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你若離去最相思
你若離去最相思 連載中

你若離去最相思

來源:七悅文學 作者:晚來風急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季沉 現代言情 顧寒生

多年後,虞城人仍把當年那場豪門秘聞當茶餘飯後的談資
——頗有手段的市井女子成功上位,成為天價豪門貴太
她嗜賭如命,曾欠下千萬賭債
她風塵艷俗,乃是著名的交際花
可顧寒生還是寵她
……直到,這個世紀惡女自掘墳墓,把顧先生心頭的白月光害死了
自此,她在虞城消失得乾乾淨淨
人言:不過血債血償,死了罷
……沒人知道,那一晚成了顧寒生的心頭刺
大雪紛飛的街頭,女人裹着大衣柔弱地站在霓虹燈下瑟瑟發抖,她伸手去扳身側的車門
車窗降下,男人注視着她,低低地笑:「顧太太,這世上再沒有比你更心狠手毒的人
」她摳着門把手,唇色慘白,滿臉委屈,「寒生,我冷
」「死了的人,比你更冷呢
」黑色幻影揚長而去
後視鏡中,扯絮般的雪花撲簌地落在女人肩頭,幾乎將她給淹沒了
……後來的後來,午夜夢回,顧先生總能聽到她說:寒生,我冷
展開

《你若離去最相思》章節試讀:

第7章 相持


  涼紓捂着額頭一笑,「也不疼,就是覺得頭有點兒暈。」

  「可能會有貧血的癥狀,要注意多休息。」護士說。

  「好。」

  不多時,護士出去了。

  涼紓坐在椅子上,手指按着棉簽。

  這會兒她頭暈的癥狀有加重的趨勢,低着頭,閉着眼緩和。

  面前有陰影罩下,她微微眯開眼,視線里是一雙黑色的意大利手工高定皮鞋,屬於顧寒生的。

  涼紓沒抬頭,沒一會兒,面前的陰影沒了。

  過了一會兒,她像是突然想起什麼似的,扔掉手中的棉簽,找顧寒生去了。

  轉了半天,問了傭人才知道顧寒生在一樓。

  她順着旋轉樓梯往下,站在台階上,只剛剛看見他的背影,涼紓就聞到了煙味。

  此刻,坐在沙發里的男人正在抽煙。

  青白的煙霧淡淡地縈繞在他周圍,涼紓慢慢走近,站在離他不近不遠的地方。

  男人聞聲回頭,又狠狠吸了一口,示意她過來。

  她繞到沙發前面,看着顧寒生深邃立體的五官,黑色的短髮有些濕意,指尖又添了一抹猩紅,莫名徒增了些性感。

  「顧先生,我還不知道我朋友的安危,您之前說您會保證的哦?」

  他眯起眼,黑色的眸藏在半明半暗的青煙裊裊中,連冷峻的面容都模糊了。

  「你不是送錢去了?還需要我保證他們的安危?」

  「我不是很快被你的人抓回來了,我連他們的面兒都沒見着。」

  男人唇角一抿,「呵。」

  「是我不對,我知道你很生氣,如果那位……」

  顧寒生盯着她,他指尖的煙快要燃到盡頭了,而桌上的煙灰缸里已經聚集了一小堆被捻滅的煙頭。

  涼紓繼續不緊不慢地說,「如果那位真的出了什麼事,一大半的責任都在我身上。但你有你在乎的人,我也有我在乎的,我覺得我們之間本沒有誰對誰錯。」

  他騰地起身,壓迫感逼的涼紓後退了一步。

  「收了我的錢,沒辦成我想要的事,還沒有錯呢?真是愛詭辯。」

  她笑,「我差點被顧先生您掐死了,還陪着你玩命,怎麼說都夠了。」

  顧寒生緊緊盯着她蒼白的臉,衣服還濕噠噠地黏在她身上,陪着他玩命兒,像是聽到了什麼笑話一般。

  飈個車而已。

  還談不上玩命兒。

  他將指尖的煙頭扔在煙灰缸里,雙手插在褲袋裡,姿態矜貴,招來傭人給她找一身衣服換。

  「一群市井小混子,還談上感情了。」

  言罷,顧寒生冷淡地瞥她一眼,轉身朝樓梯走去。

  身後,涼紓站在客廳明晃晃的燈光下,一雙纖細的腿又白又直,眼神明亮,「在我心裏,顧先生您甚至都比不上那一群市井小混子。」

  男人停住腳步,驀地回頭。

  這算是赤果果的挑釁。

  他薄唇微掀,姿態比她高了不止一點半點,經歷了剛剛的兵荒馬亂,此刻倒像是懶得跟她計較了,「希望他日見到我,你依然能趾高氣昂講出這種話。」

  ……

  一周後,涼紓離開虞山別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