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天醫狂尊
天醫狂尊 連載中

天醫狂尊

來源:掌中雲 作者:莫天逸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依依 現代言情 莫天逸

莫天逸失蹤五年,以一己之力挽百年大災,被封天醫
卻未料到,在他素衣歸來之時,卻發現自己的妻女,居然被富二代逼上絕路
狂尊一怒,風雲變色! 展開

《天醫狂尊》章節試讀:

第3章 三日之後,再無董家!


天空,不知何時陰沉下來。
狼牙看着莫天逸,心頭震撼。
天雲聖手發怒,整個禹城的天,只怕也會被捅出幾個窟窿。
「想滅我董家?你算什麼東西?」
董浩咬着牙,目光陰沉萬分。
「你要是現在跪下道歉,再把這小賤人交給我,我或許……」
狠話說了一半,忽然戛然而止。
莫天逸只一瞬間,便揪住了他的衣領,讓他動彈不得?
「賤人?」
眼中寒光一閃,右手連連扇了下去。
「啪!」
「啪!」
「啪!」
……
一連串的巴掌,如狂風暴雨一般,扇在董浩臉上。
沒一巴掌,都帶着莫天逸的憤怒,留下一個個巴掌印。
短短几十秒,董浩一張臉已經成了豬頭。
嘴巴里全是血沫和碎掉的牙齒……
「嗚嗚,別,別打了……」
董浩原本還在掙扎,可後來,連話都說不清楚了。
連想求饒的機會都沒有。
一臉扇了數十個巴掌,眼看董浩臉頰都快要爛了,楚天雲這才將他扔在地上。
「你,不但把我女兒關在狗籠子里,還餵給她狗糧?」
不等董浩鬆口氣,莫天逸一句話,更是讓他頭皮發麻。
「沒,我,沒有……」
董浩嚇得跌跌撞撞的往後爬,想要解釋,卻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我也讓你嘗嘗,這種滋味。

莫天逸隨手從天台的花盆裡,抓起一把碎石,狠狠的塞進了董浩嘴裏。
你為我女兒吃狗糧,那我就喂你吃碎石。
看看誰比誰更狠!
「吃,給我吃……」
莫天逸瘋魔一般,手裡的碎石狠狠塞進董浩嘴巴。
董浩拼了命掙扎,可在莫天逸面前,卻都於事無補。
「吃,繼續吃!」
沒一會,董浩嘴裏便塞滿了泥土碎石。
喉嚨里、食道、腸胃……
那種咽不下去,又吐不出來的感覺,讓董浩生不如死。
莫天逸站起身,看着小小几乎變形的右手,眼中有火光跳躍。
「我女兒的手臂,也是你弄斷的?」
好不容易緩過來的董浩,差點嚇尿了。
「我,我,我是董家的少爺,你,你不能……」
他斷斷續續,想要董家的名頭,嚇唬莫天逸。
他已經怕了,這人就是瘋子,什麼都做得出來。
「董家?」
莫天逸輕哼,絲毫沒有放在眼裡。
「放心,董家會給你陪葬的。

說完,右腳高高抬起,又狠狠落下。
咔嚓!
骨裂的聲音,讓狼牙都有些頭皮發麻。
董浩的右手,骨頭直接被踩碎。
「你斷我女兒右手,我便廢你五肢!」
莫天逸話音更是冰冷。
右腳三次起落,董浩的四肢,全部被廢。
即便能接起來,下半輩子也只能在輪椅上渡過。
至於董浩,此刻連慘叫都無力發出。
劇烈的疼痛,讓他驚呼暈厥。
「不,不要,求,求求你……」
悔恨的淚水,順着臉頰滑下。
他怕了,更後悔了。
早知道莫天逸不但不懼董家,更如此不講道理,他哪裡敢對林小小如此?
「現在知道後悔了?完了!」
莫天逸目光灼灼,在董浩驚恐的目光下,一腳踩在他的襠部。
咔嚓!
一股鮮血,和着淡黃色的液體流出。
董浩下半輩子,只能做太監了。
劇烈的疼痛,伴隨着吳謹的絕望。
董浩眼皮一抽,直接昏死過去。
莫天逸深吸口氣,心中的憤怒這才消了不少。
他抱緊懷裡的小小,對着狼牙豎起了三根手指。
「第一,找禹城最好的醫院,為小小治療。

雖然他號稱天雲聖手,不過林小小受的都是外傷,去醫院或許更合適。
「第二,儘快找到林依依,我懷疑她有危險。

「第三,將董浩扔到董家,告訴董家人,三天之後,再無董家!」
莫天逸一字一句,字字震懾人心。
他的女兒,被折磨成這樣。
這筆賬,絕對不會就這麼算了。
「是莫爺!」
狼牙恭敬答應,趕緊去辦。
沒一會,莫天逸小心的把女兒送上了503醫院的救護車。
而董浩也被人帶走,生死不知。
「莫爺,查到了,林依依在暮色夜總會。

沒一會,得到消息的狼牙,趕緊上前彙報。
「暮色夜總會?」
莫天逸一時詫異,心裏有很不好的預感。
狼牙深吸口氣,解釋道:「幾日前,周晴找到了她們母女,把小小交給了董浩,而林依依,今日被夜總會的老闆王虎帶走了。

周晴,又是周晴!
莫天逸雙拳握緊,心中憤憤難平。
「你,去調查周晴和周家的所有資料,一定要享盡!」
「暮色夜總會,我親自走一趟。

說完,毫不猶豫,匆匆離開。
……
暮色夜總會,是禹城數一數二的夜場。
無數青年男女的銷金窟。
此刻時間還早,並無多少顧客。
一間豪華標間里,一個二十多歲,身材偏瘦,卻長得極為秀麗的女人,正蹲在包間角落,身子微微發抖。
「林依依,同樣的話老子不想說第二遍,趕緊的,把東西交出來,別逼我動手。

女人對面,一個三十歲出頭,有些微胖的男人眯着眼睛,在她身上四處打量。
男人身後,還跟着五六個頭髮花花綠綠的小年輕,一看就是不良青年。
林依依有些畏懼的抬起頭:「虎哥,我,我真的不知道你們要什麼東西。

「求您放我走吧,我還要去找我女兒,求求你……」
想到女兒可能的遭遇,林依依眼角淚水決堤。
女兒,是她的全部,若是女兒出事,她都不知道怎麼活下去。
「媽的,臭女人,你別敬酒不吃吃罰酒!」
王虎眼睛一瞪,凶相畢露:「還敢跟老子裝傻?再不把東西拿出來,你信不信,老子找人輪了你。

王虎話音一落,身後的狗腿子們紛紛吹着口哨,目光火熱的打量着林依依。
林依依被看得渾身不自在,心裏又是疑惑又是委屈。
「我,我真的不知道你們要什麼東西,求求你,放我出去吧……」
啪!
王虎直接一巴掌,扇在林依依臉上,同時打斷了她的話。
「媽的,老子給你臉了?」
「你要是不想拿,那就別走了,以後留在這裡接客吧。

說到這,王虎舔了舔嘴唇,露出猥瑣的笑容。
「嘖嘖,這身材,這臉蛋,生意肯定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