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重生後,推翻王爺的虐妻套路
重生後,推翻王爺的虐妻套路 連載中

重生後,推翻王爺的虐妻套路

來源:騰文小說 作者:重生後,推翻王爺的虐妻套路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綠翹 蕭傾顏

突遭穿越,來了就是新婚之夜,懵逼之中被人虐待! 思想殘餘,竟然拿她的血給白蓮花治病
這是什麼虐文小說套路? 渣男白蓮齊上陣,虐她身虐她心,還妄想把她做成藥人解毒
呵,老虎不發威,真當老娘是病貓了?! 治渣男,虐白蓮,看老娘怎麼推翻他們的虐妻套路
打臉打到讓他們清楚曉得花兒為什麼是紅的,草為什麼是綠的! 可是…… 這奇奇怪怪纏上來的王爺是怎麼回事?展開

《重生後,推翻王爺的虐妻套路》章節試讀:

第三章 做成藥人


宋玉煙含淚而笑,眉目之間楚楚動情:「墨哥哥,有你這句話,煙兒縱使此刻死了,也心滿意足了。只是那蕭家並不好惹,煙兒實在不忍心看着墨哥哥為煙兒為難……」

池君墨托起宋玉煙的精緻小臉,滿臉的心疼和憐惜,「蕭家又如何,本王寵自己的女人,於他們何干?要不是那女人能解你的毒,本王又如何會娶她?」

宋玉煙輕輕嘆氣:「墨哥哥的心意,煙兒自然明白。怕只怕,我這毒,是解不了了。」

「煙兒,你放心,這毒本王無論如何都會為你找到解決的辦法。你也答應本王,不許放棄,要陪着本王白頭偕老。」池君墨捧着宋玉煙的小臉,溫柔而鄭重的說道。

「嗯,煙兒也想與墨哥哥白頭偕老。」宋玉煙將頭埋進池君墨的懷中,認真的說道。

聽見這話,池君墨嘴角的笑容愈發的溫柔。

宋玉煙的眉卻是微微的蹙了蹙,近距離的接觸,他立即就聞到了池君墨身上並不屬於她的脂粉香味。

難道……他還是碰了那個女人?

眼中的陰霾一閃而過,再抬起頭時,宋玉煙已經是一臉溫柔的笑意,「墨哥哥還是快王妃房中吧,今天是大喜之日。若是被有心人知道墨哥哥沒在王妃房中過夜,只怕又要起一番風波了。」

聽着這這委屈的聲音說著得體的話語,讓池君墨更加的心疼和憐惜,瞬間眼中的柔情滿溢,猛地將懷中嬌小的人兒打橫抱起,「走吧,本王送你去休息。」

「墨哥哥……」宋玉煙驚呼一聲,卻是乖巧的依偎在了他的懷中。

小心翼翼地將懷中的璧人在精緻的雕花床上放下,池君墨輕輕的在她的眉間印下一吻,「煙兒聽話好好休息,本王去把遺留的公務處理好之後便來陪你。」

「嗯!」宋玉煙雙手拉着錦被,嬌羞的點頭。

池君墨又囑咐了房中丫鬟一番之後,才轉身走進了夜色之中,並沒有察覺到在他轉身的一瞬,宋玉煙溫柔的目光立即冰冷。

池君墨走出戀煙院,轉身便朝心顏院走去,臉上的柔情已經消失殆盡。

蕭卿顏正睡得香,門外忽然傳來一陣喧鬧聲。

「王爺,王爺,王妃已經歇下了!」

「滾開!」隨着池君墨厲喝,卧房的門忽然被一腳踹開。

一股涼風緊跟着鑽了進來,還沒等蕭卿顏回過神,池君墨已經走到床邊,直接將她從床上拎了起來。

微弱的燭光投映在池君墨的臉上,投下半邊陰影。他狠厲地目光讓蕭傾顏只覺得身上一陣陣發冷:「說!煙兒身上的毒究竟應該怎麼解!」

這男人,到底還讓不讓人睡覺了啊。

蕭卿顏強忍着身上傳來的痛楚,咬牙說道:「我連你口中的煙兒中的是什麼毒都不知道,怎麼會知道解毒的辦法?就算我知道,也絕對不會告訴你這個渣男!」

池君墨眸中目光一凜,拖着蕭卿顏將她拖下了床,按在一邊的牆柱子上,他的聲音似乎從牙縫裏面蹦出來一樣,噴在蕭卿顏的耳畔:「你的外祖是神醫世家,你自小遍嘗百草,早就養成了百毒不侵的血脈,你的血不可能解不了煙兒的毒,你到底做了什麼手腳!」

蕭傾顏皺了皺眉,原來這裏面還有這麼一回事,難怪這渣男那麼殘忍的取處子血。可是神醫血脈也不代表她就就一定能夠解那什麼煙兒的毒吧?

身體被池君墨牢牢按在牆上,蕭卿顏無力地翻了個白眼:「你要是真的認為我能夠救你的煙兒,最好對我好一點!免得我死了,她也活不了!」

「你!」池君墨惡狠狠地盯着蕭卿顏,冷笑一聲,抬掌將她扔在了地板上。

一口腥甜的鮮血從蕭卿顏的口中噴出。剛換好的一身白衣頓時又渲染開一片觸目驚心的血跡。

她的身後,池君墨冷冷一笑:「你放心,我絕對不會讓你這麼痛快地去死。」

人渣!蕭卿顏暗罵,努力掙扎着從地上爬起來,雖然打不過,但仍是用眼神死命地瞪着他。

這時候,靈霄終於趕到,站在門口。池君墨看到靈霄,冷哼一聲,放過了地上的蕭卿顏,「怎麼樣,可找到了解煙兒毒的辦法?」

靈霄皺着眉看了看地上癱坐的蕭卿顏,點了點頭:「根據古籍上記載,或許可以先將蕭卿顏製成葯人,再以葯人至毒又百毒不侵的血液為引,或許能解宋小姐的毒。」

蕭卿顏聽完這段話眼珠子都快瞪了出來。她沒聽錯吧,竟然要把她製成葯人?

