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千億甜妻:老公掌中寵
千億甜妻:老公掌中寵 連載中

千億甜妻:老公掌中寵

來源:騰文小說 作者:千億甜妻:老公掌中寵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葉沐熙 彥雨辰

他,財團第一帝少,桀驁,矜貴,不可一世
她,豪門落魄千金,狡黠,叛逆,野性十足
一夜變故,為了復仇,她將自己作為籌碼賣給了他,成為他獨一無二的金絲雀……展開

《千億甜妻:老公掌中寵》章節試讀:

第5章:今晚,我是你的了


 

穿着黑色緊身裙的葉沐熙,帶着白色面具的她,原本的直發被燙成**浪,一股妖艷中帶着那種初戀般的清純,海藻般的長髮散在她的腰間。

雖然她帶着面具,給人的感覺卻是一種驚心動魄的美麗。

男人們目瞪口呆得看着舞台**的葉沐熙,五秒之後,更大更吵的聲音鋪天蓋地,就像是平靜的大海突然打着海浪咆哮了起來。

酒吧里的男人們齊聲喊着她的名字,“葉沐熙!葉沐熙!葉沐熙!……”

“一醉沉歡”的這個招牌節目第一次面臨著無法控制的場面,酒吧里的每一個人男人,甚至都做好了散盡千金的準備,想要這個傳說和現實一樣美麗動人的女人。

歐陽騰昊的嘴邊始終夾帶着一抹輕視的笑,他看向場中的她,還不曾開口說話的葉沐熙,還不曾摘下面具的葉沐熙,冷艷的氣息,卻是那樣的迷人,難怪外面都說,葉海天的女兒是個妖精,一個美到極致的妖精。

“Eason。”歐陽騰昊突然感覺有趣,他向自己的好友使了一個眼色,Eason立馬明白了歐陽騰昊的意思。

遊離的目光,看向角落盡頭的彥雨辰,他鐵青着臉,卻不加入叫價之中,明顯他今天,並不是來救葉沐熙的。

他們的感情,歐陽騰昊才沒有心思了解,薄唇微微上揚,舞台上的主持人看着價格的飛速上漲,為了得到更多的利益,他開始使出了殺手鐧。

“各位先生們,既然大家這麼有誠意,那麼我們先來一睹我們葉沐熙小姐的芳容,讓我們的價格飛上來。”台上的主持人眉飛色舞的介紹着,台下的男人血脈噴張着。

葉沐熙好像一個提線木偶一樣,順從得摘下了面具,一張清麗脫俗絕美無比的小臉露了出來。

當她摘下面具那一刻,歐陽騰昊笑意更濃,彥雨辰緊張得將手裡的杯子都捏碎了,這一舉動讓他格外的愉快。

“一千萬。”

場中突然出現一個淡淡的聲音,咂舌的價格讓那些還在爭着的男人們戛然而止,如果說用一千萬去換取一個女人,對他們來說太過於奢侈了。

主持人看向提出價格的人,Eason正高高舉着自己的牌子,場中的人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Eason身上,這男人玩得太大了,眾人開始頹然得低下了頭,看來今晚是不能抱得美人歸了。

“原來是Eason少爺,你真有眼光,今晚的這位葉沐熙小姐就是你的了。”Eason的開價早已將這位主持人樂開了花。

Eason上台牽着葉沐熙的手,朝着台下的人微微的鞠了一躬,然後微笑得葉沐熙擁在懷裡,宣誓着主權。

一夜喧囂,一千萬高價,成為了錦都最大的新聞。

一輛黑色的加長林肯車在馬路上飛馳着,早已經經過訓練的葉沐熙,褪去了都長千金的天真和幻想,她的唇上好像總是帶着一抹笑,但是這樣的笑,卻像極了偽裝。

“謝謝你出了那麼多錢,我該怎麼稱呼你呢?”車內葉沐熙靠近着Eason,嫻熟得挽着他的手臂。

“叫我Eason好了,但是有一點你搞錯了,買你的人不是我,我只是一個槍手。”Eason並不討厭面前的這個女人,笑容溫和的說著。

“什麼意思?難道是哪位有婦之夫,偷偷準備包我嗎?”葉沐熙無所謂的笑着,眼底藏着難以看透的絕望。

“這個你到時候就會知道的。”Eason仍然溫和的笑着。

葉沐熙嘴角嘲弄般得上揚着,是誰,又是用着這麼神秘的手法,她根本都無所謂,既然已經走了這一步,對方是誰已經不重要了,現在她需要的,是錢,只是錢。

車子在十字路口突然減速,然後緩緩地開入了一個莊園,門口的大鐵門自動打開,車子開了進去後便停了下來,葉沐熙看着四周的建築,心裏突然有點緊張,難道是他?

