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寒門狂婿
寒門狂婿 連載中

寒門狂婿

來源:掌文 作者:徐強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徐強 柳媚 都市小說

他出身寒門
三年前,為了給父親買塊墓地,窮苦小子徐強甘願給青山市林家做了上門女婿
三年里,當牛做馬,忍辱負重
三年後,得奇遇,一飛衝天
展開

《寒門狂婿》章節試讀:

第6章 壽宴出醜


下午三點,青山警署門口,剛做完筆錄的徐強和林瑩從警署中走了出來。

原本林瑩還以為需要賠償一大筆錢,但等到了警署才知道,對方看在徐強將老人救活的份上已經免去了他們的賠償責任。

"今天下午我還有一個重要會議,現在因為你,已經要遲到了!"

林瑩看了一下時間,寒着臉開口斥責道。

"我……"

"行了,要是不是你和我說話,我會分神,會撞到人家車上?這件事我不想提了"

林瑩冷漠的的打斷了徐強的解釋,繼續開口說道。

"今天爸過生日,我要回公司開會,還要將車送修,沒時間去和你去買禮物了,這卡里有一萬塊錢,你拿去挑一個好點的禮物。"

扔下一張銀行卡,林瑩便開着奔馳車迅速離開,三點十五的會議,她若是不抓緊時間還不知道要遲到多長時間。

徐強看着林瑩離去,臉上露出一絲苦澀的笑意,也準備打車離開。

"徐大師。"

一輛黑色汽車停在了警署門口,從上面走下一個身形健碩的光頭男子,此時手上提着一個禮盒,小跑到徐強跟前。

"你是?"

徐強有些摸不着頭腦。

"我是王老爺子的保鏢,老爺子醒來後很感謝您救了他的性命,讓我將這個交給您當做謝禮。"

光頭保鏢將禮盒遞了過來,神色恭敬的出聲說道。

"王老爺子?"

徐強先是一愣,隨即想到了被自己施針還魂的老人,這才恍然大悟。

"多謝老爺子好意,但本身就是我們有錯在先,老爺子沒有追究我們責任我已經感到十分不好意思了,這禮物無論如何我都不能收。"

徐強連忙擺手拒絕道。

"老爺子下了死命令,無論如何都讓我將這禮物送到您手上,您要是不收,我回去後沒法給老爺子交代,還請您不要推辭,"

光頭保鏢面露難色,再次出聲勸道。

"那就多謝老爺子美意了。"

徐強見自己根本無法拒絕,這才將禮盒接了過來。

算了,大不了明天抽時間去醫院看看老爺子,老爺子身上問題一次施針根本無法解決,明天他再去給老爺子診治一番,全當是回禮了。

詢問了老爺子所在醫院之後,徐強就離開了警署門口,前往羅馬街為岳父林長河挑選禮物。

晚上八點,花燈初上,徐強逛的兩條腿都開始打顫了,卻始終沒有挑選到一件合適的禮物。

"蒼茫的天涯是我的愛……"

羅馬街市場一道明顯和周圍環境不搭的嘈雜鈴聲突然響起,周圍人群紛紛投去了異樣的目光。

徐強有些尷尬的掏出出自己的功能機,按下接聽鍵。

"你在哪?"

話筒中傳來一道清冷的聲音。

"羅馬街!"

"我來接你。"

對話很簡單,徐強沒有來得及多說一句話,電話就已經被掛斷了。

十五分鐘後,林瑩開着另一輛車出現在提着禮盒的徐強面前。

"上車!"

林瑩寒着一張臉,直接開口說道,絲毫不給徐強說話的機會。

一路上,徐強幾次想告訴林瑩自己其實沒有挑選到合適的禮物,但看到林瑩那張冷若冰霜的臉最終還是沒有說出口。

自己手中還有王老爺子派人送來的禮盒,雖然自己一下午關顧着挑選禮物沒來得及打開,但王老爺子看上去明顯氣度不凡,送出來的東西應該不是凡品,給岳父當壽禮應該沒什麼問題。

青龍國際大酒店,林家包下了一個大廳用來為林長河賀壽,擺了有足足三十幾席,赴宴的基本上都是林家親戚和一些合作夥伴,宴會廳的電視上此時還播放這一檔養生節目。

"大姐怎麼還沒有來,宴會馬上就要開始了!"

