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偷生總裁龍鳳胎後,他要我每晚唱征服
偷生總裁龍鳳胎後,他要我每晚唱征服 連載中

偷生總裁龍鳳胎後,他要我每晚唱征服

來源:騰文小說 作者:偷生總裁龍鳳胎後,他要我每晚唱征服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蔣愷霆 趙安琳

六年前,他冷戾地說:「別墅給你,一億給你,離婚!」六年後,天才萌寶帶着軟糯小公主站在一座墓碑前,「爹地墓碑在這裡,給我炸開,活要見人死要見屍,墳頭長草我就見骨灰
展開

《偷生總裁龍鳳胎後,他要我每晚唱征服》章節試讀:

003 小網紅上勁爆熱搜


閉眸的男人再次睜開眼睛,神情疲憊,似乎還沉浸在方才的幻覺里,惜字如金,「說。」

高風佑抿唇道,「今天下午安琳小姐和一個小孩子吵架,用詞不當,上了熱搜,引起了一系列不良反應,有損您的聲譽。」

蔣愷霆面無表情,眸底高深莫測,「嗯。」

高風佑遲疑了一下,打開手機里的那則小視頻,有些話不知該說不該說,「總裁,這是出事的視頻,那個小男孩……」

蔣愷霆連一個眼神都沒有給手機,只聽聲音就蹙眉,「撤熱搜。」

高風佑見狀,到了嘴邊的話也收了回去,或許只是一張相似的臉而已,何況那個孩子還戴着墨鏡,他連孩子的眉眼都看不清楚,「是,總裁。」

豪華的勞斯萊斯在燈光璀璨的街頭蜿蜒着亮麗的弧度,清冷的男人假寐,卻又下意識的掀起眼帘,望向窗外,熟悉的街頭,陌生的人臉……

席雲渺後知後覺,第二日上午去看過後媽並將後媽送到醫院安排了一應事宜後,坐的士回酒店的路上,這才看到了那則在短短几個小時內就上了熱搜,併火透半邊天的視頻。

彼時小視頻已經被各大小網站,各大小媒體平台瘋狂轉發,標題一個比一個勁爆。

《蔣愷霆准未婚妻網紅趙安琳欺負小孩,疑似會被蔣家退婚。》

《大明星趙安琳揚言賣小孩。》

《蔣愷霆未婚妻對上小朋友,竟這樣無下限……》

《網紅不紅反心黑,揭秘安琳小姐的黑暗歲月。》

她只隨手滑動了幾下手機,就看了好多標題的小視頻,她順手點開一個有着幾十萬評論的視頻進去。

哇塞,樓蓋的好高啊,第一樓竟然有二十多萬的點贊以及十萬的回復。

這年頭,數據能證明一切。

一樓評論是:本人在機場衛生間親眼目睹了這一幕,我還拍了一段視頻,角度不同哦,趙安琳這個網紅不簡單,背靠大總裁好乘涼,網紅當膩了,準備改行去做人販子了。有想看視頻的私聊我,比公布的這段更能顛覆你的三觀哦。

