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仙醫逍遙都市
仙醫逍遙都市 連載中

仙醫逍遙都市

來源:陽光書城 作者:回鍋肉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林小天 郭磊 都市小說

  丹師林小天被師父陷害打入歸虛,生死之際穿越時空到平江市,從此人生高調,扮豬吃老虎、腳踩小人,縱意花從,逍遙天下!展開

《仙醫逍遙都市》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實習醫生


第1章 實習醫生

平江市,東田醫院婦科。

婦科主任馮文英冷冷的看着眼前的三男兩女五名實習醫生。

「林小天呢,太不象話了,說十點開會,現在都十點零一了,太沒有時間觀念了。你們學校就這樣教育你的?真是沒有素質,他人呢!」

被連累挨罵,除了安柔彷彿沒聽到一般,賈洋洋與另外兩個男生對林小天心生怨懟,他們不由轉頭看向濃眉大眼的一個男生。

林小天老實木訥不愛說話,所以與他關係不錯的也就郭磊。郭磊看看同學的目光,嘴巴張合了一下,低聲道。

「他,他說拉肚子。」

「拉肚子?這成理由了,天天說拉肚子,正常嗎?如果真這樣他早就拉死了!分明是說謊,小趙,去把實習生的評語冊拿來,這種投機耍滑,不遵守紀律的行為,必須寫在評語冊上。」

郭磊幾人噤若寒蟬。

「是,主任。」

她身邊俊俏的小護士應了一聲,轉身向外走去。

她剛想開門,房門一下被撞開。一個瘦弱卻長的很清秀的青年衝進來,重重的撞在小護士的身上。

郭磊又是羨慕又是嫉妒,心裏大罵。

林小天真不是故意的,現在的林小天並不是原來的本人,而是黃天大陸的修道者。

三級丹師,青城派林小天。

四周的撕裂猛然消失,林小天再次感覺到自己身體,但頭暈目旋的感覺,讓他差點吐出來。他眼前閃現一個朦朧的白色東西,林小天想也不想就伸手抓去。

他的手很順利的抓住了那東西,卻撲倒在地上。

搖搖頭,徹底清醒過來。林小天抬起頭,一眼看到一個身穿白色長衣的小姑娘正躺在自己的身下,雙眼含淚望着自己。而自己正趴在她身上。

林小天糊塗了,剛剛「師父」獰笑着把他扔進了歸墟,自己應該已經化為虛無才對,怎麼又看到了人?這裡又是什麼地方?這人穿的衣服好奇怪,四周的東西也好奇怪啊。

還是說,這裡是傳說中的陰曹地府?

那眼前的小姑娘是鬼?

「啊!」

小姑娘驚叫一聲,脖子,小臉一下變的通紅,猛的掙紮起來。

她的身體讓林小天感覺更明顯。

好象是活人。

「你做什麼,還不快起來!」

一個清冷的聲音帶着怒意響起,旁邊伴隨着幾聲「吃吃」的悶笑。

林小天也「啊」了一聲連忙爬起來。

沖地上的小姑娘拱手一禮,他無比真誠的道:「在下青城林小天,唐突之處還請小姐見諒。」

「哈哈哈......」「嘿嘿嘿嘿。」

笑聲再也壓抑不住,哄然四起。

小姑娘的眼淚奪眶而出,她爬起身一把推開擋在面前的林小天,衝出房門,跑了。

林小天的腦子轉的飛快。

現在他已確定自己活着了。周圍環境物件上沒有多少陰氣,幾個白大褂身上陽氣十足,窗外明媚的陽光,一切一切都表明這裡是人間。

只是這裡的人都沒有修為,周圍更靈氣稀薄,那麼,這應該是世俗界。

不過這世俗界衣服擺設似乎同自己所在的不同。

難道,自己在歸墟中沒死被傳送到了傳說中的異世界?

