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一顧半夏:與你時光予你情深
一顧半夏:與你時光予你情深 連載中

一顧半夏:與你時光予你情深

來源:七悅文學 作者:一羽霓裳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溫半夏 現代言情 顧安爵

一次意外,她遇到紈絝不羈風流花心的集團繼承人,本以為誤上賊船,結果...他護她如寶,將她寵上天,她漸漸被這個不羈的男人吸引,然而就在她要傾心相對時,突然發現,自己原來只是對方贖罪的工具.....""""""展開

《一顧半夏:與你時光予你情深》章節試讀:

006撞見


  停下來,他指了指地面,意思是在這裡等她。

  溫半夏有些惱火,可還是帶着溫思存先進去了。

  上了樓,屋門剛被關上,溫思存就看向她,臉上滿是懷疑的道:「你怎麼回事,那個男人是誰?錢程浩呢?!」

  他懷疑女兒是不是做了對不起錢程浩的事情。

  「爸,你先冷靜一下,我慢慢跟你說好嗎?」溫半夏把他手上的菜接過來,語氣滿是安撫的道。

  溫思存聞言,冷着一張臉嚴肅的道:「你這樣叫我怎麼冷靜?你都快成為人家的老婆了,怎麼能跟一個陌生男人一起?而且還穿着這婚紗到處跑。」

  溫半夏把菜送進廚房,剛想開口,溫思存就嘆息着道:「你先把衣服換一下吧。」

  溫半夏無奈,只得先進房裡換衣服。

  換完衣服出來,看到在廚房裡洗菜的溫思存,溫半夏有一瞬間的心酸。

  該怎麼跟爸爸解釋呢?

  站在廚房門口,溫半夏舔了舔唇,尋思着怎麼開口。

  「那男人還在樓下等你吧,你把他打發走了,再上來好好的解釋。」未等她說話,背對着她的溫思存忽然冷聲。

  「好的,那我先下去了。」溫半夏輕聲說著,轉身就離開屋裡了。

  下樓梯這會兒,溫半夏已經組織好了語言。

  來到樓下,看到站在夜色中的顧安爵,她垂眸看着地面,口氣淡漠的道:「你先回去吧,別上去了,我爸會生氣的。」

  顧安爵想打聽點別的,但看她這樣,微微一頷首,頗善解人意的輕聲道:「那我就先走了。」

  溫半夏轉身正要離去,就聽見顧安爵忽然急急的道:「問你一個問題。」

  「什麼?」溫半夏半側着身子問他。

  「你就跟你爸爸兩個人么?我想知道你叫什麼。」他眼眸略帶誠懇的看着她,態度極好。

  溫半夏這才想起,他們都接觸那麼久了,她還沒告訴他,自己的名字。

  「溫半夏,別打聽別人家裡的事情,很不禮貌。」冷冷清清的說完,她轉瞬便上樓了。

  顧安爵站在夜色下,低聲呢喃:「溫半夏……果然是你。」

  回到家裡,溫半夏雙手放在身後,慢慢的走向廚房。

  來到溫思存的身邊,她幫着溫思存洗菜。

  「爸,是這樣的,今天我跟錢程浩一起拍婚紗,但是因為有個女孩子落水了,我跟他一起下水去救,那個女孩子有些嚴重,抓着他的手又不放,他擔心出人命,就送那女孩子去醫院了,可怕我感冒,就讓他朋友先送我回來,剛才那個就是他朋友。」溫半夏語速緩慢平穩,盡量把話說清楚。

  可低着頭的她,臉頰發熱,內心特別的愧疚,她不是有意騙爸爸的,實在是沒辦法。

  「是這樣的嗎,那女孩子現在怎麼樣,沒事吧?」溫思存聞言,立即擔憂的問。

  溫思存心地善良,這正是溫半夏最喜歡的一點。

  「沒什麼事情了,好像是因為情傷,把救她的錢程浩當成了自己的男朋友,看着怪可憐的。」溫半夏故作唏噓,臉上也帶着一抹虛假的同情。

  只是今天騙過去了,明天怎麼辦呢?

  在心中想着,溫半夏感覺頭痛。

  明天還得去上班呢,一個公司的,低頭不見抬頭見,況且爸爸也在那上班,總會發現的吧?

  溫半夏決定今晚跟錢程浩好好談談,能和平解決就和平解決,絕不能刺激到父親。

  「錢程浩那小子還不錯,雖然剛才那個也挺優秀的,但是你跟他已經有婚約了,別的男人就少接觸了,不然他會吃醋,對你不好,不過我知道你是有分寸的。」溫思存語氣輕鬆的說著,又不乏父親的嚴厲教誨。

  「知道了,爸爸。」溫半夏聲音甜甜的回答。

  溫思存轉身就去炒菜,溫半夏看着他佝僂的脊背,眼底帶着深深的歉意。

  跟溫思存做好了飯,要吃飯之際,溫半夏先去房裡準備先洗個澡。

  看到床上放着的名片,溫半夏走過去,拿起來看了一會兒,忽然覺得自己剛才做得挺不對的。

  人家今天好心幫了她那麼多,而自己都沒讓他進屋喝口茶,就把人趕走了。

  拿起手機,她坐在床邊,把顧安爵的號碼輸入到手機里,然後給他發了一條信息。

  「剛才很抱歉,因為不喜歡別人打聽我的家事,所以態度有些差勁。但是,真心謝謝你今天幫了我這麼多,都沒讓你進屋喝茶,怠慢了。」

  打完之後,手指在屏幕上摩挲很久,她才點擊發送。

  發送完畢,溫半夏覺得有點不自在。

  趕緊找了睡衣跟毛巾,她正要去洗澡,手機鈴聲響起。

  溫半夏來到床邊,看到是顧安爵打來的,她有些不敢接聽。

  猶豫了一會兒,溫半夏到底按下了接聽鍵。

  電話一接通,顧安爵就在那邊聲音爽朗的道:「跟我那麼客氣幹什麼?有句話說得好,有緣分的人,總會相遇,我們應該是有緣吧。」

  顧安爵說完這句話,自己都忍不住感慨。

  茫茫人海,若非有緣,絕對不會有相遇的時刻。

  「說得高深莫測的,當個正常人行不行?我主要就是挺感謝你的,感謝你今天幫了我這麼多。」溫半夏沒話找話,語氣頗為僵硬。

  顧安爵跟媒體傳言的好像不一樣,人挺有人情味的。

  「呵。」輕聲一笑,顧安爵嗓音低沉溫柔:「今天的事情我也知道你很難過,我呢,主要是想讓你開心一些——那個,你爸,身體還好吧?」

  溫半夏聞言,臉上帶着疑惑,他怎麼知道她爸爸身體不好?

  「嗯……你爸,是不是身體方面——」欲言又止,他都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可他急切的想知道溫思存現在到底是什麼樣的狀況。

  直覺告訴溫半夏,顧安爵可能知道點什麼,可正要問點什麼,外面忽然傳來砰砰砰的敲門聲。

  這種老式鐵門隔音效果不好,她房間輕易的就能聽見。

  溫思存的聲音從外面傳來:「誰啊。」

  說著,他已經去開門了。

  門被打開,錢程浩氣勢洶洶的衝進來,扯着嗓子大罵:「溫半夏那個賤人呢!」

  他這樣子把溫思存嚇得都沒反應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