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都市之吾王歸來
都市之吾王歸來 連載中

都市之吾王歸來

來源:掌文 作者:嚴妍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嚴妍 餘輝 都市小說

七年前,他是臭名遠揚的廢物少爺,被小人殘害,跌落懸崖七年後,他是俯瞰天下的王者,王者歸來,踏血天下
展開

《都市之吾王歸來》章節試讀:

04 全城封閉


"侄兒!"

果然,宇魄剛一落地,大太太根本不給宇輝出第二招的機會,連忙撲了上去。

宇輝心裏很清楚,如果一招殺不掉他,確實不好再下手了。

原來,自己不用內力,竟然這麼弱……

可即便如此,這一幕也相當震撼了。

要知道,七年前的宇輝,連宇家的一個普通護衛都打不過……

頓時,全場皆驚。

太狠了,太狠了……

這傢伙什麼時候變得這麼狠了!

所有人都這麼想。

大太太驚慌失措地撲到宇魄身前,看到那根露在外面的骨頭時,她嚇了一跳,卻又恨得咬牙切齒:"宇輝,你這個王八蛋!為什麼下這麼重的手!"

同時,大太太的直系親屬也跟着叫喚起來,紛紛查看宇魄的傷勢。

宇魄早已疼的昏了過去。

宇輝則看向宇星辰,露出一個微笑。

"現在,可以當做證據了嗎?"

轟!

所有人都看向了宇輝,紛紛斥責起他來。

"都什麼時候了,你還在計較你這破事!"

"你真是宇家的敗類,只是切磋一下而已,你至於下這麼重的手嗎?"

"為什麼你一回來就出這麼大的事?"

……

宇輝不解地看着這一幕,似乎不能理解為什麼他們要這麼說自己……

難道剛才的規定都是放屁么?

"快,把他送醫院去!"宇家老爺發話了。

眾人立馬忙活起來,不一會兒,宇家上下人口便散的一乾二淨。

宇家大院就有醫院,雖然不比外面,但做手術什麼的也都可以。

待人走後,宇家老爺把宇輝帶回了客廳。

劉雨當然依舊陪着宇輝。

"孩子,你受委屈了。"宇家老爺不甘心的聲音一出,宇輝便知道發生了什麼。

"爸,我猜的不錯的話……"宇輝左右看了看金碧輝煌的客廳,緩緩說道:"現在,您這個家主之位,只是個虛的。"

宇家老爺的身子晃動了下,苦笑着點了點頭:"輝,七年前,我讓你做家主,當時就遭到了宇家所有親戚的不滿……後來,呵,說實話,也好在你失蹤了,否則就算宇魄不殺你,宇家其他人也會殺你的。"

"七年來,因為你失蹤的緣故,我久居此為,為的就是鎮住他們……可惜,我……"宇家老爺有些發抖,"我……我還是沒能鎮住,馮娟她這些年來一直在宇家培養自己的心腹,當我發現的時候已經遲了……"

"孩子,如果是以前,別說他是馮娟的侄子了,就算是馮娟本人,我知道以後也要廢了她,可現在,不行,真的不行了。"

"你不該回來的。"老爺最後說道:"輝,我不知道你這些年經歷了什麼,你現在確實很厲害,誰以後再說你是廢物,我第一個饒不了他……但我明確告訴你,宇魄動不得,你趕緊走,走的越遠越好,馮娟不會善罷甘休的。"

明白了,一切都明白了。

怪不得在父親在聽到自己被追殺時,氣的七竅冒煙;而當真正看到兇手時,卻又一句話不說……

其實他不是在怕兇手,而是怕兇手背後的大太太!

現在整個宇家盡在大太太的掌控之中,可以說,除了象徵地位的星火戒指在宇輝手中,其他的沒有一樣是宇輝的。

原來如此!

宇輝目露凶光,猛地站了起來:"我去把她殺了!"

"輝兒!"老爺出聲制止了宇輝,道:"不要衝動,就算你七年沒回來了,但咱們宇家的實力,你不會不知道吧?"

宇家實力足以顛覆整個昌海,宇輝當然知道。

"那怎麼辦,難道宇家就要落入一個外姓女人的手裡了嗎?"