席雲渺好奇的點進去,下面的回復簡直讓她高興的飛起,那六親不認的笑聲連的士司機都懷疑自己拉了一個精神病人。

冬天的向日葵:我出五毛錢買視頻。

峰戀瘋:我這裡有安琳掛着兩片布料的視頻,免費拿走不謝。

老虎太哥:我要,我用一顆花生米來換。

最後的天雷天使:蔣家能讓人販子進門?很懷疑哦。

越無名:我是醫院的護士,趙安琳上個月來我們醫院做了個流產。

平平無奇的我:接上樓,半年前趙安琳來我們醫院治療梅毒。

空氣泡泡:接上樓,一年前趙安琳來我們醫院切了個子宮,我也有視頻有證據哦。

二十六度七:我是風水大師,為了保護祖國的花朵們不受惡人魔掌的侵害,我已經為趙安琳覓得一塊風水寶地,保證她下輩子能投胎成螞蟻,不再禍害人間。

逗比老壇壇:喂,視頻賣不賣了?我加價,出八毛。

……

樓主回復眾人:現在開始秒殺,跳樓大甩賣,一毛錢,十分鐘內進群的送新鮮養眼的安琳大禮包,群號是4781####

席雲渺越看越歡樂,直到的士停在酒店門口,司機提醒,她才下車。

敲開房間門,她第一時間抱住兒子,「清寶,你沒有受傷吧,那個阿姨有沒有打到你?」

席睿清咧嘴笑,「媽咪,寶寶這麼聰明,怎麼會讓自己吃虧呢?安琳的戰鬥力弱爆了。」哼,媽咪你現在才看到視頻嗎?

席雲渺在孩子們面前,面色少有的嚴肅,「你要知道胳膊擰不過大腿,你畢竟只是個孩子,下次遇到這樣的事情你不要多話,溜之大吉就好了,知道嗎?」

席睿清乖乖的點頭,「媽咪,我知道啦。」

「趙安琳有沒有看到你的臉?」

「沒有啦,墨鏡那麼大,她又不認識我,對啦,媽咪看小視頻會不會很開心?」

席雲渺又問,「她有沒有說過你長的像什麼人?」

「像誰?」席睿清嘻嘻笑。

席雲渺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他戴着墨鏡,那個女人沒有認出來也是正常的,就又開始編故事,「像天使啊,我們小的時候有個非常流行的動畫片,你和那裏面的男主角就非常像。」

席睿清笑的純真,「這樣啊,我還以為像爹地呢,媽咪,我和爹地長得像嗎?」

「墓碑上沒有刻照片,有點遺憾。」席雲渺繼續她的表演,「所以你們看不到爹地的樣子了,他會和耶穌一起祝福我們的。」

她在孩子們的面前從來不避諱「爹地」這個話題,她一開始就告訴孩子們,「爹地很愛你們,他只不過是去和耶穌作伴了而已。」

席睿清童言無忌,「那就再找個活着的爹地嘍。」

席雲渺一笑,「可是你們只有一個親生的爹地。」

席睿清笑的露出一排小白牙,「只要是活的爹地就好,管他親的還是後的。」

席雲渺扶額,以前孩子們也沒有提出過找爹地這個話題啊,呃,有點頭疼,萬一有一天……

她不敢想下去。

席睿琦拿着芭比娃娃興奮地跑過來,「耶穌要放爹地回家了嗎?」

席睿清岔開話題,「媽咪,我餓了。」

「好,我們先吃飯,下午開始找房子找工作找幼兒園。」

就在母子三人用飯的罅隙,邊吃邊津津有味的刷手機的席雲渺突然像神經病發作似的笑了起來。

席睿清伸長脖子看去,視頻里是安琳被記者窮追猛打,她雙手捂着臉逃跑的畫面。

他又坐下,極其淡定的為媽咪夾了一塊排骨,「媽咪,吃飽飯才有力氣笑啊。」

席雲渺頭也不抬地說:「剛回國就吃了一個這麼大的瓜,開心他媽給開心開門開心到家了。」

對於賤男渣女,她無力做什麼,也沒有想過做什麼,但是看她受挫,她就開心。

而此刻的趙安琳真正的狀況比網民發到網絡上的小視頻更加糟糕,從昨晚開始,她的手機就沒有停過,只要接起來就是謾罵的話,社交軟件上每一條動態下都有無數條謾罵。

她本來是到外地參加演出的,可是早上就被臨時通知合作取消了。與此同時,在她走出酒店的時候,被蜂擁而至的記者和網名圍追堵截,她推搡逃跑的過程中丟了一隻高跟鞋,而那隻高跟鞋被人寫上了趙安琳的名字,並拍攝視頻肢解,毀滅。

不僅如此,

焦頭爛額的除了趙安琳還有蔣愷霆,蔣愷霆是趙安琳名字的前綴,兩人已經確定了訂婚的日期,這會也被捆綁到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