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穿越之黑化權臣的小福妻
穿越之黑化權臣的小福妻 連載中

穿越之黑化權臣的小福妻

來源:閱文起點 作者:蘇青寧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沈昀 蘇青寧

穿到一本看過的小說里,蘇青寧為人任性惡毒把男主虐得體無完膚,結果男主一朝翻身,成了大梁隻手遮天的權臣,她的下場可想而知
幸好,她醒來時對男主的虐待才剛剛開始,面對面前淡漠深沉的男主,蘇青寧低下了頭,一切還來得及改變嗎?...展開

《穿越之黑化權臣的小福妻》章節試讀:

第7章 花得多才賺得多


  蘇青寧一陣心喜,今日出門來她唯一的目的就是把從家裡大老遠挑來的魚給安排出去,沒想到不僅把挑來的魚清空了,還憑藉著她這手並不怎麼樣的廚藝凈得了十吊大錢。

  意外之喜,意外之喜。

  直到走出醉風樓大門,蘇大海整個人還是暈乎乎的,覺得這一切都不真實。

  可懷裡的五吊大錢和一個五兩的銀元寶沉甸甸地裹在懷裡,讓他無法不清醒。

  他家閨女真的在轉眼間就給他們家賺到了十吊零二百四十文。

  蘇青寧看向沈昀,她的身高剛好夠看到他背上的重重補丁,她默了一下朝蘇大海撒嬌說既然掙了錢,她想去買身衣衫穿。

  蘇大海原不是苛刻的人,尤其看到自家閨女那身洗得發白的粗布短衫,想她很是應該買上一身新衣衫了。

  蘇青寧逛了一圈衣料鋪子,發現這裡的粗布倒是不貴,花一百文就能買到一匹粗布,夠做家裡人四身衣衫的,但是這種布料做的衣衫穿得發硬,讓人很不舒服。

  只是馬上就要夏收了,做那些粗活非得粗布衣衫不可。

  她便花了一百二十文要了半匹藍色粗布,半匹青色粗布。

  晃眼便看到裏面竟然有做好的裡衣是細棉布的,不過價格高,女子的衣衫一身都得一百八十文,男子的少些花樣,但一身也要一百五十文。

  蘇青寧摸了摸細棉布的細膩簡直不想再看身上的粗布衣衫一眼,她想她暫時沒法子在外面穿細棉布衣衫,便咬咬牙一口氣買了四套細棉布裡衣貼身穿,錢是王八蛋,賺來就是花的。

  蘇大海被她請進來會賬,聽鋪子里的小二一算這才知道自家閨女一下就花去了七百八十文。

  蘇大海抖抖索索地掏出身上的零散銅子兒,先前帶了兩百文出門,再加散錢二百四十文,很明顯不夠。

  他只好摸出整一吊錢,從裏面捋下一些來補上差價。

  成衣鋪的女小二倒是個機靈的,眼看他肉疼,連忙誇讚了蘇青寧幾句,說她真是孝順,知道給父母買衣衫。

  蘇大海是個女兒奴,一聽人說閨女的好話,想到這銀錢便是她賺的,她自然花銷的,當即咧了大嘴巴接過裝衣衫的包袱皮跟着呵呵笑。

  蘇青寧轉頭便看到了衣料鋪對面是一家書鋪,她看了一眼站在門口目不轉睛盯着那兒望的沈昀,他的眼中充滿了渴望——對讀書對知識的渴望。

  蘇青寧盤算着皇帝大赦天下的年頭,心頭微動,問蘇大海要了兩吊錢,趕着他快去採買家中所需物什,自己則帶了沈昀直奔書鋪而去。

  蘇大海摸了一把餘下的兩吊多錢,他的閨女呀,這一下幾乎讓他的胸口空了。

  可他卻也想明白了錢是閨女掙的,她花得。

  蘇青寧進了書鋪,放眼望去,發現裏面的書不多,但擺得很齊整,裏面滿滿透着一股濃濃的墨香,令人禁不住沉迷其中。

  沈昀目光貪婪地瞧着那一本本齊整的書籍,雙手緩緩伸出去小心翼翼地摩挲着,不敢用力,唯恐粗糙的手心會把書本的紙皮弄破。

