甚至覺得有些噁心。

這種女人恐怕也是時美婷弄來的吧,居然把她遺漏下來了!

是要存心噁心自己嗎?

「滾出去,真令人噁心。」

憤怒的話出口,南木楓抓住簡愛的胳膊,把簡愛拉起來,把她拖出門口,可簡愛就像受到驚嚇似的,猛地伸手抓住南木楓的皮帶,死活不鬆開了。

「放手……」

南木楓冰冷的的聲音在簡愛的耳朵里充滿磁性,就像是一劑毒藥。

而這並沒能讓簡愛清醒,反而更加主動,簡愛抱緊南木楓的,整個人爬上了南子楓的身上,笨手笨腳的解着他的衣服。

「撒手……」

「嗯嗯…不,不要……」

簡愛聲音不大卻剛好讓南子楓聽到,他低頭看向小女人,恰巧女人也正仰面看向他。

倆人四目相對,意外發現女人五官異常清秀,尤其她透澈又攝人心魄的美眸,和其他的女人沒有什麼兩樣。

忽然床頭的一抹白色吸引了南子楓,看着上面內容,不屑的看着身下的女人。

原來和其他的女人不一樣啊,應該經驗很豐富吧!

南木楓薄唇勾起一抹冷笑,乾脆抬手捏住簡愛的下巴:「既然你如此不自愛,那就自己承受吧!」

簡愛抬頭衝著南木楓傻笑,南木楓把她扔到扔到沙發上,女人只穿着內衣,他順利的衝破了她最後的防線。

只是南子楓感受着簡愛生疏的挑逗,的確不知道該如何去做,還有身下的感覺,這個女人是第一次?

南子楓不敢相信,看到女人生疏的樣子和緊緻的私處,更加確定自己的想法,但是女人的味道卻讓人無法自拔。

哪個男人會做這種事半途而廢?

簡愛的**聲無疑是對南子楓的一個興奮劑更加賣力,簡愛就任由他擺布。

任何姿勢,整個屋子處處都是她們恩愛的痕迹。

簡愛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清晨了,渾身碾壓般的疼痛,讓她不自覺的**出聲。

「真是處的!」南子楓小聲的看着床單上的一抹鮮紅,有些刺眼。

男人冰冷的聲音,把處於半睡半醒的簡愛徹底嚇醒,她睜開眼睛發現自己在張陌生的床上,身邊還有個長得俊逸,光着上半身的男人,正用獵鷹一般的眼神凝視她,更可怕是被褥下的自己竟光着身體。

「啊…」簡愛嚇得發出一聲尖叫,坐起來後死死抱着被子,大腦迅速回想,才記起自己是為了掙錢拍那種片來着。

這個人是和她對戲的?怎麼好像記得不是這張臉呢。

「你…我…我們…完事沒?」

簡愛羞愧難當地把頭埋進膝蓋的被子上,膽怯又尷尬的問。

南子楓倒是輕鬆的穿上衣服,起身居高臨下的看着還坐在床上的女人。

「支票在床頭!」

簡愛看着床頭的支票,臉上洋溢起了笑容,身體上傳來的酸疼也都沒有任何感覺了。

南子楓手放在門把上,面無表情的看着簡愛。

「女孩子要懂的自愛,不然……這次還好是遇到我,不然你連**錢都不可能拿到。」

簡愛愣愣的看着已經離開的男人,剛剛他的話實在對自己說嗎?

現在的她雖然穿着羽絨服,可腳下連鞋都沒有穿,只有一雙寬大的拖鞋。

雪停了,風卻異常的大,就實在凍到不行的她,去路邊攔的士。

她一天一夜沒有去醫院了,爸爸一定很擔心她,想到病床上的爸爸,她恨不能一步踏進醫院,可現在的她腳上連鞋子都沒有,實在是太狼狽了,上的士後只能讓司機先載她去附近超市,買了雙便宜的鞋,然後又去了醫院。

手裡緊緊握着那張支票,這可是父親救命的錢!

