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傾世小狂妃
傾世小狂妃 連載中

傾世小狂妃

來源:掌中雲 作者:賀南絮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鳳路雪 穿越重生 賀南絮

她,21世紀頂級殺手,卻穿越成將軍府人人可欺的四小姐
他,權傾朝野的攝政王,世人皆說他冷血弒殺,絕情果斷
可當他們相遇,某王爺畫風突變,化身寵妻狂魔某日,侍衛來報:王爺,王妃帶人砸了百翠軒! 某王爺思索:王妃可傷到手了?侍衛:那到沒有,王妃根本沒自己動手!  某寵妻狂魔皺眉,那你稟報什麼?只要王妃開心,砸了皇宮又如何?  侍衛瑟瑟發抖:  展開

《傾世小狂妃》章節試讀:

第2章 惡毒後媽上線


一個男子背影從賀南絮腦海一閃而過,她的心口突然像被針扎了似的,猛地一縮,頃刻間又恢復正常。
賀南絮擔心露出馬腳,沒再多問。
只說著餓了,讓金雀弄點吃的。
無意中走到銅鏡前與鏡中人對視,賀南絮驚呆了,「我去,大美人兒啊!」
鏡中的少女穿着一襲素色衣裙,墨發如綢,臉龐清純又不失妖嬈。
一雙好看的狐狸眼裡夾雜着幾分淡淡的哀愁,任誰看了都會心動。
意識到這是現在的自己,賀南絮直呼:「賺到了賺到了,有這麼一張禍國殃民的臉,老娘想怎麼玩兒就怎麼玩兒!」
雖然她原本的臉也不錯,但按照現代審美就太具攻擊性了。
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尤其是死過一次,換了個身份,賀南絮更喜歡這種單純無害的。
觸及狐狸眼中化不開的哀愁,賀南絮知道這是屬於身體真正主人的,她嘆了口氣,認真對着鏡子說道:「我會幫你報仇的,我這人最大的特點就是有仇必報,所以……請安息吧!」
原主娘親白靈是南疆人士,被父親帶進賀家,沒過幾年便被高梅芝害死。
她會替原主毀了高梅芝,毀了她那兩個殺人不眨眼的女兒!
摘星樓里,太醫剛把賀蘭蘭嘴上的傷口包好,一個身着華服的婦人就沖了進來。
「娘,嗚嗚嗚,我的牙沒了!」賀蘭蘭哭着撲到了婦人懷裡。
高梅芝看見小女兒嘴上都是血跡,目光凌厲的掃向下人,「怎麼回事兒,你們是怎麼照顧小姐的?」
賀蘭蘭的婢女春兒跪在地上,「回夫人,是四小姐,她不僅推了三小姐,還害得二小姐掉進湖裡險些喪命。

一聽到二女兒也掉進湖裡了,高梅芝立馬在屋中尋找:「玲瓏人呢?她怎麼樣了?」
「母親,我……我在這裡!」賀玲瓏剛換了身衣服,初春的湖水冰寒刺骨,她一直在發抖,小臉上也帶着病態的蒼白。
賀蘭蘭看着姐姐眼裡的淚光,憤懣道:「憑什麼賀南絮一個庶女能被選為攝政王妃,明明二姐最適合,母親你一定要幫二姐報仇!」 
兩個女兒都被欺負了,高梅芝氣得面色鐵青,她更氣憤的是賀南絮區區一個妾室所生庶女居然被選中當王妃。
她當年就比不過白靈那個狐媚子,如今賀南絮這個小狐媚子居然還敢搶她女兒的東西。
早知道有這一天,她絕不會讓賀南絮在府中苟延殘喘!
攢了大半輩子的仇恨在這一刻全部爆發,高梅芝已經顧不得賀將軍三年前臨走時的警告,怒吼道:「去,把那個小賤人給我拖過來,今日不處置了她,難消我心頭之恨!」
北齋。
一片寂靜中,金雀慌亂的驚呼聲響起,「小姐快跑,他們要來抓你了!」
賀南絮從夢中驚醒,推開門的瞬間,剛好看到金雀倒在一堆瓷器碎片,雙手是血攔截管家的畫面。
穿越前的賀南絮,18歲便接手了家族生意,想罩的人無人敢動。
而今天這些人再三傷害金雀,徹底觸碰了她的底線。
「再敢動她一下,我讓你們死無全屍!」
賀南絮背後的手已握成拳頭,雖然不知這副身體能不能打出她真正的水準,但作為21世紀殺手黑榜第一的賀南絮,對任何場面都不認慫。
大不了就是一條命!
管家孫全竟然在賀南絮身上看到了大將軍的影子,一時間有些心虛。
「四小姐別為難奴才,是夫人請您去摘星樓。

賀南絮冷哼:「所以,傳話需要打我的婢女?」
管家孫全示意下人將金雀扶起來,又繼續說:「這四小姐可就冤枉奴才了,剛剛是金雀姑娘故意撞來,這才傷了手!」
賀南絮心中冷笑,用手絹給金雀包紮好,語氣溫柔道:「我枕頭下有個安神香囊,裏面的葯可以敷在傷口上。

「小姐,你不要去!」
賀南絮知道金雀擔心自己,貼近她耳邊說道:「別害怕,一會兒就給你報仇。
摘星樓有任何消息你都不能去,知道嗎?」
賀南絮轉身,裝作不經意撞了管家一下,指尖的細針刺向他兩腿的麻筋,神不知鬼不覺的碎了他的副韌帶。
管家瞬間癱瘓在地。
孫全意識到自己遭了算計,憤起咒罵:「小賤人,你對我做了什麼!」
一個巴掌扇過去,孫全老臉上瞬間印了五根手指,他錯愕的看着性格與以往大相徑庭的賀南絮。
「放肆,本小姐是將軍幺女,豈輪得到你辱罵!」
賀南絮目光對上一旁的副管家潘虎,說:「孫管家年歲大了,不宜操勞,還不趕快送他回鄉養老!」
潘虎十分精明,立馬讓手下把癱瘓的孫全架起來。
「四小姐說得對,屬下這就送孫總管回鄉。
」  
孫全掙扎道:「潘虎,你小人得志,要是夫人知道,一定不會放過你……」
「這就不牢您費心了!」潘虎一把按住孫全肩膀,神色兇狠:「來人,送孫管家離府回鄉!」
潘虎早打好了算盤,若事後夫人怪罪,他可以將責任推給賀南絮。
賀南絮怎會看不出潘虎的想法,但把孫全弄走,相當於斷了繼母一臂。
半個時辰後,摘星樓。
賀南絮剛進去就被團團圍住。
高梅芝從閣樓出來,冷聲道:「還不把她給我吊起來!」
七八個護院向賀南絮逼近,面露凶光,手上的繩子,棍子都揮起來了。
賀南絮往院里的梧桐樹靠去,不至於讓自己腹背受敵。
她能看出來這些人都有功夫,單憑自己的格鬥技術很難佔上風。
她突然靈機一動說:「你們動我就不怕我父親回來問責?這裡到底是將軍府,還是將軍夫人府!」
聞言,幾個護院都怔住了。
高梅芝一下被戳中死穴,惱羞而怒吼道:「將軍三年未歸,這個家到底是我做主!賀南絮傷害嫡姐,目無尊長,按照家規理當吊在樹上受日灼之苦!」  
賀將軍常年在外征戰,想到府中當家主母狠辣的手段,護院們還是衝上前將賀南絮綁吊在了樹上。
賀蘭蘭見賀南絮被吊起來,立馬奪了鞭子上前,「賤人,看我不打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