  「買一本吧。」蘇青寧提議。

  沈昀眸光閃爍了一下搖了搖頭,書可不便宜,兩本都當他的賣身錢了。

  蘇青寧卻極力慫恿:「沒事,我帶了兩吊錢,你看着價挑一本,再余些錢買點筆墨紙硯什麼的,正好我也想學認字。」

  跟沈昀學認字只是借口,一則好解釋她為什麼會識字的事情,二則也能讓沈昀日後考上狀元做大官的時候能夠念及他們家對他的幫助,以期不要再對他們一家人下死手。

  沈昀挑眉,她想認字,難怪帶他來買書,他想了想挑了一本千字文,這本適合認字。

  蘇青寧想勸他選本科舉用的四書五經類的書,動了動唇把話咽了回去。

  罷了,來日方長。

  去會賬的時候還真是不便宜,一本《千字文》居然要一吊錢,筆墨紙硯又花了五百文。

  蘇青寧連連咋舌,嘖嘖,這個時代讀個書可真不容易,文具和書本如此之貴,難怪說誰家裡要是供出一個秀才都能窮倒一家子人。

  蘇青寧腹誹着收起了餘下的五百文,抬頭間突然看到眼前有一張放大的笑臉正定定地盯着她。

  「青寧妹妹,真的是你,我還以為我看錯了呢,你又來這裡給我買墨嗎,我說你很是不需要再買了,你上次送我的墨還沒用完了。」

  蘇青寧聽得直發矇,還沒來得及反應,說話之人已經自來熟地拿過她隨手放在櫃檯上的筆墨紙硯,然後一臉欣喜地道:

  「這次還有筆紙和硯台,青寧妹妹你太好了,你怎麼知道我的紙筆用沒了,你可真是及時雨。」

  蘇青寧滿腦子霧水,這是從哪裡放出來的神經病,呃,她再仔細看一眼這才認出來,是他們村唯一那個考上秀才的人,叫丁文山。

  這個男人跟原主關係匪淺。

  原主可稀罕他了,經常悄悄地拿家裡的東西貼補他,省吃儉用地給他買筆墨紙硯。

  約是先前送東西的次數太多了,這會丁文山從她手裡拿東西才會拿得這麼順理成章。

  「這個,這個我是買給沈昀的。」雖然蘇青寧覺得眼下這個場面有些尷尬,但她畢竟不是原主了,更不稀罕這位看着生得有些娘氣的丁文山,所以很乾脆地朝他伸手,把東西重新拿了回來順便塞進了沈昀懷中。

  丁文山手裡一空,臉上紅得火燒火辣的,但他到底臉皮厚,還能強忍下心頭怒火笑得出來:

  「嗯,青寧妹妹,你不是說你討厭他嗎,而且他只是一個賣身的官奴,要這些來做什麼,你想要讀書識字與我說一聲,我教你便是。

  你那麼聰明,相信很快就能學會,只是費些筆墨紙硯罷了。」

  「不用了,丁秀才的好意我心領了,沈昀也識得字,他又正好住我家,哪有捨近求遠的道理。」蘇青寧說著朝他點點頭道聲失陪,她現在只想趕緊離了這個拿桃花眼勾着她看的丁文山。

  眼睜睜地看着蘇青寧扯着沈昀落荒而逃,丁文山半晌沒明白這個女子的變化怎麼那麼大,明明前幾日才一臉羞澀地給他送了一沓宣紙,冒着星星眼讓他下次鄉試加油,怎麼這麼快就變心了。

  哎,這以後他上哪去找蘇青寧這樣蠢笨好騙的冤大頭去?

  沈昀恰好回頭只一眼就把丁文山腦中那些未曾說出來的想法看了個透徹。

  真是個斯文敗類,自己不自強不事勞動,仗着生了副好皮囊多讀了兩句孔孟之道就想着出來騙女子的私房補貼。

  蘇青寧先前被他騙得團團轉,此時看着倒是一副清醒了的模樣,只可惜,無論他怎麼努力都看不透蘇青寧的想法。

  蘇青寧才不管丁文山和沈昀怎麼想她,她出門瞧見書鋪的左側是家賣綉品的店,她尋思着原主手頭沒有什麼拿得出手的技藝,只一手綉活還做得不錯,以前她私底下補貼丁文山的錢大都是她自己做綉活得來的。

