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寵妻過度:隱秘老公有點壞
寵妻過度:隱秘老公有點壞 連載中

寵妻過度:隱秘老公有點壞

來源:花生小說 作者:許微笑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沈長歌 現代言情 顧羨

婚禮上,新郎當眾悔婚,男人如從天而降的神祗,嗓音低沉繾綣:「嫁給我!」   於是沈長歌果斷將渣男踹到一旁,和這個男人閃了婚了
  圈內皆嘲笑沈長歌嫁了個一窮二白的小白臉
沈長歌暗笑得像只偷腥的貓兒,小白臉?她家老公旺妻!自從和他結婚後,打臉虐渣那是小菜一碟,事業上是順風順水!   直到有一天
  男人語氣深沉對她說,「老婆,我升職了
」   沈長歌激動,「走!我給你配輛寶馬!」   「可能得配勞斯萊斯或賓利
」   「這麼貴?你升到什麼位置?」   「宗政財團總裁
」   沈長歌:「@#&%¥……!」卧槽!? 說好的小白臉人設呢?展開

《寵妻過度:隱秘老公有點壞》章節試讀:

第7章


聞言,沈長歌警惕地後退一步。

「幹嘛?」

宗政越倏地起身,抓住她的手腕一把拉了過來,強勢地將她放倒在床上,居高臨下望着她。

「你你、你可別亂來。」沈長歌呼吸一屏,心跳飛快,緊張地望着上方的男人。

「沈長歌,有些話我只說一次,你聽好了。」這是宗政越第一次喊她的全名,他語氣無比嚴肅而認真。

沈長歌抬手試着推了一下他,卻沒能把他推開。

專屬於他的獨特氣息,強勢將她重重包圍住,明明用的是同一款沐浴露,可他身上散發的沐浴露香氣卻格外好聞,香氣不由分說地侵佔了她的鼻腔,干擾着她大腦的運轉。

只幾息的時間,沈長歌的思緒變得有些混沌,望着眼前這張精緻絕美得人神共憤的臉龐,尤其是那雙充滿侵略性的深咖色眼眸,像一個讓人只要對上便無法逃離的漩渦。

她動了動唇:「你……想說什麼?」

「我知道你心裏時刻都想和我離婚,不過……」宗政越停頓了幾秒,似乎在心底改變了什麼決定,收斂了強烈壓迫感的氣場。

接着他緩緩道:「雖說一開始我跟你舉行婚禮,閃婚領證,是為了做戲給顧羨看。可我不是半途而廢的人,既然出演這場戲了,就戲要做全套,希望你也是如此,記住了嗎?嗯?」

沈長歌聽着,把他這番話理解為:這婚不是絕對不能離,而是他目前還不打算離,等他膩了這場戲,就會主動退場(離婚)了。

沉默半晌:她問了句:「你該不會是……gay吧?」

結婚證上顯示他已經二十九歲,這種頂級優質的男人,若不是gay,怎麼可能沒有對象!

定是他家長輩思想封建,他又不敢冒險公開出櫃,正好撿到她這個倒霉蛋火速領了證,現在死抓着不放了。

「……」宗政越的臉龐一黑,渾身散發出能凍死人的冰寒氣息。

見他不說話,臉色鐵青着,沈長歌自以為猜中了。

她繼續說:「算了,我現在也不恨嫁,不急着找第二春;而你家人估計催你結婚催得挺緊的,你白天幫我解圍,我就當是報答你,暫時配合做你的同妻,等你有勇氣向家人公開出櫃了,我們再離婚。」

「還有,先說好,你可別想騙我生孩子,一旦我發現懷孕,立馬打掉!」停了一下,沈長歌學着他的語氣:「記住了嗎?嗯?」

「同妻」即是gay的妻子。

沈長歌在網上見過很多騙婚gay的例子,所謂的騙婚gay,就是gay裝成正常男人和女人結婚,等到女人生下孩子,gay就開始冷暴力,不再和妻子同房,更過分的逼妻子凈身出戶,搶孩子,或者gay公然帶男朋友回家刺激妻子。

「我不是gay!」宗政越咬着後槽牙,從喉嚨里擠出冰冷的話。

沈長歌不說話了。

顯然覺得就算他不是gay,可能是其他方面的問題;不然他都二十九了,這麼優秀卻沒有對象,如今草率閃婚又執意不肯離。

肯定有問題!

這麼一想……

該不會是有隱疾吧。

宗政越望着她神色怪異的小臉。

他臉色驀地冰沉了下來:「沈長歌!」

「什麼?」沈長歌下意識抬起頭,濃長睫毛撲眨一下,唇瓣就被男人狠狠吻住:「唔……?」

趁着她驚愣的空隙,男人輕易侵入了她的領地。

沈長歌從沒有被人這般吻過。

她跟顧羨談戀愛時,頂多讓顧羨吻一下她的臉頰或者額頭,顧羨曾想過吻她的唇,可她心裏有些排斥,沒讓顧羨得逞。那時她還想過,或許等結了婚,就不會抗拒了……

今天,這個男人吻了她兩次,可她心裏並不反感或者不舒服。

甚至——新手村的沈長歌很快被這個男人吻得七葷八素,腦子死機無法思考。

當然,某個男人也是新手,不過在這方面他似乎天賦異稟,無師自通。

……

——第二天。

沈長歌醒來,習慣性看了一眼時間。

十二點四十五分。

她驚得猛從床上跳起,身體的酸痛讓她忍不住痛哼出聲。

很快想起昨晚的事,沈長歌咬牙罵了句:「禽、獸!」

「嗯?」男人低沉威嚴的嗓音響起。

沈長歌嚇了一大跳,這才看到男人身上只圍了條浴巾,就站在床邊兩三步外,他似乎剛洗完澡從浴室出來,身上的水光隱隱可見。

「!!!你……」

她趕忙收回目光,低頭看了眼自己,還好,身上穿着一件睡袍。

想到昨晚他對自己做的事,沈長歌又咬牙切齒罵了句:「衣、冠、禽、獸!」

宗政越走過來,雙手撐着床靠背,強勢地將她困於雙臂間:「我不過是用實際行動,證明我不是gay。」

沈長歌緊張屏息,後背緊貼着床靠背,企圖和這個男人盡量拉開距離。

「gay也可以是雙性戀。」

「你是對我昨晚的表現不滿意?」

「對!爛得完全拿不出手。」

沈長歌說完這話,就飛速彎下身子想從他腋下溜走。

可惜某個男人的動作比她還要快,大掌輕易扣住她的手臂,給拽了回來。沈長歌一個沒穩住,摔倒在身後的床上,及腰的烏黑如瀑長發有些凌亂地披落在床上,嬌艷迷人。

宗政越單膝跪在床上,直接給沈長歌來了個床咚。

換成別的男人被說,肯定很傷男性尊嚴,可宗政越一點兒都不惱。

直覺宗政越張口要說什麼不好的話,沈長歌紅了臉試圖捂住他的嘴。

宗政越的身體略往後靠,避開她想捂着自己嘴巴的小手,然而沈長歌也跟着彎起上半身,想把他的嘴巴捂得更緊。

他清寒的眼眸微眯起,大掌扼住沈長歌雙手的手腕,另一隻手握着她的腰,帶着她在床上滾了兩圈後,身體壓制着她,把臉埋在她的脖子間。

如此,接下來他要說的話,她也無法阻止了……

《寵妻過度:隱秘老公有點壞》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