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引婚入戲:墨少請自重
引婚入戲:墨少請自重 連載中

引婚入戲:墨少請自重

來源:騰文小說 作者:引婚入戲:墨少請自重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墨凌川 方櫻

慘遭渣男劈腿利用,她本以為這個一手遮天的男人,會是她的救贖
但:「你只是我買來的玩物,作為替身,要乖

男人一邊把她寵上天,一邊毒舌如甩刀
大豬蹄子!她怒而掀桌,甩下一紙離婚協議
這一刻,他終於亂了方寸
用盡手段,百般挽留
「不都說墨少高冷禁慾不近女色嗎?」
「對着你就禁不起來

「不是說我只是個微不足道的替身嗎?」
「我錯了
」男人將兩個小包子塞到她懷裡,一把攬住她的腰:「房子、孩子、公司都歸你,一無所有的我,求收留

【男女主身心乾淨,1VS1~】展開

《引婚入戲:墨少請自重》章節試讀:

第2章這麼急着找下家


晚上七點半,本來已經十拿九穩的單子泡了湯,方櫻和趙欽不得不重新在雲端會所設宴,向陳總賠罪。

其他幾個合作密切的老總,都被趙欽和方櫻他們好說歹說的邀請過來做和事佬,希望陳總能看在這麼多老總的面子上,原諒昨晚挨了墨少一腳的恨意。

方櫻屈辱無比,可是為了幫趙欽拿下和陳總公司的合約,只能強顏歡笑,竭力討好。

就在這時,接了個電話的姜總驚喜欲狂道:「陳總,好消息。」

身為本市第一建材大王的陳總不以為然道:「說說看。」

姜總喜滋滋道:「之前咱們想盡辦法,都無法見到墨少本尊,沒想到剛才,他的心腹特助林鑒竟然說,墨少請我們去他的至尊天字號包間坐坐。」

趙欽和其他幾位老總,都喜出望外,陳總臉皮抖了抖,驚疑不定,就算昨晚剛挨了墨少一腳,也不願意錯過這個千載難逢的攀附良機,立即起身,一起向墨少的至尊包間走去。

墨少?

整個雲城,姓墨的並不多,能夠稱得上墨少,並且讓陳總、姜總他們做夢都想攀上關係的,那就只有墨家的兩位公子,墨凌川和墨雲川。

二公子墨雲川,是那幫富二代中的極品人渣一枚,吃喝瞟賭無惡不作,不提也罷。

真正讓整個商圈震懾嘆服的,只有墨家的嫡長子墨凌川。

方櫻慢吞吞走在最後,趙欽拉着她的手,溫柔的低聲道:「走快點,今晚是個好機會,方櫻,我們一定要好好把握。要是能和墨少攀上關係,我們的財富世家建築公司就能迅速壯大了,不愁訂單和資金運轉,我們的婚事也能提上日程,還可以早點湊夠給你媽媽做心臟搭橋手術的費用了。你媽媽的病拖了這麼多年,不敢再繼續耽擱了。」

方櫻鼻子一酸:「阿欽,謝謝你一直為我媽媽着想。」

趙欽牽着她的手,邊走邊自責道:「其實我一直很慚愧,作為準女婿,我一直挪不開資金為阿姨做手術,實在是……」

「我知道你已經儘力了,不怪你。」方櫻的心暖乎乎的,縱有再多委屈,她也忍了。

她很排斥這樣的場合,可是為了多接幾筆單子,讓公司多盈利,好攢夠婚禮以及媽媽的手術費,畢業這兩年來,她陪着他不知道出席了多少這種酒局。各種猥瑣的目光和噁心的言語動作,她都或多或少的領教過,被灌酒更是家常便飯。

趙欽說過,只要撐過這幾年,公司真正在雲城站穩腳跟後,就辦一場風風光光的盛世婚禮,然後讓她回歸家庭,做一個專職太太,一心一意的待在家裡伺候生病的媽媽,還有將來他們的孩子。

