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原始獸世種田養崽崽
原始獸世種田養崽崽 連載中

原始獸世種田養崽崽

來源:閱文起點 作者:袁靜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虎泰 袁靜

(種田文,1v1,男女主雙魂穿) 工科女袁靜一跤跌到獸人世界,成為大了肚子的猿族雌性獸人
現在有三大難題擺在她的面前: 一是這獸世的冬季即將到來,該如何收集到足夠的物資安穩地度過這個冬天
二是原身在這虎族部落不僅無親無故,還一點存在感都沒有,完全是個小透明的存在,袁靜很擔心自己孤身一人,被害了都沒人知道的
該如何在部落內刷存在感保全自己成為袁靜亟待解決的問題
三是神獸大陸剛出生的雄性獸崽,需要...展開

《原始獸世種田養崽崽》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一章 我怕是在做夢吧


  神獸大陸。黑峽谷,虎族部落。

  入秋後的第一天,天剛蒙蒙亮,虎族獸人虎泰就醒了,扭頭看看睡得正香的配偶袁靜,想到她肚子里未出世的崽崽,心裏一軟,再想想就要離家去狩獵,團圓要等到四五日後,依依不捨的隔着獸皮撫摸她隆起的肚子。

  虎泰是三紋獸人,國字臉一字眉大眼睛,身材高大魁梧,是虎族部落里為數不多的三紋獸之一。

  虎族部落的最高戰力是虎族族長虎戰,是四紋獸,也是虎族部落唯一的四紋獸。

  五年前爆發獸潮,虎族部落從黑暗森林的中部舉族遷到外圍,全族上下共5000餘獸人,僅剩下不到2000獸人活着從黑暗森林的中部逃出來,虎泰在逃難的途中遇到了被獸潮奪去所有族人性命的袁族雌性袁靜。

  虎泰帶着袁靜結伴而行至而今虎族部落聚居的黑峽谷。獸潮退去後,在虎族部落四紋獸虎戰的帶領下,一行人在黑峽谷安家落戶。

  袁靜與虎泰在族長及全族人的見證下結成伴侶。

  今年是袁靜成年的第二個年頭。她與虎泰結侶也有一年半了。

  袁靜是袁族雌性,虎族獸人們對她這個袁族獸人算不上多親近,也談不上排斥。袁靜本身性格也比較安靜,因此與族裡其他的虎族獸人也很少往來。

  普通雌性獸人通常結侶後2-3年才會懷上崽崽,現今袁靜不過結侶一年半便已有半年身孕,也就是說袁靜在結侶後短短一年內便有了崽崽,這讓同年結侶的雌性獸人虎花羨慕不已,虎花不時便會到她這取經,期盼着早點懷上崽崽。整個虎族也就虎花與袁靜走得比較近。

  袁族嬌貴,一般不會與外族通婚,如果不是那場可怕的獸潮,袁靜不會與虎泰結侶。隨着結侶,兩獸人相互扶持地走過了一年多的時間,彼此之間的信任及依戀也更多了幾分,加上比族裡其他同年結侶的獸人伴侶更早地孕育出子嗣,虎泰對袁靜更加愛戀。

  虎泰穿好獸皮衣裙,又為袁靜輕輕掖了掖獸皮,輕手輕腳地走到石屋前搭建的簡陋灶房開始着手準備起袁靜今日的早飯--辣木柴烤肉。

  獸世烤肉是沒有調料的,主要通過燒不同的柴火,烤制出不同口味的烤肉,辣木柴烤出的烤肉帶有一點點的辣味,加上原滋原味原生態的野獸肉,不一會,簡陋灶房就飄出微辣、木香、油香及烤肉獨有的香味。

  石屋內,石床上還在睡着的袁靜在這一陣陣辣木柴烤肉的香味中慢慢醒來,孕期本來就容易餓的她,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半年的身孕,她的肚子已經很大了,她小心翼翼的起身。

  在灶房烤肉的虎泰聽見動靜,急忙走到石屋內,站在石床前攙扶着袁靜起身站好。

  「烤肉已經烤好了,是你最喜歡的辣木柴烤肉。」虎泰在袁靜身旁說完這句話後,就去灶房把烤肉從烤肉架子上取下來,放到石碗內,再將石碗端到石屋前的小石桌上。

  虎泰再回石屋內找了塊獸皮,細心地墊在小石凳上,讓洗漱好的袁靜坐到墊了獸皮的石凳上。怕袁靜噎着,還專門跑到石屋旁的石缸旁,打了一碗水放在袁靜的手邊,方便袁靜就着水吃烤肉。虎泰則匆匆忙忙吃了幾塊烤肉就到族內廣場集合準備去狩獵了。