看着躺在床上的父親,日益顯瘦的臉頰,讓簡愛心裏酸酸的。

看到簡愛來了,簡父睜開眼睛,看着簡愛。

「愛兒,你來了!吃飯了嗎?」

病床上,簡南虛弱的躺着,他說出的話讓簡愛再也無法控制的哭了。

簡愛抓着爸爸的手,含淚道:「爸,你一定要堅強,你是小愛在這個世上唯一的親人,你要是走了,讓我一個人怎麼活。」

簡愛說完,難受的趴在床邊痛哭失聲,簡南抬起顫顫的手,輕輕撫摸着女兒的額頭,也忍不住老淚縱橫起來。

病房的門被人從外推開,簡愛趕緊擦乾眼淚站起身來,來人是簡南的主治醫師秦玉彬,此人40歲左右,是寒城腫瘤醫院最有權威的大夫,秦玉彬無奈的眼神看着這對父女,嘆了口氣道:「簡愛,你跟我出來一下,我有事找你商量。」

簡愛聞言趕緊點頭,回頭看了一眼父親,然後走出病房。

簡愛隨秦玉彬來到辦公室,秦玉彬遞給簡愛一套治療方案,簡愛拿起來低頭看着,秦玉彬嘆了口氣,才緩聲道:「鑒於你父親的病是中晚期,希望你能趕緊做決定,如果按這套方案配合治療的話,治癒的可能性70%以上,若是過了最佳治療期,說什麼都晚了,所以院方希望你儘快做出決定,不然我們只能選擇放棄這套治療方案。」

簡愛之前之所以不採用,是因為醫藥費過高,而現在有錢了,自然可以使用這個方案。

秦玉彬的話,讓簡愛趕緊拿出手裡的支票,遞給醫生,看着這張支票,秦玉彬非常疑惑。

「你這麼多錢,你是怎麼拿來的?」簡愛搖搖頭,並沒有說話。

秦玉彬也不想逼她,沒有再問。

「醫生,我父親的病,可以治好嗎?」

「嗯,可以!」

秦玉彬看着簡愛,「這只是其中一部分,你父親做完手術後,可能還需要巨額的恢復治療費。」

簡愛臉上洋溢的笑容凝固了,看來自己要更加努力賺錢了!

「你放心,我一定會湊齊錢的!」

簡愛走出秦玉彬辦公室,抬頭看着天花板,父親的病終於可以做手術了!其他的自己會想辦法湊足的!

和父親說了幾句話後因為巨額的治療費,簡愛有些力不從心,可是為了父親,一切都是值得的!

和父親說了一聲就趕緊離開了,手術的事情也已經提上了日程,為了不讓父親手術後睡到走廊上,還是要抓緊湊錢。

大街上到處都是身影,簡愛的腿都快要跑斷了,也沒有找到工作。有些垂頭喪氣。

簡愛到達醫院時,已經是晚上的11點多鐘了,爸爸疼的厲害,她讓護士給爸爸打了止疼針,在病床前整整守護了一夜,第二天醫院一上班,她就找到了醫生,昨天父親疼痛的樣子實在是令人揪心。

「能儘快手術嗎?」

「明天就可以開始手術了!」

簡愛聽到這個消息開心的像個孩子。

接下來的幾天,簡愛為了把治療費湊夠,到處找工作。

終於在一家奶茶店找到了工作,心裏有了一些安慰。

簡愛想到今天父親做肝移植手術,趕緊離開奶茶店趕回醫院,手術做了五個多小時,幸運的是手術做得很成功。

父親被從手術室里推出來,看着簡父冰冷的手,和痛苦的臉頰,非常心疼,但是他卻不能哭,現在她要堅強。不能讓任何擊垮自己。

「爺爺,你怎麼了?」充滿磁性的聲音響徹在整個走廊里。

所有人都被那個男人吸引了,目不轉睛的盯着他們看。

形成了一堵人牆,父親的車子要經過,二那些人卻一點也不讓,簡愛怒吼一聲,這些人才讓出一條小道。

簡愛沒有功夫理會這些人,擔心的看着父親。

終於回到了病房,看着父親還沒有清醒過來。

等待着父親醒過來,好在今天請了一天假,店長也很善解人意,上班第二天,還為為自己批假。

「爺爺……」

南子楓看着身上插滿管子的爺爺,心裏很不爽,就因為自己的疏忽,居然讓爺爺住進醫院。

病情得到控制的爺爺看着自己的重孫子,非常無奈,深深的嘆了口氣。

簡愛找了個角落平復一下心情,然後返回醫院去找父親的主治醫生秦玉彬,大致上就是問父親的病是不是得到很好的控制,能不能儘早轉院?

因為她手裡的錢不多了,要是可以的話,她想讓爸爸去普通醫院做後期的康復治療。

可是回答卻不盡人意,

抱着自己蹲在角落裡,自己該怎麼籌錢?

