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追妻99次:司少的心尖寵
追妻99次:司少的心尖寵 連載中

追妻99次:司少的心尖寵

來源:騰文小說 作者:追妻99次:司少的心尖寵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尹曉彤 林晚

原來,虐妻一時爽,追妻火葬場,是真的
後來用盡百重花樣、千種手段、萬般心思努力追妻的司少,悔得腸子都青了
正所謂,追妻難,難於上青天!
經歷九九八十一難尚且不夠,簡直比去西天取經還難!
他當初,真的不是故意的!他錯了!給跪了!
可是,求個原諒追個妻,怎麼就,這麼難......展開

《追妻99次:司少的心尖寵》章節試讀:

3.領證結婚


林晚看着司夜南大步流星的背影,林晚有些艱難的開口喊道:「那個...... 司總......」

「司總?」司夜南停下腳步,回頭看向林晚,眼神不善,「你又想耍什麼把戲?」

林晚這才想起來,以前的秦夢都是喊他「夜南哥哥」的.....

林晚嘴角抽了抽,這麼肉麻的稱呼她可喊不出口。

林晚只能幹笑道:「你......你不會是真的打算去跟我領證吧,呵呵呵......」

司夜南冷哼了一聲,說:「你認為我是那種玩的起輸不起、不會履行賭約的出爾反爾之人?」

「不不不!我當然不是這個意思!我知道你向來一諾千金......」

林晚眨了眨眼睛,用非常誠懇的語氣說:「不過這個賭約只是我當時一句氣話罷了,不用當真的!」

司夜南聞言臉色卻比剛才更加難看了。

「秦夢,你不必在我面前耍這種欲擒故縱的小把戲。你以為你這樣說,我就會對你改觀?別做夢了!」

「我沒有!我真的沒有!」林晚恨不得拿個測謊儀過來綁在自己身上證明自己的清白。

「那不如這樣,賭注改一改。」林晚眼睛一轉,「就換成錢吧!你給我兩百萬,就不用......」

「在你眼裡,我還不如兩百萬?」司夜南眼睛眯了眯,透出幾分危險的氣息,「我連那點兒錢都值不上?」

「我不是那個意思!」

林晚簡直無語了,這人腦迴路也太清奇了吧......

林晚還想解釋,司夜南又冷哼了一聲,說:「你別想着再耍什麼花招了,也別想從我這裡撈到任何好處。

我會履行賭約和你結婚領證,但是我不會為你舉辦婚禮,更不會對外公布我們結婚的消息。

我的婚前財產已經全部做了公證,你不僅拿不到一分錢,甚至就連司太太的虛名都擔不了!」

說完之後,司夜南再度轉身,直接朝着婚姻登記處走去,留下林晚一個人在風中凌亂。

這人到底是哪根筋不對啊?

司夜南走了幾步,發現林晚壓根沒有跟上來,語氣十分不善的說:「還不快過來!不要耽誤時間。」

林晚心裏也來了氣,她就不過去了,怎麼著?

她就不領這個證了,怎麼著?

誰知司夜南的特別助理封棋知卻走了過來,低聲勸道:「秦小姐,你還是快些過去吧,司總的脾氣有多倔你又不是不清楚,何必讓其他人為難呢?」

林晚正想開口,腦海里卻浮現了秦夢的母親躺在病床上的場景。

她想起來了。

秦夢之所以激司夜南應下那個賭約,不是因為她暗戀他多年,而是為了借他的錢財權勢救自己病重的母親!

她已經別無他法了!

所以這個婚......林晚必須結。

封棋知看着林晚那沉重的表情也覺得有些摸不着頭腦。

不願結婚的那個人不應該是司總才對么?怎麼現在看起來倒像是她被逼婚似的......

林晚慢吞吞的走到司夜南旁邊,聽到他冷冷的吩咐道:「簽字按手印。」

林晚定睛一看,基本的程序都已走完,司夜南的字也簽了,手印也按了,就連兩人的合照都交了。

只等她「簽字畫押」,這結婚證都能拿到手了。

「你怎麼會有我的身份證戶口本的?」林晚頭疼的問。

她人都還沒過來,怎麼這些東西就已經整整齊齊的擺在那邊了。

司夜南白了她一眼,一副壓根不想搭理她的樣子,而封棋知則是靦腆一笑,說:「這不是什麼難事。」

「那這個結婚照......」

「是我P的。」封棋知再次微笑着說,「如果秦小姐想學,我可以教你,很簡單的。」

這是重點么?!

林晚忍不住扶額。

誰在這種時候想到的會是學Photoshop......

林晚看着那PS痕迹極為明顯的照片,嘟囔道:「這世上還有誰的結婚合照是用身份證照片P在一起的啊......」

司夜南聞言冷哼了一聲,忍不住開口道:「難道你認為我會和你拍合照?少做夢了!」

「那你還扯着我領證!你腦殼有包啊?」

林晚一邊在紙上狠狠的寫下自己的名字,一邊忍不住吐槽道:

「拍合照和結婚比起來,完全是小巫見大巫吧。」

司夜南沒有說話,而是死死盯着林晚,將她從頭到尾打量了一番。

是他的錯覺么?

他總覺得她今天與以往格外不同,就像換了個人似的。

若換做是以前,她在車上不可能一路都安安靜靜的閉目養神,一定會各種局促不安,視線偷偷摸摸的鎖定着他,一被發現就像個受驚的小鹿似的避過臉去,過會兒再偷偷轉回來。

以前的她在他面前總是小心討好,說話斟酌再三,生怕會惹他生氣不快,剛才卻一而再再而三的頂撞吐槽他。

有次喝醉酒之後,她還藉著酒勁兒向他表白,嚷嚷着說嫁給他是她從小到大的夢想,那麼他如今願意履行賭約她應該一蹦三尺高的樂翻天才是。

可是剛才她卻一直推脫阻攔,而且神態語氣都不似作偽。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她是因為家裡發生的事受刺激太大導致性格突變,還是為了吸引他故意耍的心機?

想到這裡,司夜南心裏對林晚不由得又多了幾分探究之心。

結果林晚在簽完字按完手印之後,猛地站起身來,突然覺得一陣頭暈目眩,一下子倒在了司夜南懷裡。

司夜南頓時火氣直往上涌。

這女人之前果然是在欲擒故縱!

這證才剛拿到手,就恢復了本性,迫不及待的貼了上來!

他毫不留情的推開了她,滿臉厭棄說:「別碰我!我討厭別人碰我,尤其是你這種人!」

林晚被他推到了地上,只覺得眼前天旋地轉,後腦勺更是一陣一陣的抽疼,神情不由得有些痛苦。

司夜南見狀卻冷冰冰的說:「別再裝了,真叫人噁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