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重生之公主尊貴
重生之公主尊貴 連載中

重生之公主尊貴

來源:騰文小說 作者:重生之公主尊貴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雲佳 雲翼 其他小說

她出生在人人嚮往的豪門大宅里,她自幼聰穎,一身才華令人傾倒,引人稱讚,然而她的父母卻視她如無物,只因她是她父親設計得到她母親而存在的, 當年,因她的存在,她的母親不得不嫁給他父親,是她父親卑劣過往的證明,別人只看得到她的光鮮,卻不懂她的心涼,她本以為只要她夠優秀,父母總會關懷她,然而,當她父母聯手將她逼向死路,臨死前她才明白,有些人心硬如鐵,永遠無法溫暖…… 本為死路,卻是新生
當她以為自己必死之時,卻發現自己重生為一個嬰兒,一個身份尊貴無比的嬰兒一國的嫡公主,並且還獲得了一個隨身空間…… 重生,她很興奮,她決意要活出自己,不再做前世那個苦苦尋求虛無飄渺的情
可是做為一國嫡公主,她身份縱然高貴,卻也身處為難之中,皇宮,那就是個看不見硝煙的戰場
生母不愛,祖母不疼,兄妹算計,周圍的人更是想要她的命
一朝離宮,海闊天空,她利用自己的優勢發展自己的勢力,建立最大的情報組織,遇名師,遇摯友,遇溫柔善良的義母和哥哥們,原本早已不期待溫情的心,再次被喚醒
一家人和和美美的在前一起,她想這大概就是世上最大的快樂了! 只是,命運為何總要跟她開玩笑,竟然預見了自己的家被滅門,還是被自己的親生父親
那個最尊貴的男人…… 為保住自己的至親,她毅然決定回到那個自己厭惡的地方,只是為何,這個世界那麼奇幻呢? 她竟然發現自己穿越到了一個還有一個很厲害的穿越者的世界,這個穿越者還會還得自己的義母一家人被滿門抄斬! 她的親人沒有人可以傷害!於是,雲佳奮起反擊,致力於挖坑坑死穿越者! 宮斗,宅斗,醫術,毒術,空間,穿越……盡情期待
展開

《重生之公主尊貴》章節試讀:

第七章 天子之怒


雲佳這邊是睡的香甜,深夜京城,皇宮,延禧宮裡熟睡的宣德帝和柳妃被寢宮外的嚴祿驚慌的聲音給驚醒了。

「皇上大事不好了,皇上,皇上」,好不容易才得到侍寢機會的柳妃被吵醒後,心中怒火翻騰,但是礙於皇帝就在身邊也不敢表現的太過明顯,便冷聲對門外的嚴祿道。

「嚴總管大半夜的,什麼大事不好了?」

嚴祿聽到柳妃的冷言冷語,也不惱,只是在心裏又給柳妃記了一筆,「回陛下,娘娘,剛剛暗零大人來報,皇后娘娘在從昭覺寺回宮的路上遇刺,二皇子與皇后娘娘受傷,三公主下落不明。」

前一刻還昏昏沉沉的宣德帝瞬間就清醒過來了。

「你說什麼,滾進來,到底怎麼回事,給朕說清楚了!」

此時的宣德帝完全忘了他身邊還有個身無寸縷的柳妃,而柳妃雖然心中惱恨,但見宣德帝大發雷霆,也不敢吱聲,只是將自己光溜溜的身子縮在錦被下。

心裏對皇后母子三人的怨恨增加了一分。嚴祿趕緊推開門進入殿中,小心稟報。

「皇上,暗統領來報,皇后娘娘在回京的路上遇刺,衛楊身中劇毒,昏迷不醒,娘娘受傷,二皇子昏迷,三公主失蹤。現在暗統領在承乾宮等侯皇上。」

宣德帝聽後快速掀開錦被,將衣服胡亂的套在身上,也顧不上衣衫不整,就火急火燎出了柳妃的延禧宮直奔承乾宮而去。

柳妃聽聞皇后遇刺,心中大喜,但聽到只是受傷一時又有些可惜。心中對那些刺客的能力不僅有些失望。但聽到二皇子昏迷,三公主失蹤的消息,心中因為皇帝離開的惡氣便消散了大半。

「娘娘」皇帝離開後,柳妃的心腹嬤嬤申嬤嬤一走進寢殿,就看見柳妃一副咬牙磨齒的樣子。

申嬤嬤輕聲叫了一聲,問道,「娘娘,聽說皇后遇刺了?」

「嗯,只可惜沒死,嬤嬤你說要是雲耀死了多好,那本宮的炫兒登上那個位置的阻礙就少了很多了。不過,三公主失蹤,倒是讓本宮心裏舒服不少,一個公主憑什麼那麼受寵,不過話又說回來,受寵又如何,現在不也落得下落不明,能不能活着還是個問題。「