  虎泰的石屋位於黑峽谷的中部位置處,作為三紋獸,他擁有三間石屋,中間大石屋是卧房,左右兩側較小的石屋是貯藏室,石屋後邊搭建了一個小茅房,大石屋的前面有簡單搭灶房,灶房旁還擺放了石桌,石桌不遠處還有一個半人高的大石缸。

  虎泰的石屋算不上精緻豪華,但卻充滿了生活的氣息,一家兩口的日子也過得平靜溫馨。

  三日後,虎族族長帶領着狩獵隊成員到黑暗森林狩獵,虎泰與其他狩獵隊成員一起圍攻一頭落單的二級野獸黑斑豹,一擊不中,那以速度著稱的黑斑豹急速向左側衝出,將位於左側的虎泰沖飛十幾米外,一陣幽光閃過,虎泰並未掉落到底面上而是直接消失在黑暗森林。連帶着黑斑豹的身影也憑空消失。

  看到虎泰消失,虎族獸人們馬上跑到虎泰消失的地方仔細搜索起虎泰的下落來,一連搜索了十幾里依然沒有發現虎泰及黑斑豹的蹤跡。

  其實剛搜索了幾里的時候,幾個虎族族人心裏都有了答案,虎泰恐怕遇到了突然開啟的空間蟲洞了。但是單純善良的虎族族人心裏還隱隱有些期望,希望擴大一下搜索的範圍,以期在不遠的地方找到虎泰。

  直到天黑,也未搜索到虎泰,眾虎族獸人的心情都無比沉重。

  以往虎族內關於空間蟲洞的傳說很多,據說有的虎族獸人遇到突然開啟的空間蟲洞被傳送到了黑暗森林之外的獸王城,也有人說掉落空間蟲洞的人被傳送到到了神獸空間,獲得獸神傳承,一舉從二紋獸突破到傳說中的九紋獸,更有人說遇到開啟的空間蟲洞的獸人會被神秘的空間之力攪碎,從此灰飛煙滅。

  空間蟲洞的傳說雖然有很多,但族內在空間蟲洞突然消失的獸人卻是再也沒有回來過。

  五年前爆發的獸潮,虎族獸人失去了太多的族人,每位獸人對虎族部落來說都是很珍貴的。現在又突然失去了一位族人的蹤跡,大家的心情都顯得異常低落。

  虎族族長帶領着狩獵隊成員回到黑峽谷,雖然狩獵收穫比以往更多,但整個狩獵隊伍沒有了往日收穫獵物的喜悅。

  往日虎族狩獵隊狩獵得到的獵物都是先將一部分分給無依無靠的老幼獸人,剩下的則平均分配給狩獵隊的各成員。

  這一次狩獵隊的隊員都主動將自己分得的獵物勻出一部分給虎泰家。

  虎泰的石屋,狩獵隊隊員將一堆堆的獵物搬往卧房兩側的貯藏室。看着來來往往的獸人,卻沒有找到虎泰的身影,袁靜的雙手不停地揉着獸皮衣角,顯示着她心裏的不安。

  虎花的伴侶虎格在族長的眼神示意下,忐忑地走到袁靜的身邊,緩緩地將虎泰遇到空間蟲洞消失的事告訴了袁靜,一旁的虎花一個勁地安慰袁靜,袁靜突然感覺眼前一黑,就暈了過去。

  再次醒過來的袁靜變得和以往不同。

  袁靜在石床上翻來翻去,最後頭疼不已的撫摸着自己高高隆起的肚子開始**,老天爺,還是讓她死回去算了,她不過上山祈個福,一跤跌到這個獸人世界,還帶個球。

  現在她那獸夫玩了失蹤,自己也沒辦法狩獵的,以後還得想辦法養活肚子里的小崽子。原身倒是好了,一直都是五指不沾陽春水的,現在那便宜獸夫失蹤她就跟着去了,留給自己一堆爛攤子,袁靜真恨不得再死一次。

  是的,這個不是袁靜原本的身體,她原本是二十一世紀的普通工科女,萬年單身,連個小男友都沒有談過,本來就是獨身主義的她,是一萬個不願意穿越到這個獸夫失蹤,自身還帶球的可憐雌性獸人身上,她感覺自己還是個寶寶啊。

  她想回家,很想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