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官途之平步青雲
官途之平步青雲 連載中

官途之平步青雲

來源:萬讀 作者:李湘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李湘 現代言情 齊寶

他堅信——掌權不忘放權,鋪路不忘後路,爭鬥不忘堅守,方能平步青雲!?展開

《官途之平步青雲》章節試讀:

第4章 柳菲夜訪


「馬三炮,鄉裏面那麼多的工作,那麼多的材料要上報,人家齊寶是大學生,是能夠耍筆杆子的人才,你們到好,要把他放到小劉村去,我問你,難道說你們黨政辦就找不出人來了?」

聽到趙哲學在那裡罵人,聽到的人們互相望望,誰也無法理解這事了,趙哲學那麼膽小的人,怎麼就突然間敢罵周春節的鐵杆手下馬三炮了?

他難道不怕得罪周春節嗎?

太反常了,反常得讓人無法想明白。

這時的黨委書記辦公室裏面,周春節同樣也在聽着趙哲學的罵聲。

開始時周春節還沒有搞明白情況,隨後聽到趙哲學罵出來的話語時,周春節就有些發愣。

這齊寶到小劉村的事情是班子會上討論的事情啊,當時趙哲學也是贊同的,怎麼突然間就發生了變化呢?

趙哲學這是準備為了一個齊寶,公開跟自己翻臉了?

趙哲學是副市長的人,他敢於這樣做,是否說明了有針對自己的動機?

許多事情就是這樣,越是往深了去想就越是會想得複雜,周春節現在就完全陷入到了這個誤區裏面。

訓了馬三炮之後,趙哲學就來到了周春節的辦公室。

看到趙哲學進來,周春節急忙就起身上前與趙哲學握手道:「老趙,發那麼大的火?」

話意中就有着試探的意思。

趙哲學知道,留下齊寶必須要通過周春節,訓馬三炮就是要把話先傳給周春節。

聽到周春節詢問,趙哲學就說道:「周書記,你也是知道的,縣裏面一下子壓下了那麼多的事情,正是用人的時候,我想了一下,還是先留下齊寶才是,至於小劉村,我建議另外再派人去。」

很直接就說了要留下齊寶,周春節的目光就投到了趙哲學的身上,心中暗想,不惜為了一個齊寶頂撞自己,看來真的有什麼事情發生了。

周春節的心中轉了不少的念頭後,微笑着點頭道:「黨政辦目前的確壓力有些大了,還是老趙考慮得周到。」

看了看趙哲學,周春節又試探道:「你說,這齊寶是否該加一加擔子呢?」

聽到周春節的話,趙哲學就在想,如果能夠給齊寶更多的好處,自己與齊寶之間的關係就更親一些,當然是好事,就用力一點頭道:「周書記說得不錯,黨政辦裏面的那幾個人是什麼情況我們都清楚,也就齊寶拿得出來。」

「馬三炮呢?」周春節又試着問道。

「我到是覺得從能力上看,馬三炮是無法承擔起黨政辦主任一職的,實在不行,讓他到那小劉村去工作上一陣好了。」

周春節倒抽了一口涼氣,這趙哲學的話說得讓人心驚了,這是要全力支持齊寶了啊,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看不明白了!

出於謹慎,周春節沒有駁趙哲學的面子,呵呵一笑道:「老趙說得不錯,不過嘛,黨政辦主任的事情,我看還是先放一放。」

周春節在送走了趙哲學之後,更加坐不住了,越想就越感到必須到縣裏面去了解一下情況。

站起身來也沒跟誰打招呼,周春節坐着車子就朝着縣城方向而去。

齊寶這時卻是回到了辦公室。

看到齊寶進來,辦公室裏面的人們都把目光投到了齊寶的身上,心中全都慌亂了起來。

這兩天這小子到底在縣城裏面做了什麼事情啊!

齊寶把大家的表情都看進了眼裡,這就是現實啊!

