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嫡女當道,爺的至尊寵妃
嫡女當道,爺的至尊寵妃 連載中

嫡女當道,爺的至尊寵妃

來源:七悅文學 作者:藕粉妞妞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慕千顏 李六 現代言情

慕千顏,擁有一雙能看透人心的眼睛,醫毒雙絕,因為這雙眼,她被家族利用,也因為這雙眼,她最後被滅口穿越到古代,新的重生,她還是因為這眼,備受關注……「怎麼,想利用我,不惜把自己送給我?」她冷哼
「不,本王想利用誰,從來都只是勾勾手,自然大批的人等着被本王利用差遣
」某王爺狂放不羈道「那你這是?」「本王看上你了…………」展開

《嫡女當道,爺的至尊寵妃》章節試讀:

第六章 壽宴


老祖宗的壽宴,全府的人都不敢懈怠,各自都早早的準備起來。

府外張燈結綵,人群擁至,頗有場面,甚是熱鬧。府內鶯歌燕舞,絲竹管弦揚揚悅耳。

聽奶娘周氏道,這來赴宴的人,有頭有臉的人差不多都來了。

奶娘還跟她開着玩笑說,就差當今聖上了。

難怪尚書府如此盛況。

想來這便宜爹爹也是權傾朝野,有一派輝煌,但這對她而言,不足為道。

靈衣早早的送來赴宴的衣服,衣服的裁質用的是上好的雲南織錦,長衫裙擺,帶着絲絲點綴,頗有一番美意,襯在慕千顏粉裝琢玉,國色天香。

「大小姐,這個是大夫人讓奴婢給你的。」靈衣皺着眉頭,伸手將手中的蒙面紗遞給慕千顏。

慕千顏淡淡地瞧着這帕子,果真是親娘啊,這麼怕自己親生的女兒為她招閑惹丑?也對,她這張臉她怕是很厭惡吧。

冷冷笑了兩聲:「那娘還真是想的周到。」千顏伸手接過蒙面紗,穩重的,慢慢的為自己蒙上下半張臉。

這一蒙,再看不見一點端倪和瑕疵,美的動人。靈衣眼裡有些羨慕的望着慕千顏。

「時辰快到了,你帶我去吧。」慕千顏淡淡對靈衣道。

「諾。」靈衣便攙她起身。

將近壽辰,凡是接了邀請函的人差不多都到齊了。各路有頭有臉的人物,聚集成一堆一堆的,有說有笑的,氣氛很是喜慶。

老祖宗同幾個丫鬟一併從大院走進大廳。身後跟着的,是按着輩分大小排列的。

慕千顏那便宜爹和娘甚有威嚴和禮儀的跟在老祖宗身後,隨後便是幾個姨娘,再後面便是慕千顏自己,她的身後是自己的妹妹和弟弟慕千寧和慕千凡。

她這妹妹一路的不情願和不服氣,為什麼她會在慕千顏後面,心裏的種種不甘心,千顏都看在眼裡,心底也只不過冷笑幾聲。

倒是她這弟弟,對她雖是不大喜歡,但心地善良,慕千顏對他也沒多大成見。

眾人皆止住了話語,停住了音節。

都朝正**的丞相府一行人看着,眼裡充滿着崇敬和讚歎。

一個德高望重的老官忍不住嘆着:「慕家可真是人丁興旺,家族輝煌啊!」話語剛落,附和的聲音便起:「是啊,是啊。」

慕千顏在一行人中最為奪人,也最為陌生,眾人的目光落到了這位蒙紗的女子。

一些個年輕不知內情的官員有些迷惑:「尚書府什麼時候多了個女兒?」

身旁的老者便好心的解說道:「她是早些年被丟棄的尚書府大小姐,前不久剛被丞相接回來。」

年輕命官驚愕:「丟棄?有這檔子事?」老者垂了垂臉,悄悄的對年輕命官道:「這女子生來有雙紫色瞳孔,丞相覺得怪異,便將這女娃扔了。」

