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嫡女狂妃,閑王太粘人
嫡女狂妃,閑王太粘人 連載中

嫡女狂妃,閑王太粘人

來源:海讀書盟 作者:蘇挽月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慕子瑜 現代言情 蘇挽月

過完年開始更新~前世,她身為江湖兒女,用盡一切辦法,助他登基為帝,換來的不是一世一雙人,而是後宮佳麗三千,她知無法改變,卻也無心爭寵,遠離後宮爭鬥,奈何,她卻不知,身在皇后之位,就是一種錯,家人被陷害密謀造反,三百餘口葬身火海,而她成了階下囚,夜夜受折磨枉死,重生而來,卻成仇人之妹,可笑可嘆,今生,主母笑裡藏刀,處處挖坑,姐妹各懷心思,擺不脫的麻煩,斗主母,斗姐妹,無心情愛,只想手刃仇人,可當冷情的她,遇上熱情難纏的他時,又會擦出什麼樣的火花呢?展開

《嫡女狂妃,閑王太粘人》章節試讀:

第5章:來討債的男人


「柳兒,我肚子有些餓了,去廚房備些吃的給我。」 蘇挽月吩咐了一聲,柳兒神色有些不太好看,但還是出了門去。 支開了柳兒,蘇挽月看向院中的那棵樹,隨即坐下,倒了兩杯茶。 「怎麼,戲都演完了,還打算看到何時?」 蘇挽月話剛落,一道白色的身影從樹榦後走了出來,男人身上頭上已是沾了不少雪。 男人越過窗戶進來,「小美人,你這警惕到不錯嘛,我都藏的這麼隱秘了,你還看見了。」 隨着調侃的聲音落下,男人落在了蘇挽月的身邊。 絕美的容顏,帶着一絲魅惑人心的笑,那雙桃花眼彷彿能看透人心一般,讓人看了,會情不自禁的陷入。 「就你身上那味道,十里都能聞到了。」蘇挽月輕抿了一口茶,問道,「公子來龍雲山莊有何事?」 蘇挽月也不是誇張,自從這個男人那日救了她之後,她便記住了他身上淡淡的蘭花香。 她其實也一直想找個機會謝謝他,他的葯很管用。 慕子瑜一個翻身,將蘇挽月手中的茶奪了過來,一飲而盡道,「就是口渴了,上你這來討杯茶喝,順便看看你還有沒有好好活着,你要死了,你欠我的人情我找誰討去。」 蘇挽月淡笑,「你不用刻意提醒我欠你人情,你說吧,只要我能辦到的,不違背良心的事情。」 聞之,慕子瑜眯着眼湊近蘇挽月,「這麼爽快啊,如果我告訴你,我就是看上你這張臉了,想帶回家每天看着,你又當如何?」 「咳……」蘇挽月聞言,被茶水嗆到。 慕子瑜白了一眼蘇挽月,「要不要這麼誇張啊,小爺我花容月貌,這都城還不知道多少女人想進我家的門呢。」 蘇挽月瞥了一眼慕子瑜,嘀咕了一句,「長了一張比女人還漂亮的臉,鬼才有興趣呢。」 那嘀咕聲,卻是被慕子瑜聽見,連忙反駁道,「誒,小爺我很爺們好不好,背着你走了一百里,你以為你很輕是吧?看着瘦小,可重了。」 「是是,你很爺們。」蘇挽月忽覺這個男人有時候挺幼稚的,「那請問大爺你除了這個,還有其他要求讓小女子我報恩嗎?」 聞之,慕子瑜眼神一閃,「還沒想到呢,就當利息先存着吧,等我想到再告訴你。」 「你是債主,你說了算。」 「爽快!」慕子瑜爽朗一笑,「小美人,你這剛把小侯爺傷得不能人道,如今轉眼又傷了自己的三姐,你這是想坐實你天煞孤星的命啊?」 「那是他們自找的!」蘇挽月冷笑,「這只是一個開始。」 「可你家水深的很,你勢單力薄,我怕你把自己玩進去了,若你需要幫忙,可以告訴我一聲,我只收一點利息。」 說話間,蘇挽月黑眸中帶着深深的仇意,只不過轉瞬即逝,「幫忙到是不需要,那個懦弱的蘇挽月已經不存在了。」 那一閃而過的猶豫,被慕子瑜捕捉到了,「可是再強大的人,也是需要別人的幫忙,不是嗎?」 聞言,蘇挽月沉默了片刻,是啊,他說的沒錯,再強大的人,若沒有勢力的支撐,也是孤掌難鳴,想了想,蘇挽月點頭,答應慕子瑜,若有遭一日,她需要幫忙時,會第一個找他。 「如此甚好,甚好!」慕子瑜輕笑,隨即話鋒一轉,「話說,你為何不問問我是誰呢?你就不懷疑我接近你的目的?」 慕子瑜看着蘇挽月,帶着一絲期待,說起來也算是相識一場,可蘇挽月一句也沒問過,只說了一句,他的情,只要他開口,她能做到的,都會還。 「你想告訴我的時候,自然會告訴我的。」 蘇挽月語氣淡淡,那雙黑眸里的認真,讓人有些移不開視線。 慕子瑜盯着看了許久,看得蘇挽月臉微微有些紅了,「你是不是見着漂亮女子,都這般輕浮的盯着啊。」 慕子瑜抬手,彈了一下蘇挽月的額頭,「少臭美了,小爺我見過比你美得多了去了,我只是看啊,你這病怏怏的樣子實在不討喜,小爺我可是聽說,納蘭夫人能文能武,怎麼她的女兒如此柔柔弱弱的。」 「可你沒聽過一句話嗎?有時候柔弱的女子卻更能讓人毫無設防。」蘇挽月抿唇淡笑,是啊,柔弱的女子有時候也能成為致命的武器。 比如那蘇媚,前世的她不就是被蘇媚那柔弱,我見猶憐的樣子給欺騙了嗎? 「聽美人一襲話,小爺我受教了,不過呢。」慕子瑜頓了頓,神秘一笑,「據說,納蘭夫人當年陪嫁了一本清心訣,可是很適合你的體質修鍊,你怎麼就不練練呢?」 清心訣! 蘇挽月眼神一亮,那清心訣可是她前世夢寐以求都想得到的東西,可納蘭夫人失蹤生死不明之後,就無人再見過清心訣。 「有人來了,我先走了,小美人,改日來看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