想想那樣美好溫馨的未來,多像爸爸生前和媽媽在一起的幸福時光啊。爸爸媽媽就是兩小無猜的戀情,相濡以沫的婚姻,當年被譽為上流社會圈子裡唯一的神仙眷侶。

方櫻一直以來的夢想,就是擁有一份像爸爸媽媽那樣堅貞不渝的戀情和婚姻,而她和趙欽,正好也是青梅竹馬,她相信,她也可以像媽媽當年那樣幸福。

終於到了墨少的超級奢華包間,陳總等人點頭哈腰極盡諂媚,趙欽也一臉巴結道:「墨少你好,我是趙欽,這是我未婚妻方櫻。也是我公司的業務部經理。方櫻,來,見過墨少。」

趙欽家這幾年生意越做越大,在雲城勉強打出了名號,可是和金字塔最頂端的墨氏,依舊沒有任何可比性,簡直是雲泥之別,就算陳總他們,也都只能匍匐着仰望墨少。

方櫻抬頭看向眾星拱月的墨少時,驚得目瞪口呆:「你……你是墨少?!」

這不是昨晚她睡了的那個男人嗎?

墨凌川劍眉微微一挑,似笑非笑:「這麼急着出來找下家?」

方櫻臉色驟然慘白,這話太侮辱人了,難道她是出來賣的?

可是,對方身份太尊貴,得罪不起,方櫻只能瞪了他一眼,忽略他的侮辱問句,恭恭敬敬道:「墨少,晚上好。」

「晚上?」墨凌川意味深長的重複了下這個詞,冷冷瞥了她一眼,低笑:「嗯,昨晚的確滋味不錯。」

眾人頓時將目光都投向方櫻,趙欽的臉色,也變了又變,眸光一閃,摟住方櫻的腰:「墨少,請不要侮辱我的未婚妻。」

「失敬,竟不知道,你是在乎未婚妻的。」墨凌川譏誚道。

方櫻脖頸鎖骨等處,依稀還能看到引人遐想的痕迹,她無地自容的低頭。

墨凌川的助理林鑒道:「你們都坐吧。」

陳總他們紛紛在下首坐了,一個個擺出最謙卑的笑臉極力討好,無不想和墨少達成哪怕一丁點合作,那就能飛黃騰達了。

墨凌川神色略略有些不耐,指了指自己身邊的位置:「這個座位,為什麼都不坐?」

想起昨晚墨少抱着方櫻離去的身影,陳總趕緊道:「方櫻,你坐過去啊。女士優先,這個位置,我們幾個哪敢坐?」

方櫻心裏咯噔一下,看向趙欽,他溫柔一笑,輕輕拍了拍她的手背,道:「既然大家都這麼說,那你就過去坐吧。」

她這兩年來每次跟着出席酒局談合約,使命就是陷入僵局時,她和那些老總們喝幾杯,放放電。

難道這會兒,趙欽還是這個意思,讓她施展美人計,為他爭取合作機會?

可墨凌川是什麼人,不管怎樣的名媛千金巨星超模他都不為所動,她方櫻就算姿色過人,也不值得趙欽拋出來當誘餌啊。

然而在墨凌川強大氣場的威壓下,方櫻不敢忤逆,只得小心翼翼的坐到了他身邊的那個位置。

他親自給她倒了杯果汁,說女士喝酒不好。

墨凌川向來大牌無比,只有別人伺候他的份兒,給別人倒果汁,簡直是聞所未聞的奇蹟。

眾人都感到了意外,互相看了看,沒人敢說什麼。

陳總說了幾句葷段子,想調節氣氛,可墨凌川絲毫不感興趣,他們很快摸清了他的脾氣和喜好,趕緊岔開話題,正正經經說話,只單純的勸酒,聊生意。

方櫻全身僵硬的坐在哪兒,後背都被冷汗打**。

墨凌川故意湊近她,壓低聲音問:「顫抖什麼?」

方櫻低頭暗暗咬牙,真想咬死他,踹死他。

他似乎猜出了她的想法,低聲笑道:「我更傾向於咬。」

說著,他擱在方櫻靠背上的手放下,在桌子下面摸上了她的腿,表面上,卻一副清心寡欲神祇似的高冷,睥睨着諂媚的一干人等。

方櫻心驚肉跳,想推開墨凌川的手。

可他的手勁太大,不但推不開,反而把她的手握在掌心,一根根細細把玩着她的手指。

方櫻知道自己的手漂亮,有做手模的潛質,而且從小彈鋼琴,特別靈巧纖秀。可現在,是什麼場合啊。

她低聲哀求:「墨少,別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