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西遊群雄傳
西遊群雄傳 連載中

西遊群雄傳

來源:掌中雲 作者:悟空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八戒 奇幻玄幻 悟空

寧鳴而死,不默而生
隋末唐初,群雄並立,戰火燃燃,黔首布衣怨聲載道,水深火熱......展開

《西遊群雄傳》章節試讀:

第6章 豹幻山犀豹搶經奪僧


金蟬四眾自離開康建府後也走了三五月有餘。
這一日,只走的月上枝頭後悟空才道「:師父,天色已晚,我看我們還是在此休息,明日再行前去吧。」
金蟬點頭道「:為師也略感疲憊,那我們就在此處度過一宿,明日再走吧。」
八戒聞言,癱倒在地「:也不知東土大唐還有多少時日能到,我走這半日,已經猶如靈魂出竅。」
悟空笑道「:你這獃子,想我們曾經學藝時,一天行幾萬里都不感勞累,怎麼現在還未走千里,你便如此不堪?」
八戒道「:駕雲與走路怎能比較?若是駕雲前去,我必無怨言。」
悟空點起火堆後笑道「:前日你見我化的野果不能頂飢,如今你去化些好的齋飯供我等享用吧。」
八戒道「:你讓我稍做休息,等緩好精神,我便去化頓豐盛的齋飯。」
悟空道「:等你緩好精神,我們還傳什麼經,都做個餓死鬼去閻王處了賬了。」
那日,虎力大仙見自己愛徒魂飛魄散後心生不滿,怨氣衝天。
來到此處找到了犀牛怪,這犀牛怪原是不周山的神獸,因偷吃了西王母的靈丹練的一身法力,修出人形後便逃到此處為妖。
虎力大仙朝犀牛怪道「:兄弟可知那西天傳經的金蟬長老?」
犀牛怪搖頭道「:地處荒山,不問世事。敢問兄長,這金蟬長老卻是何方的神聖?」
虎力大仙環顧四周低聲道「:兄弟不知,那金蟬長老乃是十世修行的好人,吃他一口肉就能長生不老,與天同歲。還有那佛祖親編的三藏經書,但凡參透,便可修成正果,肉身成佛啊。」
那犀牛怪聽聞,兩眼放光道「:兄長莫要欺我,此言當真?」
虎力大仙說道「:千真萬確,怎會有半句虛言。」
那犀牛怪心中暗喜「:即是如此,我還練什麼仙丹,修什麼法術,只要抓住金蟬吃了便是。若要參透三藏經書我便可以肉身成佛,再也不用在此躲藏,豈不美哉!」
犀牛怪心中盤算後便抬頭便問虎力大仙道「:那金蟬子現在何處?我我這就將他抓來與兄長共享。」
虎力大仙道「:兄弟切莫着急,金蟬子就在康建府中。不過半月有餘便會來此,兄弟好生準備,切記提防他身邊的兩個和尚一個道人。」
犀牛怪笑道「:兄長勿憂,我這有大大小小護衛無數,還害怕他兩個和尚一個道人不成,兄弟只管放心,待我抓到金蟬取得經書後,願與兄長一同分之。」
等到虎力大仙告辭後,那犀牛怪點招人手,分為幾隊前去巡山。
只見這一隊小妖個個穿着盔甲,舉着火把一路找尋。
那金蟬長老突卻勒馬道「:徒弟,這荒山野嶺之地我怎麼聽的似有人言,莫不是妖怪吧。」
八戒道「:誰在言語,我怎不知?」
捲簾道「:那遠處似有火光,不知是人是妖。」
悟空笑道「:莫管他是人是妖,都與我等無關。如若是過路客商我們正好討些齋飯,如若是過路的妖怪,只要不為難我們,我們放過去便是了。」
那八戒笑道「:師兄真會說笑,常言道「賊不走空」,妖怪夜晚出來必是覓食,還分什麼在家的妖怪和過路的妖怪。」
悟空道「:你這獃子怕是餓的發昏了,妖怪覓食必是小心翼翼,哪有打着火把出來尋食,如此豈不掩耳盜鈴,此地無銀。我看這分明就是一群過路的妖怪,想必是要去某個洞府赴宴,法力尚淺不會騰雲,白日里怕遇見凡人,故只敢在夜裡行走。」