」哼,不過就是不知道這是誰的手筆,本宮可得好好謝謝他」。

申嬤嬤深知柳妃的心思,眼中閃過一抹狠辣。

「娘娘,來日方長,這皇宮裡夭折的皇子公主可不少,況且,大皇子是皇上的長子,一直以來皇上都很關心大皇子,前兩天皇上還誇大皇子功課做的好呢,娘娘,大皇子很聰穎,將來一定會讓娘娘成為天下最尊貴的女人的。至於這幕後人嘛,不過就是在那幾個里了。」

聽到申嬤嬤的話,想到自己優秀的兒子,柳妃心中寬慰不少,但是她也明白自己兒子要想坐上那個位置還要付出更多,但是不論要付出什麼,她也會讓她的兒子成為人上人的。不過,眼下的事若是好好籌謀,說不定會獲利不少,也許還能為她的兒子除掉寫障礙,想到這,柳妃的杏眼中閃爍着興奮的光芒。

「嬤嬤的話,本宮明白,不過眼下最重要的是皇后遇刺,嬤嬤,你明白本宮的意思吧?」柳妃倚在床上,手中把玩着秀髮,被子蓋到她的胸部,在燭光下她露出的肌膚髮出淡淡的光芒,香艷誘人。

看着自己從小看着長大的小姐在這後宮跟一群女人爭一個男人的寵愛,申嬤嬤為主子不值,若是小姐嫁的人不是皇上,而是一般的人家,小姐一定不會這麼辛苦吧!「娘娘放心,老奴明白,娘娘再睡會兒吧,現在才三更天。」

「嗯,嬤嬤也辛苦了,去休息吧,明天再好好籌謀。」

「是,老奴告退」申嬤嬤聞聲退下。

承乾宮,宣德帝雙眸因憤怒而變成紅色,對着面前穿着黑色窄袖貼身錦衣的男人命令道,「暗零,立刻出動所有暗衛去尋找三公主,生要見人,死……」

宣德帝痛苦的閉上眼,腦海里浮現小女兒的身影,或哭,或笑,或嗔,或怒,那雙亮晶晶的眼睛總是像星星一樣一閃一閃的,她才那麼小,就要離開這個精彩的世界嗎?那些該死的刺客,他們居然敢,居然敢……

該死的,他們都該死。宣德帝雙手握拳用力的拍在身前御案上,指關節因為過於用而泛白,手背青筋跳起,緊閉的雙眼豁然睜開,射出駭人的冷光,佳兒不能有事大乾······

隨極,宣德帝聲音低沉的對着嚴祿說,「嚴祿立刻出宮去叫大理寺卿來見朕。」

「是,奴才遵命」,嚴祿領旨,趕緊叫徒弟,小太監劉陽去套上馬車,就急匆匆的往宮外大理寺卿府上奔去。

一刻鐘後,大理寺卿萬越跪在皇帝面前,「萬越,去給朕查,到底是哪個不長眼的東西指使的,朕給你兩天的時間,若是查不到,提頭來見朕。」

萬越見皇帝三更半夜的召見他就知道出事了,只是他沒想到居然出了這麼大的事,我的個乖乖,皇后遇刺受傷,二皇子昏迷,而且皇帝最愛的三公主還失蹤了。

萬越額頭上流下一滴冷汗,心裏早就把幕後之人罵開了,雖然兩天的時間確實短了,但是現在他可沒膽子去質疑宣德帝的決定,所以只能硬着頭皮上了。

「是,臣定當竭盡所能,揪出幕後主使,請皇上放心」,看到萬越點頭,宣德帝疲憊的說「退下吧。」

「是,臣告退。」

清晨,雲佳醒來,動了動僵硬的脖子,眼神迷茫的看着周圍的環境,想起了自己昨晚逃到了這來。

六月的清晨,微涼中帶着水霧,雲佳將被子批在身上,靜靜的看着東方緩緩升起的朝陽,心中一片清明,其實在這場刺殺中,雲佳才是最大的獲益者,她一直都想走出那座冰冷皇宮,她渴望更寬廣的天地。

而現在,大概所有人都以為她死了吧!以她的能耐,她一定能養活自己,況且她還有空間在,想到空間,雲佳覺得她應該種一些糧食蔬菜了,這個時代的糧食產量並不高,一旦有什麼天災,糧食就減產的厲害。

嗯,對,一定要種糧食。只是,她失蹤了,皇室一定會找她的,看來在短時間最好不要出現在別人眼前了。

皇帝的暗衛可不是吃乾飯的,只要有人看見她,雲佳敢打包票,宣德帝過不了多久就會找到她。最好等幾天,過了這個風頭,再出現的好想着,雲佳變從空間里拿出一個果子和一杯靈水,順便把被子放進去。

吃過早餐,雲佳將她留下的痕迹抹乾凈,看了看小路,並沒有順着路走,而是向著她昨晚來的反方向走。

就在雲佳走了不到一刻鐘後,五個黑衣人順着她來的方向來到了這裡,看了看小路,領頭人打了個手勢,剩下的四人便兩人一組,分別向著小路的兩邊走去,領頭人沉思了一下,向著雲佳離開的方向快速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