"聽我一句,你走吧,別管這事了……我以為你已經死了,現在能再見你一面,就足夠了。"老爺說著說著,眼圈就紅了。

"我不會就這麼算了的。"說完,宇輝拔腿便走。

大家族的紛爭不是常人所能理解的,在這裡,任何人,包括你的七大姑八大姨,甚至是親兄弟,前一秒可能還在跟你樂呵呵的說話,後一秒就可能為了利益捅你一刀。

比如七年前的宇魄,比如現在的宇星辰……

一想到現在的宇家家主是個虛位,宇輝看什麼都覺得不舒服,這裡根本就不是他的家。

匆匆忙忙地走出門去,宇輝對劉雨說道:"暫時不管宇魄了,你先帶兄弟們在城裡住下,我需要你們的時候再聯繫。"

剛才在屋子裡的對話,劉雨也都聽到了,沒有多餘的話,只說了一聲"是"就離開了。

宇輝回頭,看着牌匾上兩個大字--宇家--心想,總有一天,我還會回來的。

隨後,揚長而去。

……

整個宇家徹底亂了套,大太太安頓好宇魄之後,再次回到客廳。得知宇輝宇家離開,大太太當即下令,封鎖整個昌海,掘地三尺也要把宇輝找出來!

宇家老爺說的不錯,現在的宇家,真的不歸他管了。

"小娟。"看着氣得渾身發抖的馮娟,老爺說道:"雖然小輝不是你生的,可畢竟是我的兒子……"

"老爺,你不用說了,我哥死得早,唯一的兒子託付給了我,我怎麼可能不管他!"

老爺嘆了口氣,閉上眼睛假寐起來。

……

郊區,宇輝的別墅。

此刻,嚴妍正坐在沙發上,雙手緊緊挽着宇輝的胳膊。

別墅客廳,橫七豎八地躺着幾具屍體,皆鮮血淋漓。

就在一個小時前,宇輝回到家沒多久,便有殺手找上門來。

宇輝非常慶幸自己第一時間回到了這裡,否則嚴妍就遭殃了。

剛才在宇家發生的事,宇輝已經盡數說給了嚴妍。

"那怎麼辦?輝哥,要不我們離開這吧……"嚴妍顫顫巍巍地說道。

"走不了的。"宇輝淡淡地說:"現在出城的路肯定被封了。"

本來這次回來昌海,宇輝只有一個目的,就是報仇,至於報完仇之後怎麼辦,宇輝也想好了,帶着嚴妍浪跡天涯,像他的師父一樣,永遠不過問塵世間的紛紛擾擾……

可現在,宇家出了這麼大的事,宇輝怎麼可能會走?

更何況,宇魄還活得好好的!

"嚴妍,星火戒指你藏好,千萬別弄丟了。"

聞言,嚴妍立馬點頭,下意識地就想去卧室看一眼星火戒指在不在了,而她剛一起身,宇輝便低吼道:"別動!"

嚴妍疑惑地看向宇輝。

而宇輝的目光盯着別墅的大門。

就在剛剛嚴妍起身的瞬間,一陣輕微的、不易察覺的聲音自門外響起……

宇輝體內的真氣擴散起來,很快便移到了掌心,眼看就要隔空擊出,而門外卻響起了一個熟悉的聲音:"宇輝,是我。"

聽到這個聲音,宇輝連忙放下手,跑到門前打開了門。

門外站着身穿西裝的男子,看起來比宇輝大不了多少,正是宇家的大少爺,宇星辰。

宇輝鬆了口氣,讓宇星辰進了屋子。

宇星辰也不客氣,直接坐在了沙發上,看着地上的屍體,說道:"你小子,不回來就是七年不回來,一回來就搞出這麼大的陣仗。"

宇輝笑了起來:"哥,謝謝你了……不過可惜,還是沒殺了他。"

其實宇輝和宇星辰的關係很要好,這種大家族中特別少見,在宇輝回來之前,曾給宇星辰打過一個電話--宇星辰得知了當年殘害宇輝的兇手,也知道宇輝這七年是怎麼過的,於是就有了後來的一幕。

"現在怎麼辦,我媽可不會放過你的。"

"能怎麼辦,走不了就不走了唄,看看誰有能力殺了我!"

宇星辰笑道:"有膽識。"

宇輝也笑了,開玩笑道:"嗯,你來找我幹嘛?不會想殺我吧?"

