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重生後錦鯉仙妻又美又颯
重生後錦鯉仙妻又美又颯 連載中

重生後錦鯉仙妻又美又颯

來源:微閱雲 作者:喜寶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金嬸 金璃

修鍊千年的錦鯉小妖重生了,一睜眼卻差點要被沉河?! 惡毒嬸嬸,謀財害命
神棍巫婆,陷害污衊
且看她怎麼狠狠打這些人的臉,想害她,不能夠! 誰讓她自帶錦鯉體質呢? 自救不說,還順帶救下了另外一個倒霉蛋,憑白撿了個美人相公
「救命之恩,你以身相許不為過吧!」 金璃眨了眨眼睛,就喜歡看美人相公被調戲地脖頸通紅
一貧如洗又如何,且看她逢凶化吉,招財引福,讓好運都砸在自家相公的頭上
只是金璃作為一隻潛心修鍊的小妖實在搞不懂,她不過就是跟欽差大人吃了頓飯,美人相公怎麼就氣得直磨牙將她逼上床榻
「沈夫人,當初是你自己要跟我,如今後悔,已經晚了
展開

《重生後錦鯉仙妻又美又颯》章節試讀:

第二章死有餘辜


「噗通!」

伴隨着清脆的一聲響,河面濺起一陣猛烈的水花。

神婆落水後掙扎着在水中撲騰,倒還有幾分水性,她慌亂之中連着嗆了好幾口水,一張臉嚇得發青,驚恐地一邊呼救一邊想要去抓東西。

眼看那手就要碰到自己,金璃冷冷一笑,在水中狠狠踹了一腳將神婆往深水處送。

神婆被踹回水中又灌了一口水,金璃藉著這一腳的力爬上了岸,精疲力盡地將昏過去的沈仁安也拖了上來。

她披散的濕發凌亂地掛在身上爬出水,臉色白得嚇人,眾人都被嚇得連連後退,根本沒空去救水中的神婆。

人群中的金巧兒嚇得腿腳發軟一下子跌坐在地上,聲音發顫道:「娘,她變成鬼回來了……來找我們了!」

「閉嘴!大白天哪有鬼!」

金嬸起初也心虛慌亂地退了兩步,但細看了一眼金璃後立即剜了一眼自己不成器的閨女,壓低聲音罵道:「那小賤人就是命大沒死,你別自亂陣腳瞎叫喚!」

她伸長脖子打量着金璃,眼神中滿是狠毒與不耐——這孽種沒死,那錢不會要撈空了吧?

而一旁的金璃此時卻沒空搭理她們,她匆忙將臉色煞白四肢冰涼的沈仁安扶着,給他拍背吐水。

片刻之後,沈仁安猛烈地咳嗽了幾下終於緩了過來,金璃這才鬆了口氣。

不知為何,冥冥之中她總有一種感覺——沈仁安不能出事。

她站起身來,第一次用這兩兩根長棍子一般的腿站着,金璃晃悠了幾下才勉強站穩,皺眉擰了擰衣服:以前也沒覺得身上有水這麼難受……

「煞星——咳咳——妖女!」

就在她剛喘口氣的時候,一個蒼老虛弱的咒怨聲在背後響起,伴着虛弱的咳嗽:「你沒死,祭祀被破壞,你——你要給我們村帶來大禍了!」

金璃回過頭,眉頭一挑,沒想到那神婆一把年紀又挨了一腳,竟然還能自己游上來,好幾個人上去攙扶着她。

她渾身濕透,瘦得如同乾柴一般,一雙眼睛陰翳混沌就像泥潭,氣得跺腳怒斥着:「快來人把他們這兩個禍害捆了丟下去,不然全村都要遭殃!」

村民一向對神婆唯命是從,聽了這話,幾人圍來了過來,作勢就要抓金璃。

「站住!」

金璃彎腰撿起鋒利的石塊,揮了一圈逼退那幾個靠近的人,轉身看向神婆。

「老婆子,您可真為全村的人考慮啊!」

她輕蔑一笑,提高音量盯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詰問道:「大傢伙知道你把那些祭祀募集的銀子都據為己有中飽私囊了嗎?知道你為了讓我當祭品,花了大價錢從我嬸嬸那買我這條命嗎?!」