蕭卿顏緊張地盯着池君墨,他該不會真的要接受這個提議吧?

池君墨沉吟片刻,竟然重重地點頭說:「好!那就這麼辦!」

蕭卿顏急了。

「喂喂喂!你們兩個,有沒有問過我的意見啊!」

蕭卿顏咬着牙從地上爬起來,指着剛才跑進來的那個神醫,氣不打一處來:「你到底是什麼庸醫?竟然想出這麼傷天害理喪盡天良的法子!讓池君墨取我處子血的也是你吧?你這個禽獸,庸醫,你為虎作倀,難道就不怕被天雷劈死嗎?」

聽了蕭卿顏的罵詞,靈霄臉上忽然露出一絲遲疑。

池君墨一把抓住蕭卿顏,手上的力道幾乎把她的手腕給捏碎了。

「廢話少說!靈霄,咱們現在就去準備!」

「是!王爺。」

「喂!你們放開我!放開!」蕭卿顏奮力掰着池君墨的手掌,可是怎麼也掰不開。她心裏一急,張開嘴一口咬了上去。

尖銳的刺痛感從手上傳來,池君墨低呼一聲,連忙拂掌將蕭卿顏丟開,揉着手盯着地上的女人罵道:「該死!你是屬狗的嗎?」

蕭卿顏舔着牙縫間殘餘的一絲血腥味,紅着眼睛毫不示弱地瞪着他。既然他不給她活路,她也只能拚死一搏了。

池君墨氣得胸前起伏,目光在這房間裏面四處搜索,終於定格在樑上垂下的青絲帷幔。他疾步上去,「撕拉」一聲,將帷幔扯了下來,強壓着蕭卿顏坐在了她的身上。

一個精壯男子坐在她的腰間,蕭卿顏頓時感覺自己快喘不過氣了。帷幔在池君墨的動作下一圈一圈地纏住了蕭卿顏的上半身,這下她就連最後掙扎的機會都被剝奪了。

無力感深深籠罩着蕭卿顏,她盯着這個坐在她身上不可一世的男人,仇恨漸漸積聚於胸。

把蕭卿顏捆好之後,池君墨冷冷地瞥了她一眼,站起身,「來人!把她給我扔到角房裡!沒有我的允許,不準任何人出入!」

「是,王爺!」小廝們抬着蕭卿顏從房中走出。

綠翹見蕭卿顏被抬了出來,吃了一驚,忙撲了過來,「小姐!你們為什麼要抓小姐!你們這些壞人,快放開小姐!」

池君墨掃了那聒噪的丫頭一眼,淡淡地說:「把她也關進去。」靈霄見到這一幕,眉心的愁結凝得更深了:「王爺,這樣做,是不是……」

池君墨打斷了靈霄的話:「靈霄,你應該知道,只要能救煙兒,本王什麼都不在乎。你只管去配置製作葯人的藥液便是,其餘的不用你操心。還有,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是。」

心顏院已經被徹底封鎖了起來,蕭卿顏被扔在角房裡之後,漸漸地感覺到了什麼叫做真正的絕望。

綠翹哭得像個淚人一樣,不住的說:「小姐,他們到底想把您怎麼樣啊?您可是丞相府的嫡長女,怎麼能夠受到這種待遇啊!小姐,他們該不會是想殺了您吧?」

蕭卿顏冷哼,殺了她?池君墨才不會那麼便宜她。他還要留着她解那個煙兒身上的毒呢。

雖然綠翹的哭聲令蕭卿顏心煩,可是在這孤冷的角房裡,倒也算得上是一絲安慰。不知過了多久,角房忽然被人打開,池君墨的臉再次出現在蕭卿顏眼前,「把她給本王帶過來。」

蕭傾顏的心裏立即升起極其不好的預感,這渣男真的要把她做成藥人!

池君墨撂下這句話就走了出去,兩個小廝上來,架着她便往外走。

直到走出很遠之後,她都還能聽見身後的綠翹還在角房裏面哭喊。

蕭卿顏嘆了一口氣,她死不要緊,可是原主的仇就沒辦法報了,而那個叫綠翹的丫頭說不定也會被連累。

這池君墨的良心是被狗給吞了嗎?

蕭卿顏被帶到原先的卧房中,只見中間已經擺上了一個大木桶,在大桶的周圍則擺了許多瓶瓶罐罐的東西。

靈霄正背對着她攪動木桶中的藥液,咕咕的氣泡從裏面冒出來,綠色的液體看上去格外嚇人。

蕭卿顏忍不住退後兩步,後背卻遞上抵上了池君墨的手。他把她向前一推,她的腳步便不由自主地向前走去。

池君墨的聲音在背後響起:「怎麼樣,葯已經熬好了嗎?」

靈霄停下來:「已經熬好了。這裏面摻雜了十七種藥材,至毒至烈,一定會將蕭卿顏體內的血脈給激發出來的。」

池君墨極為滿意地點頭:「好,那麼,就開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