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懷了龍鳳胎後,總裁跪求複合
懷了龍鳳胎後,總裁跪求複合 連載中

懷了龍鳳胎後,總裁跪求複合

來源:騰文小說 作者:懷了龍鳳胎後,總裁跪求複合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傅斯年 其他小說 唐淺淺

她懷着孩子遠走他鄉,多年後總裁得知真相後徹底慌了!
「唐淺淺,你竟然敢背着我生孩子!」
「傅總不想認孩子沒關係,反正我的孩子不缺爸爸!」唐淺淺霸氣的說著
傅斯年怒了,將唐淺淺困在懷裡,「你敢讓我的孩子喊別人爸爸試試!」展開

《懷了龍鳳胎後,總裁跪求複合》章節試讀:

第5章我現在就要去找人


另一方面是因為傅家人十分重視子嗣,如果確定唐心唐宇是傅家的孩子,一定會強行將兩個孩子留在身邊。

她這樣沒什麼後台的人,怎麼跟傅家爭撫養權啊。

現在不管怎麼樣,她都要去傅家將孩子帶走。傅家人又不是傻子,突然冒出兩個孩子認親,他們也會做親子鑒定。在親子鑒定出來之前,她把孩子帶走就行。

她什麼都沒有,只有這兩個孩子,她絕不允許別人將她的寶貝奪走。

這樣想着,唐淺淺又對傅思思說:「傅家地址給我,我現在就要去找人!」

傅思思理解唐淺淺的心情,她不敢再招惹她,只能老老實實地將地址發過去。

……

與此同時,傅家炸翻天了。

傅家老夫人看到傅斯年抱着兩個跟她孫子長得一模一樣的小傢伙,上去就問:「斯年啊,這是不是你在外面的孩子啊?」

唐心唐宇兩個小傢伙很有禮貌地對傅老夫人點點頭,異口同聲地說了句:「太奶奶好。」

一聽孩子們叫自己太奶奶,傅老夫人的臉上瞬時開起了小花兒,她激動地摸摸兩個孩子的臉,「好,都好。你們……是太奶奶的乖曾孫!」

相比於傅老夫人的激動,那剛從訂婚宴回來的傅家主母岳清婉就是一臉怒氣。

她是很喜歡墨臨溪的,做夢都希望兒子娶那樣一個女人當老婆。現在莫名其妙地弄出來兩個孩子,訂婚宴也耽誤了,她是氣啊,特別生氣!

「傅斯年,你跟我們解釋解釋。這兩個孩子怎麼來的?」岳清婉怒聲道。

傅斯年在這個家從不怕任何人,即便是他的親生母親,所以現在面對岳清婉,他也就是冷冰冰地說:「睡了個女人,她生的!」

「哎呦,好,真好!我們家斯年真好。知道睡女人嘍!給我弄出來兩個這麼好看的曾孫兒,我喜歡,很喜歡!」傅老夫人現在恨不得跟傅斯年一樣同時抱着兩個孩子。

「媽……好什麼好啊。他萬一睡了一個家世不清白的壞女孩,怎麼辦?」岳清婉挽着自己婆婆的胳膊,慌張地說。

唐宇聽到岳清婉這麼說,小臉立刻帶着不高興,他眉頭微蹙,雙眸清冷,「奶奶,雖然我們有血緣關係。可是……我不喜歡你這麼說我們的媽咪。我們的媽咪很善良,是個好女人!你別以為她是惦記你們傅家的錢才生下我們的。她根本不在乎。而且我們過來也不是想認祖歸宗。」

「哎呦,我的寶貝兒曾孫兒!你不是來認祖歸宗的,是來幹什麼的?」傅老夫人撅着嘴,跟個老小孩一般。

唐宇偏頭橫一眼傅斯年,「哼!是來教訓他這個渣男的!當年睡了我們媽咪,一點都不想負責任,讓我們媽咪吃那麼多苦才生下我們!實在太可惡!」

說完,唐宇照着傅斯年的肩膀就是狠狠的一咬。

小傢伙咬人並不疼,可是卻讓傅斯年想起多年前唐淺淺在校園裡咬他的事。

哼!她自己是狗也就罷了,還想把他兒子也教成小狼狗!真是該死!

他絕對不能讓他的孩子再跟那種沒教養的小瘋子一起生活。

他的孩子,應該跟他一起,享受最好的生活,接受最好的教育。

見自己咬了半天,傅斯年沒有半點兒反應,唐宇最終選擇放棄。

小傢伙正準備再罵傅斯年幾句時,他們的寶貝電話響起來了。

唐心一看號碼,緊張地對唐宇說:「怎麼辦,媽咪……媽咪的電話!」

唐宇準備掛斷,可是傅斯年卻快速將他們兩個人放下,同時從唐宇手中奪過手機,點了接通。

手機那邊的唐淺淺此刻正在傅家別墅區的進口處,她一看電話接通,張口就是:「唐小宇,你這個臭小子!竟然敢帶着妹妹鬧事!現在立刻馬上收拾東西離開傅家,媽咪在外面等你們!」

冰山一般的男人聽到那個他最討厭的聲音,涼薄的雙唇張開,聲音冷的好像是冬日的三尺寒冰一般,「唐淺淺!」

聽到傅斯年的聲音,唐淺淺的心狠狠顫了一記。有五年多沒聽過這個男人的聲音。

如果在之前,她敢氣勢洶洶地跟他大吵大鬧,可是現在……他們發生過關係,她又生了他的兩個孩子,她一時間竟不敢那樣對他說話。

「你……還真是大膽!偷了我的種,在外面生!果然是學霸才幹的出來!」傅斯年咬牙切齒地說著,他那雙鳳眸漆黑懾人,弄得整個傅家都變得冷颼颼的。

原本唐淺淺還不敢面對傅斯年,聽到他又拿學霸這件事說自己,立刻氣場全開,同樣氣憤地說:「孩子是我生的,跟你沒有半毛錢關係!你沒證據證明孩子跟你有血緣關係之前,別亂認孩子!」

聽到女人還在狡辯,傅斯年的臉更沉了,他冷哼一聲,「你的意思是孩子不是我的?」

「對,孩子不是你的!就你那短小精悍的類型,能跟我生孩子?別做夢了!」唐淺淺違心地說著。

傅斯年的臉再次黑了一個度,「我短小精悍?那天晚上也不知道是誰哭着求饒,讓我輕點兒!」

聽到兒子這話,岳清婉一臉窘迫,跟傅老夫人一起捂住兩個孩子的耳朵。

這不是開往幼兒園的車,她們不能看着不靠譜的爹摧殘祖國的花朵。

「你胡說什麼!你那點兒戰鬥力,我不可能求饒。你就裝吧你!傅斯年,聽好了,唐宇唐心是我跟別的男人生的。跟你沒關係,你別沒事幹給自己找鍋背。把孩子送出來吧!你不是要訂婚嘛,跟你未婚妻造娃去!」唐淺淺故意說著。

傅斯年聽到這些,手指驟然一緊。

好啊,把他的孩子藏起來,還敢說是跟別的男人生的!

果然是膽子夠大,果然是欠教訓了!

他是該讓這個女人明白他沒那麼好騙!

傅斯年壓制着心中的怒氣,抿着掛着冰冷的薄唇,聲音低沉而帶有磁性地說:「我很忙,沒時間給你送孩子。想帶他們走,自己進來,門衛那邊會給你放行!不過……你如果沒膽子來。那就永遠別想再見他們。」

說完,傅斯年掛斷了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