「什麼?!」

「買命……不可能吧?」

此言一出,四下像是炸開了鍋一般,人群一陣騷動,要抓金璃的幾人也面面相覷,不再上前。

神婆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心虛地咬牙切齒反駁道:「我沒有!你空口白牙就想污衊我,果然是災星!」

「就是,你胡說什麼!」

金嬸一聽這話也立馬跳了出來幫腔,一手叉着腰唾沫星子橫飛:「我看你這賊丫頭是磕了腦子了吧?!我與神使清清白白!」

「你的罪證我等會兒自然會查,不過眼下,她的罪證可是一清二楚!」

金璃掃了一眼金嬸,金嬸被那一眼看得脊背發涼,縮了縮脖子,要說的話一時都盡數哽住,氣焰頓時滅了下去。

身為錦鯉,金璃不僅可以避禍招福,還能洞察萬物的氣運。

若是好氣運,事物周圍變回縈繞淡金色的光暈,而若是一團黑氣,便說明沾染的物或人定然不是什麼好東西。

這是她前世的異能,所幸還在。

而此刻,那神婆身上正是一團濃郁的黑氣。

她箭步上前一把拽住神婆的手,隨即大力扯破了她的衣袖:「你這個神棍還是跟大家解釋解釋你身上的東西吧!」

眾目睽睽之下,原本破舊的衣裳被扯破,裏面露出了一段華貴的綢緞面料,用粗金線綉着暗紋,明晃地刺眼。

那是鎮上也難得一見的綾羅,一寸斗金十分奢靡,這樣的衣裳卻穿在了素來號稱節儉的神婆身上。

村民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目光都是憤怒與震驚,沒人能夠相信,他們一直以來信奉的神使,竟然是個徹頭徹尾的騙子。

「我……這不是祭祀的錢!這是神……神給我的!」

面對那些要將她吞噬的目光,神婆慌亂地扯過衣袖想要掩蓋,卻已經無濟於事。

無奈之下,她只能氣急敗壞抬手指着金璃罵道:「是她!是她污衊我!她生出來就剋死親娘,又剋死親爹,就是個災星!不殺了她河神就要發大水淹了我們村子的!」

「既然你口口聲聲說是河神要我死,那我們不妨來問問河神!」金璃一口接下她的話,毫無懼色,步步緊逼道:「若是你騙人,那就是你該死!河神自會殺了你,你敢嗎?!」

她在這河中修鍊千年,要說起河神,作為幾千年的鄰居她可太熟了。

四周是刀子一般的眼光,眼見着那些村民恨不得將自己活吞了,神婆也顧不得虛度,脖子一梗咬牙嘴硬道:「我自然是敢!」

「那你等着。」

金璃的目光像是修羅的審判,四個字激起神婆滿身冷汗。

說完這話,金璃便在心中正默念着咒術,盼那老神仙給個面子。

下一瞬,似乎是有什麼聯通了。

河中間憑空無風掀起了一陣滔天的巨浪,神婆一下子就變了臉色。

她驚恐地想要跑,下一瞬浪潮拍向岸邊,徑直將她捲入河中。

神婆本來會鳧水,可不止怎的,河水**出現了一個漩渦,硬生生將她拖拽下去。

「不——」

在所有人驚恐地目光之下,神婆一次一次地被浪拖下去,她吼叫求救着,奮力掙扎着,不甘咒罵著,最終,徹底被淹沒。

村民們被這一幕神跡嚇得紛紛跪下,在河岸邊忙不迭磕下了頭。

一旁的金巧兒和金嬸更是徹底獃滯住,兩人雙雙腿軟地跟着跪在地上,腦中一片空白。

而此時,站着冷眼看着這一切的金璃的腦海中忽然響起了一個蒼老年邁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