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虐死夫人以後傅總整晚哭着撞牆
虐死夫人以後傅總整晚哭着撞牆 連載中

虐死夫人以後傅總整晚哭着撞牆

來源:騰文小說 作者:虐死夫人以後傅總整晚哭着撞牆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安欣 陸景衡

【虐戀+男小三+直播+偏執病嬌】
斐明月天生斷掌,命犯孤星,親情愛情求而不得,傅西樓是她唯一的救贖
然而,傅西樓才是一切悲劇的始作俑者
爆出酒店視頻毀她名聲的是他,步步為營逼她嫁給渣男的也是他,設計陷害送她入獄的還是他,斬草除根害她慘死的又雙叒叕是他……傅西樓,老娘上輩子刨了你家祖墳嗎?
直到某天直播「生子」,看着軟萌可愛的便宜兒子,斐明月手起刀落,決定去父留子
發財生子死老公,人間樂事
展開

《虐死夫人以後傅總整晚哭着撞牆》章節試讀:

第3章 詭異的合身


  斐明月在外賣軟件上買了避孕藥,剛吃完陸景衡就來了。

  進來的第一件事就是拿出避孕藥交給她:「先吃藥,吃完我們談談。」

  斐明月看了一眼柜子上的袋子對他說道:「我有常識,已經吃了。」

  她知道她如今的身體狀況根本不能有孩子。

  陸景衡看着她平靜的樣子,心情有些複雜。

  情緒穩定才好說話。

  但是他又覺得昨天那個會生氣會反駁的斐明月才是真正的她。

  他希望見到的是昨天那樣的斐明月。

  他在想什麼。

  意識到自己又在胡思亂想,陸景衡很快回神,在她床邊坐下。

  「你知道吃藥就好,」陸景衡有些發訕的說了一句,收起避孕藥以後又拿出一張支票,「明月,是我對不起你,你填個數吧,給我一個補償的機會。」

  陸景衡從小是長輩稱讚的模範生,長大了也是瓊林美玉,謙謙君子。

  這次遭遇自己人生中的第一件難堪事,有些手足無措。

  看斐明月沒說話,他又着急的補充道:「明月,你隨便填,我知道你在斐家日子過得艱難,有了這筆錢你就可以搬出去,你輟學兩年了,出去住不比寄人籬下自在嗎?」

  「寄人籬下?」斐明月心裏發酸,明亮的眼睛被哀傷籠罩,「我住在自己家,怎麼就成了寄人籬下?」

  還有輟學,她為什麼輟學,他們有關心過嗎?

  陸景衡語塞,自悔言失:「不是,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我是說,我不能欠着你,你總要讓我給你補償的。」

  「而且,欣欣已經回來了。」

  用錢打發她忘了那晚的事,以後離開他和安欣的生活。

  斐明月聽懂了,這比小時候張嬸用掃把打她還疼。

  見她沒反應,陸景衡着急道:「斐明月,這件事必須儘快翻篇,你收下這筆錢我才能安心,解除婚約的事情也不用你擔心,你會和我訂婚是因為我母親氣不過安欣突然離開,留下爛攤子讓陸家丟人,當時母親必須讓我找人訂婚和安家奶奶置氣,不是你也會是其他人。」

  他就差把「工具人」三個字說出口了。

  「我沒說不答應,」斐明月忍住心中的痛意,手指微微蜷縮,「但是我不懂樓市,買新房還要裝修,來來回回也要一年時間才能住,不如你直接過戶一套給我。」

  這樣說也對。

  陸景衡的態度終於和緩了一些:「這樣也行,你自己挑還是我幫你選一套合適的?」

  「瓊林苑,」她立刻報了一個地址,「我可以選瓊林苑嗎?」

  她願意要補償就好,陸景衡霎時鬆了口氣:「自然可以,不過會不會太小了,那還是我讀高中的時候買的,已經是老房子了,帝都大學附近我還有一個江景房,是我名下最好的一套。」

