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伏龍殿
伏龍殿 連載中

伏龍殿

來源:陽光書城 作者:李餘生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李翠蓮 楚天 都市小說

他出身豪門,卻一夜之間被人滅了滿門
落魄之際遇到一生摯愛,甘願上門為婿,卻又慘遭陷害,鋃鐺入獄!七年後,他搖身一變,化身令人聞風喪膽的不敗龍帝,攜滔天權勢回歸都市,卻發現愛妻早亡,女兒倍受欺凌......他,徹底怒了!!誓要讓一切欺他、辱他、害他之人後悔終生! 展開

《伏龍殿》章節試讀:

第3章


第3章

五分鐘後。

楚天和徐蘭淑來到了那家老醫館門前。

楚天抬頭看了一眼醫館的招牌,沒有絲毫停頓,大步向醫館內跑去。

就在這時,一個穿着中山裝的老者,從旁邊的車上摔了下來,在地上痛苦地掙扎着,雙手捂着喉嚨處,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氣。

似乎被什麼卡住了喉嚨,臉色已憋得通紅。

楚天不是一個爛好人,但也做不到見死不救。

他調轉方向,三步並作兩步衝到那老人身前,抬起腳對着他的胸口砰砰就是兩腳。

「噗!」

老人張口吐出了一大口污血,呼吸頓時通暢起來。

然而,他還沒來得及向楚天道謝,一個憤怒的聲音便從身後傳了過來。

「你幹什麼?我要殺了你!」

話音一落,便只見一個扎着長馬尾的靚麗女子怒吼一聲,一個凌空側踢向楚天踢了過來。

「不可!」

老人一聽這聲音就知道來人是自己孫女楊婧,急忙出言阻止。

可還是晚了!

楊婧已經高高躍起,這一腳絕無再收回的可能。

下一瞬,一個人影倒飛了出去。

「怎麼可能?」

老者的瞳孔猛然一縮。

他非常清楚自己孫女的實力,她師從嶺南第一古武宗師莫雨,已經煉出了暗勁,在嶺南年輕一輩的古武者中,也是難得一見的佼佼者。

她這一腳,足以踢翻一頭牛。

可眼前這個其貌不揚的男人,竟然只是輕輕一抬手,就化解了她的殺招。

而且對方另外一隻手上,還抱着一個小女孩。

高手!

絕對的高手!

至少是大師級別的古武者!

「嶺南的古武高手,我大都認識,可從沒見過這一號人物,而且他這麼年輕,莫非是某個武道世家的年輕才俊?」

「不對,那些人一個個眼高於頂,出門的時候,哪個不是前呼後擁?怎麼可能這麼樸素!」

「即便是武道世家,也不可能有這麼年輕的大高手!」

一瞬間,老者腦海中閃過無數念頭,越想越看不透眼前之人。

楚天沒有再停留,大步向醫館內走去。

可丟了面子的楊婧卻不幹了,跺腳大喊道:「那個誰,你給我站住!」

「小婧,不得無禮!」剛剛從地上爬起來楊老急忙呵斥,生怕孫女惹怒了眼前這個神秘的高手。

這樣的年輕高手,哪個不是心高氣傲之輩,豈能任由他人挑釁?

「爺爺,你為什麼要阻止我呀,他......」

女子心有不甘,可她的話還沒說完就被老者打斷了。

「閉嘴!」

「爺爺......」

女子不無委屈。

楊老肅然道:「你這衝動的性格如果不能改改,我真不放心將楊家交給你。」

「我這不是怕他傷害爺爺您嗎?」女子委屈巴巴地說道。

老者肅然道:「剛剛他是在救我,如果沒有他那兩腳,我恐怕已經......而且如果他要傷我,十個你都阻止不了!」

「啊?」女子瞪大了眼睛,滿臉不可置信。

雖然她剛剛與楚天交手吃了點虧,但她並不覺得他有多厲害,一度以為只是自己大意才輸了半招而已。

「小婧,我早就和你說過,這世上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永遠不要驕傲自大。」老者語重心長地告誡道。

「哦!」女子雖然有些不服氣,但還是認真地點了點頭。

老者深吸一口氣,說道:「走吧,隨我進去向這位小先生道個歉,希望他不要計較。」

......

