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萌寶來襲:總裁爹地太難纏
萌寶來襲:總裁爹地太難纏 連載中

萌寶來襲:總裁爹地太難纏

來源:騰文小說 作者:萌寶來襲:總裁爹地太難纏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席慕沉 程甜

傳聞,席氏總裁詭譎莫測,手段陰毒,卻獨獨將她寵得無法無天
助理:「先生,夫人的醫院被砸了
」 「夫人呢?」 「夫人快把人……打殘了
」 「讓醫生去,給夫人看看手打疼了沒!」 來自全世界的情敵們: 「小甜甜,冷冰冰的老男人有什麼好的!你跟我走,世界都有
」 席總:「老婆,崽崽們喊你回家吃飯
」 情敵們:蒜你狠
管家:「不好了!夫人把小少爺偷走了
」 「怕什麼?」席總淡定地收拾行李,「我上門暖床去!」 笑話! 面子算什麼? 抱得老婆歸,還附贈五兒一女
人生巔峰它不香嗎?展開

《萌寶來襲:總裁爹地太難纏》章節試讀:

第三章 要親親才能好


五寶霸氣道:「等你送醫院,他就抽死了。」

小傢伙打開箱子,拿出一個精美小巧的醫藥箱,打開卻是五臟俱全,驚呆眾人。

「我能救,十分鐘。」

席慕沉眸光一閃,第一反應是荒謬,卻在看到箱子上的特製logo時,臉色變了變。

這不是名醫世家胡氏獨一無二的標誌嗎?

周特助見一家三口無理取鬧,連忙上前:「席總,我來處理他們,你先……」

還沒說完,席慕沉就抱着孩子蹲下去,將小少爺交給五寶。

「辛苦。」

周特助:「……」

老闆是不是瘋了!

「放平,按住手腳。」五寶戴上口罩和手套,惜字如金,「周圍,散開。」

然後就在渾身抽搐的孩子身上忙活,旁若無人。

席慕沉看了獃滯的周特助一眼,「照做。」

程甜最了解兒子個性,連忙一掀裙子鋪開在地上,毫無淑女形象地坐下,伸直雙腿,將孩子抱到腿上躺好。

「寶寶乖,打針不怕。」

「阿姨呼呼,痛痛飛走咯。」

正要去車上拿墊子的席慕沉:「……」

他蹙眉看了眼兒子,一向不喜生人靠近的小傢伙,也不知是病糊塗了還是怎麼樣,不僅老老實實躺陌生女人腿上,還順從地握住了程甜的手。

「愣着幹嘛!」程甜沒好氣地沖他喊,「幫忙按住,別讓他掙扎。」

席慕沉第一次被人這樣命令,黑着臉照做。

試探的目光一直在母子之間流連不去,心中翻湧過一個個古怪的念頭。

這個女人突然出現,到底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目的?

今天的一切,過於巧合了。

臉頰忽然一暖。

貝貝趴在他肩膀上說悄悄話:「五哥哥很厲害的哦。」

「小哥哥會好起來噠。」

席慕沉心底一軟,正要說謝謝。

小姑娘又咽了咽口水,「帥蜀黍的兒子也長得好帥啊。」

說完,就噠噠跑到兒子身邊,握着他的小手不放。

席慕沉:「……」

這一家子,畫風一個比一個清奇。

十分鐘,卡點。

「燒退了,不抽了。」五寶摘下手套,嚴肅吩咐,「回家休養兩天,忌辛辣,忌情緒波動。」

周特助疏散了人群回來,就看到自家小少爺睜着茫然的大眼睛,從程甜懷裡爬起來。

手裡拉着粘人精貝貝。

面無表情地看着抓住他腳丫子的——席慕沉。

不說話,眼睛也不眨。

目光直勾勾落在自己腳丫子上,罕見的露出一抹嫌棄之色。

但還是一動不動。

「……」席慕沉鬆了一口氣,兒子終於恢復正常了。

他鬆開手,「他們救了你。」

席靳言目光轉都不轉一下,呆坐在程甜懷裡不動,也不言語,目光獃滯的看着席慕沉。

程甜心下微沉:這麼漂亮的讓人心疼的孩子,竟然患有嚴重的心理疾病。

她不由自主地朝着席慕沉投去譴責的眼神。

兩人本就靠的近,她這一轉頭,淡淡的香氣襲來,席慕沉眼神一凝,本能有點排斥但又忍不住回味這個有點熟悉的感覺。

下意識一靠近,就見程甜嫌棄地偏過頭。

席慕沉:「……」

這女人,是在嫌棄他?

