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引罪
引罪 連載中

引罪

來源:海讀書盟 作者:楊帆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孫染 懸疑驚悚 楊帆

一樁離奇的殺人案,讓剛剛當上警察的孫染陷入了恐懼的深淵
為什麼會這樣?殺人動機到底是什麼?男孩為何慘死家中?美女白領因何慘遭分屍?死亡直播為何屢禁不止?站立在那血腥陰影背後的,居然是……展開

《引罪》章節試讀:

第4章 殺子疑案(3)


到達病房時,王波半卧着癱在床上,兩頰凹陷,雙眼無神的望着天花板,整張臉顯示出一種灰敗的神態,看到有人進來也沒有回頭,只是沉默着。 王波的這種狀態一時讓楊帆拿不定主意,就這樣直接說明來意,讓王波回憶整個經過,是不是太殘忍了,可是時間寶貴,一分鐘都耽誤不得。 楊帆斟酌的着走上前去,「王先生,你好,我是太平橋分局刑警隊的民警,很遺憾你家裡發生的事,請問你現在可以接受我們的詢問嗎?」 楊帆心裏也一直在打小鼓,萬一王波不同意,這多尷尬,楊帆心裏哀嚎。 王波聽後,沒什麼特別的反應,他機械的回過頭眼神如一潭死水般毫無波瀾,嘴唇卻顫抖着:「對不起,我現在不想接受任何詢問。」 楊帆試探着:「王先生,希望您能配合**執法。」 王波嘲諷的笑了,搖了搖頭,然後慢慢躺下,一副誰也不想再搭理的樣子。 見王波此狀,楊帆更是覺得頭疼不已。 此時一直沉默的孫染開口了,「王先生,有些事逃避不掉,終究要面對,無非是時間的問題。」 孫染頓了頓,「關於這個案子,疑問太多,難道你不想知道事情的真相嗎?你不想弄清楚在你離家之後到底發生了什麼嗎?我知道你心裏難過,但希望你能明白我們不是來逼你,我們是來幫助你的。」 見王波還是沒有反應,楊帆再加了把勁,「大哥,知道你現在心裏不好受,別說是你,我們心裏也都跟着難過,可是現在的時間對我們來說是爭分奪秒,每耽擱一分,你的記憶就會模糊一點,時間一長案子的細節你就會想不起來,這對破案來說極為不利。」 王波緊閉着雙眼沉默着,他緊緊的咬着嘴唇宛若受傷的小獸發著嗚嗚的聲音,他的雙拳緊握着,狠狠的砸着床鋪,砰!砰! 每一聲都彷彿要砸近人的心裏,楊帆見此情景想要拉着孫染離開。 沒想到王波卻開口了,「警官同志,你想問什麼就問吧?」 他的聲音嘶啞的不成樣子,胸腔不斷的起伏着,看得出來在努力平復自己的情緒。 「你先平復一下,我稍微準備一下咱們就開始。」楊帆邊說,邊拿出隨身帶着的警用電腦和執法記錄儀。 調整好記錄儀,他把電腦遞給孫染,你來記錄? 「哦,好的。」 走完詢問必須的流程,楊帆單刀直入,「你為什麼報案?」 「因為我的兒子王佳被我的妻子鄒慶玲砍死了。」 「什麼時候的事?」 「今天,七點多的時候,我發現的。」 「在哪裡發現的?」 「就在我家。」 「說一下你妻子的情況?」 「我的妻子叫鄒慶玲,35歲,沒工作,在我小舅子的美髮店做幫工,她精神不正常,有精神病。」 「你兒子的詳細情況?」 「我兒子叫王佳,男孩,10歲,在第四小學讀三年級。」 「仔細描述一下,案發當天的經過?」 「昨天鄒慶玲在我小舅子的美髮店時,就說身體不得勁,心臟不舒服,到晚上六點多的時候我們在店裡吃完晚飯,我小舅子就讓我們先回家休息。」 「你的小舅子是誰,他開的店在哪裡?」 「我小舅子叫鄒徳勇,他在富華小區D棟五單元101室開了一家美髮店,叫德勇髮型設計室,我妻子平時就是在那裡幫忙。」 「鄒慶玲因為什麼不舒服?」 「她身體特別不好,總說心臟疼,她脾氣也不好,反覆無常,一點小事都會發火,這幾天美髮店也比較忙,她的狀態就有點不好。」 「接著說?」 「我和我妻子從店裡出來之後,就回家了,到家裡發現我家的門鎖打不開就沒打開家門。這個時候我妻子鄒慶玲還能走路,我倆就回我丈母娘家了,她家就在我家邊上,就是隔壁那棟。」 「你丈母娘家住在哪裡,家裡人還有誰?」 「我丈母娘家在幸福花園小區D棟3單元402室,我丈母娘的名字我不知道,我老丈人叫鄒國剛,我丈母娘家一共有三個孩子,我妻子鄒慶玲是老大,我小姨子鄒雪華排老二,我小舅子鄒徳勇是老三。」 「你家門鎖為什麼打不開?」 「我家門鎖就是正常關的,沒有反鎖,正常用鑰匙一擰就能打開,我昨天晚上18點多的時候,回家開門用鑰匙擰門鎖,逆時針開門轉不動鑰匙,順時針反鎖門能轉動鑰匙。 然後我就回到了我丈母娘家裡,我丈母娘就回我鄒艷玲是怎麼回事,看她狀態不對,問我倆是不是吵架了,我說沒有。 可能是最近美髮店太忙了,再加上前天,我小舅子和小姨子吵起來了,東西都摔了,有可能是嚇到了。」 