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誰與愛情共韶光
誰與愛情共韶光 連載中

誰與愛情共韶光

來源:七悅文學 作者:宋西兮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唐曉曉 王斯然 現代言情

一場婚禮,毀了我所有的清白和幸福……展開

《誰與愛情共韶光》章節試讀:

第六章為了碰瓷命都不要?


終於離開了公司,離開了這個我工作兩年的地方。

一個人抱着箱子走在大街上,我甚至都不知道回去該怎麼面對我媽,怎麼和她提及我被辭退的事情。

我哥的手術已經掏空了我們家的全部家底。

哪怕有那個男人給的三十萬,可交完手術費已經所剩無幾,後期還有一序列的醫藥費……

我媽本就因為我哥車禍的事一下子憔悴了很多,現在這個時候,我又怎敢告知她真相,讓她為我擔心?

就在我失魂落魄的過馬路時,神情一陣恍惚,竟沒注意到對面的綠燈已經跳轉到了紅燈。

「吱——」

一道尖銳的剎車聲音響起,我只感覺到腿上一痛,腳下一個踉蹌,身體不由自主的後退了好幾步,重重摔在地上。

懷裡抱着的紙箱也應聲而落,裏面的東西摔得七零八落,凄慘無比。

我忍着疼痛抬頭,卻見一輛低調奢華的黑色轎車停在我的面前,饒是我再怎麼不懂車,也該知道這輛車有多麼名貴。

沒過多久,一個穿着西服的男人推門下車。

他低沉冰冷的聲音里透着無邊的怒火:「為了碰瓷連命都不要?」

我自知理虧,趕緊低垂着頭,開口道:「對不起。」

我掙扎着從地上爬起來,去撿地上的東西。

雖然,膝蓋和手腕上火辣辣的痛,可這點痛對我來說,算不了什麼。

要不是這個男人剎車及時,恐怕我連命都沒了。

就在我收拾好自己的東西,準備離開的時候……

不知怎地,腳下一軟,身體軟綿綿的沒有一絲力氣,竟不由自主的向下倒去。

然後,預料中的疼痛並沒有來。

一條遒勁有力的胳膊托住了我的腰,我整個人靠在了一個堅實溫暖的懷裡,求生的本能讓我下意識的抓上了男人的衣服。

當我緩過神來微微抬頭……

卻撞進了一雙深邃幽黑的眸中。

「是你?」

哪怕我對這個奪走我第一次的男人有所偏見,卻依舊不可否認,他的顏值極高,是世間少有的英俊。

他渾身散發出一種與生俱來的尊貴氣息,哪怕只是刷臉,也會有一大票女人對他趨之若鶩。

更何況,他還這麼有錢。

也難怪私生活會如此糜亂。

男人神色略微一頓,似乎認出了我。

他黑眸眯了眯,唇角不屑的向上微勾:「呵,想故伎重演、勾引我?這次又打算要多少錢?」

聽到他的話,我不由自主的握緊了拳頭。

上次,在醫院門口向他索要賠償,是因為我真的已經走投無路。

我唐曉曉活了二十多年,從來沒有張口向男人要錢的習慣,那是唯一的一次。

卻因此被當成那種女人……

任誰聽到這樣的話都會心裏不舒服吧?

喉頭微微有些發堵,而我卻無力辯駁。

我掙開他的懷抱,微微垂下眼瞼:「抱歉,顧先生,你想多了。」

我隱約記得上次見面,他自稱姓顧。

說完這句話,我便抱着箱子,一瘸一拐的離開。

如果可以……

我寧願一輩子也不要再見到他,不要去想那段狗血而又痛苦的回憶。

如果不是那次婚禮,怎麼會……

我才剛走沒幾步,肩膀驀的被一道大力拉住。

我剛一回頭,便對上了那張年輕英俊而又不苟言笑的臉。

這個男人一向對我避之不及、唯恐的訛上他,怎麼,難不成,他還要讓我留下來賠他的車?

「顧先生,還有別的事嗎……」

我話音未落,男人已經一把奪過的手裡的紙箱,另一隻手拉上我的手腕,往車子的方向而去。

「喂,你放開我……」

我瘸着一條腿,被他大力拉着,心裏沒來由的一陣驚慌。

誰知,男人卻一把拉開后座車門,將我的箱子丟了進去,隨後,拉開副駕駛門,把我推了進去。

「砰」的一道聲響,我被困在了車裡。

轉眼之間,男人已經從另一頭上了車。

我一臉警惕看着他:「你放我下去,你到底要幹什麼!」

男人眼皮子都沒抬,在旁邊的電子導航上輸入了「醫院」兩個字。

直到車子起步……

我才意識到,也許他並沒惡意,只是看到我這麼狼狽,想要送我去醫院。

一句「謝謝」還沒來得及說出口,男人卻彷彿早已料到一般,冷冷回了一句:「別多想,我只是不想招惹麻煩!」

男人一句話將我堵得啞口無言,臉上青一塊白一塊。

所以……

他是擔心我以後遇到他,會以被他撞了為由,訛他的錢,所以想及時將這種可能性掐死在搖籃中?

呵,虧我剛才還有點感激他。

覺得雖然他私生活糜亂,卻也到底是個善良的人。

沒想到……

不過是我單方面的自作多情罷了。

現在這種時候,恐怕我和他多說一個字,都會被懷疑成別有用心吧。

心情有些不爽,我乾脆靠着車窗,一個人看着外面的景色發獃。

沒過多久,車子在醫院門口停了下來。

男人推開車門下車,拽着我的胳膊往裏面走去。

原本總是人滿為患的醫院,卻因為男人的特殊權利,有專門的人接待,甚至還有個空蕩蕩的房間用於私人治療。

「給她包紮。」

男人一聲令下,已經有小護士手裡拿着藥水和繃帶朝我走了過來。

剛才摔那一跤,膝蓋上以及手腕上都被擦破了皮,一碰藥水更是火辣辣的疼。

我忍着疼,任由小護士包紮。

傷口包好之後,我看了一眼坐在沙發上翻報紙,優雅完美的彷彿一尊塑像的男人,淡淡開口道:「謝謝你送我來醫院,你放心吧,我以後絕對不會再糾纏你。」

我說完這句話,正準備離開。

就在這時,男人電話鈴聲響了起來。

似乎是一個很重要的電話,他眉頭微蹙,放下手中的報紙,拿着電話往外走去。

臨走之前,他還特地交代了一句:「給她做個全面檢查!」

聽到男人的話,我瞬間喉頭一哽。

我都說了不會再訛他,他是不是非得找專人鑒定一下我身體,確定以後出了事與他無關才肯放心。

「不用檢查了,我身體沒事。」

我執意想要離開,可小護士卻一臉為難情的攔住了我:「小姐,既然是顧總的吩咐,您還是做一個吧,要不然我們不好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