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醫毒皇妃:容王請遵醫囑
醫毒皇妃:容王請遵醫囑 連載中

醫毒皇妃:容王請遵醫囑

來源:追書雲 作者:顧深深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卿寧 穿越重生 陸卿寧

陸家小姐忽然從醜女搖身一變成了大美人,脾氣差,下手狠,一開口就懟死人不償命
那些說「死也不會多看你一眼」京城貴公子們紛紛表示:真香!可美人傾城帶利刺,眾人想破頭也想不出治她的法子
後來,那美若妖孽的容王親自出手把她拿下了
眾人請教高招,「美人坑我、揍我、恨不得離我十萬八千里,怎麼辦?」容王:「親她
」……末世煉丹師大半夜陸卿寧穿越,救了渣男未婚夫他皇叔
那個差點凍成冰雕的男人一睜眼就奪了...展開

《醫毒皇妃:容王請遵醫囑》章節試讀:

第8章 小丫頭好不仗義


陸卿寧趁着知暖出去的功夫,看了一眼隱形手環里的存貨,要解千寒之毒,還得去弄新的藥物來配置。
她前兩日無意中聽見聽管家說,永安城最神秘的醫藥商行百草閣今天晚上會有一場特別的拍賣,讓她動了一探究竟的念頭。
知暖偷偷摸摸的進了屋子合上房門,上前一臉羞愧道:「小姐,奴婢只能弄到這個!」
陸卿寧道聲了謝,便把那套半舊的尋常小廝衣物套在了外面。
知暖吸了吸鼻子,麻利的幫她繫上衣襟。
銅鏡倒映着這副身體一米四五的身高,精巧靈秀的五官倒是和她從前相差不多,長長的睫毛在蒼白的臉頰投下一片陰影,眼神卻如窗外飛雪一般寒涼。
「要是沒有這塊胎記,小姐一定是永安城最美的姑娘!」
知暖看着她右額之上那塊一元硬幣大小的胭脂色胎記,無比惋惜道。
「還真是麻煩!」
如現在傾城美貌和健康身體可以放在面前讓她選的話,陸卿寧一定會選後者,她拿了條紫色的髮帶系在額間,恰恰蓋住了那塊太急,還沒發育的少女身體讓她看起來,和一個單薄的少年沒有多大區別。
容貌在她眼中倒是沒有什麼所謂,只是這塊胎記太容易暴露身份了,看來還得找空弄沒了才行。
大步走到牆角跟,剛好她的院子在最角落的地方,翻過那道並不怎麼高的牆久到了府外,知暖剛彎下腰就倒着眼帘看見陸卿寧刷刷兩下翻了過去,傻眼了好半天在站直腰。
此刻已是夜幕微沉,出了陸府,滿大街的飛雪如蓋,路上並沒有多少行人,陸卿寧低頭快速朝着同知暖確認過好幾次的地方---百草閣走去。
百草閣樓高七層,陸卿寧走到的時候好像正是拍賣的頂峰環節,閣里的聲音一浪高過一浪,門口小廝見她衣着寒酸,很是不屑的攔了一把,「進閣需百金,小屁孩湊什麼熱鬧!」
陸卿寧從右手大袖裡其實是隱形空間裏面,掏了幾根金條扔了過去,原本斜眼看人小人的小廝有些吃驚的打了正眼瞧她,緩緩的讓開了。
裏面稀有藥材還真不少,迎面走來的有好些拍到了合適中意的正眉開眼笑,也有些垂頭喪氣拂袖而去的,形態各一,陸卿寧跟着小廝又進了數道門,便見轉角處鐵索連筐,機關旋轉直通七層樓,陸卿寧是坐慣了現代電梯的人,不由得為這裡的現今的發明暗暗讚歎。
七樓不似下面嘈雜,加上她也只有五個人,青絲楠木倚坐成一排,最左邊的光頭大漢不屑的笑了一聲,「現在的百草閣,連個毛孩子也能隨便進出了!」
「自己禿頭都治不好,還有臉來笑別人?」
陸卿寧不咸不淡的回了一句,走到一個空位前施施然落座,餘光處是一個帶了半邊猙獰面具的紅衣男子,薄唇微勾,一雙狐狸眼頗有意趣的看着她。
「頭毛小子,忒不知天高地厚!」
那壯漢像是被戳中了痛處,鐵青着臉拍案而起,卻被兩旁的賣家同時攔住,「來了來了,何必同一個小孩子置氣!」
陸卿寧眸光一掃,落在台**烏木八仙桌上面。
主持拍賣的中年男子剛把紅布一掀,報價道:「無價之寶,只贈識貨之人!」
玉質剔透的白玉為盆里,只有一株小得可憐的白色花骨朵連着根葉凝結成透明冰晶,似乎彈指及破。
那禿頭男子手邊的茶盞摔的震天響,起身破怒罵道:「操你老母,就這破玩意耍老子一晚上!」
另一邊的男子也面色不佳道:「這……這百草閣太不厚道!」
最左邊的還沒開口,就聽見台上一直保持商務微笑的中年男子開口把人清場了。
無憂花!
那可是有價無市的奇珍異寶!
末世由於地皮過度開發,很多珍奇的花草藥材都早已絕跡,可惜這些俗人卻不知道真正的寶物,偌大的拍賣廳,忽然靜的都能聽見她的心跳聲。
身旁的紅衣男子,不知從哪抽出一柄玄黑的鐵扇,有一下沒一下的拍着手心,涼涼道:「你還不走?」
陸卿寧心下一冷,還沒等她琢磨這話的意思,四周燈火忽然一暗,紅衣男子忽的飛身快速掠向台**。
然而台**的中年男子卻先他一步抱着無憂花,不知按了哪裡的機關,檯面一轉人影瞬間消失不見。
緊接着木窗開合,數名玄衣高手圍住那紅衣男子,為首的秀麗女子手持長劍,嬌喝道:「詭醫扶留!只要你答應為我主人醫治,我等絕不會傷你性命!」
被稱作詭醫扶留的男子輕蔑一笑,「傷我?
只怕你們還沒這個本事!」
看來是個引君入瓮的戲碼,陸卿寧已經認出了帶頭的女子是前幾日在秦或身邊伺候的那個,見她們目前還有注意到自己,果斷抽身欲走。
忽的脖子一涼,扶留不知何時出現在她身後,拎着她的後頸,「小丫頭好不仗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