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嬌寵之邪王的特工妃
嬌寵之邪王的特工妃 連載中

嬌寵之邪王的特工妃

來源:騰文小說 作者:嬌寵之邪王的特工妃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司空邪 沐琦舞

現代特工界神話血羅剎穿越了?
有三個妹控的哥哥,一群寵她如命的家人,為了保護家人和一份親情,她知道,只有變強,所以她拿出特工的本質,發揮自己的腹黑和狡猾,利用聰明的頭腦在古代建立剎閣,沒有她不知道的事情,沒有她殺不了的人,控制着全國經濟命脈還有一個強大而又腹黑的相公寵她如命

寵妻一:
「爺,王妃砸了如意樓」
某爺「王妃沒事就行」
手下哀嚎,那可是皇家產業啊!
寵妻二:
「爺,王妃一人挑戰丞相府」
某爺「帶上侍衛包圍丞相府,讓王妃玩的盡興」
某手下心底話:那是丞相府丞相府

寵妻三:
「爺,二皇子帶了很多男子畫像給王妃,王妃正在看」
某王爺臉已經黑了「以後禁止二皇子入府」
一說完人已經不見了展開

《嬌寵之邪王的特工妃》章節試讀:

第三章 我們只是路過


沐琦舞被司空邪帶到了一個山坡上,他把沐琦舞抱在懷裡,他發現,第一次自己有這種想把人擁在懷裡不放開的衝動,對方還是個一歲的奶娃娃。

可,這有什麼關係嗎,等等就去沐府把她要過來,自己的媳婦當然是自己養!打好主意,才發現自己的臉被不明生物捏着。

一低頭才發現懷裡的小傢伙兩眼亮晶晶的盯着自己,雙手在自己臉上作惡,不過,這有什麼關係呢,她高興就好,

而沐琦舞和司空邪兩人的舉動,讓暗處的暗衛嚇得差點摔倒,暗衛們在心裏怒吼:這還是我們那個冷血無情,不喜歡女人靠近的主子嗎?我一定是沒睡醒。

“喂,該回去了,等等我家人該擔心了”玩夠了的沐琦舞不客氣的催着司空邪,告訴他自己要回去。

司空邪低頭,看着懷裡的小人兒,那囂張的小模樣可愛極了,真想親親那張小嘴,司空邪是一個想到了就會去做的人,等反應過來時自己已經親到了沐琦舞的小嘴,還看到了沐琦舞瞪大着眼睛一副被嚇到的模樣,唇角勾起了一個迷人的弧度,

“我不叫喂,你可以叫我邪,或者相公,反正遲早都會這樣叫的。”

沐琦舞聽了他的話,在他懷裡掙扎了起來,司空邪看着突然掙扎的小人兒,害怕把她摔到,抱的更緊了,沐琦舞掙扎了半天,也沒掙脫司空邪的懷抱,反而被他抱的更緊了,氣的嘟了嘟嘴。

如果是上一世自己哪用得着這麼窩囊,現在這小胳膊小腿的,一點力氣都使不上,算了,不和他一般見識,小女子我能屈能伸,叫邪就叫邪。

“邪,你快帶我回去吧,爺爺他們該擔心了。”說完還特意沖司空邪眨了眨那雙大眼睛,好像這樣可以增加自己話的可信度一樣,司空邪看着她的樣子,第一次放聲大笑了起了,惹得沐琦舞一陣不快和暗處的暗衛眼珠子都要掉出來。

“喂,你笑什麼笑”看到司空邪突然發笑,沐琦舞以為他在笑自己,她生氣了,真的生氣了,“不準笑,不準笑。”

邊說還邊伸手去捂住司空邪的嘴,企圖用這樣的方式來阻止他繼續笑,可沒阻止司空邪笑反而讓他笑的更歡了,沐琦舞擺擺手,決定不理司空邪了,他愛笑就讓他笑個夠。

就在沐琦舞放下手後,司空邪已經停止了笑,知道沐琦舞生氣了,放低了聲音,溫柔的哄着。

“好了好了,我不笑了,小寶貝別生氣,我現在就帶你回家,去找你爹爹把你要過來,以後和我一起生活好不好。”

司空邪沒發現,自己的眼神充滿了寵溺之色,他沒發現,沐琦舞撇着腦袋也沒看到,可暗衛們發現了,他們已經淡定了,他們知道,在這位沐小姐,哦不,小王妃面前,主子就是這個樣子的了。

司空邪抱着沐琦舞,慢慢的走着,他沒用輕功,他想享受這美好的時光,可是,老天不如人意啊!不遠處傳來了打鬥的聲音,吸引了他們的注意力。

就連剛剛還在生氣的沐琦舞也被吸引了,她還沒見過古代的這種場面呢,好好奇好好奇,求滿足,扯了扯司空邪的衣服,讓司空邪的目光轉向了她,看到司空邪在看自己,這才開口:“邪,我們去看看吧!”

