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胖妃要逆天:王爺跪下
胖妃要逆天:王爺跪下 連載中

胖妃要逆天:王爺跪下

來源:追書雲 作者:再見江南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穿越重生 虞也太 駿黑

一朝穿越,又丑又挫,沒關係
金手指比較粗,帶着尋寶鼠挖挖靈植,順便撩個漢子種種田?OhNo!不可能
人家走的高端大氣上檔次路線,一路虐渣打臉,逆襲白富美,順便帶着王爺修個仙
展開

《胖妃要逆天:王爺跪下》章節試讀:

第7章 我看你是要破產啊


難得不打啞謎,開門見山地說出目的,風雲歌眼底帶笑:「還需要準備準備,何況王爺這毒,並非三五日之功便可解的,另外,爺後山的溫泉,可否借我一用。」
不是問句,也沒有商量的語氣,是斷定他不得不借咯?
「沒問題,還需要本王準備什麼,但說無妨。」
倒是大方!
風雲歌自然欣然同意,省了她不少事。
吩咐準備筆墨紙硯,洋洋洒洒寫下一大串藥方,停筆後吹乾,剛剛進來的徐子拓和獨孤冷對視一眼,不約而同瞠目。
這麼多?
都是他需要的葯?
風雲歌曬笑,呵……你倆戲挺多!
「這些是王爺你的。」
風雲歌大筆一揮,指着下面道:「後面這些是我用的,勞煩王爺一舉代勞,想來王爺家大業大,不會差小女這幾味葯吧。」
幾味?
徐子拓實在不知說什麼好,乾笑兩聲:「呃……風小姐這手字寫的不錯!」
龍飛鳳舞,大氣十足,不是親眼所見,很難相信竟是出自一個未及笄的姑娘之手。
獨孤冷眼皮子直跳,字好不好的不重要。
關鍵是後面那一大串藥名,目測比他需要的那點兒多出好幾倍!
他倒是想否決,那豈不是顯得他堂堂一介王爺小肚雞腸,何況她現在還有用,用處還特別大,誰讓他的命系在她手裡呢。
大手一揮,隨意!
勉強打成共識,風雲歌抱了抱拳:「既然如此,我看天也不早了,被人看到多有不便,小女這就告辭了。」
走好不送!
獨孤冷內心咆哮,臉上卻始終冷冰冰一成不變。
待風雲歌走後,將宣紙遞給徐子拓。
「你怎麼看。」
嗯?
徐子拓恍神:「什麼怎麼看?」
「嘖……阿冷,我看你這是要破產啊。」
獨孤冷擰眉,不過一些藥材罷了,就是天材地寶,憑他堂堂王府,還能缺了這點銀子?
這點兒?
徐子拓額角一抽,真是不當家不知柴米貴啊!
「別的先不說,就這株冰域蓮花,阿冷可知實價多少?
八百萬兩!」
而是有價無市,這還只是其中之一。
那麼問題來了,風雲歌要這些天材地寶有什麼用?
「該不會是要治她自己那張臉吧?」
徐子拓半開玩笑道,殊不知一語中的,竟然真相了!
獨孤冷挑眉,治臉?
腦子裡想像風雲歌那張心寬體胖的臉,尤其特殊的是幾乎佔滿大半張的紫青。
他久久無語……半晌,才疲乏地揉了揉額頭,若那都能治得好,他身上這點毒,指不定還真不是問題。
…… 再說風雲歌回到破院後,接連打兩個噴嚏:「哪個小人背後議論老娘!」
倒了杯水牛飲,風雲歌召喚出尋寶鼠:「多寶,從明天起我每晚要去晉王府後山一趟,儘快找齊藥材。」
晉王那邊也不能全指望,而是還有幾味極特別的藥材,她沒寫上去,畢竟不是完全信得過的人,有必要留幾手後路。
另外她這一身毒,可不比晉王輕多少,獨孤冷那是長期日積月累,癥狀浮於表面。
她呢,是根深蒂固,影響容貌是小,再不解毒,筋脈也會受損,影響自身修鍊,重則性命堪憂。
「放心吧主人,有我多寶在,什麼樣的天材地寶找不到!」
要不怎麼叫尋寶鼠呢。
「不過主人,您剛才去哪了?
之前有人過來呢,還好我發現早反應的快,故意弄滅蠟燭,讓人以為主人睡了,才把人打發走。」
這麼晚誰回來?
據多寶說,是大夫人身邊的大丫鬟嬋兒。
大夫人的大丫頭,深更半夜來她這裡?
「可看到有何異常?」
多寶搖頭:「沒有,那個嬋兒是單獨來的,我一滅燈人就走了,並未多留。」
「青青呢?」
「那丫頭早早睡了,睡的可香,估計還不知道家裡來了人,你走了又回來呢。」
風雲歌點了點它的老鼠頭:「算你機靈。」
若非多寶貪睡,方才沒帶它一起,這會兒指不定要「露餡兒」,現在鬧騰起來,可不是她希望的,韜光養晦才是她目前所需。
「行了,記你一功,時候不早,睡去吧。」
多寶一雙小眼睛鋥亮:「那主人準備怎麼獎勵我啊?
多寶都好久沒到吃零嘴兒了,主人……」 小傢伙趁機撒嬌。
現代的時候多寶的零嘴兒多的是,肉乾,膨化食品幾乎不斷,自打穿越,跟着她備受冷遇,連口腹之慾都滿足不了了。
風雲歌心頭一軟。
「明天。」
她一向不是苛待下屬的人,何況是自家寵物。
得了保證,多寶美滋滋趴回窩裡睡覺,風雲歌看看窗外月色正濃,突然感受到一絲若有似無的點點星光,很奇特。
回憶起冰玉九天的下半部,莫非……這就是功法中所形容的靈氣?
在現代她從未感受到過,難道這個類似於中國古代的平行空間,可以修行靈力?
風雲歌大驚之餘,喜出望外,趕緊照着書上描繪的那樣,盤腿打坐,進入冥想並且很快入定。
待睜眼,已是天將大亮。
活動活動筋骨,意外地,半點不適感都無,就算她曾經體術一流,盤腿大坐一整晚也要渾身僵硬,而今非但沒有,還通體舒暢,體態比以往更是輕盈不少,大有舒筋伐絡之感。
太神奇了!
風雲歌暗自慶幸,好在,即使二十一世紀不能修鍊下半部,她也一字不落地背誦下來,真是明智之舉。
「小姐,洗臉水打好了,要洗漱么?」
剛起身,早已等候多時的青青就來敲門,風雲歌不習慣被人伺候,開門道:「青青,以後不必事事伺候。」
「小姐?」
青青咬着唇角,一臉委屈,她做錯什麼了嘛?
小姐這是不待見她了?
「青青……是青青做錯了什麼?
還是哪裡惹小姐生氣,還請小姐明示,青青保證以後絕不再犯,小姐千萬別嫌棄青青……」 一言不合就要哭的架勢,着實把風雲歌駭了一跳,這技能,滿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