大廳門口,林琪焦急的看着外面。

"姐!"

林琪的話音剛剛落下,宴會廳門口就出現了林瑩和徐強兩人的身影,林琪連忙迎了上去。

"林瑩,好久不見,沒想到你比上次見面更漂亮了。"

一個身穿正裝,看起來十分英俊的青年走到林瑩面前出聲說道,這人正是岳母柳媚的侄子柳泉。

其他客人此時也三三兩兩的朝着林瑩打招呼,攀談寒暄,而林瑩身旁的徐強,眾人連看都懶得看上一眼。

眾人的輕視,徐強早就已經習慣了,也不怎麼在意,準備自己找個地方先坐下。

但柳泉此時卻陰陽怪氣的開口道。

"這不是我那廢物表妹夫嗎?姨丈生日不知道你給準備了什麼禮物?"

"你要說瑩瑩準備的禮物也算你的,那我也無話可說,畢竟你只是林家的一個米蟲,沒錢買禮物也能理解。"

"但今天畢竟是姨丈的生日,你這個上門女婿好歹也要有些表示,不然總有些說不過去吧!"

柳泉笑盈盈的看着徐強,臉上滿是得挑釁之色。

原本柳媚想為自己的侄子和林瑩牽線,但誰知道中間會殺出來徐強這樣一個程咬金,自此之後柳泉每次見到徐強都少不了找茬,展示優越感。

"徐強今天跑了一下午,就是為了準備壽禮。"

林瑩神色平靜的開口說道。

顯然,林瑩是想給徐強邀功。

徐強感激的看了林瑩一眼。

"壽禮?"

柳泉發出一聲不屑一顧的嗤笑,一手指着徐強繼續出聲說道。

"他吃林家的,喝林家的,住林家的,再用林家的錢買的東西,能叫壽禮嗎?"

"算了,算了,我和你這樣一個廢物有說這些有什麼用,難不成你還真能自己出錢準備什麼禮物。"

"瑩瑩你看看我準備的壽禮,姨丈喜歡玉石,所以我花了整整三十萬才買到這個玉佛,準備送給姨丈當做壽禮。"

柳泉拿出一個紫色的玉佛,洋洋得意向眾人介紹起來,

"這可是我託了好多關係才求到白馬寺的大師進行開光,據說這玉佛放在家中有鎮宅驅邪之效。"

"像姨丈這種身份的人,選禮物一定要用心,只有這樣的東西才能夠勉強拿的出手。"

眾多賓客聞言紛紛出聲驚嘆,不論是拿出三十多萬的禮物,還是請白馬寺的大師開光,這都不是普通人能夠有的手筆。

聽到一眾賓客的稱讚,柳泉的神色也更加得意,看向徐強的眼神充滿了濃濃的不屑。

"瑩瑩,你覺得這份壽禮姨丈會喜歡嗎?"

柳泉湊到林瑩身邊,看似在詢問實則是邀功,一雙賊兮兮的眼睛更是不斷朝着林瑩身上的敏感點瞟去。

"瑩瑩你知道我對你……"

"表哥,你的賀禮的確很名貴,我替父親謝謝你的一片心意,但是禮物最重要的還是心意,只要心意到了名不名貴也就無所謂了。"

林瑩不動聲色的朝後退了一步,淡淡的開口說道。

"就怕有些人連這份心意都沒有。"

柳泉見到林瑩後退,臉色頓時變得有些難看,陰陽怪氣的出聲譏諷道。

"那也總比你強,不知道從那個墓里搗騰出一個陪葬品當做賀禮。"

徐強瞥了柳泉手中的玉佛一眼,淡淡的開口說道。

陪葬品?

一眾賓客聞言,臉上都露出幾分驚訝來。

生日壽宴送個陪葬品,這算是什麼事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