傍晚時分,小風呼嘯着有點涼。爺爺已經睡下,吩咐了幾句悄悄離開了。

南子楓下了車,徑自朝着別墅房門走去,竟看見別墅門外立着道女人身影,皺了皺眉頭,朝身影走去。

時美婷自然看出南木楓對她的厭煩,可她絲毫不在意,因為自從認識南子楓開始,,她就沒見南木楓對她笑過,她知道要不是礙於南爺爺,南木楓根本不屑多看她一眼。

「木楓,我知道錯了,你就原諒我一次好不好?」

時美婷含笑說著話,就想上前挎南木楓的胳膊,誰知南木楓就像躲瘟疫似的躲閃開,上台階開門,南木楓動作很快,還沒走近房間,又砰的一聲關上了門。

這次時美婷沒有死皮賴臉的跟着,只是雙手環胸衝著門口冷笑,其實她根本不用在乎南木楓對她的態度,因為她手中有個殺手鐧,可以讓南木楓很聽話的和她結婚。

第二天一早,南木楓突然接到醫院的電話,說爺爺突然發病,讓他趕緊去一趟。

南木楓掛斷電話後,以快的速度穿好衣服,開車去了醫院。

在南木楓很小的時候,父親南振遠因為風流成性,害得母親得抑鬱症自殺,爺爺氣憤下把父親趕出家門,還斷絕了父子關係,從此就剩他跟爺爺相依為命。

去年爺爺突然被查出得癌,成了他最痛苦最不願意接受的事實,為了保住爺爺的命,他請了國內最好的抗癌專家,爺爺的病才算穩住了。

來到了最好的醫院,還有專業的醫生陪護,昨天還很好的爺爺,怎麼突然就發病了呢?

車子飛速行駛,半個小時後來到高級療養院,南木楓下車後飛快的朝爺爺的療養房走去,沒想到推開門一看,爺爺正虛弱的喘着氣。

而時美婷不知道怎麼得到的消息,比自己早一步來到了醫院。

「立馬,來醫院!」南子楓沒有任何多餘的話語掛斷了電話。

沈嘉怡沒有任何的猶豫馬不停蹄的來到了醫院。

看着一臉愁眉的南子楓和身旁濃妝艷抹的女人。

「爺爺,好點了嗎?」

南爺爺沉沉的應了一聲,南爺爺皺着眉,手背上還插着針管輸液。

南木楓都已經很長時間沒有看到爺爺這個樣子了,經過一個晚上,卻發現爺爺整個人都消瘦了一圈。

過去那個精神矍鑠的爺爺,現在已經被病痛抽去幾分神采,讓他心裏一陣抽疼。

南木楓從時美婷手中拿過粥,一勺一勺的喂着病床上的爺爺。

只要爺爺還能吃下去東西,多多少少也能補充點營養,南木楓的擔心就能稍微減少一分。

"爺爺,昨天不是好好的嗎?怎麼?"南木楓的語氣里,還是溢出了心疼。

之前爺爺只要一生病,難受起來就不願意吃飯,爺爺說不想吃飯只想睡覺,睡著了,就不覺得病得難受了,時間也就過得快了。

所以南木楓能猜到爺爺為什麼會消瘦了這麼多。

"我這老頭子眼看着就快不行了,可我想在我的有生之年抱上重孫子,你什麼時候才能結婚呢?"南爺爺一番話說的南木楓心裏不是滋味。

南木楓打斷爺爺還沒說完的喪氣話:"怎麼可能,您一定會長命百歲的!"

「哎,你就別安慰爺爺了,我的身體我知道,你什麼時候把你女朋友帶來。讓爺爺看上一眼,好讓爺爺有個盼頭。」

轉身看着門口的兩個女人,時美婷面露着急的神情,非常虛假。

之前她做的事,就算是假的也不會選她。

「爺爺這就是我的未婚妻!」

沈嘉怡的手腕上多了一雙手,很快明白了南子楓的意思,扭捏上前一步。

「爺爺……」

南爺爺高興的兩眼放光,彷彿重孫子就是自己的面前一樣。

沈嘉怡看着南子楓的側顏,滿臉的甜蜜。

難道他知道自己的心思?

一旁的時美婷不知道該怎麼做,原本站在南子楓身邊的人應該是自己,為什麼!

眼神能把沈嘉怡殺死。

可是她卻完全不在乎,眼裡都是南子楓,南爺爺在說些什麼,自己也不知道,只是馬虎的應着。

「早點給我生個重孫子!」

「嗯……」

沈嘉怡反應過來,臉瞬間紅了起來。

「不知廉恥的女人!」時美婷嫉妒的看着沈嘉怡。

看着爺爺精神好了很多,讓時美婷回去了,其實時美婷在這裡根本沒有任何作用,只是傳達了她的關心僅此而已。

「今天,麻煩你了,你不用當真!」南子楓的話讓沈嘉怡從天堂墜落到地獄,臉上洋溢的笑容瞬間僵硬。

磕磕絆絆的回答着:「沒事,沒事!」

讓沈嘉怡離開後,南子楓來到了辦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