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閃婚厚愛:誤惹天價老公
閃婚厚愛:誤惹天價老公 連載中

閃婚厚愛:誤惹天價老公

來源:邁步書城 作者:蒔蒔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蘇念 蘇語茜

他是權勢滔天、冷酷毒辣的風雲巨子,卻對她窮追不捨,糾纏不斷,寵她入雲巔
她避之唯恐不及,滿腦子只想跑
又一次被逮住,墨堯循循善誘道:「佔了我的人,生了我的崽,還想不負責任,逃之夭夭,這是何道理?」 蘇念痛訴,「明明是你非禮我,逼我造人的!」 墨堯:「那我再逼你一次!」 …… 都說墨堯生性涼薄,形如浮冰,不近女色
呵呵,誰說的,站出來,蘇念一定打死他!展開

《閃婚厚愛:誤惹天價老公》章節試讀:

第五章:同處一室


  蘇念的笑容還沒褪去,蘇子鳴一個巴掌就打了過來。
  措不及防,卻也是意料之中。
  蘇念捂着臉,一臉「懵圈」的看着養父。
  蘇子鳴憤怒道:「馬上給我離婚!」
  蘇念無辜至極,「為什麼!」
  蘇子鳴死死的盯着蘇念,一字一頓道:「我讓你立刻離婚!」
  蘇念暗暗佩服墨堯,他預測真對。
  如果只說,她有一個男朋友的話,那養父一定會讓他們分開。
  就和當年她和顧浩然一般。
  幸好,她這次有準備!
  蘇念委屈的宛若小貓咪,「本來還以為,我結婚父親會高興……我還和我老公準備舉辦了一個簡單的婚宴,都已經邀請父親一些熟悉的朋友來參加,就希望讓父親開心開心……」   蘇子鳴震驚了,「邀請我朋友?」
  蘇念點頭,「是啊,顧家,黃家,王家……我都發婚帖,邀請他們參加我的婚宴!」
  蘇子鳴還想,讓蘇念離婚,就當什麼事情都沒發生……   可沒想到,蘇念居然連着婚帖都發了?
  蘇子鳴更憤怒了,「你這個孽子,你……你是要氣死我!」
  然後,抄起身邊的高爾夫球杆,就朝着蘇念的身上打了去。
  蘇念被打了好幾下,連着衣服都被打破了。
  一邊的蘇語柔看了這情況,急忙跑到前去,對着被打慘了的蘇念說道:「你快點離開,不然父親要打死你!」
  蘇念看着盛怒的養父,「勉為其難」的聽了蘇語柔的話,先離開了。
  蘇語茜一直在開心的看戲,就想看蘇念被活活打死。
  可哪裡想到,蘇語柔上前幫忙。
  不過,蘇念都跑了,這戲看不下去了,而且小叔此刻還那麼恐怖,蘇語茜也識抬舉的溜了。
  蘇語茜跑到外面,看到了慘兮兮的蘇念,笑的開心,「呵呵,你一個養女,找了一個野男人,居然還厚顏無恥的邀請小叔的朋友參加你的婚宴,你想撈錢的目的,太明顯了吧!」
  蘇語茜也就覺得,小叔可能覺得蘇念丟他臉,才下手那麼狠。
  蘇念舉辦婚宴分明是為了撈錢嘛!
吃相太難看!
  蘇語茜開心的挑眉,「嘖嘖,就是可惜了,小叔怎麼沒打死你!」
  ……   蘇念回到公寓時,意外看到了墨堯。
  墨堯看到蘇念慘兮兮被打的模樣,神色恐怖的好似要撕碎什麼人一般,「誰動的手!」
  蘇念愣了片刻,試圖遮掩一下身上的打痕,故作沒所謂的一邊開門,一邊回道:「不小心摔了。」
  墨堯無言,一把抱起她,進了公寓里,把她放在了床上,「醫療箱呢?」
  蘇念又被抱了,紅着臉,尷尬的搖頭,「我這裡沒有!」
  墨堯冷着臉,「躺着,不許動!」