沐琦舞的一句話,改變了司空邪原本不想管閑事的想法,看着懷裡的小傢伙,捏了捏她的鼻子“真拿你沒辦法。”

沐琦舞看他同意帶自己去看熱鬧,也沒計較他捏自己鼻子的事了,兩眼放光的看着傳來打鬥聲的方向,好像可以看到戰況一樣,還不忘催促司空邪:“哎呀,你怎麼這麼慢啊!等等都打完了,快點啊。”

司空邪看了眼懷裡的人,加快了腳步,直接帶着沐琦舞飛了過去。

“啊,好棒啊,下次你還要帶我飛。”

“那你和我回王府,我天天帶你飛”司空邪誘惑着沐琦舞,如果沐琦舞真的只有一歲,那肯定會被他騙了,但是好歹上輩子也有二十多啊,加起來都是司空邪的兩倍了,會那麼傻,被他騙到,當然不會的啦!

“切,我去找二叔,他也會飛,哼,才不要你呢!”沐琦舞盡量讓自己說話的語氣像小孩子一點,也不知道是不是當孩子當久了,學的完全一模一樣。

就在和司空邪拌嘴的時間,兩人已經到了打鬥現場,司空邪找了個好位置,抱着沐琦舞在一旁看着激烈的打鬥,看着沐琦舞兩眼放光的看着打鬥,完全沒意識到現在沐琦舞才一歲,看到這樣的場面不應該被嚇哭了嗎,就在黑衣人殺完人後,突然,沐琦舞不知怎麼了,鼻子痒痒的。

“啊切!”

“誰!”黑衣人顯然聽到了這聲噴嚏聲,緊張的看向四周,司空邪微微勾起了唇角,看着一臉歉意的沐琦舞,飛身出現在了黑衣人面前,黑衣人看到是兩個孩子,和旁邊的幾個人眼神交流了一番,舉刀就準備向他們砍來,看到這樣的情況,沐琦舞及時出聲。

“各位大哥,我們只是路過,呵呵,路過。”

黑衣人們聽到沐琦舞的話,不相信的哼了一聲,“管你是不是路過,看到了,命就得留下。”

沐琦舞一愣,顯然沒料到黑衣人這麼不講理,怎麼辦,她還年輕,還不想死,小聲的衝著司空邪問到:“怎麼辦,怎麼辦?我還不想死,我還年輕,還沒嫁人呢!”

司空邪摸了摸沐琦舞的小腦袋,總這樣的方式來安慰她,讓她不用擔心,衝著暗處喊了一聲:“暗一,暗二。”

立馬出現了兩個人,“主人”本來突然出現了兩個人就嚇了沐琦舞一跳,不過反正過來後又聽到那句主人就知道他們是司空邪的暗衛了,準備伸頭看看傳說中的暗衛想啥樣的,不過已經被司空邪抱着轉身了,

“一個不留。”司空邪留下一句話便抱着沐琦舞離開了,往回沐府的路上走着,邊走還邊誘惑着沐琦舞搬去邪王府,不過沐琦舞是誰,好歹活了兩世,年齡加起來都是司空邪的乘以二了,會那麼容易上當嗎?

當然不會啦,說什麼也不答應搬去邪王府,走着走着,沐琦舞玩了一天了,感覺司空邪的懷裡挺舒服的,很有安全感,很溫暖,便睡著了。

等到了沐府,立馬就有人進去通報了,司空邪才剛走進去,立馬就有一大群人出來了,沐老爺子帶頭,向司空邪行了個禮,就要去抱他懷裡的沐琦舞,不過被司空邪躲開了,淡淡的掃了沐老爺子一眼,頓時讓沐老爺子一顫。

不過好歹是見過世面的人,一下就從司空邪的眼神中回過神來,不過心裏還是很驚訝,心想:看來和外界傳聞一樣啊!邪王為人冷漠無情……

“舞兒房間在哪,我抱她過去,”司空邪開口,打斷了沐老爺子,沐老爺子為難的看了司空邪一眼,心一橫,還是把話說出來了。

“王爺,還是讓老夫抱孫女回房吧,您去不合適吧!”本以為這樣說了司空邪就會把沐琦舞還回來,沒想到:“本王覺得很合適,帶路。”

沐老爺子讓大家都散了,自己帶着司空邪去了沐琦舞的閨房。而以後,司空邪便是沐府的常客,走大門或者翻牆,做的也得心應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