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穆少,保鏢夫人又作死了
穆少,保鏢夫人又作死了 連載中

穆少,保鏢夫人又作死了

來源:騰文小說 作者:穆少,保鏢夫人又作死了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宋若芸 穆南辰

熱度不亞於人氣偶像的黃金單身漢穆南辰結婚了
其妻姓名不詳、年齡未知
眾人猜測:肯定是個膚白貌美,溫柔如水的漂亮小姐姐,不然為什麼穆少爺每天都喊腰酸背痛? 於是全網都在檸檬,三億少女夢碎
實際—— 「穆南辰,吃我一記過肩摔!」 穆南辰向後退了一步,「我是請你來保護我,不是報復我的
」 洛青正了正領帶,細碎的短髮下是一張精緻的小臉,「那你也不能在工作時間,吃我豆腐!」 穆南辰點頭,「回家吃
展開

《穆少,保鏢夫人又作死了》章節試讀:

第6章:怎麼保護


「既然阿姨相信他,你也要相信他。」在今天之前,喬肖一直擔心瘦弱的洛青保護不了穆南辰,說不定還會給他帶來麻煩。

如今,他是徹底放心,只要有洛青在,穆南辰絕對不會有事。

他們是從小到大的好朋友,雖然穆南辰去國外呆了幾年,但他們的友情從來沒有變過。

穆南辰看到她那份自信,又聽到喬肖認定的表情,他臉上的烏雲散去,揮手示意洛青離去。

洛青微微點頭,看了喬肖一眼,轉身離去,臨走時輕輕的關上門。

醫院又在催她續費,可是穆南辰心情不好,這個時候跟他提錢的事,的確有些不合適。

哎,走一步算一步,晚上宴會必須保護好他。否則,她真的死定了,還會連累病床上的弟弟。

時間過得真快,眼看就要到宴會的時間。

洛青心裏卻有種不安,那是從來沒有過的慌亂。

「時間不早了,趕緊走!」洛青還沒有反過神,穆南辰已經出現在她面前,審視的眼神夾帶幾分嫌棄。

已經習慣他的態度,洛青也沒有多想,她默默的跟在身後,眼睛卻四處張望,深怕某個角落藏着圖謀不軌的人。

「能不能走快一點?」

穆南辰回眸瞪了洛青一眼。

她沒有跟他計較,畢竟是他貼身保鏢,隨時要提高警惕。

這是在地下車庫,保不準哪裡藏了一個壞人。

「咻咻咻!」

「總裁,小心!」幾把匕首飛向穆南辰,洛青嚇出一身冷汗。

穆南辰聽力和感覺都很好,在他走進車庫的時候,已經預感到了危險。

他剛才故意責備洛青,就是為了讓洛青打起精神。

所以,洛青的話還沒有落地,他已經蹲下身去,假裝系鞋帶。

沒有露出一點痕迹,洛青覺得是穆南辰運氣好。

三把匕首分別擦頭而過、擦肩而過,洛青緊繃的琴弦隨機鬆開。

剛才為了救穆南辰,她準備推開他,手卻一下落空,自己倒在地上。

「一天心不在焉,以後怎麼保護我?」穆南辰上前把洛青扶起來,「即使有人要害我,也不會選擇這種地方,到處都是監控器。」

穆南青重重的拍了一下洛青,繼續嘮叨個不停,「我母親怎麼找上你?不僅人小,膽子也小。」

「總裁,時間快到了。」洛青環視了四周,相信那個人還躲在某個角落,穆南辰把話說到這個份,他不會再出手。

要是落在穆南辰手裡,那真是死定了,他不會那麼傻,等着讓人去收拾。

既然暗地裡用匕首,那是沒有把握對付她。不然,他早就現身。

「開車呀!」

「好!」洛青一個健步跨過去打開車門,等穆南辰上車坐穩,她才走進駕駛室。

不僅是保鏢,還做了司機。王叔身體沒有恢復前,以後可能都是她開車。

她難啊!

偶爾也想過一個問題,不是她做得不好,是穆南辰太反常,他的心情跟女人一樣變化多端,準確的說是跟天氣一樣變幻莫測。

一會兒一個心情,一會兒一個表情。

「開車不能走神。」

「對不起!」洛青一臉的尷尬被車輪碾碎,她知道自己的身份,保護老闆安全才是第一。

一旦穆南辰出事,穆夫人絕不會放過她,那可是她的寶貝兒子。

為了知道他的性取向,穆夫人花錢請她監控他的一切。

要是穆南辰有天知道了真相,不知道會怎麼對待她。

那種結局,她真不敢去想。

洛青為了給弟弟治病,她也只能顧頭不顧尾。

晚會。

「穆總,最近可好?」王氏集團的王總上前給穆南辰打招呼,臉上的笑容就像一股春風。

他看慣了那種偽君子,臉上樂呵呵的,背地裡卻詛咒你,巴不得你橫屍街頭。

商場如戰場,不管什麼人,輕易不能相信,只能相信自己的心。

「你希望我不好?」穆南辰眼眸划過一道不明,嘴角微微勾起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

司機那件事,喬肖已經在調查,背後人可能是王總,只是沒有找到證據。

不然,他真的成了亡靈。

「口誤,口誤,不要放在心上。」王林也沒有想到,他找了一個暗器高手,也沒能弄死穆南辰。

他冷冷的掃了洛青一眼,上一次要不是這個瘦小的保鏢,穆南辰已經魂歸江里。

現在……是他被發現了嗎?

但也不對勁,以穆南辰的作風,一旦知道真相,一定會對他做一些什麼事。

如今,他好像什麼事都沒有。

「是不是看上我保鏢?我可以把他送給你。」穆南辰故意調侃,司機要真是他的人,那麼他一定記恨洛青。

「穆總真會開玩笑,他可是你的保鏢,你哪天要是出事,宋若芸可能就要做我的女人。」王林微微搖頭,不管他怎麼討好她,她的眼裡只有穆南辰。

這也是王林想除掉穆南辰的原因之一。

這個世上沒了穆南辰,宋若芸就會是他的。少了一個競爭對手,他就可以在江城稱霸。

「宋若芸本來就跟我沒有關係。」穆南辰巴不得有人收了那個小妖精。

他也不明白,母親怎麼就看上了她?

那是一個為了目的不擇手段的女人,每次看到她就要躲瘟神一樣。

「這可是你自己說的。」王林眼眸划過一道詭異,「我結婚你一定要去,但這個保鏢礙眼。」

上次江邊失手,今天車庫失手,王林對洛青是恨之入骨,總覺得失敗跟他有關係。

「王總,您儘管放心,如果您有天有幸結婚,您的婚禮我不會去,穆總更不會去。」洛青狠狠的踩着怒火,知道他是針對穆南辰,他們一直是競爭對手。

「你這個保鏢很稱職,我還沒有怎麼說,你就開始心疼穆總,莫非你們兩個……」

穆南辰至今未娶,外面傳得沸沸揚揚,王林早就有所耳聞。

洛青一個您字,讓王林很不高興,他才比穆南辰大五歲,竟然把他說成一個老頭。

「王總,話可不能亂說。」王林一直陰陽怪氣,洛青恨不得抽他幾個耳光。

穆南辰凌厲的眼神橫掃過去,原本是想藉機收拾王林,洛青在解圍,他沒再吭氣。

今天的宴會,穆南辰沒讓喬肖來,讓他繼續查找司機背後的指使人。

畢竟現在手裡沒有證據,他們也只是懷疑。

那件事對於穆南辰來說很重要,一旦揪出幕後人,不讓他粉身碎骨,也會讓他生不如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