宇星辰的眼神黯淡下來:"父親,出事了?"

"什麼?!"

……

半小時後,宇輝跟着宇星辰重新回到宇家,因為擔心嚴妍一個人在家遭到殺手的襲擊,索性把她也帶上了。

在路上,宇輝也得知了怎麼回事。

原來,宇家老爺早年就得了一種怪病,一旦情緒激動的時候,就會發作。

今天宇輝離開宇家之後,老爺和大太太大吵了一架,現在已經病倒了,宇家所有醫生都沒辦法,還說準備後事什麼的……

宇星辰說:"對了,我不能讓我媽看見跟你走得這麼近,所以……"

"了解,你先進去吧。"

宇星辰點點頭,走進了宇家大門,門口幾個門衛立刻點頭:"少爺。"

宇星辰進去以後,宇輝才帶着嚴妍走向大門。

"站住!"

門衛擋住了宇輝的去路。

宇輝哭笑不得,說:"我是小少爺。"

宇輝本以為,亮明身份後肯定能進去,就像今天早上一樣,可結果……

門衛說道:"我知道,說的就是你,大太太說了,你現在不是宇家的人!"

宇輝的臉一下黑了:"讓開!"

"喲呵,你以為還是以前啊?你現在算什麼東西,老子不進去舉報你就夠意思了!"

宇輝沒想到,現在連個門衛都看不起自己。

一想到老爺說現在宇家被大太太控制了,而眼前這個人有可能就是大太太的走狗,宇輝無名火起,不再廢話,直接向門口走去。

"哎……"

門衛正欲伸手擋住他的去路,卻還沒碰到宇輝,身子便不受控制地向後飛去,同時噴出一口血霧。

當場斃命。

宇輝拉着嚴妍的手,大跨步朝着醫院的方向走去。

一路上,許多護衛、丫鬟都見到了宇輝,不禁露出一絲詫異。

不過宇輝目不斜視,很快就來到了宇家的醫院。

在某個病房門外,站着一大幫人。

他們也看見了宇輝,當即叫罵起來:"你這個廢物還回來幹嘛?"

"天殺的雜種,怎麼你一回來就生出了這麼多事,宇魄現在還沒脫離危險期,老爺也被你氣死了!"

……

人群紛紛圍了上來,不讓宇輝前進半分。

宇輝目露凶光,渾身殺氣暴漲!

"滾開!"一聲大吼響起,整個走廊如狂風席捲,硬生生震出一條路來。

直到現在,他們才想起來宇輝的恐怖實力,想起來宇魄的悲慘下場。

一個個面面相覷,臉上寫滿恐懼。

宇輝繼續前進,無人敢攔,直接推開病房門,父親果然躺在床上,一動不動。

病房裡,大太太正焦急地對醫生說著話:"醫生,求你了,一定要救救老爺,宇家離了他不行啊……"

"太太,抱歉,老爺真的已經不行了。"醫生一臉為難。

"……你給我聽清楚了,我要你救活他,不然你就滾蛋!"

"您讓我滾蛋也沒辦法,真的救不活了。"

話雖這麼說,但醫生也知道,宇家還真就離不開他,自己的醫術在昌海可是數一數二的,當初也是宇家花重金讓他來這裡的。

緊接着,病房門被推開,大太太一臉厭惡地說道:"你這個混蛋還敢來!老爺就是被你氣死的!"

"我爸沒有死!"宇輝懶得跟她廢話,一邊向病床走去,一邊沖醫生說道:"好了,你可以滾蛋了,宇家不養閑人。"

醫生瞪大眼睛,顯然不認識宇輝,畢竟失蹤了七年,說道:"你誰呀?你說我是閑人,你從哪冒出來的?"

"我是誰不重要,現在你可以滾蛋了。"宇輝一邊說,一邊把真氣運到掌中,然後緩緩伸向老爺。

師父曾經告訴過宇輝,人人體內都有真氣,人人都可以練真氣,但並不是每個人的真氣都有宇輝這麼純潔--不僅可以用來提升肢體的力量,甚至可以用來解決各種疑難雜症。

所以宇輝打算試試。

興許是剛剛看到大太太對宇輝的態度,醫生一下硬了起來,抓住宇輝的胳膊,罵道:"你他媽到底是誰,有事沒事,沒事就滾,別動我的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