  說完,怕她誤會,他又忙不迭的補充道:「明月,我只是覺得很抱歉,想給你最好的補償。」

  他奪走了一個女孩最珍貴的東西,就算斐明月去告他都可以。

  現在她只要一套房子,他希望她能挑一套好的。

  「明月,我不清楚你和安家為什麼水火不容,但是我知道,你是一個好姑娘,訂婚這件事是我們陸家不厚道,我希望你離開我以後能找到屬於你的幸福。」

  陸景衡看着她真誠地說道。

  斐明月低着頭,不敢面對他對她少有的溫柔:「如果這樣能讓你安心,我接受,隨便哪套都行。」

  陸景衡的溫柔是安欣的專屬,她被關在安家後院這些年,每每從院子的縫隙往前院看去,看到他陪安欣在草坪上散步,放風箏,以及一切蜜裡調油的嬉笑怒罵,她都會生出一種迫切的想得到這個人的衝動。

  她也想得到一個人毫無保留的愛,得到這世間只屬於她一個人溫柔與包容。

  身上流着同樣的血,為什麼安欣擁有一切,而她從八歲開始就只能不死不活的像只半鬼一樣活在後院不見天日。

  陸景衡離開以後,她盯着掌心的斷紋,怎麼也想不通她那些所謂的親人為什麼對她這麼殘忍,以及,她會不會真的放棄陸景衡。

  就算是工具人,她和陸景衡的婚約都是真實存在的,當初是安欣自己放棄的,憑什麼她現在一回來她就要拱手相讓。

  同樣是安家的女兒,安欣得到的還不夠多嗎?而她只想要一個陸景衡。

  陸景衡是這個世界上最溫柔的人,早就成了她經年妄想的心魔。

  得不到他,她以後的生命依舊是暗無天日。

  按理說她的畢生所願也就只有昨晚的纏綿了,但是現在卻又忍不住生出更多的貪心來。

  在所剩不多的時日里,她還不能任性一回嗎?

  她輾轉反側一夜難眠,第二天醒來也沒想好要怎麼辦。

  但是已經輪不到她做決定了。

  因為網上出現了她和陸景衡的酒店視頻。

  他們的身體被打碼了,但是視頻的最後一幀露出了他們兩人的臉。

  網上熱議沸騰,陸家的股價一落千丈,天之驕子陸景衡成了全網的笑話。

  看到視頻的那一刻,斐明月體內的血液在一瞬間凝固,霎時感到天崩地裂。

  這麼大的醜聞,陸景衡白璧無瑕的人生因為她染上了污點。

  她完了。

  陸景衡再也不會對她好了······

  「斐明月,你什麼意思,昨天不是說好了我給你房子做補償的嗎?」陸景衡的電話很快也打了進來,向來有涵養的男人,此刻變得氣急敗壞,「你有什麼不滿可以直接和我說,為什麼要當面一套背後一套?我真是錯信你了!」

  斐明月張了張嘴,好一會兒才顫抖地發出聲音:「所以你覺得是我把視頻爆出去的?」

  「不管是不是,你都要夙願達成了,」陸景衡的聲音明顯壓着火,「你奶奶被你氣得住院了,在她專用的那間病房,你自己過來,長輩們有話和你說。」

  夙願達成。

  斐明月握緊手機,緊張地冒出一身冷汗。

  等會兒要面對的,必然是極大的羞辱,可是那之後的結果,一定是她朝思暮想的。

  能和陸景衡永遠在一起的這麼大的誘惑,她會拒絕嗎?她能拒絕嗎?

  她不知道。

  沉默一會兒,她咬牙換上傅西樓不知道什麼時候給她準備好的衣服,收拾體面以後前往安家老太太的病房。

  不過,傅西樓準備的衣服,詭異的合身,完全是她的尺碼。

  穿衣服的時候,她的腦海里閃過一絲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