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醫妃娘娘手下留針
醫妃娘娘手下留針 連載中

醫妃娘娘手下留針

來源:騰文小說 作者:醫妃娘娘手下留針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宋吉 沈景衍

穿越小說都是騙人的! 別人的穿越,都是發家致富嫁王爺! 為什麼自己的穿越,是被王爺抓去當了軍醫? 宋吉覺得很冤
自己是懂醫術,也女扮男裝,但…… 她也不想當軍醫啊!! 宋吉難過的看了一眼沈景衍,小心翼翼的組織語言—— 「這樣下去,我可能就找不到夫君了……」 沈景衍聞言,俊臉一黑,「宋吉,我當你夫君不行嗎?」 這個該死的王爺,不止拿她當苦力,還想讓她全天當苦力!!展開

《醫妃娘娘手下留針》章節試讀:

第三章 名氣吉利,留下


壯實漢子立刻下了結論,讓人增強防衛,今日晚上任何活物不準接近這個院子。

宋吉愣了愣:「什麼?」

不是拔了箭就能走嗎?外面一堆大夫藥師候着,還怕人醒了沒人照顧嗎?她留在這裡幹什麼?

她動作遲緩的看向壯實漢子。

那人一巴掌重重的拍在她的肩頭:「兄弟,外面那些庸醫名字都沒你吉利。真是天助我也,送來吉祥!」

宋吉傻眼。

名字吉利?

所以,要把她強行留下?

「在下才疏學淺,方才也就是放手一搏,外面那麼多名醫聖手,官爺還是換個人來守着吧。」

「怎麼,你不願意?」

壯實漢子的口氣瞬間就硬了起來,右手不經意的摸了摸腰間的佩劍,那架勢,彷彿只要宋吉不答應,他就立刻能動手砍了她的腦袋。

宋吉後背一涼,頸窩處冷風陣陣。

「願,願意的……」

這簡直比土匪還要土匪啊,她到底是犯了什麼錯,為什麼要遇上這樣個性鮮明的大梁將士?

「敢問,敢問官爺尊姓大名呢?」

她就想要知道,這個漢子背後到底有什麼背景,就敢這麼肆無忌憚。

「哥哥我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林大器!」

林大器?

大器晚成?

林?

是她知道的那個林家的林大器嗎?

「您,跟林將軍府上是什麼關係?」

她小心翼翼的又問了一句。

「林成功是我爹。」

林成功是他爹,那麼他就是林將軍的兒子,林將軍只有一個兒子,那麼她眼前的這個人,是林家的大少爺沒錯了。

那個林大少不是跟着四皇子沈景衍平定叛亂嗎?

難道床上躺着的這位爺,是四皇子?!

宋吉心思電轉,越想越是心驚,她可不能讓人看出來她是個女人,更不能讓人知道她還是侯爵府的嫡小姐。

傳揚出去,她現在的親生爹爹可能會把她關起來打一頓。

「你就安心的守着他,他醒了絕對虧不了你,懂了不。」

林大器又一次重重拍了拍宋吉的肩膀,拍的她放下手裡的茶杯目露驚恐,這才收回手快步走向門外,安排晚上的事宜。

宋吉被關在屋內,那也去不了。

只能趴在床頭上,盯着沈景衍看。

夜越來越深,床上的男人也越來越不安,面色明顯的紅了起來,居然開始發熱。

「準備烈酒,林將軍,還請您動手給這位爺擦身子,渾身擦,用力擦,再準備冰塊送過來。」

林大器二話不說,接過宋吉給的巾子沾了烈酒就動手給沈景衍擦身子,小兵送了好幾盆冰塊過來,宋吉拿着巾子包着冰塊放在沈景衍的額頭,不停的給他降溫。

「擦,別停。」

她一邊試探着沈景衍的體溫,一邊囑咐林大器,讓他不要停,林大器捲起袖子悶頭用力,昏黃的燈光下,他的手指居然帶着幾分顫抖。

好在如此反覆了個把時辰,沈景衍的體溫終於降了下來,整個人也不再躁動,安靜的躺在床上,嘴唇被燒得咧出了血痕。

宋吉扔了冰塊,靠在床頭上大口的喘氣。

差點沒累死。

「從現在起,你就真的要替我上刀山下火海了。」

她幽幽的盯着旁邊同樣緊張的林大器,林大器愣了愣,隨即反應了過來,黝黑的漢子居然紅了眼眶,重重的點頭:「只要你用得上我。」

宋吉輕笑,讓林大器回去休息一下,她就靠在床頭盯着,不讓沈景衍再出事,快天亮的時候,沈景衍才徹底穩定下來,而宋吉靠在床頭睡了過去。

沈景衍睜開眼的時候,房內還是暗着的,朦朦的晨光透過窗灑了進來,讓他看清楚床邊靠着個人,常年練就的機警讓他皺眉,飛快的伸手準備控住那人。

可是手探出去卻酸軟無力,最後居然沒能掐着那人的脖子,而是傾斜落在了那人的胸口!

溫熱從掌心划過,綿軟的觸覺猶如春日裏最嬌艷的花骨朵一般讓人捨不得放手,他下意識的捏了捏。

床頭的人兒睜開了眼,惺忪的目光還帶着幾分剛醒過來的柔軟,她遲緩的低下頭,看向了落在她胸口的那隻手。

沈景衍眯起眼,沒動。

宋吉漸漸清醒,面色沉了下去。

「四殿下,老祖宗有沒有教過你,什麼叫做男女授受不親?」

沈景衍漠然的神色有了一絲龜裂,眼神依舊冷然,可是毫無血色的面上有了幾分難得的紅潤,他緩緩的拿開手,薄唇輕啟:「要不是親手驗證,誰也看不出來你是個女子。」

「那我是不是要五體投地跪謝四皇子英明神武?」

宋吉起身,動手收拾了下衣衫,說話的語氣越加的拒人於千里之外,她背着身子,狠狠的吸了好幾口氣才忍住了罵人的衝動,差點就原地暴走了。

她剛才是被佔便宜了吧?

那個男人為什麼大清早的對着她耍這種流氓?胸口中了一箭都不能讓他安分?還是說男人果然都是大豬蹄子,越是長得好看的男人越是渣。

對着救命恩人都這麼下流齷齪。

「那倒不用。」

沈景衍挑眉,看着背對着他的背影,那纖細柔弱的身子,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不是個正常的男子,偏偏林大器那個瞎子,居然把個女子給抓了回來,還讓人在他的房內呆了一夜。

他方才只不過是下意識的反應,完全沒認出這個是昨晚給他拔了箭的人,才會有那般舉動,誰知道救了他的居然是個女子。

這下,搞事搞大了。

「說吧,為何女扮男裝出入鹽城,目的何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