年輕命官更加詫異:「紫色瞳孔?」便急着看向慕千顏,不料慕千顏將這兩人私下的悄悄話聽得一清二楚,冷冷轉過頭來,剛好跟這命官撞個對視。

年輕命官一嚇,連忙轉過頭去:「果然是紫瞳,天下竟有這等奇事。」

「那前輩可知為什麼又把這女子給接回來。」年輕命官像是找到了有趣的話題,追溯不斷。

老者悠悠道:「說是老祖宗六十歲大壽,像把這女娃接回來陪陪她,丞相就隨了老祖宗的心愿,開了金口把她接了回來。」

「原來如此……」年輕命官彷彿明白得十分透徹。又轉眼看向將走到大廳內的慕千顏,頗為欣賞。

慕千寧對慕千顏今天的行為,只因她搶了自己的風頭。

老祖宗一行人走進了大廳,各自坐在各自的輩分位子上,也方便外人認出個所以然來。

眾人待東家安置好後,都坐了下來。

大院內滿堂擁坐,場面十分熱鬧。在各行人都落座後,兩個空座位在眾人眼中才顯得十分扎眼。

老祖宗留意到兩個位置,一個在東,一個在西。東邊位置是給當今大皇子,皇帝嫡系,西邊的是給當今三皇子,貴妃的兒子。

正值眾人看向空座位時,府前便未見其人先聞其聲了。

「慕老太,本皇子來遲了,還請見諒。」遁着聲音尋去,是個身着淡藍色袍子的男子,身形挺拔,五官端正,眉間似蒼穹劃天,頗有貴氣和英俊之感。

「老朽哪敢昂,三皇子快坐。」老祖宗笑着起身招呼眼前的人。

尚書也起身拱手行禮:「三皇子快坐。」接着眾人也都站起來行禮:「三皇子。」

看勢頭,這三皇子來頭不小,也是,當今皇子,哪個來頭不小。但肯定說名聲不匪,權勢也不小。怕是在朝野中頗受皇帝信任和愛戴。

慕千顏也跟着起身,默默的在遠處行着禮。慕千寧卻是早她一步,心急的站起來,目光柔情似水,甚有大家風範的優雅行禮。

慕千顏把一切看在眼裡,看來她這妹妹心思在三皇子身上。

三皇子一笑:「大家快坐,不必見外。」又轉視正廳,「老祖宗,我今兒來給你帶了我母妃釀的雲似仙飄,這酒天下可就這一壇。」說完便向身後的侍衛示意。

一個侍衛便抱着不大的酒罈子小心翼翼的走進來,香氣四溢。

老祖宗笑道:「那謝謝三皇子和貴妃了。」

三皇子點頭便走到自己西邊的座位上去,坐下之時還特地瞧了瞧對面的東邊。

「我皇兄還沒來?」三皇子手中端着酒杯,淡淡向眾人問道。

「大皇子怕是行動不便吧。」旁邊的官吏答道。

話音剛落,府外便進來個黑衣人士。

「慕老太,我家皇子因腿腳不便,今日就不來了,我家皇子說了,改日登門拜訪祝賀,還請慕老太和尚書大人諒解。」黑衣人士經驗的鞠了鞠躬。

老祖宗寬厚的笑了笑:「沒事,還請大皇子保重身體,皇子的心意老朽明白。」

黑衣人士便行禮退卻。

三皇子在旁邊冷冷一笑,不言。

慕千顏看這黑衣人士甚是眼熟,卻又想不起來在哪裡見過,沒多想也就坐下用膳了。

眾賓酒酣之樂正樂的暢快,慕千寧似要有準備的走到堂前,扮作甚乖巧的樣子對老祖宗說:「奶奶,千寧為您準備了一支舞,祝奶奶壽比南山。

老祖宗性格溫和,很容易被討得歡心,看着如此有心的慕千寧很是欣慰:「好,好,千寧真懂事。」說著便慈愛的撫摸着慕千寧的頭。

眾人也都大為讚歎:「慕家可真是人才輩出啊,千寧小姐可謂淑良有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