醫館內。

楚天將楚念放到病床上,給她簡單地檢查了一下。

徐蘭淑則拉着一個穿着白大褂的胖子懇求道:「醫生,求求你救救我孫女吧,她......她......」

「嗯,我看看。」

那胖子來到病床前,隨意地看了兩眼,便不耐煩地揮手道:「瞳孔都開始渙散了,還治什麼治?趕快抬走、抬走,不要死在我們這,晦氣!」

徐蘭淑聞言,只覺五雷轟頂。

她拉着胖子的手,帶着哭腔說道:「你行行好,救救我孫女吧!」

那胖子更加不耐煩了,用力地甩了甩手,「放開我,快放開我,這裡是醫館,不是你撒潑的地方!」

徐蘭淑死死地拽着那胖子,彷彿抓着一根救命稻草:「求求你,求求你了......」

「就算能治,可你有錢嗎?」胖子滿臉不屑。

「我......」徐蘭淑心頭一顫,無力地鬆開了雙手,淚水再也忍不住奪眶而出。

楚天看到這一幕,只覺得心裏堵得慌。

自己不在的這些年裡,不知道她們受了多少委屈和欺凌!

如今自己回來了,就絕不能讓任何人再欺負她們。

然而,那胖子接下來的話,卻直接讓楚天暴走了!

「滾滾滾,要哭喪回去哭去,待會有個大人物要來這看病,若是被你們驚擾了,讓你們吃不了兜着走!」

胖子猛然一用力,直接將徐蘭淑推開了好幾米遠。

「找死!」楚天冷哼一聲,一個箭步衝過來,抬手就是一掌,將那兩百多斤的死肥豬推開了足足好幾米,重重地砸在地上。

此人敢如此侮辱自己親人,其罪當誅!

沒有一巴掌拍死他,已經是對他天大的恩賜。

「你有種再說一次?」

楚天雙目冰冷,渾身煞氣四溢,宛若閻羅殺神。

胖子被嚇得滿臉煞白,結結巴巴地說道:「不......不敢了,不敢了......」

眼前這男人的眼神太可怕了!

彷彿只要他膽敢說一個不字,就會直接要了他的小命。

「道歉!」

「對......對不起!」

「不是對我,是對我媽!」

楚天的聲音越發冰冷。

胖子從地上爬起來,對着徐蘭淑卑躬屈膝地說道:「大......大姐,剛剛是我不對,是我不對......」

徐蘭淑卻置若罔聞,獃獃地看着病床上氣若遊絲的楚念,心如刀絞。

楚天知道楚念的病不能再耽擱了,對那胖子喝道:「銀針在哪裡?」

「那......那邊......」

胖子指着不遠處一個醫藥箱。

楚天一個閃身衝過去,取出一套銀針,迅速來到楚念身邊。

徐蘭淑一愣,不知道楚天要做什麼。

眼見楚天在給銀針消毒,忍不住問道:「你要幹什麼?」

「念念的病我能治!」楚天神情專註地盯着銀針,凝聲說道:「你放心,我不會讓念念有事的。」

「你能治?」徐蘭淑瞪大了雙眼,顯然是不太相信。

在她的印象中,楚天就是一個不學無術、混吃等死的廢物,哪裡懂什麼醫術?

可現在醫生都已經不願意治療了,她只能選擇信楚天一次。

就在楚天給銀針消毒的時候,楊老和楊婧二人悄然走了進來。

「他在幹什麼?」楊婧忍不住問道。

「噓,小聲點,看看再說。」楊老做了個噓聲的手勢。

楊婧瞪了楚天一眼,有些不悅地閉上了嘴巴。

楚天消完毒後,捻起一根銀針,迅速扎入了楚念頭頂的一處要穴中。

然後是第二根、第三根、第四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