平時大家好來好去的,關鍵的時候才能夠看出情況,自己不去了,他們都擔心了,現在可能把自己都恨上了。

心裏這樣想,齊寶卻也並沒有說什麼,反正事情已經到了這地步,一切就看發展了。

柳菲現在也有些看不明白齊寶的情況了。

按說自己對於齊寶已經是了解得夠透的了,也趁着一次到縣裡辦事的機會,隨着齊寶去他家看了一眼,探了一些口風,就是普通家庭啊,怎麼現在看上去,齊寶有着很強的後台似的。

太怪了!

想到這裡,柳菲突然冒出了一個新的想法。

反正自己的身體是要給出去的,難道讓那五十多歲、又老又丑的副縣長佔有?

齊寶那麼年輕帥氣,再加上很可能背後有靠山,無論從肉體享受、還是前途發展上來看,都是更合適的人選,自己何不把身子給了齊寶呢?

有了這樣的關係,難道他不會關照一下自己?

柳菲越想就越是感到自己的這個想法可行。

目光投到了齊寶的身上時,在陽光之下,柳菲發現那齊寶真的是太有型了。

有了決定,柳菲的思想又活躍了起來,這種事情得自己主動一些才是。

只不過,在徹底把身體交出去之前,還是要確認一下,齊寶到底是不是真的背後有人。

如果他只是僥倖走了狗屎運,那自己也只能忍着噁心,去找副縣長了……

下了班,齊寶回到住處後,炒了一個豆腐、燒了一小鍋的湯,蹲在那裡就吃着。

齊寶的生活其實非常的簡單,到了這裡之後,一直都是自己在做飯吃。

吃完了東西後,齊寶剛洗完了碗,房間門就被敲響了。

齊寶打開門就是一驚,因為穿着一條黑色短裙的柳菲,正笑盈盈地站在門前,兩條白花花的大長腿,在燈光下無比晃眼。

她明顯是洗過了澡的,整個人身上香香的,一陣微風吹來,渾身的香氣就鑽進了齊寶的鼻子,齊寶不由暗中咽了咽口水。

不得不說,這女孩子對自己還是有着很強的誘惑力。

想起柳菲之前的心思,齊寶的心,隱隱躁動了起來……

「齊寶,我那燈的拉線壞了,你能幫我接一下嗎?」

「行啊,沒問題。」齊寶臉有些微紅,趕緊收回目光,答應道。

齊寶換好衣服,就跟着柳菲走了。

柳菲住在這鄉**的二樓,由於是女孩子,鄉里對她很是關照,她住的那地方上去還得有一道門戶。

「一個人住在這裡真是有些怕人,好在怕的時候看一眼樓下你的住處亮着燈,我就不怕了。」柳菲挽了挽頭髮,說道。

齊寶就笑了起來道:「你這裡倒是一處安全的地方。」

說話間,兩人就來到了柳菲的房間門口。

打開門後,屋裡一片漆黑,柳菲道:「拉線壞了,沒辦法,只能摸着了,我找一下手電筒。」

說著,對齊寶道:「別在外面站着,先進來吧。」

齊寶剛一進入,這門也不知道是自然的還是有人帶上的,一下子就關上了。

下一秒,齊寶就聽到柳菲突然唉喲一聲,撞進了他的懷裡。

這……

彷彿是柳菲摔倒在了自己的懷裡啊!

長那麼大,齊寶還從來沒有抱過女人,特別是柳菲這樣的美女。

雖然望不到對方的樣子,那陣陣幽香還是撲面而來,齊寶深深吸了一口,感覺心神一陣沉醉。

下意識的,他就抱住了柳菲,感受着懷中那溫暖的嬌軀,齊寶心頭火熱,直接低下頭,含住了柳菲嬌艷的紅唇。

沒想到柳菲沒有拒接,反而伸手摟住了齊寶的脖子,激烈地迎合了起來。

齊寶的喘息漸漸加重,不知不覺間,他的手已經順着睡衣與肌膚之間的縫隙,游魚一般滑了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