可是她剛剛明明看見了彥雨辰根本就在現場,他是來看自己笑話的。

想到這裡,葉沐熙再次扯開嘴角,曾經她的那些原則和尊嚴,早已隨着父親的去世化為須有了,她活着,只為了報仇!

“葉小姐,我就送你到這裡了,待會你會見到他的。”Eason始終對她很禮貌,說完之後車子載着Eason又開出去了。

葉沐熙被莊園的僕人帶到了三樓的一個房間。

歐陽山莊,葉沐熙渾身**的站在花灑下面。

她嘴角勾起一抹苦笑的弧度,終於還是走到了這一步。

這一個月內,父親葉海天畏罪自殺,母親謝安蕙陷入昏迷不醒,葉家被查封,葉沐熙失去了一切。

緊接而來,母親那高昂的醫療費,讓一無所有的葉沐熙別有選擇。

最終,她把自己當做籌碼,賣給了一家酒吧。

酒吧經過拍賣,把她送給今晚的金主,正是她此時身處的歐陽山莊的主人。

正當此時,門口傳來一陣聲音,透着滿是熱霧的玻璃,葉沐熙模模糊糊看見了一個男人的身影。

那個人,來了!

但她不能害怕,不能緊張,否則之前所有的努力都白費了。

歐陽騰昊看着玻璃上的身影,嘴角浮現一抹難以捉摸的笑容,葉沐熙慌張的擦着身體,正準備穿上睡衣時,浴室的門突然被打開,兩道目光交錯着。

男人的目光帶着些許挑剔,葉沐熙覺得自己是個透明人一般,她十分不自然,卻還要強裝鎮定。

歐陽騰昊看着她這副欲拒還迎的姿態,微微勾唇:“害怕?”

葉沐熙立刻搖頭:“沒……沒有!”

“是嗎?”男人慢慢地靠了過來,葉沐熙不自覺地直起了背,身體在變得僵硬。

下一秒,她就被歐陽騰昊一把擁在懷裡。

歐陽騰昊的頭深深埋在她的脖項處,緩緩地吸了一口氣,低沉的聲音漫開在卧室里,“你的味道,還不錯……”

葉沐熙腦海里滿是空白,畢竟酒吧里教自己的都是理論指導,她根本沒有任何實戰經驗,一下子便手足無措起來,她扯開生硬的笑容,“你好,我是……”

未等她自我介紹完畢,歐陽騰昊一下子將她橫抱起,毫不憐惜的將葉沐熙扔在了床上。

“你是我買回來的!”

男人居高臨下地說完,然後,他站在床邊,什麼也沒做,環抱着雙臂,欣賞着床上的小女人的羞赧。

浴巾包裹着的身體,透着一絲曼妙,膚如凝脂,黑髮如瀑,是個極品。

“老闆,你要不要先去洗個澡。”

葉沐熙根本不知道,面前的歐陽騰昊正在想着什麼,猜想着他是否有着什麼獨特的“嗜好”,葉沐熙立馬警覺起來。

“你想管我?”歐陽騰昊還是輕笑着。

“怎麼會呢,要不然我陪你一起去洗澡。”葉沐熙垂下眼眸,小手拉着身上的浴巾,眼神嫵媚的看着歐陽騰昊,這是她倉促學會的。

歐陽騰昊卻被她的稱呼怔住:老闆?搞得自己真跟個嫖客似的!

歐陽騰昊突然彎下腰,掐住了葉沐熙的下巴,褪去妝容的她,小臉上潔白無瑕,她媚眼如絲,嬌唇呈現出一種誘人的顏色,很是美麗。

“我叫歐陽騰昊。”男人逼近她的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