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鬼手神醫
鬼手神醫 連載中

鬼手神醫

來源:有書閣 作者:李毅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吳海峰 李毅 現代言情

臨近新年,塞北的氣候已經到了滴水成冰,寒風刮骨的地步了,冷清的街道上稀稀落落的路人行色匆匆,一個個都裹的嚴嚴實實,武裝到了牙齒
天海市市郊
一輛看起來有些年頭的轎車,....展開

《鬼手神醫》章節試讀:

第7章 你準備好麻袋吧


正在看雜誌的黃小蓉一下子也來了精神,放下手中的雜誌,瞪着大大的眼睛盯着李毅,生怕錯過任何細節。

「這個、我能不說嗎?」

李毅有些猶豫,那種毒實在是他生平第一次遇到,幫劉總的父親診治就已經犯了忌諱,若是自己現在提供線索,跟下毒之人這個梁子可就結下了!

畢竟只是區區的一百萬而已,而且還是診金,為了這點錢,跟一個能夠配製使用這種毒的人結下樑子,實在不太明智!

「這個,配合我們警方辦案是每個公民應盡的義務,還請你配合我們的工作。」

王隊原本沒報什麼希望,可現在一聽李毅這麼說,瞬間感覺有門!

如果能夠從毒藥上找到下毒的人的線索,那麼接下來的事情可就要簡單多了,醫院那邊的現場明顯被人處理過,除了兩個殘缺的指紋,別的居然沒有發現任何有用的線索。

明顯干這事的人是個行家啊!

天海市雖然算不上什麼一線城市,可是人口也有七百萬人啊,想要在這麼一座大城市中,不知道任何的線索,想要找個人出來,這根本就是大海撈針啊!

「這個......」

李毅求助的看向自己的師叔,吳海峰也是面露難色,早知道這樣昨天就不應該讓李毅去。

「因為這種東西它本身是沒有毒的,只有滲入到人體的肝臟的時候,才會變身成一種劇毒!」

李毅看了一眼王隊,皺着眉頭說道。

「那為什麼這東西我們的實驗室驗不出成分?」

這個時候,忽然一個帶着一副大大的黑框眼鏡的老頭走了進來。

「介紹下,這是我們請來的微生物學專家,徐志剛徐老!」

王隊趕忙介紹道。

「怎麼說呢,這東西其實嚴格來說,你可以把它當做一種活物,在我師門的典籍中,這東西叫做蝕骨!」

李毅的話,讓徐志剛的臉上露出一絲的不屑。

「你的意思是說,在死者的嘔吐物中的所謂毒,是一種……一種微生物?我可以這麼理解嗎?」

徐志剛扶了下自己的眼鏡,然後認真的說道。

「大概可以這麼理解吧,它在進入肝臟之前,都是休眠狀態,一旦它跟隨血液進入到肝臟之後,就會在肝臟之中復活,然後開始順着血液啃噬全身臟器,直到中毒者油盡燈枯,渾身臟器化為膿血!」

李毅的話聽在徐志剛的耳中,讓徐志剛有種在看玄幻小說的感覺?

這都什麼玩意?

你怎麼不說是五毒教的金蠶蠱呢?

「那你是怎麼治好死者的呢?按照你的說法,死者當時應該已經是毒發了,那東西已經在死者的臟器之中了,你是怎麼治好他的呢?你這根本就是一個悖論!所以,只有一個結論,你在說謊!」

徐志剛思索了片刻,然後迅速找出了李毅話語之中漏洞。

「對不起,這個問題涉及到我宗門不傳之秘,我不能再透露更多,但是我確實可以用銀針把它逼出來!」

李毅原本不想爭辯的,可不知道為什麼,當他眼神瞟見黃小蓉那張臉的時候,心跳一陣莫名的加速,這些話直接脫口而出。

「你說銀針?針灸用的那種?我們實驗室的離心機,可以說是這個世界的主流離心機,就連它都沒辦法從死者的組織液中分離出這種東西,你說你用銀針就能做到?騙子!什麼宗門秘密,我看你就是個騙子!」

一聽這話,黃小蓉就知道不好,徐志剛的職業病犯了......

在天海市他是這方面的專家,近年來隨着他的學術地位不斷提高,這脾氣可是越來越臭。

一聽李毅這話,徐志剛頓時就氣不打一處來!

「你可以侮辱我,但是請不要侮辱我的宗門!」

李毅忽然站了起來,全身透出一股冷冽的氣勢,看似平靜地盯着徐志剛,他這樣子讓所有人都是一驚。

他們都是積年的老刑警,見過不少窮凶極惡的罪犯,可是像李毅這樣,僅僅一個眼神,就讓人有種呼吸窒息的感覺的還是第一次!

「哎呀,小夥子別激動,別激動,徐老這是職業病,你先坐下,別激動!」

王隊立刻站出來打圓場,畢竟材料中,連市醫科大學附屬第二醫院的那位留洋博士都承認,自己確實發現不了那位病人的病因,更別提治療了!

病也病的蹊蹺,好也好的莫名其妙!

「如果,你能證明你說的是真的,我立刻像你道歉,就算拜師都可以!」

徐志高一臉不屑的說道。

「死者的屍體還在嗎?他體內的毒素應該還沒有完全清楚,我可以當著你的面提取出來,之後請你道歉,要說拜師,哼,閣下的資質太差,我可不敢收,有辱門楣!」

李毅不知道為什麼,又不自覺的偷偷瞄了一眼黃小蓉,看到黃小蓉也在看自自己,他只覺臉上一熱,連忙錯開視線,屏息凝神止住雜念。

雖然現在師門只有自己和師叔二人在,但師叔還是早年間因故被逐出山門,所以嚴格說起來整個宗門,只有自己一個人。

既然師父把宗門的傳承交給了自己,那麼自己就必須要站出來維護宗門名譽!

「沒問題!只要你能提取出來,證明你說的是真的,老子今天就裸奔出公安局!」

裸奔?

你以為小爺樂意看你裸奔啊?

「那你還是快點準備麻袋吧!」

看着他那不屑的眼神,李毅的嘴角勾出一絲冷笑。

黃小蓉原本想說什麼,只是看着李毅那自信的表情,到底還是什麼都沒說。

李毅說完,跟着徐志剛和王隊、黃小蓉、吳海峰一起來到了位於後院的實驗室。

推開大門,徐志剛掀起了解剖室中間那張解剖床上的白布,露出一具**的男屍。

李毅看了一眼師叔,吳海峰微微點頭,算是默許了他的做法,李毅心中安定不少,他瞥了眼徐志剛,然後問道:「我沒有帶傢伙,你這裡有銀針嗎?」

「早就猜到你會這麼說,你看這個合用嗎?」

徐志剛拿出一個全新的針具盒,看樣子是剛從藥店買來的,李毅越發有種日了狗的感覺,這傢伙是故意來找茬的嗎?連這種細節都想到了,看來這老混蛋真以為我是江湖騙子,覺得吃定我了。

李毅自嘲的搖了搖頭,然後接過徐志剛手中的針盒,這東西雖然沒有李毅用的那一套,師父留給他的遺物好用,但是也能湊合。

李毅一把掀開死者上身的白布,然後恭敬的向著死者深深的舉了三個躬,這才上前將那針盒放在死者身邊。

在眾人的目光之中的,李毅伸手拿起了一銀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