  蘇念看着墨堯離開了公寓,沒多久拿了一堆碘酒紗布之類的東西。
  墨堯走到蘇念的身邊,命令道:「趴好了!」
  蘇念有些不適應一個陌生男人的命令,「我能處理!」
  墨堯見着蘇念還死要強,直接就將她的衣服扯下。
  蘇念有些驚到了,「你做什麼!」
  「給你清理後背的傷口!」
說著,矜貴又漠然的補充一句,「你身上,我哪裡沒看過?」
  蘇念:「……」   墨堯扯開了蘇念的衣服,看着後背被打的地方,已經紅腫的印出觸目驚心的血印。
  墨堯看了,幽暗的眸子里,泛出了火色。
  如此嬌弱的肌膚,哪裡受得了這樣的疼。
  可還是按捺着情緒,幫蘇念小心翼翼的處理背後的傷痕。
  蘇念覺得氣氛沉默的有些尷尬,故作玩笑道:「……這點傷,沒什麼的!」
  因為體弱的關係,在孤兒院總被欺負。
  而到了蘇家,她總莫名其妙的犯錯,動不動就被家規。
  被打,對她來說,真是家常便飯!
  墨堯沉着臉,聲音低沉的帶着力量,「以後,我不許你再受傷!」
  蘇念聽着墨堯的話,心不自覺的快跳了幾個節奏。
  ……   墨堯給蘇念處理好傷口之後才發現,這女人居然沒心沒肺的睡著了。
  墨堯走出公寓,聯繫了許塵,「調查清楚,她下午之後的行蹤!」
  想到蘇念身上的傷,墨堯體內暴怒的凶獸都要衝出來了。
  許塵見着老大心心念念都是蘇念,有些不開心,可依舊應下了,「知道了!」
  「中午讓你調查的事情如何了?」
  許塵語氣中帶着少許不甘,「她偷圖的事情是有一些小情況……可能,被人誣陷了。」
  墨堯沉默了片刻,「後續的情況,你去處理!」
  許塵默默的只能繼續點頭,「好!」
  ……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蘇念被飯香勾起來了。
  醒來之後,後背還有絲絲痛意。
  只是,更讓蘇念在意的是,在公寓的小廚房裏面忙活的墨堯。
  孤單久了的人,會害怕孤單。
  蘇念一直覺得,她不會害怕……   只是,如今忽然多出一個人,在她面前忙來忙去,好似別有一番滋味。
  蘇念下床,看着準備好的一桌子菜的墨堯,「都你做的?」
  就墨堯看着一副冰山涼薄的臉,怎麼也不像會做飯的人。
  蘇念坐下,吃了一口,有些意外,「你的手藝不錯!」
說著,打趣了一句,「長得好看,又會做菜,你應該有很多女孩子喜歡吧?」
  墨堯淡淡的看了一眼蘇念,「我的心裏,只能裝下我的妻子!」
  蘇念聽着禁慾十足的墨堯,說出這句撩人的話,差點要噎住。
  蘇念咳嗽了一聲,「我父親已經知道我結婚了,應該不會再給我安排什麼男人了!」
說著,看了一眼墨堯,「你什麼時候要我幫你應付你家裡人,不要客氣!」
  墨堯劍眉微揚,意味深長道:「我不會客氣!」
  ……   吃好了之後,蘇念以為墨堯要離開,卻見着他遲遲不走。
  蘇念提醒了一句,「你明天不要上班嗎?」
  墨堯看了一眼蘇念,「你好似忘記了一個重要的事情!」
  蘇念疑惑了,「忘記了什麼?」
  墨堯慢慢的走到了蘇念的身邊,「今天,是我們的新婚之夜!」
  蘇念頓時一噎,尷尬道:「我們兩個人領證,不過是各取所需!」
  墨堯瞥了一眼不安的蘇念,提醒了一句,「你和你父親說,你結婚了,可你父親會不會調查,我們的夫妻關係是不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