  想着她走進去,鋪子里的溫掌柜認識她,一看到她熱情地招呼着:「蘇姑娘來了,我這裡正好進了一批荷包,你得空的話拿十個回去做着。」

  蘇青寧擱心裏算了一下,綉一個荷包十文工錢,十個一百文,擱她用碎片時間做差不多要十天時間,雖不多聊勝於無。

  她應了用包袱把東西包撿了起來。

  回過頭去讓沈昀帶着她到集市找蘇大海。

  一刻鐘後,三人在集市出口碰面了,只見蘇大海肩上擔著的兩個籮筐裝得滿滿當當的,有先前買的衣衫,一些家中所需的調料、米面,還有必需的廚房碗具等,但他儉省統共也就花了兩百文。

  沈昀把書本放進去自發地接過擔子挑在肩頭,蘇大海得以歇口氣。

  蘇青寧在集市轉悠了一圈餓了,看蘇大海沒買吃的,便又花了六十六文錢買吃的。

  其中二十六文買了兩斤豬肉,十五文買了五斤豬棒骨,十二文買了兩小包雲片糕,十文一包的糖,三文買了三個大饅頭,一人啃了一個當中午飯,就着正午當頭的烈日踏上了回家的路。

  還餘下四百三十四文,蘇青寧一併交給了蘇大海。

  蘇大海看着兩吊錢變成散銅板深深嘆息了一聲,啥也沒說,反正在拿錢給閨女的時候他就已經做好了她會花完的準備,以前的她也是這樣的,從不知道什麼叫節省,全都貼補了村裡那個小白臉秀才。

  這會子還知道孝順他跟婆娘衣衫和糕點了,倒是長進了。

  回到家裡,蘇大海把東西交給於氏,調味料之類的都是直接放在灶房,只那兩斤豬肉得一分為二,切一半給東院送去,還有蘇青寧買的糕點也得分一份出去。

  於氏捏着手裡油膩順滑的豬肉萬分不舍,可她心裏清楚,雖然兩邊分家了,但孝道大於天,這些東西還真繞不過他們去,不然鬧出去了,說他們大房初次分家,就在私下裡瞞着家中長輩吃獨食,一頂不孝的帽子便扣了下來。

  只是這麼好的肉就這樣送出去了,真真肉疼。

  於氏經過了好一番天人交戰,最終還是咬咬牙帶着蘇青寧把一斤豬肉和一包糕點送到了東院。

  錢氏和蘇老三在家歇響,看到大房送過來的東西兩人眼睛都睜圓了,蘇老三還算克制抽了一口水煙道:「大海倒是孝順,自己家吃肉也沒忘了我這個當爹的。」

  錢氏臉上卻是陰晴不定地:「嘿,於家的,你們大房這是走了什麼好運了,別不是藏了私房錢,這一分家就買上豬肉了,上好的五花肉。」可得十幾文一斤了。

  像他們家尋常要不是過年過節,或者夏收秋收的時候可捨不得割這肉來吃,可今日不年不節的,夏收也還沒到大房居然就割上肉了。

  再想想他們這幾日一直行事神神秘秘的,也不知道在背後搗鼓什麼生錢的路子。

  不過不管他們在做什麼,她總覺得大房這是走了大運了,沒見剛剛蘇大海挑了那麼大兩籮筐東西回來。

  錢氏有心打聽,便破天荒地拉住於氏讓她在廳里坐了下來。

  「大海這是去縣城了,賣了什麼又買了些什麼?」錢氏打聽着。

  「沒,沒賣什麼。」於氏不善言辭又撒不來謊,被錢氏揪住一問心裏頓時慌了,眼珠子都不知道往哪兒安。

  「沒賣什麼,你們哪來的錢買肉,大海可是把分家得的五吊大錢換了堰塘了。」錢氏瞧着於氏這般沒出息的樣就知道大房准有事。

  「祖母,你就別為難我娘了,她今兒個在家裡種菜了,跟着我爹一塊兒上縣城去的是我,你要是有什麼想知道的不如就問我吧。」蘇青寧上前一步攔在於氏前面,仰着一張小黑臉天真地看着錢氏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