那金蟬道「:若是這等妖怪,你二人無需為難,修鍊不易,就放它們過去便好。」
悟空笑道「:師父放心,我也是經歷過修行的,深知這修行不易。若是他們沒有惡意,我便不加為難。」
就在這四人言語間,那幫舉火巡山的小牛精便走了過來。
悟空攔住問道「:諸位如此夜深往那裡去?」
領頭的那牛怪答道「:你是何人,竟敢攔我道路?」
悟空笑道「:我等是過路的客商,見諸位急急忙忙趕路特此一問,並無他意。」騰空變了幾塊碎銀放到了那怪手裡道「:長官一路幸苦,為眾兄弟討杯茶喝。」
那怪接過碎銀笑着說道「:你這商人還算機巧,我且問你有沒有聽過有去東土傳經的和尚從此經過啊。」
那金蟬一聽心中暗道不好,便裹起頭巾蓋住光頭。
悟空笑道「:想必諸位認識這前去傳經的和尚?再說尋一幫和尚有甚用處。」
那怪說道「:你是不知啊,傳經的和尚是如來座下的金蟬長老,十世修行的好人吶,吃他一塊肉便可長生不老啊!還有那西天如來親編的三藏經書,但凡參透便可肉身成佛,修成正果。」
此語一出,慌得那金蟬長老扯住八戒衣袖,頭暈目眩。
悟空笑道「:我還聽人說,有三人保護着這前去傳經的和尚,可個個都是降龍卧虎之輩,你就不懼怕他們么?」
那怪笑道「:有甚懼怕,我家大王亦是法力無邊,使得一口降龍紫金錘也是無人能敵,若是遇上他們定是一頓好打。」
悟空笑道「:即是如此,那我便叫你嘗嘗是這金箍棒無敵還是你家大王的紫金錘厲害。」
還未等那牛精反應過來,悟空便抽出那根鐵棒將領頭小牛精打成一灘肉泥。
慌的那其他小妖抱頭鼠竄,狼狽而逃。
悟空笑道「:我且留下爾等性命,快去稟報你家大王,就說爺爺在此等他來戰。」
那金蟬道「:好徒兒,我們還是早些離開這是非之地吧。」
悟空笑道「:師父莫憂,夜黑難行。這巡山的小妖不知多少,我們還是就此等待,我倒要看看那大王有甚本事。」
八戒也道「:師父怎老說如此喪氣之話,有我三人在此,還怕什麼妖怪。」
只見那些小鬼一路嘶喊回到洞中「:大王禍事了,禍事了。我們尋到那去傳經的和尚了,可有一猴頭手裡的那根棍子着實厲害,牛先鋒就輕輕挨了一下便成一灘肉泥,屍首全無啊。」
那犀牛怪怒道「:是何等的和尚,竟敢如此撒野。取我降龍紫金錘讓我為牛先鋒報仇雪恨。」
那悟空見遠處塵土飛揚道「:來了,來了,買賣上門了,捲簾護住經書,八戒看好師父。看我好好教訓教訓這幫不知死活的孽畜們。」
只見那怪舉起金錘問道「:是那個禿頭和尚傷了我的護衛前鋒,膽敢出來與我一戰么?」
悟空笑道「:我原以為這大王有何樣貌,原來是一頭笨牛精,你要識相便跪下叩頭祈命,爺爺還能大開慈悲饒你一命,如若要是說出半個不字,我便送你去見西天如來。」
那怪道「:你這尖嘴猴腮的孽畜也敢嘲笑你爺爺的相貌?今日我便要殺你為我先鋒報仇,廢話少說,孩兒們,給我上。」
這犀牛怪只是舉起金錘砸向悟空。
悟空笑道「:本想留爾等性命,既然如此,便休怪我手下無情。」
只見行者站在原地揮舞起了那根如意金箍棒。
只聽的刷刷聲響,但凡碰到金箍棒的小妖頃刻之間便化為肉泥。
唬的那些小妖不敢向前,那犀牛怪舉起金錘便砸向鐵棒,只聽的乓的一聲,但見那金錘從中裂開,將那犀牛怪震飛在幾尺開外。
悟空收棒笑道「:你這孽畜有甚本事便可自稱為王?也不怕其他妖王譏笑。」
但見那犀牛怪趴在地上變成一個巨大的白角犀牛朝金蟬四眾衝來,悟空揮起金箍棒就是一下只砸的那牛角從中折斷,疼的那犀牛怪哀嚎而逃。
悟空亦是收起鐵棒變成一個巨大猿猴朝前追去。過了片刻,才見那行者從林中出來。
