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悱惻
悱惻 連載中

悱惻

來源:閱文起點 作者:周怡音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周怡 周怡音 都市小說

周怡音平安順遂的人生,在遇到鶴別後就變得天翻地覆,她曾經以為纏綿悱惻是指情意綿綿不可分割,可後來才明白,纏綿是她與鶴別,悱惻是她
...展開

《悱惻》章節試讀:

第七章:只能去找鶴別


  「請進。」鶴別低沉的嗓音在室內響起。

  周怡音推開了門走進去:「鶴醫生。」

  鶴別正在整理桌面,看到周怡音,有些詫異地放下了手中的筆:「什麼事?」

  周怡音的手指甲狠狠地掐進自己的手掌心:「我想,問一問你,你之前說過的話還算不算數?」

  鶴別大概是猜到了她的來意,好整以暇地看着周怡音:「哪句?」

  周怡音低聲說道:「你說要......包養我的話,還算數嗎?」

  鶴別上下打量了一番周怡音,想再看一個待價而沽的商品:「昨天你下舞台的時候,我還是很有興趣的,今天嘛......也就那樣吧。」

  周怡音的心咯噔了一下,「也就那樣」是什麼意思,鶴別這麼快就對自己不感興趣了嗎?

  她的臉蹭地燒得通紅,但一想到病床上躺着的父親,又變得蒼白。本能在催促着她快點逃跑,理智卻在告訴她,留下來,去勾引鶴別。

  因為沒有別的路可以走了。

  比起父親的命,尊嚴算得了什麼呢?

  周怡音走到了鶴別的身邊,緩緩蹲下,拉住了鶴別的衣角:「鶴醫生,求你了,只要你救我爸爸,我什麼都願意做。」

  鶴別輕佻地用手頭的筆挑起了周怡音的下巴:「什麼都願意做?要麼,證明給我看看?」

  周怡音的嗓子緊了緊:「怎……怎麼證明?」

  鶴別把筆收了回去,有些嘲諷地看着周怡音:「這種事還用我來教你嗎?」

  「……」

  周怡音不是傻子,當然聽懂了鶴別的言外之意,但還是有些猶豫:「要在這裡嗎?會被別人發現的。」

  「你覺得勉強那就到此為止吧。」鶴別一臉很好說話的樣子。

  「不!」周怡音脫口而出。她捏緊了拳頭,鼓起勇氣去親吻鶴別。

  卻被鶴別偏頭躲過了:「我不跟人接吻,菌**換太髒了。」

  他漂亮的眸子居高臨下地打量周怡音,唇角冷冷地勾起:「別裝純,男人喜歡什麼,你難道不知道嗎?」

  周怡音愣了一下,拳頭捏了又松,鬆了又捏,最終閉閉眼,聽話地服從他……

  大半個小時過去了,鶴別總算盡了興。

  周怡音走到鶴別的面前,問:「現在可以,可以談談條件了嗎?」

  大概是一天的疲勞得到了釋放,鶴別難得的好說話:「說吧,你想要什麼?」

  周怡音說道:「求你治好我的爸爸。」

  「我說了你要排隊。」鶴別還是沒鬆口。

  「我可以不要錢,什麼都聽你的,你想要我什麼時候出現就出現,什麼時候走就走,只要你能治好我爸爸。」周怡音急忙說道。

  鶴別上下打量了周怡音一番,這女人實在美貌,而且還不麻煩,他承認他對這個提議心動了。

  「可以」他說,「我可以挑個休息日為你爸爸加一場手術。不過,也希望你遵守你的諾言,我這個人最怕麻煩。」

  周怡音大大地鬆了一口氣:「你放心,我絕不會纏着你的。」

  「還算識趣。」鶴別不痛不癢地誇了周怡音一句,「留個電話,我需要了會來找你,然後你可以走了。」

  周怡音畢恭畢敬地在鶴別的手機通訊錄里輸入了自己的電話號碼,然後出了科室的門。

  父親有救了,她明明應該欣喜若狂的,但心底卻沒有半分開心。

  她看着鏡子里臉色蒼白的自己,只覺得骯髒不已。

  她甚至覺得自己玷污了醫院這個神聖的地方,明明是治病救人的事情,卻被她搞得污穢不堪。

  但生活還是要繼續,她甩掉腦海里鶴別的身影,強逼着自己露出一個微笑來,向父親的病房走去。

  到了病房卻發現周母正在手忙腳亂地收拾東西,周父人已經不在裏面了。

  周怡音的心猛地提起,她白着臉,一把拉住了周母:「媽媽,爸去哪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