林小天下意識的檢查了下身體,身體一震。

不對,這不是自己的身體。

奪舍了。

林小天暗嘆一聲,雖然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沒死,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奪舍了現在的身體,他還是心中默念:緣來緣去,因因果果,或者我奪你舍是果,其因前世註定,或我奪你舍為因,你此一生因果我來承擔。

雖然明白自己奪舍了別人,要承擔別人的因果,但能不死,林小天還是開心大過其他。就讓一切重新開始好了。

抬頭看看四周一個個笑的東倒西歪的白大褂,林小天整整衣服,向站在中間冷冷看着自己的中年女人抱拳道:「這位大娘......」

「哈哈哈,哎喲我不行了。」

「啊,我眼淚都出來了。大娘,他居然叫大娘,哈哈......」

郭磊幾人直笑的東倒西歪。

「林小天!」馮文英大怒,林小天的這句話直接惹火了她,她大聲喝道:「你什麼態度!」

林小天愕然,他沒覺的自己說錯什麼,叫她大娘這難道不是有禮?

「你是我見過最差的實習生,不但不遵守紀律,還說謊騙人,自以為是,不知天高地厚,不尊重前輩,你這演戲給誰看呢?」

「給我滾出去!」

剛在幾名實習生面前耍威風,卻被林小天搞成了鬧劇,馮文英大恨,一瞬間她決定好好教訓一下林小天。

林小天不明白這女人為什麼態度如此惡劣,不過在現在的情況的狀態下,他只能聽話的出去。

站門外,他心中微動運起清心訣。

這功法是清心明性,能修練靈識神魂。但林小天卻發現清心訣運轉晦澀,不過但卻能用,腦海中零星記憶象飛蛾撲火般的匯聚起來。

林小天二十歲,家在鄉下,父母雙全還有個妹妹,本人是平江醫學院實習生,現在平江東田私立醫院實習,性格老實木訥,幾乎沒朋友,學習成績不錯。

林小天心中略定,老實木訥沒朋友,這正好讓人發現不了奪舍,醫院實習生......自己是丹師,這太合適了。

不過,好象有些記憶不全。

林小天正要再次嘗試,卻見中年女人也走出了門。

狠狠瞪了林小天一眼,中年女人下巴衝天高冷的道。

「現在跟我去做臨床,再搗亂就別想出科!」

中年女人抬着下巴走了,白大褂們魚貫而出,男的臉上都還掛着戲謔的笑,女的則每人贈送他一個鄙夷。

郭磊笑呵呵一把摟住林小天的肩,攬着林小天向外就走:「小天,哈哈,哥今天真開眼了,你故意的吧?」

「......故意......」

「不過,哥們提醒你,她等下肯定會報復你。」

「......這個我真不怪我......」

「你們倆個在幹什麼!」遠遠走到前頭的馮文英,扭頭冷聲道:「林小天,你給我進來,問病史。」

郭磊連忙放下胳膊一幅老實的樣子,推着林小天進了診室。

這貨面似老實,內心奸詐啊。

「徐女士別緊張,這次是匯診,這幾個實習醫生。」

聽了馮文英的話,妙齡少婦眼角輕掃了林小天等人一下,點點頭。

馮文英再轉頭卻沒了好臉色:「林小天,開始吧。」

她暗自冷笑,現在就等着林小天的破綻。

林小天走前一步。

對於看病他並不怕,他是三級丹師,要知道,黃天大陸上醫聖見了一級丹師都要畢恭畢敬。林小天對醫道成就很是自信。

掃了一眼挂號單,林小天開口。

「小姐......徐芳女士有何......有什麼不好的地方嗎?」

幾個實習醫生差點噴出來,馮文英皺了皺眉,不客氣的道:「好好說話。」

林小天有些無語,他已經很努力改成這裡的語言習慣了。

徐芳抿了下嘴唇,有些難為情的道:「我,我同男朋友那......那個的時候經常難受......」

「那個?」

林小天有些懵,這回他是真不懂了。

「那個......就是那個事嘛。」

林小天一臉茫然。

徐芳看到林小天的樣子不像是作假,她倒是放鬆了。

注1:科室實習時間結束,成績過關,可進行到下個科室學習。