悟空笑道「:師父放心,那牛怪已被我打怕了,該是再也不敢出來了。」
那牛怪回到洞府後哀嚎不已,喚來小妖,請小魔王前來議事。
這小魔王乃是一條九尾豹子精,能呼出幻氣造出海市蜃樓迷惑路人。
聽到犀牛怪喚它,便隨小妖來到犀牛怪洞府。「:哎呀,兄長,你這角怎麼斷了,是誰如此狠毒,待兄弟為你前去報仇雪恨。」
那犀牛怪見小魔王到來失聲痛哭道「:賢弟要是晚到一步就看不到哥哥了。」
那小魔王道「:哥哥遇到何方歹人,竟然如此惡毒,你告訴兄弟,兄弟為你前去雪恥。」那犀牛怪也不回答只是抹淚低聲問道「:賢弟想長生成佛么?」
小魔王坐下道「:哥哥說的什麼話,我們修行不就是為了長生和正果么?怎會不想長生?」
犀牛怪道「:即是如此,我便有個長生的法子便告訴兄弟。」
那小魔王聞言急道「:哥哥有甚法子,快說與兄弟。」
「西天如來佛座下二弟子金蟬長老卻是個十世修行的好人,但凡要是吃他一口肉便得長生吶。」
那小魔王驚道「:即是這般,那金蟬長老所在何處?」
犀牛怪道「:遠在天邊是近在眼前,他就在這附近,我便是被他的一個徒弟打傷的。」
那犀牛怪道「:賢弟可要小心一個猴頭,他那手中鐵棒着實厲害,要不是哥哥逃的快,此時早已經成為棍下之鬼了。連我的降龍紫金錘也碎成兩半了。」
小魔王笑道「:哥哥放心,我也有百年的道行,還怕他一個猴頭不成么?且等兄弟前去為哥哥報仇。」
犀牛怪嘆氣道「:兄弟只是小心那猴頭的鐵棍,哥哥這便引你前去。」
只見那金蟬四人正在一棵大樹下靠背休息。
犀牛怪用手一指悟空說道「:就是這廝好生厲害,賢弟尤其小心。若是見他掏出棒子,便趕忙逃跑,若是跑的慢些,只管變成一灘肉泥,連屍首都不得全啊。」
小魔王笑道「:哥哥怕是被打怕了,我也遇過對手無數,還沒見過那樣厲害的兵器,正好與他前去切磋切磋,待我先戲他一戲。」
只見這小魔王閉目掐訣從胸腔內呼出一口幻氣,在遠處變出一座民舍。
捲簾眺望道「:聖僧,這前面怎無端的生出一個民舍。」那金蟬道「:想必是剛才打鬥未曾得見吧,既然有一民舍,我們還是上前借宿一宿吧。」
悟空笑道「:師父莫要激動,此乃玄天幻術,呼出一口幻氣變能幻出亭台樓閣,美人寶藏。人但凡過去,變會呼入幻氣,自縊而亡。想必這又是那死牛精從哪裡請到的幫手,用如此下三濫的手段取我等性命。看老孫戲它一戲。」
只見悟空起身吹着口哨走到草叢深處撒了一泡尿液。但見那尿全部飛到了幻化出來的民舍處,澆沒了那一排民舍。
「:這廝果然好手段,好手段。」捲簾忍不住贊道。
那小魔王見自己的幻術已被識破還遭到行者的侮辱,頓時惱羞成怒,跳將下去怒罵「:是那個不知死活的孽畜傷了我兄弟,快快出來受死。」
行者笑道「:現在這個世道,怎麼是個畜牲都敢如此放肆。你既前來送死,你爺爺我便答應你。」
那小魔王也不言語,只是幻化出千把寶劍飛向悟空,悟空輕輕推了推手,那些寶劍便調轉劍頭直刺小魔王,那小魔王猛地一躲才躲開萬劍穿心。
悟空笑道「:你這廝就如此本事也敢前來送死?真是笑話,當今世道,果然是鼠輩橫行,蝦蟹當道。」
那小魔王又幻出千條烈焰向悟空噴去,悟空笑道「:這便是你爺爺千年之前玩過的招數。」隨即朝千條火焰吹了口仙氣,那火焰瞬間熄滅。
那小魔王心中暗道「這廝好強的法力。」
於是便又幻出千條毒蛇吐着信子向行者咬去。
行者拿起金箍棒穿過毒蛇一棒只在那小魔王面門上捅了個碗大的窟窿。
小魔王還來不及哀嚎就倒了下去。唬的那躲在石後的犀牛怪慌忙逃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