「鄒雪華和鄒徳勇因為什麼吵架?」 「也沒什麼,因為店裡的事。」 「然後呢,在你丈母娘家,又發生了什麼?」 「接着我就倒水給她喂葯,她吃完葯我們就坐着和我老丈人和丈母娘聊天了。」 「你給鄒慶玲喂的是什麼葯?針對什麼癥狀的?」 「復方丹參片,是治療心臟的葯,她心臟不好,這葯就常備着。」 「然後呢?你們又幹什麼了?」 「我跟鄒慶玲說話,問她問題,她都不回答,全程都是我和丈母娘說話,後來八點左右我老丈人就去補習班把我兒子接回來了,這期間我出去了三次。」 「你出去幹什麼了?」 「第一次出去是因為我惦記家裡門鎖打不開的事,回家試了一次,還是打不開。 第二次是去給鄒慶玲買葯,我怕她犯病,去福瑞藥房給她買的琥珀保心丸,是安神葯。 第三次我又回家試試門能不能打開,因為我晚上十點就要去打更,我得給他們娘倆安頓好。 後來還是打不開我就從我家三樓北側陽台把紗窗打開進屋裡把門鎖打開的,打開之後就回丈母娘家把他們倆接回來了。」 「然後呢?」 「到家之後鄒慶玲就進卧室躺着去了,我在客廳給我兒子鋪好被,就給他們倆吃的中藥都給提前熬出來,就聽着卧室里鄒慶玲一直在喊兒子,兒子,我就讓我兒子抱着被去陪她睡了,然後我看到點了,就去倉庫打更了。」 「你給他么倆熬得是什麼葯?」 「都是中藥,他們倆身體都不好,我兒子吃的是治療食欲不振的葯,鄒慶玲吃的是治婦科病的葯。」 「接著說,你是怎麼發現出事的?」 王波擺了擺手示意讓他緩一緩,楊帆擰開瓶水遞過去,王波喝了一大口,緩了一會才又開口。 「我晚上就一直在倉庫了,到了上午七點三十左右的時候,我老丈人給我打電話說我家房門被反鎖了,怎麼敲門也沒人應,我尋思是他們娘倆應該還在睡覺。 我就讓我老丈人看看我家陽台的窗戶關沒關,他去看了之後說陽合的窗戶也是關着的,我走的時候她們娘倆都睡著了,陽台是開着窗的,我就有點慌了,我說我這就回家。 等我到家的時候我老丈人沒在我家那等着我,我敲了半天也沒人應,門鎖因為從裏面反鎖着,外面根本打不開。 過一會,我老丈人帶着開鎖公司的人來了,我跟他們說了一下情況,讓他們幫我開門,開鎖公司打開房門,我進屋之後叫了一聲沒人答應。 我就趕緊往卧室里走,走到卧室發現我妻子鄒慶鈴穿着睡衣仰着躺在地上,頭衝著卧室門的方向,身上全是血,手臂上有好多刀傷、我趕緊上前看,發現我她的眼睛還在動。 我兒子穿着睡衣趴在地上,頭衝著窗戶的方向,身上全是血,我用手拍了我兒子身體兩下,沒有任何回應。 我兒子在地上我只能看見他一隻眼晴,眼晴是微微睜着的,我就用手把眼皮扒開,發現我兒子的眼晴是翻着的,裏面全是自眼仁,已經看不見黑眼仁了。」 說到這裡王波再也控制不住,身體開始劇烈地抖動,雙手緊捂着嘴不想發出聲音,碩大的淚珠從他的指尖滑落。「滴答,滴答!」墜落在床單上,浸染出心碎的痕迹。 此情此景讓楊帆也心如刀絞,這叫個什麼事?自己的妻子殺了自己的兒子,同時失去了兩個摯愛的親人,愛恨交織,這是怎樣的剜心之痛! 待王波情緒稍微平復之後,楊帆詢問是否還可以繼續,王波點頭。 「之後,我就趕緊撥打了120,跟醫生說完我家的住址之後,我撥打了110報警,我老丈人跟在我後面進來的,他也沒有動什麼東西,就站在那裡哭。 過了一會110和120都來了,在把我妻子鄒慶鈴抬起來之後,我看見120的醫生在地上拿起了一把菜刀,把菜刀放在電視櫃那裡了,之後我就因為情緒太激動就失去意識了。」 「醫生拿起來的那把菜刀是你家用的嗎?長什麼樣?」 「是我家的,就是那種寬刃的菜刀。」 「你說你的妻子鄒慶玲有神經病?病情如何?平時發病的時候多嗎?」 「鄒慶玲去年的時候在精神病院住院過一段時間,時間我記不清了,沒什麼效果,後來醫生開了些治療精神疾病的葯,吃着也沒什麼起效。 後來又聽誰說的她這是因為有什麼東西折磨她,供起來就好了,後來就帶着她找人給供起來了,這些我都沒管,也不支持也不反對,心想着,只要她能好就成,可是供起來也沒好,我們就送走了。 她平時脾氣就很不好,發起火來就像變了一個人一樣,經常打人罵人,但是對我的兒子還是很好的。」 「她住院有什麼證明嗎?」 「有,不過平時都是她自己收着。」 楊帆看該問的都差不多了,問王波還有沒有什麼要補充的,他搖頭表示沒有了,楊帆就讓他看一遍有沒有記錄錯誤的地方,沒有錯誤就簽字摁指印。 從醫院出來的時候二人皆是長嘆一口氣,無論是醫院這個環境還是面對王波,都讓他們覺得壓抑不已,楊帆長舒一口氣,看了一眼手錶,六點半。 「走吧,先回局裡,看來今天又要加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