「小哥哥,是五哥哥治好你的哦。他治病很厲害的,以後你要是生病了,貝貝就幫你找五哥哥。」貝貝很喜歡席靳言,雖然小哥哥很冷酷也不說話,但她還是不氣餒,大方分享自己的巧克力,「我剛下飛機,身上只有巧克力,糖心,特別甜。」

她餵給席靳言,大眼睛都是期待。

席靳言終於轉動了下眼睛,垂眸看着這張萌萌的小臉蛋,無動於衷。

半晌,在她目光轉為失落的時候,張嘴咬住了巧克力。

貝貝立即歡呼雀躍,還握着他扎過針的小手呼呼,「貝貝給你呼呼,痛痛都飛走啦。」

回頭還邀寵,「媽咪,我學你學得對不對?」

程甜心中一軟:「學的很對。」

旁觀的周特助一臉幻滅:「小少爺……竟然不排斥她們?」

眸光一閃,席慕沉把兒子抱起來,「多謝。」

「你們救了靳言,想要什麼,儘管提。」

程甜懷裡一空,心裏也有點空。

不禁冷笑,「原來你兒子的命,可以估價的?」

席慕沉蹙眉:「你非得抬杠?」

五寶冷酷地說:「人是我救的,我要你——給我媽咪道歉。」

大眼睛骨碌碌一轉,貝貝起鬨:「媽咪很生氣的哦,要親親才能好。」

程甜臉紅:親什麼親!這丫頭看到帥哥就走不動道了!

把貝貝丟給兒子,「別讓她說話。」

但臉上的表情,明擺着也要等席慕沉道歉。

兒子睜大無神的眼睛看着他,近在咫尺,仔細一看,不難發現裡頭的譴責。

「……」

席慕沉被一大三小弄得下不來台,看程甜得意的模樣,臉色更黑了。

周特助連忙解圍:「剛剛是我說錯話,我道歉。」

程甜無所謂一笑,轉身就要走:「算了,忘恩負義是奸商本色……」

手腕卻被人抓住。

席慕沉將兒子放下,隨後摘下墨鏡,步步緊逼,「是該道歉。」

那雙眼睛宛如寒潭裂谷,深不見底,氣勢磅礴,彷彿解開了封印似的,充滿咄咄逼人的氣場。

程甜下意識往後退了幾步,差點摔倒。

席慕沉一把將人拉回來。

程甜猝不及防地撞入他懷裡,見他低頭逼近,嚇了一跳:「你幹什麼——」

兩人的呼吸近在咫尺。

席慕沉故意說:「親你。道歉。」

這是要履行貝貝的道歉方式?

程甜臉一黑,想把人推開,但無奈腿腳發軟,臉蛋還不爭氣地紅了。

不是她道行淺,實在是這妖孽功夫深。

正曖昧,一道尖銳的聲音伴隨着高跟鞋聲沖了過來。

「哪裡來的賤貨,敢勾引我老公!」

程甜本來正蓄力想給席慕沉上個防狼三招,聽到這把嗓音,身體頓時僵住了。

渾身發冷,怒氣聚集。

這聲音,她刻骨銘心地恨了這麼多年。

不會認錯的。

顧曉曉!

胳膊猛地一痛,程甜被人拽出來,終於和顧曉曉那張濃妝艷抹的臉——面對面杠上了。

「賤貨你……你……」顧曉曉猛地一驚:竟然是程甜?

她還沒死!

這不可能啊。

不!重點是——

她和席慕沉父子見面了。

顧曉曉心中驚濤驟起,意識到席慕沉還在,連忙裝作不認識,繼續諷刺:「你怎麼這麼不要臉!」

程甜瞬間反應過來,目光落在席慕沉身上,冷笑:「你是她老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